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給我送女人,而且一送就是好幾個。」

冷言話音剛落,就聽到慕雪的吸氣聲。

冷言嚇得縮了縮脖子,而後看向慕雪,連忙解釋道:「老婆,我沒收,我連跟她們靠近都不曾,你千萬別生氣。」

不等冷言說完,慕雪就抬步往外走,冷言連忙追上她:「老婆,你這是要去哪裡?你別動怒啊,我也不知道他約我見面,打的竟然是這個主意,若是我知道的話,我死也不會去的,真的,你相信我。」

慕雪像是沒聽到他的話一般,她走出房門,把杜六和滕七喊了過來。

「大小姐,您有什麼吩咐?」杜六和滕七走到慕雪面前,恭敬地問。

「你們去找幾個小鮮肉,然後送給顧夫人,要最最帥氣,最會哄人開心,最會伺候人的那種。」

杜六:……

滕七:……

這一刻,他們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冷言則是驚得一個趔趄,差點原地摔倒。

他幾乎懷疑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他老婆剛剛說什麼來著?給顧夫人送小鮮肉?她這是以其人之道還之彼身?這招,也太狠了吧?

「還愣著幹什麼?去找啊,聽說那顧夫人最喜歡去美容院,你們找到了人,就安排到美容院里去,總之,一定要小鮮肉們把顧夫人伺候得好好的,明白?」慕雪看到兩個保鏢還在原地不動,眉頭不禁蹙了起來。

「大小姐,我們……我們……」杜六和滕七想說,他們好像也不太會安排,不知道上哪裡去找這樣的小鮮肉。

慕雪看到他們這副為難的表情,頭疼地捏了捏眉心:「算了,好像有點為難你們,我還是找別人吧。」

「老婆,你要找誰?不如找我啊,我會安排。」冷言反應過來之後,只覺得嘀笑皆非,這會兒上趕著跟慕雪一起胡鬧來著。

「不用你。」慕雪瞪了他一眼,就掏出手機打電話。

不等冷言問她找誰,就聽到慕雪叫了小叔。

冷言一臉懵逼:小叔?歐陽鈺什麼時候擅長做這事了?他怎麼不知道? 話音一落,辛晟臉上一愣,隨即卻是恍然笑道:「那些不足為道的小忙,哪能跟若晴的病相比?總之,以後你是我辛家的大恩人,有什麼事你只管向我開口!」

他豪邁洒脫的嗓音不容拒絕。

秦舒也不好再說什麼,隨意應和道:「好,那我先謝過您了。」

辛晟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

秦舒從藥箱里取出銀針,見辛晟守在一旁,沒有離開的打算。

她想了想,說道:「辛將軍,您要不要去休息一下?」

「不,我得在這兒陪著若晴。」辛晟緊盯著床上沉睡的安若晴,語氣篤定,臉上的憊色卻難以遮掩。

不知怎的,秦舒看著有點心疼。

她用輕鬆的語氣說道:「辛夫人今天的情況已經好多了,白天也沒什麼需要注意的,您要是一直這麼守著,晚上恐怕是吃不消的。」

「我真的不用留在這裡?」辛晟確認道。

秦舒無比肯定地點了點頭。

一秒記住https://m.net

她心裡卻有些無奈。

看來,她要是不說,這位辛將軍還真打算白天黑夜寸步不離地守在辛夫人身邊呢。

「父親,你就先去休息吧,這裡有我給秦舒幫忙。」

辛寶娥清婉的嗓音傳了進來。

話音落下,她已經從門外走到了秦舒幾人面前。

先跟宋瑾容她們打了個招呼,然後轉向秦舒,對她頷首示意。

秦舒順著她的話說道:「是的辛將軍,這裡有辛小姐就足夠了。」

「行,那這裡就交給你們了。」

辛晟回頭看了床上的安若晴好幾眼,終於捨得離開。

走之前特意把宋瑾容請到正廳去喝茶。

宋瑾容見安若晴還沒醒,也不想杵在這兒影響秦舒的治療,便欣然前往,順帶把巍巍也帶了過去。

隨著幾人離去,房間里便只剩下秦舒和辛寶娥,以及伺候的傭人。

秦舒把手中銀針遞交給辛寶娥,說道:「辛小姐,今天的治療方法和昨天一樣,由你來給辛夫人施針吧。」

「我……」辛寶娥拿著手裡的銀針,有些遲疑地看了眼睡夢中的安若晴。

秦舒洞悉地說道:「不必擔心,我會在旁邊幫你的。」

辛寶娥這才微微吸了口氣給自己鼓氣,點點頭,「好。」

在秦舒的指導下,她找准穴位,帶著緊張的心情落下了第一針。

然後是第二針,第三針……

秦舒極有耐心地教導著,辛寶娥也慢慢掌握了力道和規律,越來越有信心。

當最後一針落下,耳畔傳來秦舒含笑的讚許:「做得很不錯。」

被人肯定和誇讚的感覺讓辛寶娥十分愉悅,她彎了彎唇,一轉頭,對上秦舒神色淡然的臉龐。

她不由得怔了下。

在這一刻,她心裡彷彿湧起了一絲對秦舒的崇敬之情。

可是,她明明處處提防著她……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我故意拖延了時間,走了一圈便利店,只買一瓶礦泉水。

在照片中,我聽力依然暢通無阻,幸好這棟樓剛剛交付不久,住在這裡的業主不多,即便有人走動也能聽見來自於上面的動靜。

「多少錢?」明知故問的說了一句,站在我前面的女孩居然冒出汗來。

「兩塊錢。」忽然一句話打斷她的思維,丘涵語臉色慘白的低下頭,她想解釋什麼。但這時,我已經拿出了兩塊錢。

「剛才我只是恰好經過那裡,沒別的意思,你別誤會。」吞吞吐……

《我的恐怖直播間》第一百三十三章畫中世界 瓢潑大雨下了足足半個月,天地之間儘是一片汪洋。

等雨過天晴之後,九顆太陽拉開架勢,從北到南,一字排開,東邊升,西邊落,白天是晴空萬里,夜裡便是星河璀璨。

但這都是仙器所化。

或者說,都是趙玉衡老頭子留下的,他的這次獻祭,等於讓第七現世直接從乞丐進化到了小康。

光是錨定的鎮世量級,就一下子飆升到三百萬份天地氣運。

這是什麼概念啊!

這意味著第七現世什麼都不做,都有三百萬份天地氣運的盤子。李肆拿著鎮世法印,就可以拿出三百萬份天地氣運的赤字,然後第七現世都不會崩。

只能說太上這種存在,太肥了。

也正因為如此,整個第七現世才會普降15天的大暴雨,這大暴雨,不是普通的雨,全都是靈氣的雨。

當九顆太陽升起,水汽升騰,天地中的靈氣就開始循環。

草木,蟲子,鳥獸,一天一個樣,堪比開天了。

又一個月過去,第七現世里的天地靈氣總量,已經達到了五百萬塊法則靈晶的標準,就這個濃郁程度,別說從基礎修鍊了,就是真仙,大羅來了,都受益匪淺。

李肆也在這個時候,徹底放開了他的小世界。

但到了這個層面上,人口的多少,反而沒那麼重要了。

因為只要環境允許,時間足夠,幾百年,上千年過去,總是能發展到幾千萬人,乃至上億。

事實上,趙玉衡獻祭自己,盤活第七現世,並沒有那麼無私,他是在求一樁天大的功德,只要功德到了,他就能突破太上四階。

所以在李肆來看,事情不能搞反了。

趙玉衡如今成了第七現世的錨,那麼第七現世就成了虛妄界的錨,有第七現世在,虛妄界就不會亂,規則就能守住。

然後,虛妄界又將成為三界的錨。

給無窮大之地做後盾,讓無窮大之地不會成為無根之萍。

然後無窮大之地才能制衡,壓制,無窮小之地。

讓無窮小之地就算再亂,再糟糕,但也要維持著一個格局,不能讓其崩潰了。

不然只要一崩潰,三界這個格局就沒了,規則也就沒法成為規則,因為你的框框被人給干廢了。

就好像一個王朝,若國力尚可,若皇帝的信用還在,那麼一句話就能震懾天下,但如果皇帝的信用破產,金口玉言也就是個渣渣。

所以當問道劍把它的那個落魄的兄弟給拉來之後,李肆很高興。

又是一個鎮世神器,但不知為何犯了大錯,成了待罪神器,被封印於太清道。

不是這個機會,它還沒法重見天日。

「李老闆,我這個兄弟曾經是太清道的鎮世神器,得過敕封,負責鎮壓一處小世界,後來它失職了,便是如今,太清道也不敢用它。」

問道劍的介紹有點模稜兩可,足見當年犯的事情很大。

「李肆,你得慎重,我聽過這傢伙的事情,很兇。」打著閉關幌子的大爐子,也跑來提醒。

但李肆自有主張。

他看向面前的這個人,黑乎乎的,穿著一身破袍子,頭髮亂糟糟的,少了一隻眼睛,低著頭,偶爾抬頭,那隻藏在頭髮後面的眼睛看起來很兇,幾百道鎖鏈仍然還纏繞在他身上,死氣瀰漫。

「你不給我掌掌眼?」

李肆問大爐子,但大爐子說啥都不出來。

於是他又扔出一顆如意寶珠,但以紊亂開路的如意寶珠直接就變得漆黑無比,當場逝世,臨死前傳回來的畫面都是漆黑一片,而在這明明什麼都看不到的黑暗中,卻似乎有一隻詭異的獨眼在死死盯著他。

只多看一會兒,李肆就覺得自己渾身都不詳了。

於是他又看向問道劍,結果這傢伙苦笑了一下,沒開口。

但情況就明白了,他李肆想招募待罪神器,哪怕開出了極好的條件,但這傢伙卻還想看看他的斤兩。

也罷,那就動動真章!

李肆直接開了天眼,看向那人,但看到的不是什麼凶神惡煞的場景,而是一片祥和,青山綠水,城廓百姓,高山仙人,看著看著,他就忘記了自己是誰,只覺得自己應該叫趙金晟,大羅九階,出身於九天洞玄宗,老爹叫趙玉衡,還有個乖巧可愛的女兒叫趙青榭。

另外還有一個仙子老婆,三個妾侍。

現在他正率領一支十萬人的軍團坐鎮第十六重天的龍門界。

無窮大之地有無數小世界,這些小世界就是以三十六重天來劃分,每重天之中都會有若干世界,合起來就叫諸天萬界。

如今這三十六重天之中,至少有二十重天在十大宗門的控制之下,餘下十六重天有的是沒有價值,有的是太過危險,還有的是被魔族與妖族掌握,最後還有幾重天完全被土著控制,根本打不過去。

比如這第十六重天的龍門界,這裡的土著自有他們自己的修鍊體系,很詭譎,十大宗門的三大主力軍團用了差不多三千年的時間,先滲透,再策反,再破壞,最終才主力突破,徹底佔領這一世界。

如今,這個世界的土著,反抗的都被殺光,俘虜的都被運走,投降的留下做礦工,因為這裡出產一種奇異的靈晶。

當地的土著叫血神靈晶。

此物拿來使用,具有非常好的靈效,尤其能幫助突破境界。

所以是重中之重,十大宗門不但派出了九個大羅九階,更派出了一個鎮世神器——青吾!

作為十大宗門目前最牛逼的鎮世神器,也是僅有的一件實力堪比太上二階的神器,青吾一出,誰與爭鋒?

這一日,趙金晟閑暇之餘,正與夫人對弈,其樂融融,一個身材高大,劍眉星目,英武不凡的男子走進來。

「青吾師叔?」

「我有一種不好的感覺,我在此方世界鎮壓,總覺得心緒不寧,氣息污濁,甚至有逃離此地的衝動,但我仔細推演,卻又感覺不到什麼,金晟,你需要立刻傳訊回去,最好把鎮世神器煉天爐帶來,諸多鎮世神器之中,只它推演最強,感知最為敏銳,此事不可怠慢。」

「是,青吾師叔,我立刻傳訊。」

趙金晟肅容回答,能讓一個實力相當於太上二階的鎮世神器有這般感應,那肯定是大事。

但他還未等傳訊,就收到其他幾名大羅九階的消息。

「快來,我們發現了一座特大的的血神靈晶礦脈,這裡的血神靈晶純度極高,品相之好,前所未見!我估計著,光是著一座血神靈晶礦脈,就可以產出三千萬塊血神靈晶,我認為真修一脈再次崛起的節點出現了!」

「好!我立刻就去。」

趙金晟也非常激動,當然,鎮世神器青吾的警告,他也不會置之不理。

「青吾師叔,我這就傳訊,目前鎮世神器煉天爐並沒有在當值,至多明天,它就會被送來,但我認為,血神靈晶的礦脈開採,也同樣重要。還請青吾師叔替我們掠陣!」

「我希望能延遲一日,至少等煉天爐來了,你們再決定開採血神靈晶礦脈。」

青吾皺眉,很是不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