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

「你自己看外邊吧。」

江年再次伸頭往外面瞅了一眼。

「好像……變大了一些。」

「自信點,把好像去掉。」

江年立刻明白了其中的關竅,臉色有些發白,道:「那怎麼辦?」

突然一股推背感傳來……

「飛機在加速了。」呂方道,「只是不知道雙方誰能堅持得更久。」

「那肯定得是飛機啊!這玩意兒是機器,又不知道累。」

呂方沒說話,機器就一定更持久?別說是民用飛機了,哪怕是戰鬥機,也不敢說自己開加速能開多久。

更何況,這大鳥能追著飛機跑,鐵定是進化生物沒錯了。

進化生物的持久性,呂方可是深有體會。

只要不是消化系統特別拉胯,其堅持的時間肯定超過飛機……

機艙內突然瀰漫起恐慌的氛圍。

雖然大部分人無法看到那追上來的大鳥,但通過靠舷窗這邊同志的口頭講述,他們都明白了追上來的是什麼東西。

進化生物!

而且是飛禽類進化生物。

這絕對是所有民航客機最不希望遇到的東西。

別說是進化生物了,便是普通飛禽,一旦與飛機撞上,那幾乎都註定了是機毀人亡。

不是說進化生物就一定能輕易弄毀一架飛機,關鍵是沒人想與一隻鳥同歸於盡。

可民航客機並沒有太多選擇,要麼加速甩掉,要麼就近著陸。

前者若是可行,自然是最好的選擇,如果不行,那就只能選擇後者了。

可著陸有著巨大的風險性,因為著陸需要減速,說不定會加速墜毀。

就在大家慌亂的時候,那位乘務員小姐姐大聲說道:「大家不要驚慌!機長已經聯繫了塔台,很快就會有戰機趕來護航!請相信我們的軍人,他們會為我們提供最可靠的保護。」

。 而小強是單親家庭,只有爸爸,小強爸爸白天又得去工地上班賺錢,孩子和他的生活費和治療費就是一筆天價。

於是,小強爸爸找到了我。」

「所以,你就將小強留在了你的幼兒園?」

「恩,好歹在幼兒園,有人看着,小強父親放心。而且,你別看小強智商不高,但脾氣超級好,我們幼兒園最調皮搗蛋的小魔王,都喜歡他喜歡的不得了。」

姜閱在說起小強的時候,眼裏甚至閃爍著光芒,滿臉驕傲。

明明一個被世人所嫌棄,欺負的孩子,到了她的眼裏,卻像是一個寶藏,閃閃發光。

「很好。」

姜閱聽到蕭辰謙說話,但沒有聽清楚他說什麼,轉過頭茫然看着他。

「哈?你剛才說什麼,我沒有聽清楚。」

蕭辰謙轉過身,朝着車的方向走去。

「我餓了,去吃飯吧。」

姜閱立刻追上去。

「我請客吧,今天真的是太感謝你了。」

「好。」

「你想吃什麼?」

「客隨主便。」

兩人一前一後的走着,時不時交談兩句。

此時此刻,如果讓熟悉蕭辰謙的人看到,絕對會驚掉下巴,那個不近人情的天才,竟然也會對人露出如此如沐春風的一面。

——

叮鈴鈴——

熹微才露出尖尖角,晨陽幼兒園內,一道急促的鬧鈴聲響起,將平靜徹底驚擾開。

姜閱驚了一跳,抬手按下鬧鈴,然後一臉茫然的看着四周。

然後……

猛的坐起身。

她人雖然起身了,但是,大腦卻還處於半睡不醒之間。

她剛才……好像是……做了一個夢。

夢裏,她穿上了白色的婚紗,走在用鮮花鋪設好的花路上,周圍都是掌聲和對自己贈以祝福的人。

她笑的燦爛幸福,心口到現在還殘留着內心的那種脹脹的感覺。

而在花路的盡頭,一個模糊的身影站在那,他背着光,看不清楚他的臉。

但是姜閱知道,自己正在走向的那個人,正是他。

然後,那個人緩緩伸出手朝向她。

骨節分明的掌心讓人充滿了安全感,她的眼眶還是發酸。

「小閱,我愛你。」

「我也愛你……」

她聽到自己啟唇,背光緩緩消失,然後,出現在她面前的是一張超級熟悉的臉。

「蕭辰謙。」

這是她在夢裏說出的話。

啊啊啊啊啊……

她瞬間驚醒。

怎……怎麼會這樣?

她茫然的看着床頭對面貼著的一張海報。

海報上的人,和自己夢裏男人穿的西裝一模一樣,而就連那張臉,也就八九分相似。

「什麼鬼,啊啊啊啊,我們到的是鄭若鋒!是我的偶像鄭若鋒!不是什麼蕭辰謙!不是!」

姜閱現在都要苦惱死了。

尤其是她做了一個春夢,夢裏,她嫁給了自己的偶像,可是嘴裏喊著的,卻是另外一個人的名字。

這簡直就是對她偶像和恩人的侮辱啊。

分明是不一樣的兩個人,不能因為他們都很帥,就弄混淆啊。

姜閱捶了一把自己的腦袋,將所有的煩惱都拋在這張床上,絕對不能將煩惱帶下床去。

而此刻,蕭辰謙剛起床,進浴室洗漱,等出來的時候,就見鄭若鋒一副弔兒郎當的模樣打着哈欠,頭髮凌亂,眼睛上明顯是睡覺的時候產出的分泌物。

他突然福靈心至,拿出手機,對着鄭若鋒拍了一張照片。

如果讓他的粉絲看到自家偶像這副模樣,估計脫粉也是分分鐘的事情了。

鄭若鋒雖然沒睡醒,但眼睛好歹睜著,被這麼正大光明的偷拍,打着哈欠就開始控訴。

「蕭辰謙,你這是侵犯我的肖像權,我可是明星,是演員,肖像權可值錢了,要麼給錢,要麼道歉。」

蕭辰謙……

理他才怪了。

轉身越過鄭若鋒要去廚房。

鄭若鋒手機響了起來,打着哈欠按下免提。

「喂。」

「下周的粉絲見面會場地定下來了,就在東甌市體育館,這個見面會很小,安排是先播放你獲獎作品,然後你出場和粉絲互動,總共用時四個小時。」

鄭若鋒試探著問:「那個,余哥,我還是覺得,得加一個唱歌的環節,不然乾巴巴的聊天多沒意思啊,我給粉絲唱首歌,增進一下和粉絲之間的感情,也多一個才能供選擇,多好對吧。」

「呵,好?好個屁,自己那五音不全的德行,心裏沒數?」

鄭若鋒被直接懟了回來,啞然。

但,有夢想誰都了不起啊,他還是想努努力。

「鄭若鋒,你如果還想在這個圈裏混,就給我安分點,不然……」

鄭若鋒比誰都清楚自家經紀人的能力和手段。

「行行行,我都聽你的。」

等掛了電話,鄭若鋒感覺自己一天的好心情沒有了,不存在了,不能唱歌簡直是磨滅他夢想的行為。

而蕭辰謙卻停頓了一下,看向鄭若鋒。

「給我準備幾張你粉絲會的內場票。」

這是命令口吻,已經不是商量的語氣了。

鄭若鋒瞪大眼:「我的個乖乖,我這是聽到了啥?我天!我的天!有朝一日,我竟然能聽到我親哥要我粉絲會的票,難道……哥,你突然覺得我優秀無比,轉粉了?」

蕭辰謙差點一個白眼送過去。

「算了,你別給我了。」

他覺得與其去滿足姜閱的心愿,不如潛蕭辰謙差點一個白眼送過去。

「算了,你別給我了。」

他覺得與其去滿足姜閱的心愿,不如潛移默化的告訴姜閱,有些人,真的不值得你喜歡,脫粉是最正確的選擇。

「不,這個票我給,而且,還必須是最好的VVIP的位置。」

「不用,普通的就好。」

「行!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蕭辰謙去吃早餐,卻不知道,在他不知道的地方,自己已經被那個二哈弟弟給編排成什麼樣子了。

鋒崽賺大錢:我覺得,我哥對我轉粉了。

這條信息,是發到他和余哥私聊框裏的。

然後,他打開小舅的聊天框。

鋒崽賺大錢:小舅,我哥對我轉粉了!我牛掰吧,影帝針不戳!

鄭天正好在用手機編輯通知,看到鄭若鋒的信息,噗嗤笑出聲。。。 秦松搖搖頭:「我對賞金沒興趣。」

領主露出詢問的神色。

秦松一把摟住白蕊斯,狠狠的親了她一下。

白蕊斯又不敢反對,她怕壞了秦松的計劃,只有任由秦松的輕薄。

「我想安定下來,想找個靠山,順便跟我的助手結個婚,生個孩子。」秦松抬頭微笑著看向領主,「所以,領主大人,我想討個職務。我厭倦了餐風露宿的日子了。」

魯山明白了秦松的想法。

不過,他卻覺得有些惋惜。

因為他認為,秦松完全可以索取失落的王冠的線索。

沒必要這麼大費周折。

領主詢問般的看向魯山。

魯山低頭說道:「城衛隊還差一個隊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