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淡粉色、金黃色……還有黑色……

她怎麼還哭出了五彩斑斕的來了。

終於,眼淚止住。

聞卿一邊打着哭嗝兒,一邊小爪子使勁的搓眼淚。一顆顆比拇指還大的珍珠圓不溜秋的掉出來,不一會兒地上就好大一堆。

饒是郁時盛這種見慣大場面的人,也能看出每一顆珍珠的價值不菲。

這麼能哭,要是哭個一晚上能怕是能哭出一個千萬富翁來。

聞卿一邊搓珍珠一邊罵!

偏偏哭過之後的聲音聽起來奶唧唧的,毫無威懾力可言。

「被雷劈不說,家還被人給挖了。他們挖就算了,還把我家底都掏出來了。嗚嗚嗚嗚……我存了好幾千年了。」真是聽者傷心、聞者流淚。說到傷心處,她又要開始哭了。

這妖是水做的吧!

郁時盛趁着她情緒還沒醞釀好之前,伸手直接捂住她的臉。一巴掌就能掌控完全。「聽着,不許哭了,我幫你還不行嗎?」

聞卿頓時止住了哭聲,被淚水洗刷過的眼睛都亮了許多。「你說的是真的?你能幫我拿回來嗎?」她現在一窮二白,身體還這麼弱靈力沒恢復,不扛打啊!

拿回來是不可能拿回來了。

都上交給國家拿不回來了,頂多獎勵幾百塊錢和一面錦旗。

「我能帶你去看看。」

「我可以摸摸嗎?」摸著摸著就摸到自己口袋中。

郁時盛從她的眼神里就知道這隻妖開始打起小算盤。「不可以摸。」

聞卿氣呼呼的的扔掉手中的珍珠,剛好砸到郁時盛腳上,男人頗為無奈的看着她,安撫性的伸手摸了摸她的貓頭。

「這是華國,是法治社會。你不能亂來……萬一你的身份被人識破抓去研究。到時候連我都救不了你,知道嗎?」

她不知道。

也不想知道。

「那他們就能隨隨便便的去人家屋裏挖東西嘛!」

是不能,可鬼知道這世界上還有活了上千年的妖精,不喜歡住房子跑去地下建了座宮殿藏了這麼多寶貝。

一人一貓對峙,互不相讓。

郁時盛手持被子彎腰挨個撿起地上的珠子,清脆的聲音在杯壁上叮噹作響。

「郁時盛你怎麼不說話了。」聞卿哭累了,看他在撿地上珍珠,她就開始撿床上的珍珠,全都放到一塊,藏在自己屁股底下,用自己的毛毛擋住。

郁時盛看清楚她的小動作時,哭笑不得。

「沒人跟你搶,這些都是你。我讓人給你找個透明的罐子裝起來放在你的房間里。這樣你就每天都能看見了。」

聞卿看着他,似乎在思考他話里的可信度。

屁股挪到一側,將珍珠露出來給他。

「我沒錢了,我好窮啊!我連男人都娶不起了。要是被其他妖精知道會笑死我的,想我一世英名竟然毀在一個人類身上。怎麼就這麼能摔呢,一摔就摔倒我家門口,你說他是不是故意的。」

「你還有這些價值連城的珍珠,很值錢的。」

聞卿小嘴一咧,可委屈了。

「不值錢了,連個老公都買不起。老公很貴的啊!」

郁時盛有些不自然的咳嗽兩聲,聲音小的不能再小。

「也有不貴的。」

……

。 漢江學府內院,一間樸素房間內。

一位妙齡女子,眨閃著明亮清澈的靈眸,烏絲秀髮披肩,靜靜地坐在椅子上,她那潔白無瑕的雙腿上放著一本厚厚書籍,正素手翻看著。

她發現自己的面前多了一道人影,沒有抬頭,繼續看著書籍,嘴巴一張,詢問道:「小雲,聽說他拒絕參加雪府,自己創建了一個社團?」

「是的,我邀請他時,他拒絕了,沒過多久,便創建了飛盟。據了解,飛盟剛建立沒多久,其綜合實力就直上中游水平了!」來人正是雪府副團長秋亦云,她前幾天收到墨雪兒來信,於是尋找了一個空閑時間,便過來這裡一趟。

「這樣也好!」墨雪兒合上書籍,抬眸看了看面前女子,輕聲說了一句,「呵呵,有些位置呆久了也該換換了!」

秋亦云不理解,她沒明白團長所說之意,但沒有詢問,只點點頭不再說話。

「既然他不願加入,那你就代替我成為學府團長吧。畢竟,外院不比內院,一個社團總歸需要一個團長來支撐。」

「雪姐,這有些不好吧!」秋亦云眉頭一皺,小嘴張了張說道。

「此事我意已決,你回去就直接向其他成員說一聲吧。這段時間過後,我開始新一輪閉關,又得很久方能出關了。」墨雪兒搖頭,她已經來到了內院,不可能一直管著雪府。再說了,學府沒有頭,底下的人容易心生歹念,讓她代替自己,倒也不錯的選擇!

秋亦云見面前女子執意,倒也無可奈何,只能點點頭。

「你在外院待了很久,應該可以進來了。到時候,你再選擇一位成員接替你的工作吧,這裡比外面可精彩的很,你會喜歡這裡的。」墨雪兒微微一笑,對著秋亦云說道。

「嗯!」秋亦云點頭,隨後說道:「那飛盟怎麼處理?」

「一些老的社團成立久了,見新興勢力興起,自然不會不聞不問,定會想方設法使其停止運行下去,當初我問不也是這樣過來的嘛,當時候能幫就幫一把吧,估計也幫不上多少忙了!」墨雪兒想了想,對著秋亦云說了一句,說到最後,連她都有些忍不住笑著搖搖頭。

墨雪兒如此看好飛盟,讓秋亦云更加不解,她想起來墨陽曾經的話語,心裡更加疑惑,難道那個楚飛真的那麼厲害?

她不再言語。

墨雪兒見自己想了解的都了解完,與她相談了幾個時辰后,便讓秋亦云離開了內院。

她離開后,墨雪兒幽幽嘆口氣,注視著外界,不知在想著什麼。

……

楚飛離開學府已經有四五日了,飛盟內有老二鎮守,一些問題應該都能解決,他也不用擔心。於是,他便按照卷老給的路線,加速趕路。

他站在一處高地上看了眼前方,在其不遠處,有一城鎮隱約浮現。

「卷老,前方不遠處應該就是城鎮了,先去那裡看看吧!」

卷老漂浮著,蒼老的眸子眺望著,道:「希望那裡面有藥材吧!」

楚飛內心希望,點點頭,身上雷霆閃爍,身體剎那間朝著前方奔去。

前方的城鎮名為浦京,距離學府最近,也是楚飛首要目標。在其瘋狂的趕路下,終於來到了城鎮中。

「這裡怎麼那麼冷清?」一進去城鎮里,楚飛才發現這裡人流量並不怎麼大。

「漢江學府本來就是建立在偏僻之地,其周圍的一些城鎮自然冷清,來的基本上都是一些過路歇腳之客,看來這裡不會有褐凝草了!」卷老一眼分析出原因。

楚飛有些不相信,尋找遍了鎮上的所有的商店,果真沒有發現這種藥材。

「這裡沒有,看來只能去下個地方了!」楚飛拿出新買的地圖,用手指了指其中一個方向,沿著地圖上的路線圈了圈,最後手指停在了一處地方。

「高湖縣,雖路途遙遠,但看其樣子,應該是個樞紐之地,說不定會有藥材,可以過去看一看!」

卷老接過地圖,看了看,點點頭回答道:「嗯,去看看!」

楚飛點頭,再度快速行走著。三天後,便來到了高湖縣。

一進來,他也不顧休息,直接衝進了販賣藥材的商店中,四處察看了。

一連察看了四五家,依舊沒有發現褐凝草這種藥材。等他走完第十家商店時,那家的老闆有些好奇,行了過來詢問道:「這位兄弟,我看你非常著急,請問你需要什麼藥材?」

「褐凝草!」楚飛回答。

「褐凝草?」那位老闆沉想片刻,搖搖頭說道:「這種藥材我以前販賣過,不過銷售量卻不怎麼出色,便直接以低價賣出了。」

「你曾經售賣過?!」聽見此話,楚飛心裡剛滅的火焰噗嗤一聲,騰起了一道火苗,拽住老闆的衣服,激動詢問道。

老闆無奈嘆口氣,「這還是幾年前事情了,不過你想要尋找必須的話,去拍賣會看看,說不定可能會遇見,想在商店裡見到這種藥材,恐怕概率不足千分之一!」

楚飛思忖著,老闆的話語不無道理,點點頭對著老闆感謝一聲,便離開了這裡。

在路上,隨便找個人詢問了一下,便朝著這裡的拍賣會行去。

高湖縣的拍賣會很大,人流量眾多,他來到這裡,在大廳里四處觀看了一番,見大廳中的售賣物品的牌子上沒有褐凝草這種藥材,心裡不甘,來到了一處了解售賣物品的房間,敲敲門后推門而入。

房間中只有一位女子,此人年紀不大,正坐在凳子上整理桌子上的工作簿。

「請問近期有沒有褐凝草拍賣?」楚飛詢問著。

「褐凝草?」女子抬頭,停下手中動作,翻了翻所有工作簿,十多分鐘後方才繼續說道:「抱歉,我們這裡沒有進褐凝草這種藥材,並且近期也沒有顧客向我們出售這種藥材!」

「好吧,謝謝告知!」

楚飛嘆口氣,道謝一聲便離開這裡了,卷老給自己的路線,自己已經走了兩個地方,只能去下一個地方碰碰運氣了!

楚飛離開拍賣會半個時辰后,這個房間緊閉的房門再度被推開,進來的是一位員工,他手中拿著一個工作簿。

「小胡,這是近月主要販賣的藥材總類,你稍微看一下。」男子將工作簿遞給她,看著她面前的桌子上有些雜亂,眉頭一皺說道:「對了,即使你作為新人,但也要注意一下桌面整潔問題!」

那位姓胡的女子,吐了吐粉紅的舌頭,做個鬼臉,「知道了,知道了,我會注意的!」

男子無奈搖搖頭,便離開了房間。

她將工作簿打開,稍微看了一眼,在其第一頁的最下方赫然寫著褐凝草三個字。

「我好像錯過了什麼?」她嘀咕一聲后,搖搖頭便將工作簿隨意地放在一旁,繼續整理著桌子上的那些以前的工作簿。

楚飛若是知道自己剛剛錯過,估計得氣的吐血!

他離開高湖縣后沒有停歇,在新的一周內,足足轉了四五座城鎮,幾百家的商店,皆沒有發現有褐凝草這種藥材。

「真是嗶了狗了,這麼多城鎮里竟然找不到販賣二階藥材的店鋪!靠!」楚飛實在氣不過,怒罵著,一腳踢在了旁邊的石頭上,將石頭踢飛好遠。

「楚飛,只剩下最後一處地方了,你要不要去?」卷老無奈點點頭,長時間的尋找不到,他怕楚飛的信心已經被時間磨平,已經對任何商店不再抱有希望了!

「去!」楚飛大聲說了一句,拿出地圖出來看了看,最後一個地方正是亂域!

「不就是個亂域嘛,我不信裡面還沒有這種藥材!」楚飛哼哼的說了一句后,便率先朝著西方行去。

「我們走路過去的話,需要一周時間,還是多備點東西再進去吧,畢竟裡面亂的很,誰也說不準會發生什麼!」卷老說道。

楚飛雖然心裡氣憤,但還未被沖昏頭腦,當即同意說道:「我們去距離亂域最近的城鎮看看吧,順便準備點東西,留著備用!」

亂域,顧名思義,就一個字,亂!

楚飛並不知道亂域多麼亂,但偶爾聽別人談及之時,都會發現他們情緒重都帶有一種恐懼。仔細聽了聽,方才了解到,亂域就是一處佔地面積廣闊的城鎮,但城鎮中住著的不是正常人,而是一群匪徒,一群亡命之徒!

在裡面,血腥恐怖之事,時常發生,甚至已經成為了家常便飯,一天沒有這種事情發生,那群人就會覺得不正常。有時,一些人為了尋找刺激,會四處大開殺戒,鮮血四處飛濺。

在其中,他們不怕會被一些正直之人緝拿,因為亂域里根本沒有規矩法律可言,只要自己心裡不爽,想殺誰就可殺誰。

所以,那裡面是很多墮落者的天堂,是正常人的恐懼之地!

也正因如此,很多人將那裡稱為亂域,也稱荒亂之地!

但是,隨著時間推移,外界眾多人都不滿這種罪惡之地,紛紛組織隊伍,想要徹底覆滅那裡。

經歷過多次戰爭后,但他們還是存活下來了!

自從幾次戰爭結束后,亂域變得相對和平一點,但裡面還是恐怖無比。

楚飛看著地圖上特別用紅筆標註的亂域,心裡沉靜,吐出一口濁氣,淡淡合上了地圖,對著卷老說了一句,便朝著前方疾行! 第86章因為他的女人

嗯?

封筱筱怔愣,不敢置信的眨眨眼。他……怎麼在這兒呢?不是抱着宋菲雪,去醫院了嗎?

這,怎麼回事?

「過來。」

聶錚皺眉,說話是短促的氣音。

「哦。」

封筱筱低着頭,走到他面前,調整好情緒,揚起笑臉:「聶先生好。」

看着她的笑臉,想着她和那個男主笑着玩耍的樣子,聶錚胸腔憋悶的厲害。

好啊,封筱筱!

你在電話里勾引我,回頭就不承認了?

也是,是他傻!

封筱筱可不是對着誰都能笑嗎?是他自己,想太多!因為她一通電話,竟然跑來這種鳥不拉屎的山坑裏。

聶錚蹙眉,醋味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