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辛友鵬踩著胸口的人,不是黃亮的母親還能是誰?

黃亮的突然衝上來,讓辛友鵬不禁眯著眼睛盯著他看了一陣子,隨後冷笑了一聲:「原來是你啊,沒想到你這個倒霉蛋也還活著呢,不過腳是老子的腳,老子願意放哪兒就放哪兒!」

說完似乎還不解氣,辛友鵬還反覆的在黃亮母親的胸口又狠狠地碾了幾下!

。 現在擺在葉秋面前的有兩條路。

第一條路就是繼續戰鬥。

葉秋已經見識到了林三的恐怖,再打下去,他有可能會死,或者殘。

第二條路,就是認輸。

這麼做的結果就是他要給林老爺子道歉,然後自斷一臂,從此不準踏進林家半步,也不能和林家的人再有任何關係,換言之,就是要斷絕和林精緻的關係,但能保住性命。

相信絕大部分的人,都會選擇第二條路。

畢竟,性命對一個人來說才是最重要的。

然而,葉秋幾乎沒有思考,就果斷選擇了第一條路。

因為他不可能放棄林精緻。

大丈夫頂天立地,可以站著死,絕不跪著生。

如果為了活著,就放棄自己心愛的女人,這種行徑根本不配做一個男人。

戰!

必須要戰!

葉秋開始在腦子裡尋思應對辦法。

林三的聲音傳了過來:「剛才我用了七成的力道,接下來,我會用八成的力道。」

聽到這句話,葉秋差點絕望了。

只是七成力量,就讓他的右手失去了戰鬥力,接下來還怎麼打?

「如果我敗了,那我的下場不是死就是殘,無論是林老爺子,還是林軍,都不會放過我。」

「如果我死了,那林姐肯定會很傷心,那麼林玲就會很得意。」

「她會在林姐面前耀武揚威,以林姐的性格,絕對不會忍。」

「不僅如此,林姐還會為我報仇,到時候林家只怕會大亂,林姐也將生死難料。」

「所以,這一戰,我絕不能敗。」

「為了林姐,也為了我自己!」

想到這裡,葉秋的眼神瞬間變得堅定起來,身上又出現了高昂的戰意。

察覺他身上的戰意,林三眼中出現了欣賞,道:「越戰越勇,不錯。」

「戰!」葉秋一聲暴喝,將九轉神龍訣第一轉的力量提升到了極致,主動沖向林三。

「來的好。」

轟!

林三一拳砸出。

葉秋也轟出一拳。

「砰!」

雙拳相撞,葉秋如同斷線的風箏,倒飛出去,摔在客廳門外。

哐!

地板被砸碎。

「噗!」

一口鮮血噴出來,葉秋臉色瞬間變得蒼白無比。

林精緻衝出去,抱著葉秋,含著淚說道:「別打了,我給他道歉……」

「林姐,我沒事……」

哇——

葉秋的話還沒說完,嘴裡又噴出一口血,臉色更白了。

「不能再打了,三爺的身手那麼強,你是打不過他的。」林精緻勸道。

「林姐,扶我起來。」葉秋很固執。

林精緻扶著葉秋站了起來。

「年輕人,你不是我的對手,還是認輸吧。」林三傲然道:「看在精緻的面子上,我不會殺你,但是你必須跪下給老爺道歉。」

「如果我不道歉呢?」葉秋冷聲問。

「何必呢?你已經失去了戰鬥力,接下來,我只需要一招,就能打殘你。」

「林三,說什麼廢話,殺了他。」林老爺子直接下達命令。

聞言,全場驚悚。

誰都沒想到,林老爺子竟然對葉秋起了殺心。

就連長眉真人,都忍不住扭頭看了一眼林老爺子。

「撲通!」

林精緻跪在了地上。

「求你放過葉秋。」林精緻看著林老爺子,說道。

看到這一幕,葉秋心裡跟針扎了似的。

他很了解林精緻,林精緻從來不輕易向人低頭,可今天,林精緻卻為他給老爺子下跪求情。

這讓葉秋不禁想到了上一次在水晶宮,危急關頭,也是林精緻挺身而出。

「美人恩重,也許說的就是林姐這樣的女人吧!林姐對我的恩情,我這輩子怕是還不完了。」

葉秋感動不已。

這時,林老爺子冷幽幽的聲音傳了過來。

「林精緻,你從來沒有給我下跪過,今天卻為了一個外人下跪,你真是出息了。」

看得出來,林老爺子非常生氣。

「但不管怎麼說,你骨子裡流的是我林家的血,既然你替他求情,好,我可以答應你放他一馬。」

「不過,你要向我保證,從今天開始,跟他斷絕關係。」

「因為他,沒資格娶你!」

林精緻絕美的容顏上,瞬間失去了血色,顫聲說道:「如果我非要跟他在一起呢?」

「如果你一定要跟他在一起,那我就殺了他,然後將你永遠逐出林家,即便你死了,也不能埋進林家陵園。」

轟!

現場一片嘩然。

「林老好狠的心!」

「不管怎麼說,林精緻都是她的孫女,居然不讓自己的孫女死後進陵園,這也太絕情了吧!」

「何止是絕情,我看林老就是想逼死林精緻。」

「噓,小聲點,別讓林老聽到了。」

葉秋的臉色也變得陰沉起來。

「咯咯咯……」

忽然間,一陣銀鈴般的笑聲響起。

眾人扭頭,看到林玲走到林精緻的面前,嬌笑道:「林精緻,沒想到你也有今天啊,聽姐一句勸,趕緊跟這個野男人斷絕關係,否則你死了不能埋進林家陵園,會變成孤墳野鬼。」

林軍也走了出來,與林玲並肩站在一起,居高臨下的看著林精緻,得意的說道:「說起來,你以前就被逐出了林家,你現在根本算不上是林家的人。」

錢東死了之後,林老爺子為了不被牽連,就把林精緻逐出了林家。

這件事情,葉秋聽林精緻講過。

林軍繼續說:「就算你身上流的是林家的血,爺爺不讓你進陵園,我覺得也正常。」

「我聽說你在江州靠著自己的身材和容貌,上了很多男人的床,真是丟盡了我們林家的臉面,你個賤人……」

啪!

葉秋沒等林軍把話說完,就一巴掌抽飛了林軍,隨後眼神盯在了林玲身上,殺機瀰漫。

「你想幹什麼?」林玲嚇得往後退了一步,沖葉秋喝道。

「侮辱林姐,找死。」葉秋邁步向林玲走去,可腳步剛動,就發現衣袖被牽住了。

回頭一看,林精緻從地上站了起來。

「林姐!」葉秋叫了一聲。

「敢陪我死嗎?」林精緻柔情的看著葉秋,聲音出奇的平靜。

「敢!」葉秋沒有絲毫猶豫。

「不愧是我喜歡的男人。」

啵!

大庭廣眾之下,林精緻在葉秋臉上狠狠的親了一口,緊跟著,掏出一把槍,將槍口對準了林老爺子!

。 2037年8月份,蕭影他們的項目終於有了突破,連續進行基因改造失敗的蕭影與李遼捐獻的精卵子終於成功了,而且很好地完成了融合。

其實早在一個月前,七七和她老公的精卵子就完成了改造與融合,所以七七也就比蕭影早一個月進行了胚胎移植。

蕭影這邊計劃在2038年的三四月份進行基因編碼后的胚胎移植,其中原因是她的爸爸最近一直都在她家,蕭影還沒跟她爸說好她要離開進修的事情,為此白奶奶還請了她遠在別處的朋友給幫忙開具了一些看似一本正經的證明。

蕭影的爸爸看到那些證明后總算是鬆了口,但是他也並沒有立馬離開蕭影家,大概是2038年2月份他才離開的,從2037年8月份到2038年2月份,蕭影的工作正常,因為她爸爸的照顧,等蕭影三四月份準備進行胚胎移植的時候,她之前那些不合格的指標都合格了,這讓蕭影覺得過去那幾個月她爸爸的存在還挺有意義的。

真正進行胚胎移植的時間很快臨近,蕭影已經做好了一切的準備,因為之後就要在研究所度過,這裏已經單獨給蕭影準備了一個待產房間。

這些天李遼也基本上都在,雖然蕭影告訴了李遼之後沒有什麼再需要他協助的了,他可以不用再想着這件事,等孩子降生了,她會再去聯繫他進行婚姻解除的。

這些不管是誰聽到都會覺得太冷血,可是蕭影就是這麼當着李遼的面說的,當時白奶奶也在,白奶奶看到了李遼臉上的複雜情緒,但是她也沒有多說什麼,畢竟她後來也知道了李遼與蕭影之間存在的那些過去。

儘管蕭影這樣,但李遼還是沒有聽蕭影的話,他時不時就會來研究所,每次來對所有人都很好,大家也都喜歡李遼來,唯一對此感到不太高興的就是蕭影了,但因為蕭影身上需要監測的事項太多,她後面也就不再在意了。

因而在胚胎移植當天看到李遼,蕭影也沒有覺得意外,那天一切也都很順利,之後蕭影就正式成為了母體,因為是第一次懷孕,胚胎著床后不久,蕭影的身體就出現了明顯的孕期表現,因為七七也會時常來研究所,蕭影跟着七七了解了很多關於孕育的事情。

按照計劃,她和七七肚子裏的孩子降生後會繼續參與試驗,主要是監測其基因序列的一致性,同時會採集骨髓樣品進行後續的治療方法開發,當然因為他們出生后是獨立的生命個體,對其進行的研究和骨髓採集只能以最少次來進行,所以後續的發展現在還不是很明確。

如果一切真的順利,之後考慮的就是是否所有的嬰幼兒都將通過體外基因編碼后通過移植進行胎生,以規避此類嬰幼兒疾病的產生,同時隨着父母輩基因中不再攜帶病變,也許幾代后就可重新恢復正常的嬰幼兒生產。

目前來看,因為參與研究的七七和她老公,蕭影和李遼都有婚姻存在,從外來看,這就相當於進行了一次體外試管嬰兒的嘗試,只不過其中基因編碼所涉及的秘密並不被世人所知而已。

只是沒人知道這一切能否成功,現在一切都是未知數!

也因為這一疾病,全球新生兒人數驟減,嬰幼兒數量也是急劇減少,加上極端氣候和人口老齡化嚴重,在2038年的9月份,蕭影胚胎移植后6個月的時候,全球的新生兒只有可憐的600多萬人。

而在這個研究所即將降生的兩個孩子也不過是未來一年600多萬中的2個而已,如果之後全球相似的研究仍舊沒有進展的話,也許到時候新生兒可能會更少。

蕭影參與着項目也同時做着研究,她知道這意味着什麼,尤其是當她的肚子漸漸隆起,當她能感受到那裏傳來的跳動聲,還有每次超聲檢測時看到一點點在長大的小東西,她不曾有過的某種情緒開始漸漸在她心間瀰漫。

當然蕭影還是很清楚她這是在做什麼,所以當這種念頭出現的時候,她會立馬轉移自己的思緒,不過蕭影從未想過和七七說這個,因為對於七七而言,她肚子裏的孩子就是她的孩子,是她期待能健健康康出生和長大的孩子。

其實早在胚胎成功著床后,白奶奶他們就曾想過先鑒定一下兩個孩子的性別,但是因為他們都是體外胚胎移植進行的受孕,存在一定危險性,所以性別鑒定的事情就被暫時擱置了。

隨着孩子發育越來越快,之後的超聲檢測卻很快就確定了兩個孩子的性別,所有人都期待着兩個孩子能是一男一女,但是實際發現兩個孩子是相同性別,她們都是女孩。

七七又一次懷了一個女孩,當她得知自己肚子裏的孩子仍舊是一個女孩的時候,她一時忍不住哭了起來,她覺得這是上天重新給了她一次彌補的機會啊!

蕭影對肚子裏的孩子是男孩還是女孩並不是很在意,但是李遼知道是個女孩的時候,他是很開心的。

李遼一直都沒有告訴蕭影,他在兩人辦理完結婚登記后買了一個院子,就在蕭影爸爸所在的那片郊區,他還在那裏準備了一個嬰兒房。

現在得知孩子是個女孩后,他準備將嬰兒房粉刷成更好看的顏色,同時開始陸陸續續往裏面添加小女孩需要的東西。

因為兩個孩子都是女孩,女孩相對於男孩在生理的某些條件上處於劣勢,後續的採樣等操作因為性別的確定也多少做了調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