丟球亦或者錯失良機?

答案都不是,任何職業球員心中都有一個夢魘,他們最不願意接受的現實就是受傷。

先不說受傷可能引起身體機能的下降,就算進行調養恢復過來,與隊友之間的配合默契也將隨時間而被消磨。

雖然球員們都盡量避免受傷,但足球是一個大開大合的運動,激烈的碰撞中難免產生意外,尤其像宇恆這樣的球隊核心,幾乎在每場比賽中都會被針對。

過去踢的每場比賽宇恆都會因為受傷而擔驚受怕,但從今天起沒有後顧之憂的他完全可以放開手腳大展身手了。

…………

【宇恆的屬性】

射門:81+16

速度:73+3

防守:73+6

力量:77+20

傳球:85+3

盤帶:77+10

反應:78+3

撲救:71+14

體能:95

綜合能力:世界級

【宇恆的裝備欄】

球衣:月光戰袍

球褲:拉風球褲

球鞋:極速戰靴

球襪:大力球襪

護膝:無敵護膝

護腕:銀河護腕

球員髮帶:屠龍髮帶

手套:仙人掌手套

【宇恆的技能】

1.神龍擺尾(帝王級)

2.體能恢復(帝王級)

3.凌空抽射(帝王級)

4.過頂傳球(鑽石級)

5.門線技術(鑽石級)

6.倒掛金鈎(鑽石級)

…………

換上新裝備,宇恆特意在個人屬性總覽處截了個圖,看着自己威風凜凜的狀態,一股自豪從宇恆心中油然而生。

宇恆的自豪並不是無緣無故,他曾經對接觸過的球員一一進行了屬性探查,按照系統的數據,目前這世上已經沒有人能夠在屬性上超過他了。

成長的過程中都會經歷膨脹的時期,一路順風順水的宇恆也終於遭遇了這個前所未有的魔障。

技術可以磨練,心態卻難以糾正,對於宇恆個人而言,這或許是他成為足壇傳奇路上最困難的考驗。。 比賽最後由三隊各自挑選一名出來做為選手,決定冠軍,最後由奇傑以壓倒性的優勢勝出。

在羅馬再多呆兩天之後,葉缺一行人就啟程回國了,一路上葉缺陪着兩女如游山水般的觀賞風景,對羽星,重傑,蒼風五人來說,他們在這次的不死族的激戰中也知道了自己的不足,所以此刻他們不用葉缺說,就自己更加的訓練自己了,五人不時找上奇傑和鳳曉笑挑戰。

除葉缺外就屬這兩人最強了,所以挑戰當然挑他們,而這兩人也都在葉缺的示意下,打起來不留力。

所以一開始時,蒼風他們五人都被海扁的很慘!但是漸漸的在失敗中吸取教訓,他們也開始能支持個一時半會了。

而葉缺除了陪兩女遊玩外,也時刻要兩女加緊修鍊愛情而這時他們在官道旁的小空地上紮營休息,葉缺突感前方百公尺處有不正常的波動,他用神識一掃,頓時冷笑了一下:「星羽,端木,雷傑,蒼風,前方有人埋伏,約二十多人。」

說完羽他們五人就消失在原地殺進敵人埋伏的地方,而雷因斯根本不擔心什麼,他擺明了要葉缺處理,用他的話來說就是,有人幫忙,何必勞煩他老人家呢?

遠方傳來兵器碰撞聲,不到一會羽他們就回來了:「老大,解決了。」羽星一樣的意思是和前幾批的人馬是同一批人,而葉缺並沒有說什麼只是點點頭。

在一路上葉缺他們已受到了三四批人的攻擊了!葉缺也不在意,正好拿來讓羽他們五人練習一下,而且他們現在正在日耳曼境內,雖然還不致於明目強讓的攻擊,但是也差不多了。

讓葉缺想不明白的是,在第一次攻擊后,對方就應該知道這種程度的攻擊對他們來說是沒有用的,為什麼還持續數次,難這是在試探嗎?可再過半天就到鄂圖曼的國境了,突然葉缺想到了什麼,他笑了笑道:原來是這樣,但如果以為這樣就可以讓我們鬆懈的話,就太天真了。

一天之後他們已回到了國境內,現在在西南部的群山中的官道上行進!在這群山中的風景實在讓他們目不轉睛,各種魔獸花草什麼,叫的出名字的,叫不出名字的一大片。一路上讓鳳曉笑這個醫藥權威驚叫不已,她發現好多隻在傳說中出現的藥草竟在這裏可以找到,而且還是大片大片的長,讓她不停的採取,採的不亦樂乎。

而雨倩和維琪也發現了好多可愛的魔獸!讓兩個女子也是驚呼不停,而讓人驚呀的不只這些,葉缺他們還發現了晶石礦,及各種礦物,相當的種類,像葉缺就發現他用來打造天絕刀的礦石在這邊發現了一顆和他一樣高的晶石。

葉缺此時看着兩女在抱着一隻可愛到了極點的兔獸!這種免獸沒有任何攻擊力,而且會發出令人心神安定的氣息!相當有做新的作用,而相當有趣的一點是,一般的魔獸在小狼散發出獸王級的氣息,能有多遠就閃多遠,但偏偏就是這一隻兔獸就愛往小狼的身上靠。

小狼實在是很想一口就把他吃了,但是在兩女的殺狼的目光中放棄了這個打算,所以現在最有趣的就是看到一隻魔狼的背上背了一隻兔魔獸,為此小狼向葉缺抗議了很多次,但是葉缺只能回以抱歉再外加同情還有一點看笑話的目光。

不過漸漸的小狼就習慣了兔獸壓他的身上了!經過兩獸間的精神交流得知這免獸也是個王級的魔獸,她最厲害之處就是他們模擬變身,同時還擁有被模擬魔獸的一半的能力。

葉缺他們在群山中邊玩邊走,多花了一些時日,在走到了一個葉缺的山谷中時頓時被谷中的景色吸引住了,這裏有如世外桃源,四季如春的氣息,蟲鳴島叫聲,各種植物爭奇鬥豔,而四周環繞的群山的山帽上覆蓋着一層白雪,如此美景皆如畫。

「站住!」正在追逐的兩女被突然出現的七個全身黑甲連同身下的戰馬都披上黑色輕甲的騎兵嚇到了,為什麼是騎兵不是騎士呢?因為他們的鎧甲的樣式全是中原大陸的款式。

葉缺馬上陰身到被嚇呆的兩女的身前,他看着眼前的七騎!有種說不出的熟悉,尤其是他們身上的氣息!雖然有些奇怪感覺,但是他還是說道:「朋友!不好意思,我們不是故意板進來的,我們離開就是了。」

一股殺氣罩住了葉缺等人,葉缺道:「不要欺人太甚!」一股衝天氣勢從他身上湧出把殺氣壓了回去天魔氣緩緩的圍繞在他的周身五尺之處!狂霸的氣勢狂涌著,使得葉缺的身形頓時高了起來。

但是奇怪是對面的七騎中領頭的一個人驚呼:「天魔氣?你和天魔谷有什麼關係!」說完他把黑色的面甲拿下來,露出面容,那是一個看起來飽經風霜的人的臉。

「天魔谷…」葉缺無限悲傷的想到,而對面的七騎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年輕人在聽到天魔谷時露出這麼悲傷的神情!而葉缺此時狀似喃喃自語道:「沒了。」

對面的首領聽到了頓時大叫:「什麼?怎麼可能,不可能的!武修者的第一聖地,怎麼可以就這麼…」那人瘋狂的叫着。

葉缺也被那人的大叫嚇了一跳,一問之下,才知道,他們年輕時受到了天魔谷主的照顧傳授了一些武學,也算是天魔谷的弟子。

就這樣一行人被他們請進了一谷中,過了一片樹林後進入眼帘的是一個小村落,而旁邊似乎還有一個小型的訓練場,而且全是中原式的建築,而這片樹林還佈下了一個陣法,而這個陣法讓雷因斯的眼中精光一閃心中想道:好精妙的陣法,但他知不該問,所以他並沒有問,但是他知道這是一個高手佈下的高深陣法。

葉缺他們被安排到一間房屋內暫作休息!一會後有人來請他們就說這裏的族長要見他們!

「你們好,我是這裏的谷主,我叫袁崇煥。」那中年人對葉缺他們說道。

其他人也向他回禮一一的互道姓名,而葉缺聽了之後喝到一半的茶馬上吐了出來:「大秦無敵統帥,袁崇煥,天下第一鐵軍虎豹騎創始人!」

「哦?想不到還有人記得我,真是令人開心不過小兄弟,虎豹騎的創始人不只我,還有最為重要的一個人那就是我的好兄弟,天魔穀穀主要天,就是他才有虎豹騎的出現,也是他教給我們真氣的修鍊及槍法!才有名震天下的鐵騎!袁開心說,但是他並沒有看到葉缺眼中閃過的悲傷。

「來,大家入席!我們一邊說一邊聊。」接着大家在席上邊吃邊談天,葉缺才知道為什麼大秦帝國橫掃東西方的鐵軍會出現在西方這個隱密的山谷中,在三十年前要天出谷歷練,當時的中原大陸分為十六國各自互相兼并,而位於中原大陸西方背靠長白山脈的秦國,被視為聲人沒有文化而當時的國力並不強,袁崇煥是當時秦國的七王子從小博學多才,善謀略,而後與雲天一見如故,在雲天的幫助下建立的日後名震東西方的無敵鐵騎,虎豹騎!

自從虎豹騎建立后,一年後開始東征西討,在三年內統一整個神州大陸,之後掃平為禍多年的五個胡族,在蒙古草原一役對戰草原突騎兵,以十萬對三十萬突騎兵,死戰三天三夜殲敵二十多萬人自傷亡二萬五千多人,餘七萬突騎在單於帶領下往西奔逃,此戰使得虎豹騎的名聲達到了一個前無古人的高度!草原突騎兵不敗的神話被打破了。

虎豹騎以快,狠,霸聞名於世,對敵絕對殘忍,但絕不殺手無寸鐵的平民,而在他們的認知中,一旦拿起武器的人就不是平民了,而又敢持刀相向的那他們就只能….嘿嘿!

而逃到西方的草原突騎兵部在日耳曼帝國的幫助,用了三年恢復元氣,並自日耳曼借兵三十萬揮軍由長白山脈最北的一條通商也是唯一的通道一絲路,一路殺向中原大陸,誓要奪回大草原,他們原本的家。

而中原在收到消息后,大秦皇帝馬上派七皇子袁崇煥再度領軍雙方決戰於絲路之上,此役殺的草原部幾乎全減,剩下一萬多突騎兵,和七萬多的平民,在降服於大秦的領導下,回歸大草原,而袁崇煥在絲路上通往西方的道路上,修建了聞名於世的天下第一關玉門關。

而隨同而來的日耳曼大軍,被殺的剩十多萬人潰敗而逃,袁崇煥率五萬虎豹騎銜尾追擊,直殺到日耳曼的首都門口!在首都前的大會戰擊敗的日耳曼由天才統帥之稱鬼孤隆美爾所領軍最為精銳的納粹騎士團,能回到首都的日耳曼大軍只有一萬人。

而後這一萬人過不久馬上退役的人達七成之多!他們都不想再當軍人了,免得日後再遇上這一支有如死神般的軍隊,而隆美爾是役自殺謝罪。

此後震動了整個西方地界,各個帝國聯軍要追回西方帝國的顏面所有往玉門關處浩浩蕩蕩的追了過去,但是在玉門開前再次被如鬼神的黑色洪流所擊潰,此役深深的打擊了各皇室的信心。

。 「前輩何出此言?」。

「和出此言?你若是知道這寶甲是怎樣製作出來的話,相必也不會像現在這般輕鬆!」。

羅空連忙躬身拱手,說道:

「晚輩願聞其詳。」。

「那好,我就給你說說。」

「殷瓊!」。

「沒事,桂大哥。」。

銀色雄鷹地眼神中透露出利劍一樣地光輝,讓所有人都不敢直視。

「這孔雀明王甲有九種技能對不對?」。

羅空點了點頭。

銀色雄鷹眼中地憤怒更勝,它說道;

「你可知道,這召喚大陸上有一種魔獸叫做孔雀,它在我們鳥類魔獸中的地位就像你們人類帝國中的宰相和大學士一樣,是整個鳥類族群的中流砥柱。」。

羅空面色嚴肅。

銀色雄鷹繼續說道:

「它有九根異色的孔雀翎,每一根孔雀翎上對應著一種技能,所以它共有九種本命技能。也就是孔雀明王甲上的九種技能。」。

所有魔獸都圍坐在四人身邊,對四人怒目而視。

「但是你們知道嗎?這種鳥類死亡后不會出現魔核,而是會出現一根孔雀翎,記住是一根!對應著九個技能中的其中一個。」。

羅空彷彿知道銀色雄鷹想要說什麼了。

銀色雄鷹的精神力外泄,除羅空和月樹王以外,所有生靈都或多或少地受了影響。

「殷瓊,冷靜!」。

銀色雄鷹殷瓊冷笑了一聲,繼續說道:

「只有鑽石級孔雀的孔雀翎才能用來製作鎧甲,而製作一套孔雀明王甲需要準備三套材料,也就是二十七根鑽石級孔雀翎,但是孔雀翎的技能是隨機的,誰也不知道它會出現什麼技能,但總不會掉落地那麼合適。」。

羅空低下了頭。

「你知道嗎?世上從沒有一顆孔雀卵,因為每一隻孔雀都是由其他鑽石級的鳥類通過萬鳥之王鳳凰地涅槃焱中蛻變而來,但是這種成功率十不存一。這還不算完,即使是涅槃成功的孔雀也同樣有危險,因為它們的實力已經在涅盤中消耗殆盡,成為了一個貨真價實的黑鐵級魔獸,從黑鐵級生長到鑽石級又需要用多少年?」。

月樹王也在專心聽,因為這些它從來都沒有聽殷瓊說過。

「呵呵,這麼一算,每一隻孔雀都是數百隻禽類魔獸的靈魂寄託,但是就為了做一套破爛盔甲,要耗費我禽類數萬年甚至是數十萬年的積累!就為了那孔雀身上的九根鳥毛!」。

殷瓊看著四人,說道:

「你們相信這世上不會出現第二套孔雀明王甲了嗎?」。

羅空踏前一步,似乎有話要講。

「怎麼?你有話說?」。

羅空點了點頭。

「那你說。」。

「既然你這麼算的話,那我也要給你算一筆帳了。」。

「咱們就從露出水面的開始算,從根上算太麻煩了。」。

月樹王看出了端倪,它一根紙條抽飛羅空,對羅空說道:

「再胡言亂語就滾出去!」。

羅空不禁慘呼出聲,他看了看自己的身體,渾身上下沒有幾塊好骨頭了。

他這才醒悟過來,自己現在寄人籬下,若是剛才他想說的那一番話說出口,恐怕今日它們四人都性命不保。

羅空不禁冷笑一聲,在心裡輕嘆道:「只許天官推萬盞,不準卒子飲一杯啊……」。

這就是實力不足的下場,羅空的心裡記住了這一天。

月樹王的樹枝上又飄落幾片樹葉,木槿連忙伸手一一接過。

「去給那個小子服下,治治他的嘴疾。」。

木槿連忙走到羅空身邊,將幾片樹葉子餵給羅空。

「扶我起來。」。

木槿將羅空扶起,羅空盤膝打坐,身體內《無缺法則》緩緩運轉,不停地修補著他破碎的身體。

月樹王給他的樹葉很有用,不僅幫助羅空恢復身體,還強化了羅空的身體。

後來幾天,羅空傷好得差不多了,就自己一個人搬到了月樹林角落裡的一個瀑布前。他知道,不需要任何人提醒他,他已經無法讓殷瓊在他面前保持冷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