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凌直接低聲吼道:「報告首長,保證完成任務!」

何衛軍一怔,本來還想多說一點,讓這小子學習一下,難道這小子裝幼小可憐?李雨橙最近有些焦頭爛額的。

橙子娛樂是國內最早成立的娛樂公司之一,最初的那些年,的確是賺了些錢,也簽了些不錯的藝人,但隨著後起之秀越來越多,藝人們到期后跳槽的跳槽,成立工作室的成立工作室,又有一個總盯著她挖牆角的盛林,她的日子能好過了才怪呢。

現在的情況是,新的貸款下不來,

《滿級大佬她回來了》第74章看上 倒地不起的伊澗尋看到此情此景有些想笑,又想到自己也挺慘的實在沒笑得出來,趕緊對那雙眼睛跟發了大水似的青蛇解釋道:

「這位是大名鼎鼎的司法天神燭照,適才便是他救的我們,以濁你誤會了,該好好謝謝神尊才是。」

聞言,風以濁淚眼朦朧地抬頭,扁著嘴委屈巴巴地望著燭照,吸溜回了鼻涕,再次確認:「可是剛剛以濁看見你打他了……」

燭照臉色有些不妙,他的注意力只在自己被弄髒的衣袍上,眼前的這個斷腿小妹正用滿手的血污緊緊揪住他的衣角。

看來這身衣服不能要了。

「都說是誤會了,是我自己不小心倒下的!」

伊澗尋看懂了法神臉上的嫌棄,急忙將青蛇從對方身上扒拉開,皺眉嗔怒道:「怎對救命恩人如此沒禮貌?飯吃太多壞腦子了?」

「才沒有,是他看起來有點凶才把他當成壞人的……」風以濁用清奇的腦迴路解釋道。

「神尊別介懷,她有點傻。」伊澗尋打著馬虎眼,因怕法神發現風以濁是異類,一顆心懸而不落。

「哪有傻……嗚嗚,你污衊……」

伊澗尋很自然地捂住了風以濁的嘴不讓她作任何辯解。

「看出來了,」燭照視線轉移到了風以濁的斷腿上,眉峰微聳,搖頭嘆息道:「這蛇還偏偏還沒了尾巴。」

伊澗尋微微忪愕,臉上擠出一個尷尬無比的笑來,「您原來知道她不是人類啊?這條蛇沒幹過什麼壞事,你看她都傻成這樣了,不如放過她吧?」

他用手指勾著風以濁的嘴角,硬生生地扯成一個滑稽的鬼臉,再配合這傻丫頭圓瞪瞪的眼睛和皺成『幾』字的額紋,伊澗尋差點把自己都給逗笑了。

然而這對常年頑固不化的冰山來說沒有任何效果,甚至那張嚴肅的臉上還閃現出某種難以忍受的情緒。

燭照靜靜地觀看風以濁的鬼臉,她那誇張咧開的嘴裡飄出了几絲銀線,那是風以濁看見食物時慣常會流的口水。

臟!

燭照乾咳了一聲,將目光收回,「放心吧,本法神不會對她怎麼樣。」

又傻又瘸還臟,他並不是很有興趣。

伊澗尋放下心來,用沾滿口水的手摁著風以濁的後腦勺向燭照道謝:「多謝神尊不殺之恩!她會做一條好蛇的!」

燭照冷酷地擺了擺手,謝什麼,離他遠點就行。

這條青蛇被安排得明明白白,嘴裡嘟嘟囔囔不知在說什麼,只有伊澗尋能清晰地聽見一個「餓」字。

「若沒什麼事,本法神先行一步。」燭照收回幽熒鐮,將偌大的黑球扔進了袖子里準備告辭。

伊澗尋畢恭畢敬地彎下腰:「神尊慢走。」

燭照身影一閃飛至半空,在上面足足停有一刻后,手裡拋出一根黑羽令箭,不偏不倚地掉落在伊澗尋面前。

「若是知道靈帝的下落,務必用此令通知我。」

伊澗尋嘴裡的「好」字還未脫口,風以濁像只綠色爬蟲似的一骨碌躥了過去,她欣喜若狂地撿起那根細長的銀黑色令箭,拿在手裡左瞧瞧右看看,喜歡得不行,竟當成了發簪插到了自個的髮髻上。

「嘻嘻,好看嗎?」

她轉頭問伊澗尋,那灰撲撲,髒兮兮的小臉滿是期待。

「那是……」伊澗尋的臉色有點不太好。

風以濁仰起腦袋對著半空的燭照咧開一排白牙齒,憨笑道:「長這麼大以濁還第一次收到男人送的禮物哩!簪子很好看,以濁勉為其難地收下了,但是以濁不能答應你,因為哥哥不同意。」

燭照低頭看著地上笑容爛漫的傻子,無奈地嘆了口氣,駕雲離開。

*

燈籠晃舞,鈴聲清脆的四角樓上,被仇家尋,被瘟神追緝的靈帝朽月正通過一面銅鏡觀看別人伸張正義的全過程。

朽月支著頭,半邊側臉上微妙的表情變化被另一位專心致志看戲的同仁捕捉無遺。

「遺憾法神沒有對暮野就地處決嗎?也是,便宜他了。」這位同仁憑藉自己豐富的想象力試著解讀出靈帝的觀后感。

朽月豐密的眼睫顫了顫,回眸看了眼坐在凳子上吃著零嘴的柳蘭溪,一時不知該說他什麼好。

「朝塵觀被毀,師弟還受了重傷,你就在這光顧著看熱鬧?」朽月試圖喚醒他溟滅無蹤的良心。

「觀子毀了再建便是,師弟他正好需要多歷練歷練才能有出息。」

柳蘭溪強詞奪理地為自己辯解:「而且我可沒有光顧著看熱鬧,我還偷著看你呢,嘻嘻。」

那張笑靨如花的臉好似不知人間疾苦和悲傷似的,那張巧舌如簧的嘴碰巧又正好吃了糖,這笑面和漂亮的風涼話相輔相成,樂觀情緒的感染威力不可小覷,稍稍掃去了一些某惡神的悵悵不樂。

偏巧不巧,銅鏡畫面一轉,換成了顧之清急得火燒眉毛的面孔,這條白蛇不合時宜地打破了二人還算溫馨俏皮的場面:

「主人,大事不好!楊伯伯快沒氣了,你們快過來看看!」

屋內兩人相覷一眼,迅速起身先後跳入銅鏡,不消一刻便都來到了鏡子外面的世界。

千茫山後山某處樹叢中,顧之清懷裡正抱著奄奄一息的老楊,兩人衣衫均沾了濃重的血漬。

顧之清受的傷不比老楊輕,但好歹他是妖,命比人硬點,抗擊打,死不了。

然而換成普通的凡人老楊就不行了,隨便動一點筋骨皮肉都能把小命搭進去,見閻王還不是一閉眼一翹辮的事?

顧之清手裡還捏著銅鏡,轉瞬之間,原本還在逍遙看戲的兩位就從鏡子裡頭咻然飛出,大變活人般出現在他面前。

這條蠢蛇一看兩位大救星登場,心裡的萬般焦急化作了驚喜,沒骨氣地差點當場淚奔:「我的老天鵝,總算可把兩尊菩薩給盼來了!」

柳蘭溪沒工夫和他閑嗑,出來的第一件事便是去查看老楊的傷勢。

他深斂的魔息收放自如,眸底紅光熠熠,伸手探了探老楊的命脈,又認真檢查一遍他的傷情,形勢可能不太樂觀,大可以從柳蘭溪漸漸冷卻的臉色可以得出。

「怎麼樣了?」朽月問他。

少年沉下眉頭,頹墮的眼皮讓人看不清眸里的情緒,不過不用想也知道他的心情很差,差到動了一股殺念。

——晾掛在某片黑暗裡的鞭絲肉乾突然感覺背後襲來涼涼冷意,暮野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噤,尋思著一炷香的時間怎麼還沒過。

「神魂渙散,五臟六腑都碎了。」柳蘭溪靜靜的說道。

「本尊當是什麼要緊事,魂魄不是還在么。」朽月過分輕巧地說了一句。

顧之清總算感受到了來自『惡神』的冷漠無情,他義憤填膺地擼起袖子,從地上站起來跟她理論:

「這位高高在上,不食人間煙火的靈帝尊上,楊伯伯都快死了你還說不要緊,我看在你心裡就沒有什麼要緊事!人命關天不知道嗎?你你,你已經不是我認識的那個伊白陌了!」

「吵死了,你光有一張嘴嚷嚷?」柳蘭溪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嚇得顧之清縮緊了脖子。

朽月難得脾氣好一回,沒與顧之清計較,兀自在原地思考了會兒,沒打招呼就準備走。

「你去哪?」柳蘭溪注意到了她的動向。

「你們在這守著,別讓黑白二鬼靠近他,本尊下個地府便回。」

朽月說出的風輕雲淡的話里總透著令人咂舌的刁橫,好像她在心裡已經安排好了一切,小弟照著她的話做就行了,因為這位大佬她要下個地府和冥君交涉和探討關於一個人類的生死存亡的嚴肅話題。

說白了,其實她只不過是想跟前未婚夫走個後門而已。

「我也去,顧之清你在這守著老楊叔,不要讓黑白二鬼靠近他。」

柳蘭溪擅自申請加入探討生死研習行列,把任務拋給了尚在食物鏈底端掙扎的工具蛇。

朽月走了幾步停頓回頭,蹙起理解無能的眉頭:「你去做什麼?」

最近這小禍害越來越喜歡黏著她了,跟蹭在臉上的飯粒似的,甩都甩不掉。

「多個人多份力嘛,如若待會跟冥君打起來,我還能幫你撂他一棍子打暈不是?」

柳蘭溪理所當然地推測可能會發生的情況,以及做好了如何應對的打算,見朽月仍然無動於衷,還拉起她的手催促道:「事不宜遲,我們走吧!」

「本尊一人去足矣,你留下。」朽月對此人的不純動機抱有質疑,堅決不想帶他去地府瞎添亂。

柳蘭溪緩緩垂下雙手,難過地將腦袋一撇,用一副心有餘而力不足的口吻訴說道:「灼靈,老楊叔待我恩同父母,而我卻什麼都不能為他做,我還是人嗎我……」

請問兄台,你是人過嗎?

朽月腦殼賊痛:「都說了你去也沒用……」

「我保證跟在你身後一句話都不說,不給你添麻煩行不行?」柳蘭溪撲閃著真誠的大眼睛。

可你本身就是個麻煩。

朽月覺得這回不能被他牽著鼻子走了,必須得好好撿拾起她靈帝的威嚴,正待大聲駁回一個「不行」時,那小子唰地一下換了一張欠揍的嘴臉:

「事實上,我非要跟著去灼靈也攔不住,這下地獄的路挺寬敞的,不想與我同行也沒關係,咱兩總會遇見不是?」

語罷,這小子大搖大擺地從她身邊招搖而過,準備像上次去北辰山那般先行一步。

「等等!」

「怎麼了?」柳蘭溪咧開一口粲然皓齒,就知她會妥協。

「本尊召獸令可在你那?」

「在我這,噥,接著!」

柳蘭溪從懷裡掏出一枚獸印令牌揪著穗子晃了晃,接著用力一拋,穩穩噹噹地落在了靈帝伸出的手掌心上。

朽月接過召獸令,翻了個面,敲門似的在上面用食指扣了扣,那令牌隨即溢出一束五彩霞光,伴隨幾聲悅耳的鳥鳴,一隻華羽琉雀倏地破壁飛出。

這隻耀眼的鳥兒直上青天,周圍的雲層皆被映襯得五光十色,華彩璀璨,它翱翔了幾圈,復又拍打著華美的羽翼俯衝而下,落在了朽月面前化成一位身著斑斕霓裳的妙齡女子。

披羅衣之璀粲兮,珥瑤碧之華琚。戴金翠之首飾,綴明珠以耀軀。踐遠遊之文履,曳霧綃之輕裾。《洛神賦》

顧之清兩隻眼睛看得呆愣,身上的傷好似也被療愈了大半,所謂洛神下凡說的不正是這位姑娘么?

。 「外面?」

盯著line上發送來的消息。

嘉神奈足足愣了半響,這才勉強反應過來。

接著走到玄關處打開大門。

下一秒…

熟悉的身影帶著一如既往神情,就這麼笑吟吟的站在面前。

潔白色長裙將少女原本就清麗的臉蛋,更是襯托出一抹活力感。

清澈如水的眼眸帶著笑意注視著他,察覺到臉上浮現出的驚訝后,這才露出相當滿意神情。

「不是…你怎麼來了?」

嘉神奈還真沒想到對方會在這個時候出現。

按照原本想法,這個問題少女既然都說了司機不能過來,那麼當然也做好在家等著自己過去的準備。

頂多在報銷打車費用上面,兩個人還要稍微爭鬥一番。

可也沒有想到這傢伙居然會直接出現在眼前。

「不是說你家的私人司機有事外出?」

「是啊,所以我親自過來接你了。」

白川綾站在面前輕輕點了點頭回答。

精緻的臉頰透露出狡黠,就像在等待著他的反應般笑吟吟的詢問。

「怎麼樣,嘉神同學有沒有非常開心?」

「開心算不上,不過的確有些驚訝就是。」

嘉神奈決定實話實說。

他是真沒想到這傢伙會親自上門。

恐怕剛才給地址的時候,白川綾就已經在過來的路上了吧?

「能夠讓我親自來接的人可就只有嘉神同學你一個哦。」

「居然一點都不高興,好委屈的說。」

白川綾裝作哀怨嘆氣道,然而飽含笑容的眼眸里,不管怎麼看卻根本就看不到半點的難過感覺。

這傢伙…

演技這麼好,就拜託你直接去當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