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這條黑色手臂之上蘊含着恐怖魔氣,直接洞穿空間,來到秦楓身前。

太極靈體附在秦楓身上,竭力抵擋。

「咚!」

秦楓身子被擊退,不由吐出一口鮮血,面色霎時變得蒼白無比,竟是被一擊重創,所幸有着生命之力守護,保住了性命。

幽祖修為猛增,實力也是暴漲,這一擊威力驚人,可惜未盡全功。

而他依舊遭遇五路攻擊,聖王鼎、戮神刀、聖槍、玄雷金印以及毀滅風暴不斷轟殺,在秦楓催動之下彼此配合,無縫銜接。

「呃啊!」幽祖發出陣陣痛呼,他的周身纏繞着濃濃的幽冥之力,化為無盡黑霧,卻依舊擋不住秦楓的攻勢,被五路攻擊所擊碎。

戮神刀中凱莉漲紅著小臉,全力相助秦楓催動,先前已是展露神威才劈碎有着山脈相連的石印,此時再次勉強催動,戮神刀上釋放刺目的金光,空中顯現巨大刀影,向著幽祖斬下。

幽祖雙手托起,顯露出兩隻黑色大手拖住戮神刀,可僅僅堅持了三息,便被斬碎。

「轟隆!」

戮神刀一路斬下,破開幽祖重重防禦。

其他四路攻擊緊隨而下,對着幽祖一陣狂轟亂炸。

「噗嗤!」

幽祖大口喋血,氣息瞬間跌落,再次回到一重天靈魘,甚至比原先更弱一些,看去虛弱不堪,更是衣衫襤褸,狼狽不已。

他遭到重創,就連保持在空中都已極為艱難,向著下方山脈跌落。

而經過這番攻擊,戮神刀耗盡威能,徹底泄了氣,變得暗淡無光,被秦楓收起。

聖槍緊跟着破滅,化為四大至寶飛回。

玄雷金印也受了創,難以再用。

聖王鼎則是再次分為乾坤鼎與界王鼎,氣息微弱,暫時也難以激發威能。

唯有毀滅風暴尚存,並接引先前攻擊所產生的毀滅氣息,保持威能,繼續殺向幽祖。

秦楓先前被重創便躲在遠處以生命之力療傷,催動五路進攻已是極為勉強,使得傷勢沒有絲毫好轉,所幸此時終於也重創幽祖,而且顯然對方傷勢更重。

幽祖一邊跌落一邊喋血,想要防禦都極為困難,危在旦夕。

另一邊,冥雒與龍尊聖獸大戰,打得同樣驚天動地。

龍尊聖獸生生撕裂冥雒座下黑色鳳凰,冥雒卻是背生雙翼,自身化為黑鳳凰再戰,以黑色長刃斬碎龍尊聖獸三爪兩翼,而其自身也被龍爪拍碎左臂,一時難以治癒。

二者斗得旗鼓相當,卻又兩敗俱傷。

此時,冥雒發覺幽祖之狀,眉頭挑起,又驚又懼,望向秦楓的目光變得不同。

他不惜被龍尊聖獸結結實實地拍中胸口一擊,身子藉此後退,雙翼揮舞,向著幽祖所在快速飛去。

龍尊聖獸發出一聲龍吟,俯衝而下,速度更快,立即糾纏上去,一道道攻擊接連不斷,絕不讓其救援幽祖。

冥雒催動靈體竭力防禦,又伸手一招,之前那口黑色棺材快速飛來,宛如一塊板磚拍向龍尊聖獸的頭顱。

「轟!」

這黑色棺材能裝載着他沉睡,也非凡物,這一擊力大勢沉,聲勢駭人,竟是震得空間泛起陣陣漣漪。

「吼!」

龍尊聖獸發出怒吼,龍首之上發出一道亮光,將那黑色棺材擊飛,但它顯然也被這一擊砸得不輕,動作變得有些遲鈍。

冥雒拍打雙翼,加快速度向下飛去,迎上幽祖。

毀滅風暴在旁緊追不捨,此時將冥雒一同席捲進去,試圖將二人一同滅殺。

「幽祖!合力!」冥雒急促喊道。

重傷的幽祖面色蒼白,神色難堪,勉強點了點頭,激起一絲幽冥之力。

冥雒不顧傷勢來到幽祖身後,雙手抓住他,同樣激起幽冥之力,更有風火洶湧而出,湧入幽祖體內。

「呃啊!」幽祖仰頭髮出一聲嘶吼,充斥着濃濃的痛苦,又充斥着無盡的憤怒,隨即只見一股黑色火焰從其體內席捲而出,其內瀰漫着恐怖的幽冥之力。 「那你最好別被他騙了,說不定他有好幾個女朋友。」

「他有女朋友和我有什麼關係,我又不做他女朋友。」

她攪弄著衣服,滿不在意的說的。

路遙在後面聽的一清二楚。

他頓下步伐,第一次體會到心頭苦澀的滋味。

就在這時陶桃眼角餘光看到了路遙,歡天喜地的跑過去:「路遙哥哥,票買回來了嗎?我們先去游湖吧,湖裡面有好多天鵝,去玩玩。」

「好……去取船吧。」

「好呀好呀!」

陶桃像是歡脫的兔子,蹦蹦噠噠的跑了過去。

她二十齣頭,正是個愛玩愛鬧的性子。

她選了個造型可愛的小鴨子形狀,先跳了進去。

唐柒柒查看路遙的臉色,發現他臉色很難看,擠出來的笑有些力不從心。

這是……栽在陶桃身上了?

陶桃看起來也不像是騙吃騙喝的女孩子,但現在的行為的確有些耐人尋味。

陶桃還買了魚食,等到湖中央的時候,在水面上撒一把,成群結隊的錦鯉全都圍了過來。

色彩斑斕,像是一團祥雲一般,煞是好看。

「柒柒姐姐,你也過來玩玩嘛。」陶桃熱情地招呼著。

唐柒柒也有些心動,站在人力船前面,朝著水面灑魚食。

不少魚游到了她的腳下,有的甚至等不及的跳出水面。

「這也太好玩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吃,一個個那麼肥美,看起來好誘人。」

陶桃眼睛亮晶晶的,舔了舔唇瓣,吞咽口水,是真的心動了。

就在兩人聚精會神餵魚的時候,也沒看後方,竟然有一輛動力船開篇了,方向盤不好控制,筆直的朝著他們的船尾撞了過來。

砰的一下。

因為巨大的慣性,唐柒柒身子不受控制的朝前栽去。

她和陶桃兩人噗通兩聲掉入水中!

「柒柒!」

封晏心頭一顫,基本上沒有任何猶豫,甚至都忘了自己怕水的事實,直接將外套丟在一邊,縱深一躍。

而路遙也沒有含糊,陶桃不會水,在水面上掙扎的厲害。

唐柒柒會水性,慌亂了一下嗆了幾口水后,很快穩住身子,漂浮在水面上。

她本想去救陶桃,卻看到封晏跳了下來。

她心頭一顫,她記得他已經不會水了。

果不其然,他跳下來費力的朝自己這邊靠近。

游泳的動作都記得,但是大腦卻不聽使喚。

當年的恐懼浮現腦海。

他一次次又一次的潛入深海底,卻找尋不到她的蹤跡。

絕望比海水好要刺骨,折磨他的神經。

即便現在她回來了,可是他還是對水有著深深地絕望。

唐柒柒看路遙去救陶桃,便扭頭朝著封晏遊了過去。

「我先救陶桃,等會再過來。」路遙沖著她這邊喊了一聲。

「我去找封晏。」

唐柒柒心急如焚,朝著封晏奮力遊了過去。

封晏此時已經沉入水底,她只能加快速度,不斷朝他靠近。

越是深入,越是感覺到水壓壓迫著心臟,十分難受。

封晏這完全是大腦的應激反應,身體四肢都放棄了反抗。

。 女孩突然衝出來,陳桑差點被撞上,一身肉都嚇得直抖。

女孩氣鼓鼓地朝陳桑看了一眼,欲言又止,最後還是沒有道歉。

而門口是她跟着攆出來的母親,臉上儘是無奈的表情。

她自認為對待兒女並不偏心,因為她也是從女兒這麼大過來的,從來不會因為有兒子就苛待女兒。

重男輕女,是她生平最痛恨的事。

只是現下正好趕上不太好的光景,原本一年到頭每個人也就能分到個三尺的布票,每年做個褲頭外,剩下的攢了幾年的票都用在了兒子兒媳婦結婚上了。

至於女兒的,實在是沒地兒再湊出來。

陳桑捏了下兜里的大團結和極品媽給的各種票證,她看着無措的中年婦女,悄聲跟了上去。

這年頭不管是集體還是個人,必須把東西送到縣上或者鎮上的收購站,以統一的價格收購,然後再分配到各地區。

陳桑雖然沒見過,倒是在書上還有電視上卻見過,又凶又沒理。

但是沒有辦法,既然來了這個時代,她就得遵守這裏的規則。

她從21世紀來,接受的都是先進知識,知道過去發生了什麼,也清楚未來有什麼困難。

她知道該怎麼避免。

但,她不是神,沒有能力更改一個時代的規則。

陳桑不敢貿然出聲,怕惹上是非。

等到中年婦女追上女兒慢慢安撫著,走到人少的地方,陳桑才緩緩開口:「你好小姐姐,是要買布嗎?」

中年婦女把女兒拉在身後,警惕地看着陳桑,見眼前這個胖乎乎的丫頭,眼神里透著誠摯,才將陳桑拉進一條空巷子裏。

「你有布?」

婦女是刻意壓低了嗓音,但在空蕩蕩的巷子裏,還是會有迴音。

陳桑本來還擔心對方會告密,但是看她這樣,反而是放心了。

她湊近婦女耳邊,說道:「我哥在華庭那邊工作,他託人從華庭帶回來的,本來是留着給我結婚用的,但是我奶生病了,急需用錢。」

婦女聽着不由得驚訝,「不用票?」

陳桑當然知道票證的好處,但後面二十年會會隨着經濟發展,糧食棉花取消統購,改為合同制以後,票證就漸漸退出流通使用。

但是大團結不同,它象徵了國家經濟發現和各族人民團結友愛的景象,隨着後面新幣的發行,大團結的收藏價值只會越來越高。

最關鍵的是,陳桑不缺糧油布一類的東西,在不暴露自己有空間這事的情況下,有沒有票都無所謂。

她點頭,「對,醫院只收現錢,用不上票。」

年輕女孩聽到陳桑有布,臉色立馬堆積起驚喜,「真的?在哪呢?」

說着,還不忘在陳桑周圍張望。

「你們要是誠心要的話,我可以去給你們拿,如果是不誠心的話……」

陳桑話還沒說完,年輕女孩就已經爭先打斷了她的話,「誠心買的,你快去拿。」 季柚捂臉嚶嚶:「校長,你說的好輕鬆呀。」

洪校長斜她:「我說幾句風涼話,當然輕鬆。」

季柚:「……」

洪校長罵道:「100%的運用力,只要專一、專註的鍛煉一項技能,蠢貨也能變天才!」

季柚有點失落:「說的好輕巧哦……」

可——

就6根,再怎麼用,也用不出花來啊。沒聽剛才羅老師說嗎?她這樣的,想開機甲,就只能駕駛最低星的古董機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