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寒鴉少了束縛,像人一樣,對離傾和葉湛拱了拱翅膀,笑眯眯道:「多謝二位不殺之恩,多謝多謝。」

「記得我方才說的話,離開這片林子,以後少為非作歹。」

離傾留下這句話,就與葉湛一道離開了。

「好好好,都聽兩位的。」

待兩人的身影消失在山坡之後,刺寒鴉圓溜溜的紅眼珠里的笑意消失了,流露出一點陰狠,狠狠罵道:「媽的,哪裏來的玩意兒,敢與大爺我作對,這筆賬我早晚要與你們相算。」

它看了看這片住了很久的林子,咬了咬牙,還是朝着另一處而去。它是這的怕了這兩個人。

翻過矮坡,眼前出現了一道細長蜿蜒的河流。

河流一側臨近廣闊的平原,另一側是萬丈高峰,黑漆漆的山峰上光禿禿的,寸草不生,直直插入昏暗的天際之中,像是支撐起了這方天地。

河水倒影著壁山,漆黑如濃墨,卻不時有長相怪異的魚,從河道中躍起。

風景不如人間山川河流秀美,卻透出荒幽曠古之感。

師徒二人沿着十里忘川而行,沿途不時會有一些破落辨不出是做什麼用的玩意兒的棚子出現。

離傾辨認了一會兒,直到看到一個衣衫破落瘦骨嶙峋的人躺進了某個棚子裏,才不可思議道:「這裏竟然是人……鬼魂居住之處?」

葉湛倒是見怪不怪,他靈核被毀那幾年,也流落過數年,他見過太多不公平之事,見過太多窮苦之人。

他深知同而為人,但彼此之間的落差有多大。

有的人一出生就含着金湯匙,高閣暖戶,錦衣玉食。但有的人一出生就在泥土裏打滾,活着頭頂沒有一片避雨的瓦。

葉湛輕聲:「嗯,窮苦之人的生活就是這樣的,這裏和人間,並沒有多少差別。」

家境殷實的人家會住在城裏,那些窮苦沒有人祭奠的鬼魂,只能居住在偏僻的郊野里,他們甚至沒有一處避雨的瓦,就住在用樹枝和破布支起的簡易棚里。

。 灰暗的房間,潮濕的地板,森冷的風不停的吹過,雜亂又發霉的乾草堆上只只老鼠不停奔跑。除了牆壁頂上一盞要滅不滅的燭火,房間里再沒有別的光。而那昏弱的光亮,甚至連靠近的飛蛾都沒有。

以上,是顧西樓想象的畫面。她反應到自己被人帶走後,便猜想她會被人帶到這樣一個地方。

她想象著,等那些人把她帶到那的時候,會猛地一腳踢開房門,惡狠狠的把她推倒在地。末了加上一句「老實點」,便把唯一的門重重的關掉。

但是她好像想多了,那些帶她走的人不僅沒有那樣對她,相反還對她特別好。

軟軟的墊子,舒適的靠墊,除了不能動以外,他們甚至還雇了一輛馬車載著她走。

他們到的地方也並不寒酸也不恐怖,他們小心翼翼的把顧西樓帶到了一個房間,繼而讓她精緻的椅子上坐了下來。那椅子上也鋪了一張軟軟的墊子。

然後帶他進來的兩人極其恭敬的鞠了一躬,諂媚道:「對不住啊,用這種方式帶您到這來,事出無奈,還望大人你日後莫要責怪。」

說完他們對看一眼,便趕緊的離開了。

定著顧西樓的法術仍是沒有解。

顧西樓不知道自己這樣直愣愣的坐了多久,等施在她身上的法術解開時,她趕緊站了起來,活動活動了自己的身體。

活動完一轉身,觀察向她所在的地方。這裡雖然有著生活常用的東西,但他除了前後的門和牆壁外,左右兩邊都是垂的簾幕。

而且那簾幕和地面貼合得很好,不管有沒有風它都沒有被吹動過。

顧西樓掃了一眼四周,除了那簾幕再沒有什麼別的讓她感興趣的東西。

她興之所至,伸手去拉那簾幕,一下、兩下……她連拉了幾下,簾幕仍是一動不動。

顧西樓不信邪,這簾幕看起來輕飄飄的,她就不信自己拉不開它。

雙手用力,顧西樓感覺一股力量由全身匯聚到了指甲。這次她用力一拉,簾幕終於被她拉開了。

顧西樓凝眉思索,原來要這樣才能拉開呀。

簾幕的後面又有一間和她剛才所呆一樣的房間,甚至茶几桌椅的擺設都一模一樣。

還有一樣的是,這裡面也有一個人。

見自己一直拉都沒有拉動的簾幕被拉開,隨之出現的還有一個看起來非常粗暴的人,白衣姑娘被嚇到了。

顧西樓用力將簾幕拉開時,那動作、那表情若是咋一看確實有些嚇人。

更何況那房間的姑娘在房間里原本就很怕了,這下一來,直接就是一聲尖叫傳出。

顧西樓趕緊捂住了她的嘴巴,循循善誘:「姑娘別怕,我也是姑娘。我不是壞人,我也是被他們抓過來的。你不要叫,不然等會那些人就要被你驚動過來了。」

為了讓那姑娘安心,顧西樓還特意指了指自己剛才呆的地方「你看,我剛剛也是被關在那了,那的環境都和你這一模一樣,我不騙你。」

說話間門外突然傳來一陣疾跑聲,被顧西樓捂住嘴巴的白衣姑娘趕緊拉下了顧西樓捂住她嘴的手,沖門外越跑越近的人影喝到:「站住!」

那身影果然站住了。

白衣姑娘說:「我剛剛不小心踢到椅子了,還以為是你們又故意想要絆倒我,所以就被嚇到了。沒什麼事,你們都不準進來,趕緊給我滾。」

這白衣姑娘被抓到這裡幾天了,也大概明白了那抓她來的人雖然關著她,但總是對她畢恭畢敬的。除了放她離開,其他事都不敢得罪她。

那跑來的人影聽到白衣姑娘所說,答了句「姑娘安心歇息」后,果真立馬滾走了。

顧西樓有些不可置信,這些抓他們來的人怎麼對她們這麼恭敬,都讓她感覺自己不是被壞人抓去做壞事,而是被抓去享福了。

白衣姑娘冷靜下來,將兩邊的房間都觀察對比了一番,初步確定顧西樓應該也是被抓來的人,她拉近顧西樓小聲問道「你怎麼也被抓來了。」

顧西樓擺擺手「不知道啊,我還在大街上呢,就被抓過來了。」

白衣姑娘遇到了同伴,心裡頓時多了一份安全感,膽子也略大了些。

「這裡處處透著古怪,你知道怎麼離開這嗎?我們一起逃出去吧。」

顧西樓看了看兩邊的牆和兩扇門,「這牆我弄不動,這門外面估計也有人守著。我想只有把這些簾幕一張拉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辦法了。」

「我看你剛才拉開了我們之間隔著的簾幕,後面的簾幕你有把握拉開嗎?」

顧西樓擼起袖子,兩隻手用力的彼此戳了戳「我試試吧。」

她將雙手放在簾幕上,心裡回憶剛才她是怎麼把簾幕拉開的。不一會,果然又感覺到了全身力量集於手中的感覺。

「嘩。」這次顧西樓一下就把簾幕拉開了。

又一聲尖叫!

這邊仍舊是一個和她們剛才呆的地方一樣的房間。裡面仍是一個姑娘。

顧西樓趕緊捂住了這個房間里姑娘的嘴,太陽穴突突的跳。「姑娘別怕,我不是個壞人……」緊接著顧西樓將剛才對白衣姑娘說的話又對這個姑娘說了一遍。

直到這個姑娘不再害怕的點點頭,顧西樓才鬆開了捂著這個姑娘嘴的手。朝向白衣姑娘道:「下一次,我把簾幕一拉開你就趕緊去捂住她們的嘴。」太聒噪,太大聲了!

咚咚的聲音又跑了過來,顧西樓撫額。白衣姑娘趕緊提醒這個姑娘出聲阻止她進來。

「你……你……你別進來。」

如此欲蓋彌彰的感覺。

白衣姑娘趕緊做出了個離開的手勢,這房間里的原來的姑娘道:「趕緊走!」

……

這樣是想告訴別人這裡面發生了狀況嗎?

那屋外的身影突然一動,卻轉向了隔壁。他唯唯諾諾的道:「好,好,你不要怕,我這就走!」隨後他竟不再過問她們這邊就直接離開了。

「隔壁一定還有人!他剛才的道歉肯定不是對我們。」顧西樓道。

顧西樓將手又搭上了簾幕,眼神示意白衣姑娘。一用力又扯掉了一塊簾幕。

如此一來二去,她和白衣姑娘一起合作,竟然拉了好長一排房間的簾幕。這些人到底抓了多少人來。

……

又是一個簾幕被拉開。顧西樓偏起頭看向眼前這個看起來已經60歲左右,但是眼神依舊銳利的老人。他們竟然不止是抓年輕的嗎?為什麼連這麼老的老人都不放過。

。 「紅霞,將運輸車開一輛到大門正面,你們注意掩護,我進入看看。」于斌說道。

「小心點。」紅霞將自己控制的那輛車開過去,機槍槍口對著那個機器人。

裡面仍然沒有任何動靜。

于斌小心翼翼的進入裡面,機器人一直沒動,於是他開始搜索了起來。

這個房間裝修過,靠牆有桌子和一個柜子,但基本是空的,裡面只有一本厚厚的白皮書。

【守衛者Ⅲ型使用說明書】

【這是擔任守衛任務的機器人在出廠時附帶的使用說明技術文檔,包括設備各項參數,命令指令集,保養方式,具體注意事項等……】

「好詳細,好複雜的說明書。」

于斌翻看了一下,確認這裡面是機器人守衛的使用說明,通過目錄他找到了能源塊安裝和拆卸章節。

裡面的記錄很詳細。

所以于斌走到機器人背面,在腰側特定位置畫了一個符號,機器人後腰部位噹的一聲,劃開了一個鐵片,出現了一個長五厘米,寬三厘米的觸控顯示屏。

顯示屏上的起始畫面是一個菜單。

直接觸屏選擇能源供應,再選擇打開能源塊供應倉。

咔的一聲,機器人底盤卡勾跳開的聲音,一扇門鬆開了,這裡是存放能源塊的位置。

之前破壞過很多,于斌他們都很熟悉。

將鐵門拉開,裡面是能源塊供應倉,空的,能源塊沒有放進去。

所有人鬆了口氣,沒能源就不能動。

「報告城主,發現一個完好的機器人守衛,沒有安裝能源塊,我們還得到了使用說明書。」于斌都難掩興奮之色。

「搬回來,或許我們可以控制這個機器人。」項楊也很高興。

搬運有點難,因為沒辦法拆解了還能裝起來,機器人又太大,但這些都難不倒項楊他們,花了點時間,他們就將機器人守衛綁在車頂上弄過來了。

這邊已經沒東西了,他們返回那個廠房,從掛在空中的鐵制懸空走廊上過,這次沒有運輸車支援了,車沒辦法從這裡過。

所以他們都很小心。

但接下去,這個設施裡面已經沒有任何機器人守衛了,懸空走廊盡頭是樓梯,下去后他們發現了另外一個廠房,但是空的,什麼都沒有。

穿過這個廠房的大門,出來是一個餐廳,裡面有成套的廚房設備。

從餐廳的另外一個門出去,可以進入一個存放糧食的倉庫,裡面有好幾噸的稻穀,以及一些大米。

糧食倉庫外面的通道過去,打開一個門,出來的地方就是之前的那個廠房,對廠房這邊來說,也是一個暗門。

運輸車可以開進去了。

他們將所有物資搬運一空才返回,然後在通道里休息一晚,第二天上午離開這裡,繼續往北前進。

至於那個機器人守衛,項楊看過說明書,超級複雜,觸屏可選的菜單隻是簡單的功能命令和基本設置。

真正的行動需要控制台命令,需要輸入一長串的指令代碼,類似簡單的編程語言。

暫時沒時間,等從這個遺迹返回后,可以慢慢研究。

下午時分,雷達上出現了其他城市,但各做各的,按照自己的方向前進,互相沒有打擾,更不會靠近確認對方的城市規模。

在這種遺迹里,除了出入口那邊剛開始出發外,後面再跟著別人,或冒然靠近都是大忌,很容易讓人覺得你不懷好意。

「現在我們去哪裡,要不在入夜前,我們派出小分隊搜索周邊。」白千雪說道。

像之前那種顯眼的山洞,他們未必會遇到。

但項楊有自己的去處。

「暫時不用,我們先一路前進,再用瞭望者的熱成像模式探測,有寶藏的地方,總有能源巨獸,或其他生物活動,這樣更加高效。」

項楊說道。

高效是沒有的,基本也是大海撈針,但項楊說的也沒錯,何況跟派出小分隊地毯式搜索,差別也不大。

所以,白千雪他們覺得也是。

傍晚時分,他們發現了一大群的野狼,這數量已經不是普通的那種狼群,達到了幾百隻。

從距離和看到的畫面,可以對生物大小進行估算,這些野狼是巨型種,也就是比普通灰狼大。

他們估計前面的是普通灰狼的兩倍大,這個品質肉質還可以,在野味里算是比較高的。

神龍城停了下來,進行了一次狩獵,擊殺了二十一頭野狼,其他野狼全部逃離了,但神龍城已經補充了足夠的肉食儲備。

休息一晚,神龍城繼續出發,連續兩天的前進,前方出現了高原,項楊繼續控制神龍城進入高原地帶。

第二天上午,他們發現了掩藏在一座高山腳下的巨型洞窟,那附近的岩石上灑滿了乾枯的動物血跡,由於太多,觸目驚心。

「幾天內,有巨型生物捕獵返回,這個洞窟是廢土巨獸巢穴。」武中軍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