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記者,這裡就是我們猛虎拳弟子平時練功的地方。」趙天雄介紹道。

「很氣派呢。」徐冰冰回應道。

攝像小哥則原地轉一圈,緩慢拍攝著四周的細節。

「那下面,就由我的真傳弟子,來為各位表演一下,猛虎拳的威力。」

「林昌。」趙天雄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宣傳機會,不用白不用。

要知道,這可羊視記者啊!

被叫到名字的弟子從人群中走出,雙手抱拳,「師父。」

「你去給徐記者演示一下。」趙天雄示意道。

「是。」林昌來到木人樁前。

提氣,拳頭捏緊,伴隨呼出,一拳猛地擊打在木人樁上。

咔!

下一秒,木人樁上肉眼清楚可見,產生了一道裂縫。

「徐記者,我們拳館沒有沙袋,不過,要打裂木人樁,可比打穿沙袋要難很多,所以,現在你明白,我為什麼要說,那是一檔毫無營養的節目了吧?」趙天雄無比得意地問。

已經可以想象得到,徐冰冰,攝影師二人臉上,掛滿震撼的表情。

結果扭頭一看,這兩人,竟然出奇地淡定。

甚至還隱隱透露著一絲尷尬。

為什麼?

【這下我總算明白,什麼叫嘩眾取寵了】

【還有坐井觀天,這人和那隻青蛙沒什麼區別】

【說青蛙太抬舉他了,應該是癩蛤蟆才對】

【不過是打裂開木人樁而已,這玩意看著那麼舊,我上我也行】

萬幸趙天雄沒能看到彈幕,否則,必然火冒三丈。

「看來,很有必要由我這個當師傅的,親自上場證明證明猛虎拳的厲害。」

趙天雄認為,一定是效果還不夠明顯。

伸手撇開林昌,「讓開!」

有看過《全人類假失蹤》這檔節目的徒弟,是想開口提醒趙天雄的,卻被他呵斥一聲,堵了回去,「別說話!沒看到我正在運氣嗎?」

自此,沒有徒弟願意再開口。

紛紛想著,既然趙天雄都不怕尷尬,那自己怕什麼?

「喝!給我爆!」趙天雄一聲大喝,一拳暴擊而出。

只見,木人樁裂得更開,幾乎快要分成兩半。

趙天雄心想,這個效果,應該足夠了吧?

怎料,不止徐冰冰,攝影師,就連自己那些徒弟,也沒有要為自己喝彩的意思。

今天,到底是怎麼了?

怎麼一個比一個淡定。

「猛虎拳果然名不虛傳,但,趙館主,我這有一段關於《全人類假消失》節目的剪輯視頻,您可以看看。」徐冰冰拿出手機,找到三連投幣,點贊,收藏的視頻,點擊播放。

「好。」趙天雄伸手接過手機,倒要看看,那檔噱頭節目,到底有什麼玄妙之處,能比得上自己所練的猛虎拳。

起初,趙天雄心裡還在想,就這?不過如此嘛,換我,我也能辦到。

可隨著視頻進度越來越靠後,陳偉的行為越來越誇張,他的表情,開始不淡定了。

陳偉馴服黃金蟒,一招殺死龐大獅王的新素材,也在其中。

「這,這肯定是特效吧?」視頻看完,趙天雄將手機還給徐冰冰,內心並不相信,這世上有修仙一回事。

【哈哈哈,他急了,他急了】

【什麼猛虎拳,也配跟我家男神比?】

【猛虎拳能打死老虎?不好意思,我老公能!】

【我要是他的話,簡直尷尬到極點】

【吹牛選錯對象了,挑誰不行,挑這世上唯一的修仙者】

7017k姜衛華搖頭,「我不回,有時間我會回去看你們的,而且,阿蓮她不是一般女傭,她……」

丁鳳琴一聽不是一般女傭,心裡那陰謀論又冒出來了,她抬手打斷兒子的話。

她不針對兒子了,因為兒子現在處於叛逆期,她直接對著阿蓮,「你,立刻收拾你的東西離開,不然,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760章你叫他現在寫一封休書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磕爆!我老公cp超甜最新章節、磕爆!我老公cp超甜孟商初五、磕爆!我老公cp超甜全文閱讀、磕爆!我老公cp超甜txt下載、磕爆!我老公cp超甜免費閱讀、磕爆!我老公cp超甜孟商初五

孟商初五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有錢人雙宿雙飛、磕爆!我老公cp超甜、

。 話說完,肉眼可見傅子期的臉色又黑了。

沈懷琳可不管這個。

她在乎嗎?

很顯然,她不在乎,否則的話,一開始她就會和顏悅色。

當然啦,這也不能怪沈懷琳,畢竟先撩者賤。

此時在她的心裏,傅子期已經不單單是一個人,而是……一個不願被提起的東西。

很嫌棄。

沈懷琳沒再多看他一眼,反而對着霍城撒嬌訴委屈:「撞到頭了,疼,還有點兒暈。」

「去醫院拍個片子,看看有沒有事。」

「那倒不用。」

一聽說去醫院,沈懷琳果斷拒絕。

傷勢如何,她自己最清楚不過了。

撞在了霍城的懷裏,又不是撞在鋼筋水泥上,根本就沒事。

她這麼說,不過是說給另一個人聽的。

「輕傷不下前線,我這小傷,不礙事的。」

眼珠一轉,沈懷琳勾起唇角,顯得意味深長,「況且總編還在這裏,事情也是因他而起,想必他會負全責的。」

沒等傅子期開口,她又慢悠悠的來了一句:「傅總編應該不是那種喜歡逃避的人吧。」

「這應該也算是工傷,身為領導,傅總編負責,沒問題吧?」

傅子期:「……」

這是各條路都給堵死了。

以前怎麼沒看出來,沈懷琳這麼的蠻不講理!

這話他說不出來,只能賠著笑臉:「當然,畢竟是因為我的疏忽導致的,你放心,需要什麼樣的補償,我這邊絕對讓你滿意。」

「一看總編就是個豁達的人。」

得到了滿意的答案,沈懷琳心滿意足。

掰了掰手指,算計著自己的損失:「精神損失費,誤工費,車損……」

洋洋洒洒算下來,等到她報出來一個數,傅子期一腳剎車直接踩到底。

車子因為慣性,帶着他們猛地向前一衝。

幸而霍城早就準備,伸手擋在了沈懷琳的額前,這才避免了她的二次受傷。

「你,你剛才說什麼?」

「怎麼了,總編剛才不是還說,包我滿意嗎?怎麼這麼一會兒的功夫就要反悔了。」

沈懷琳絲毫沒覺得自己要的多。

這是她應得的!

「我,我不是那個意思……」

傅子期臉色很僵,緊抿著唇,不知該說些什麼。

上次被沈懷琳坑著花掉了自己大半的積蓄,已經讓他難受的好幾天都沒睡好。

這才過了多久,竟然又要噩夢重現……

說實話,傅子期虛了。

他根基本來就淺,還需要多做運轉,和旁人多多發展,各方各面都需要錢。

若是再這麼揮霍下去,只怕他再也沒辦法去發展人脈了。

「懷琳,你不說是傷的不重嗎?那為何……」

「身體傷的不重,但是心靈受到了極大的創傷。」

沈懷琳捂著胸口,窩在霍城的懷裏,好一副柔若無依的模樣,「人家剛才差點兒被嚇死了呢。」

傅子期:「……」

雖然她長得美,但是此時此刻,做出這幅姿態來,他絲毫生不出憐憫。

只覺得刺眼。

很做作。

當然,沈懷琳確實是裝出來的,還刻意保留了表演痕迹,為的就是全方面的噁心他。

很顯然,效果還不錯。

「那你也不能漫天要價,總要講些道理吧。」傅子期瀕臨崩潰,終於說出了心裏話。

「原來你是覺得我要的太多了啊。」

眨了眨眼睛,沈懷琳擺出一副驚訝的模樣,以手掩唇,稍顯詫異,「不是吧不是吧,不會有人坐到了高管的位置,卻還身無分文吧。」

「我……」

「好了琳琳,別難為傅先生了。」

霍城突然開口,打斷了她的話,也使得傅子期的話胎死腹中。

他摸了摸沈懷琳的頭,柔聲細語:「傅先生不容易,你就不要難為他了。反正我的卡在你手裏,你想花多少都可以。」

「那多不合適呀。」

「我的就是你的,很合適。」

聞言沈懷琳笑顏如花:「果然還是我家阿城對我最好啦。」

兩人相視一笑,氣氛甜蜜。

而前方的傅子期,臉色早已經黑的像是碳石一樣。

握著方向盤的手不自覺的收緊。

幫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