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希望唐曲明自個沒死絕的話,能夠逃回霸刀門去,不要再出現了。

「嘻,大哥,等等我呀!」

沒有從夏侯巍那一句話裏頭,聽出一絲的埋怨之意,妙白珏收起手中劍刃,追着夏侯巍的身影而來。

那些人有沒有將唐曲明他們的屍體丟到懸崖去,他是不管的。在他妙白珏的心底里,所能夠裝下的,只有他大哥夏侯巍一個人。

嚯,一個又一個屍體被丟了下來,沒再引得任何人的注意,卻吸引來了這牲畜。

在這懸崖峭壁間蟄伏多年的鬼眼冥蛛,平時也就抓幾隻大雕吃一吃,很少去吃過什麼人肉。不過,今個兒天上又掉下來了不少鮮肉,它沒有理由不去嘗嘗鮮。 c「那你倒是說說,為何要開戰。

「你們滄瀾二皇子,在佑城挖地道,要炸死佑城所有百姓,死後,你們滄瀾的人拐走了昭王妃,脅迫昭王,你們說我們惡毒,你們不惡毒么?你們要炸死幾十上百萬的百姓。

」趙雲千氣不打一處來:「眼下你們輸了,還要倒打一耙。

王秋瞪大了眼睛:「誰知道,你們這樣說,從前朝廷說的又不一樣,我們怎麼知道要相信誰!」

「那就誰都不要相信。

」顧知鳶突然開口:「相信自己的眼睛。

宗政景曜沉默了許久:「冷風,這裡境界匈奴,繞到匈奴那邊去,從那邊進去。

「為何?」顧知鳶疑惑的問,從這裡進,最多二十里地,從匈奴那邊走,起碼要兩天。

「度水城中無米,本王得保證你不會餓壞了。

眾人:?

王爺,您但凡說個其他理由也好啊……

王秋也愣住了,興奮地看著宗政景曜:「我能跟過去么?」

「沒用,留著浪費糧食。

王秋:……

「哼,你們看看,你們還吃不飽飯,你誇過東野關去瞧瞧,我們的百姓吃的是什麼,白米白面,大魚大肉。

」趙雲千相當得意:「去年,王爺從匈奴換了十萬頭羊,邊境的百姓家中,一人一頭,可香了。

王秋咽口水。

「我們叢陽和宗政合作,開墾了水田,今年的水稻長得可好了,我們人人都能吃飽。

」趙雲千揚起了下巴:「我以前做過乞丐,經常拿到手的剩飯裡面都有肉。

剩飯裡面的有肉!

王秋實名羨慕了,他口水長流的盯著宗政景曜:「真的么?您可以讓我們吃飽么?」

「本王未必進得去。

」宗政景曜手指輕輕在桌面上敲了敲。

「我可以,我可以告訴他們啊,王爺,只要您能讓我們吃飽飯,我們就服氣,做誰的百姓都無所謂,我們要吃飽飯!」

顧知鳶沉默了一會兒,百姓的要求,就是這麼的簡單,只要能吃飽飯,他們就服氣了。

咕嚕嚕~

一聲十分不協調的聲音響了起來,王秋尷尬地瞧著眾人:「我,我從早上到現在都沒有吃飯。

宗政景曜緩緩開口:「找個地方安營紮寨,今夜就在這裡休息。

「是。

冷風立刻安排人扎帳篷,夾起了大鍋,準備煮飯。

顧知鳶四下打探了一眼:「王爺,有人。

「本王知道,跟了很久了。

王秋坐在大鍋邊上,眼巴巴的望著鍋裡面冒泡的米粥,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了。

「想吃啊小子?」冷風撇了一眼王秋。

王秋猛地抬起頭,癟了癟嘴巴不說哈。

冷風將一個饅頭遞給了王秋:「吃一口墊著。

溫熱的白饅頭抱在懷中,王秋的眼淚都快要滾出來了,滄瀾戰敗,商戶撤離之後,他再也沒有見過這樣的白饅頭了。 渾天之陣,一顆燃燒的星辰外。

方牧並不知道,自己已然引起了一個神仙的警覺。

此刻,他正把玩兒着手中的火靈精魄。

就在剛剛,他從通道的另一邊撈過來了不少的天材地寶。

可那些東西的品質卻都一般般,唯有這隻火靈精魄讓他眼前一亮。

方牧還是第一次見到活着的精魄,忍不住便把玩兒了起來。

被他揉搓了半晌的羅靈精魄明顯有些萎靡不振,嘴裏不停噴出着絲絲縷縷的火焰。

眼見着火靈精魄被方牧捏得已經有出氣沒進氣了,一旁的皂玄終於忍不住開口道:

「你再捏下去的話,它就要死了!」

「是嗎?」

方牧微微一愣,忍不住使勁兒捏了一下。

這團火靈精魄身周的火焰,果然徹底熄滅了。

不過方牧卻並沒有慌亂。

他輕輕一招手,便從遠處引下了一縷星辰烈焰。

噗!

伴着一聲輕響,剛剛熄滅的火靈精魄便再次被點燃。

方牧捏著這個小東西在皂玄眼前晃了晃,笑道:「我倒是覺得它還挺精神的。」

皂玄嘴角一抽道:「雖然它可以被重新點燃,但你這麼做會消耗它的靈性。」

「哦!」

方牧隨口答應了一聲,又將火靈精魄給掐滅了。

之後他又捏著這團精魄在星焰中一晃,再次將它重新點燃。

皂玄見了,嘴角頓時又是一陣抽搐。

不過這一次,他倒是沒有再開口。

因為他發現,這團火靈精魄被重新點燃了兩次之後,其中的仙氣已經變淡了不少。

顯然,方牧這麼做並非完全是為了玩兒,而是為了驅除那個仙人在精魄中留下的痕迹。

方牧見皂玄不說話了,覺得有些無趣。

他捏著這小東西在皂玄眼前晃了晃,問道:「這東西有什麼用?」

皂玄被問得一愣。

他只知道火靈精魄是一種比較稀少且特殊的天材地寶。

可到底應該怎麼用,他也不是特別清楚。

畢竟他並不擅長煉器。

「我也……」

皂玄下意識便想搖頭。

可他的話剛剛說到一半,整個人就忽然一呆。

方牧頓時有些好奇道:「怎麼,難道這東西有問題?」

皂玄飛速扭過頭,雙眼發亮道:「沒有問題,我就是忽然想出該怎麼利用火靈精魄了!」

不等方牧發問,他便指著那團精魄道:「它可以用來鑄劍!」

「鑄劍?」

「對!就是鑄劍!」

皂玄在說話的同時,已經一番手取出了一個包裹。

他將包裹打開,露出了裏面的破雲劍碎片。

皂玄一邊擺弄著這些碎片,一邊解釋道:

「破雲劍被你戳碎成了碎渣,按道理來說已經無法重鑄。

可這裏環境特殊。

你若是能前往星焰最深處,便可以藉助星辰烈焰,重鑄破雲劍。」

方牧皺了皺眉道:「重鑄破雲劍這麼簡單?」

皂玄搖頭道:「當然不是。

仙劍有靈,你即便能用破雲劍之前的材料打造一柄仙劍,也需要重新孕養。

這種事耗時耗力,你多半不會去做。

可有了火靈精魄就不同了。」

方牧有些詫異道:「這個小東西能替代劍靈?

他和劍靈應該不是一個品種的吧?」

皂玄解釋道:「當然不是用火靈精魄替代劍靈。

事實上,它也無法替代真正的劍靈。

但它的氣息,卻可以喚醒破雲劍中真正的靈性。

破雲劍雖然被你砸碎,可劍靈卻並沒有立即消散,而是分佈在這些碎片中。

如果能儘快將其重鑄的話,也許可以重新將其喚醒。

而且這隻火靈精魄還有另一個作用,便是轉換劍靈中的屬性。

若是能成功的話,重鑄的破雲劍極有可能變為一把神劍!」

『神劍……』

方牧打量了皂玄一眼,若有所思道:「就像你一樣?」

皂玄點了點頭,之後又搖了搖頭道:「之前很少有用仙劍打造神劍的例子。

所以我也不清楚,用這種方式重新鑄造出的神劍與我有什麼區別。

不過無論怎樣,以星辰核心之火鍛造出的神劍都不會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