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麼要救人?」我喃喃自語。

站在我對面的陳豪緩緩咧起了嘴,我明白,這就是他要的結果,他想讓我把自己困死在自己的疑惑中。

我和他相識多年,他太了解我了,知道我最喜歡胡思亂想,但我也有很多年未和他相見了,所以他又不是那麼了解我,他不知道我已經在須彌境得到了莫大的進步。

其中就包括心境的變化。

當初我初入須彌境時,便是差點被自己的胡思亂想給幹掉,現在豈會重蹈覆轍?

「為什麼要救人呢?」我緩緩抬起頭看向陳豪,他眼神中透露著狂熱,緊緊盯著我,也向我問道:「對啊,你為什麼要救人呢?快想想,究竟是為了什麼?」

「不為什麼,」我看著他這幅樣子,也學著他咧起了嘴角,「我爽嘛,你能拿我怎麼樣?」

看著陳豪臉色瞬間變得慘白,我閃電般沖了過去,一把拎起他的脖頸,將睚眥架在他的脖子上,提著他返回皂梨村······

村民看不到我,只看到陳豪被刀架著脖子返回,都以為是有惡鬼挾持了人質,於是有好幾個熱心腸的人想要上來幫忙,但剛走出幾步便被白家的人給攔了下來。

「別動,是那小子回來了。」

「誰?」

「孫老兒的外甥。」

我所過之處,人人皆為我讓路,加上有白家人在一旁監督,所以陳豪並未作出什麼過分之舉。

進屋將陳豪丟到了八爺的床邊,當時黃家三兄弟也都在,見到陳豪后恨不得將他生吞活剝。

「八爺,就是這小子搗的鬼,交給您處置了。」

我沖八爺拱了拱手,轉身走出屋子,找到小高粱請他為我重新折了一副更堅固的紙人身子。

我的肉身和高老闆一起躺在堂屋的偏室,不過那副身體恐怕已經和高老闆一樣再也不能動彈了。

小高粱蹲在地上為我摺紙身,順帶湊在一起聊起了天,我把我這一段時間經歷的事情大致為他講述了一邊,就在小高粱低聲感嘆的時候,我聽到西屋傳來了陳豪的慘叫。

我沒有理會,直等到吃飯的時候,我發現陳豪未死才感到有些驚奇。

「大哥,」我找到了山膏,小聲問道:「八爺饒了他嗎?」 第一百零九章三少替她出頭

顧心妍就那樣雙手環胸,冷笑著,輕蔑的看著顧兮兮。

不是心高氣傲嗎?

不是聽不得「野種」兩個字嗎?

被這麼多人當面這樣奚落,還不趕緊灰溜溜滾出去?

只可惜。

這群人並沒有等到顧兮兮驚慌失措逃跑的場面。

只見她優雅地將手中的餐盤放下了,伸手掏了掏耳朵:

「嘖,顧心妍,喜歡養狗沒人怪你。但是出來遛狗的時候,一定要記得栓繩子啊!不然看到人就狂吠,很沒禮貌的。」

顧心妍一愣:

「我沒有養狗……」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劉暢率先反應了過來:

「顧兮兮,你罵誰是狗呢?」

顧兮兮冷笑了一聲,掃了劉暢一眼:

「反應還不算慢。只可惜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是一點都沒有長進啊!」

劉暢愣住:

「你到底在說什麼?」

顧兮兮端起果汁抿了一口。

這才慢條斯理的說道:

「我是說,當年讀書的時候,你就是顧心妍的狗腿子。這麼多年過去了,怎麼還在跪舔她?」

劉暢被說的臉一下子就綠了:

「顧兮兮,你、你……」

顧兮兮擺擺手:

「行了,話都說不利索,還學別人出來吵架?省省吧。趁著我現在心情尚可,沒功夫搭理你,見好就收,趕緊滾蛋。」

顧兮兮說的的確是心裡話。

忙活了一天了,好不容易可以輕鬆的飽餐一頓。

她還真不想跟這群無聊的八婆打嘴仗。

「叫我滾蛋?你算個什麼玩意?不過就是一個被男人玩爛的破鞋罷了。該滾蛋的人是你!」

劉暢說不過,直接開罵。

罵完之後她還覺得不解氣,端起手邊的紅酒杯直接朝著顧兮兮的臉上潑了過去:

「賤人,去死吧你!」

顧兮兮一驚。

沒有料到這個潑婦會突然出手。

一想到自己身上的這條裙子有多貴,她幾乎是下意識的就要躲開。

因為太著急,一不小心踩到了裙擺。

身體立刻失去平衡,朝著一旁摔去!

旁邊就是西餐桌,上面擺放著酒塔,還有各種精品菜式。

顧兮兮這一下撲上去,必定會大出洋相。

到時候,不用自己趕,她自己就會灰溜溜的跑了!

「該死的!」

就在顧兮兮以為自己會撞上檯面的時候。

突然,眼前一暗。

下一秒,一隻強有力的手臂突然攬住了腰肢。

順著這股力道,顧兮兮在距離桌面只有幾厘米的時候,險險的被拽了回去。

撞進了一個寬大溫暖的懷抱。

潑出去的那杯紅酒,也被男人寬厚的肩膀擋了下來。

一滴都沒有灑在顧兮兮的身上。

見自己的好事被破壞,劉暢頓時氣急敗壞:

「你是什麼人?這裡輪得到你多管閑事嗎?」

顧心妍也正要發作。

可定睛一看,發現攬住顧兮兮的那個男人身量高大,氣質卓越。

那張臉更是英俊到,讓人看一眼就窒息的地步。

怎麼會?

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完美的男人?

顧心妍只覺得自己心臟撲通撲通直跳,臉都漲紅了。

她活了二十多年,自詡見過的男人不在少數。

可是,像面前這個男人這種氣質跟容貌的,從未有過。

這,就是心動的感覺嗎?

顧心妍幾乎是在這短短的幾十秒的時間裡面,就確定了:

這個男人才是有資格跟她共度一生的男人!

另一邊,顧兮兮驚魂未定。

回過神來,就看到墨錦城正攬著自己,右手還在自己的腰上攬著呢!

「你、你怎麼來了?」

她連忙伸手推開他。

墨錦城配合的鬆開了手,語氣不悅:

「就離開了這麼一會,就被人欺負成這樣?沒用。」

顧兮兮哽了一下,皺眉:

「還不是因為你?要不是怕弄髒這條裙子,我能束手束腳的?」

「我看起來很窮?」

「哈?」

「一條破裙子而已,至於?」

「……」

顧兮兮跟墨錦城兩個人說著話,完全就把周圍的幾個女人給無視了。

顧心妍更是怒火中燒:

憑什麼?

顧兮兮不過就是個破鞋而已。

這個男人從出現開始,就沒有正眼看過自己。

反倒是旁若無人的跟顧兮兮調起了情來……

她顧兮兮有什麼資格?

嫉妒之火,瞬間被點燃。

顧心妍推開劉暢,走了上去:

「這位先生,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也是受邀過來參加晚宴的吧?相信你應該認識我吧?」

顧心妍說完這話,便挺直了背脊。

那雙眼睛更是秋波盈盈,毫不掩飾的盯著墨錦城。

她自認今天的妝容服裝都是一流的。

只要是個男人看到她,不說拜倒在石榴裙下,至少也是印象深刻的。

就在他顧心妍自信滿滿等著墨錦城回應的時候,卻見男人只是拿眼角掃了她一眼:

「你……哪位?」

「噗嗤!」顧兮兮沒忍住。

顧心妍一張臉頓時漲的通紅。

她惡狠狠的瞪了顧兮兮一眼,急切地解釋:

「今天這個晚宴是我爹地為了宴請尊貴的客人而舉辦的,您既然是受邀過來的,應該認識我爹地吧?我叫顧心妍!是顧家的大小姐。」

顧心妍說道這裡,忍不住揚起了下巴。

她都自曝身份了。

這個男人總該對她另眼相看了吧?

顧兮兮站在墨錦城的身邊,突然也有點好奇。

不知道,這個傢伙到底會作何反應。

片刻的沉默之後,墨錦城淡漠的開口了:

「我的確是聽說顧家有一個大小姐……」

顧心妍眼睛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