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鳶鳶,將來的某天,如果你遇見了他,想認就認,不認他也無所謂的,答應媽媽,不要勉強自己,好嗎?」沈悅對此還是有些擔憂的,畢竟對於時鳶來說,親生父親跟陌生人沒什麼兩樣。

「我還是想隨着媽媽的意願來決定,媽媽能跟他重新做朋友,那他就是我的一個叔叔,媽媽若是與他重歸於好,那我就認他這個爸爸。」對此,時鳶早就想好了。

總之天大地大,媽媽最大。

沈悅釋然一笑,「是啊,你這位叔叔,可能早就結婚生子了。雖然當年他很堅定的選擇不婚,可這麼多年過去了,他若一直不結婚的話……確實不切實際。」

時鳶認真點頭。

她大概能夠明白自己親生父母的這段感情,尤其是能夠理解沈悅,愛情在她的生命中,本就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

但她卻仍舊在發現自己懷孕之後,毅然將時鳶生了下來,給了她生命,她的內心,其實是一個很柔軟的人,也很善良。

母女二人一起在沈悅的房間里,度過了整個下午的時光,聊了很多,天南海北漫無目的。

正因如此,沈悅驚訝於時鳶的見識,就連她自己所擅長的領域,時鳶都很精通,怪不得她能在短短的時間內就精通了農業,她的學習能力可見一斑。

「鳶鳶,你想過專修物理學嗎?」沈悅忽然問道。

時鳶一愣,立刻明白了沈悅的意圖,然而她卻搖了搖頭,「媽媽,我自己的事情一團糟,根本不可能靜下心來搞科研,況且,假如我跟您離開,陸霆之他會更恨我的,我不能走,我要留下來贖罪。」

「傻孩子!」沈悅無奈搖頭,「難道你要用一生來彌補自己曾經犯下的錯嗎?那你的生命里會將只剩下痛苦的。」

時鳶黯然,「如果那是他想要的,我如他所願。」

她明白,既然是她的錯,那便不能再逃避了。

自己犯下的錯,跪着也要贖。

。《[綜]超級影后》145chapter145 宗政景曜側着頭看着顧知鳶的臉頰,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

冷風走到門口的時候,剛剛好看到了宗政景曜的這個笑容,頓時嚇得一哆嗦,太詭異了吧。

宗政景曜冷眼從他身上掃過,他立刻低下頭,回稟道:「王爺,有幾位大人,結伴前來拜訪。」

宗政景曜說:「可知道是為了什麼事情?」

「說是請王妃幫忙治病,說的很隱晦沒有說什麼病。」冷風想了想又補了一句:「這幾位大人都是成親好幾年,還沒有孩子……」

宗政景曜:……

「不見。」宗政景曜直接關上了門。

冷風看着緊閉的房門,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自己說錯什麼了么?王爺怎麼生氣了?

不過不見,就不見吧。

冷風走到了前廳,將宗政景曜的話轉告了幾位大人。

那幾個人聽完接連嘆氣。

其中一個人說道:「王妃矜貴,想要她出手只怕困難了。」

「是啊,王妃妙手回春,肖側妃落胎都能救好,再次懷孕,這醫術,叢陽覺得找不到第二個。」

冷風聽到幾位大人的話,頓悟了,知道他們找顧知鳶是看什麼病了,難怪宗政景曜十分不悅,他低聲說道:「各位大人,王妃看病講究的是緣分,與身份地位無關,請回吧。」

眾人一聽只能姍姍離去。

走到門口的是時候,其中一個突然開口說道:「什麼叫做緣分呢?怎麼樣才是有緣?」

「這四皇子和昭王向來都是敵對的關係,昭王妃還給肖側妃看病,看來確實是緣分。」

「這話怎麼說?」其中一人詫異地說。

另外一個人沉思了一會兒,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我知道了,前四皇子妃和昭王妃有很大的過節,肖側妃多次為難前皇子妃,緣分,是不是就在這個地方?」

眾人全部都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

不拉幫結派,不結黨營私,但是,私底下抵制宗政景曜的敵人,算不算是緣分?

李兆足足被關了十天了,關的是心如死灰的。

但是沒有一個人知道這個事情,都以為李兆是去做生意了,不在京城,嘉貴妃雖然知道,但是也要裝作不知道,連求情都不敢。

倒是趙帝有些着急了,李兆是皇商,很多皇室的東西都是他採購的,另外他的稅收是四成,可以給趙帝掙到很多錢。

趙帝不得已招來了宗政景曜,問:「襄陽王的事情,怎麼樣了?」

「父皇。」宗政景曜回答:「兒臣調查了許久,覺得襄陽王和姦細的聯繫應該不大,李盈盈就不確定了,兒臣在李盈盈的房間裏面不但收到了玉佩,還收到了一塊令牌。」

說着宗政景曜從袖子裏面摸出一塊令牌遞給了趙帝。來京都的第一頓飯就這麼忽忽的隨便吃了點就結束了,可是大家的心情都顯得很不錯。

而且一想到從此自己的美好生活就要開始了,不應該說從房子蓋好的那一刻就開始了,所以這讓陸瑤不自覺得一個人坐在那裡笑出了聲。

不過這笑聲卻把坐在一旁的小軒,大丫三人笑的心裡直發毛,這自家小姐(大姐)不

《帶著空間在異世》第222章提醒楚橋隨着降落傘在飄蕩的時候,溫度已經達到刺骨的程度,到達地面后,有過之而無不及。

楚橋手指想彎曲,卻因為麻木,只能輕微動了動。

楚橋擰著眉頭開口:「這裏太冷了,我現在手邊資源有限,這個降落傘必須好好保存起來。」

說完,楚橋從包里拿出小刀,對準降落傘的傘布毫不留情的來

《荒野女主播》第九十九章自製墨鏡 越靠近蜂頭星所在的星空,飛船的速度逐步減速,緩緩地,緩緩地……停在了蜂頭星的上空。

然後——

季柚、楚嬌嬌、沈長青、盛清顏、岳棲光、岳棲元、就連柳扶風,全都倏地瞪大了眼:「!!!」

只見——

蜂頭星的上空,籠罩着一層粉紅色的光,就彷彿粉紅色的棉花糖,看起來十分的甜蜜,且,這棉花糖,它的形狀,遠遠地看起來像一顆愛心,光芒之下,是一半碧藍,一半金色,兩種色調涇渭分明的圓形星球。

這!

這顆星球,看起來非常浪漫啊。

季柚抱着手臂,盯着不遠處的蜂頭星,一臉感慨道:「這裏,看着就是個絕佳的求婚場所。」

自帶甜蜜。

自帶愛心。

……

季柚一言出,糙漢子岳棲光,竟然頗為認同,他揚起臉,道:「爸爸以後有了女朋友,一定會要帶她來這裏看看,然後在粉色愛心的光幕里,向她許下一生一世的諾言。」

「咳咳……」

「咳咳……」

「咳咳……」

頓時,此起彼伏的乾咳聲響起,岳棲光皺起眉頭,略不滿道:「你們這些蠢貨,咳什麼呢?別以為你們咳嗽,爸爸就不知道你們是在嘲笑我。」

季柚十分震驚道:「你竟然還知道我們在嘲笑你?」

岳棲光黑下臉:「同是單身狗,誰比誰高貴啊?嘲笑爸爸的時候,瞧瞧你們自己吧——」

說完這句,岳棲光呸了一嘴:「一群死單手狗。」

眾人:「……」

「咳咳……」

「咳咳……」

「咳咳……」

一陣乾咳聲之後,飛船緩緩地,緩緩地,衝進蜂頭星的大氣層。

當飛船穿過大氣層,還沒有降落到停泊港之際,置身於飛船內,望着飛船外面的粉色光暈,所有人眼睛都靜靜地看着,欣賞著這副美景。

「飛船向您播報,現在是聯盟標準時18點30分,即將降落於坐標***蜂頭星06號停泊港,請您做好準備——」語音播報一結束,季柚、楚嬌嬌、沈長青等齊齊轉向窗外,只見,原本粉色的光暈,忽然變成了湛藍色……

接着。

是紫色.

然後。

是——

短短几分鐘,蜂頭星上方的星空,切換了十幾種顏色,然後,粉色光幕逐漸變得色彩斑斕,且,四周的雲層,也跟着一同變色,整副景觀,美不勝收……

「太美了。」

「太好看了。」

「完全無法形容的震撼。」

「這就是蜂頭星的落日餘暉嗎?」

「的確很美。」

……

一片驚嘆聲中,沈長青輕聲道:「之所以有這樣的效果,是因為蜂頭星這裏的恆星,一共有9顆,且每一顆發出的光都不同,加上蜂頭星原本的質地影響……種種的因素結合之下,才有了這等奇妙的景觀。」

季柚睜大眼:「9個恆星啊?」

古老穿說的后羿射日,也不是無的放矢啊。

季柚深深為之震撼,也覺得自己對聯盟的地理認知,還是非常欠缺的。

沈長青點點頭,道:「我對聯盟地理非常有興趣,以前查過這方面的信息,但看全息屏幕,與現場觀景,差距依舊非常大。」

美。

唯有『美』可形容。

然後。

飛船向著目的地,逐漸降落。

黑金礦開採完畢后,由於這裏的地理環境並不適合人類,所以這裏並沒有人類定居,從前開採隊,也早就離開。以前的駐軍,也一起搬離。

現在,距離蜂頭星最近的駐軍,就是葉立強前輩所在的空間站。

每一天,空間站的機甲戰士,都會前來巡航,以確定這片星域的安全等級。

很快。

飛船停在了6號停泊港。

6號停泊港,建造在蜂頭星的北半球,整個蜂頭星此時已經沒有人類居住,但之前黑金礦開採隊遺留下來的很多人造建築,依舊存在,6號停泊港看起來略有些破舊,但停泊港一切的功能依舊完善,這裏甚至還有泊船機械人。

根據泊船機械人的指引,駕駛艙主駕駛位的楚嬌嬌按著既定軌道,逐漸將飛船停穩。

滴——

飛船的語音系統及時播報:「飛船安全着落,請您做好下船準備。」

季柚抬手,並沒有讓大家立刻走下飛船,而是派出了兩架無人偵探機,向著方圓幾千公里不斷的巡視……

接着。

一架無人偵探機,在即將靠近南半球時,忽然被一群黑刺蜂發現,只聽——

「嗡嗡嗡……」

「嗡嗡嗡……」

「嗡嗡嗡……」

一群群黑刺蜂,展開翅膀,朝着偵探機衝過來——

「咔嚓~」

一聲脆響之後,無人機將這最後一幕畫面傳送給了季柚等人,接着,下一秒,就被這群兇殘的黑刺蜂扎了個稀巴爛。

季柚:「……」

其他人:「……」

看着這副畫面,全體人陷入了一個詭異的沉默裏面。

1秒。

2秒。

3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