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瑪,安靜,我們一起看看吧,這神跡,這新時代的開啟!」昂熱拉下了實驗室的電閘,切斷了諾瑪與實驗室的聯繫。

昂熱從袖中抽出折刀,一刀斬開了隔絕青銅瓶的石英玻璃。

隨後從懷中掏出一個錫瓶,他將錫瓶中的溶液緩緩倒入龍穴中,隨後笑著退出了低溫實驗室。

「歡迎回到這個世界,康斯坦丁!」

青銅瓶爆發齣劇烈的顫抖,紅色的光照亮了漆黑一片的實驗室,恐怖的熱量從青銅瓶里迸發。

他將瓶身和實驗室中的操作台都瞬間熔化。

一個聲音在呼喊。

「哥哥。」

芝加哥偏遠海岸線

「老尚,黑幫的人已經不見了,你就減一下速吧!這鄉裡面的小路可不比了芝加哥的柏油馬路!」這條小道甚是顛簸,在高速行駛下,搖得路明非隔夜飯都快吐出來了。

「不是,這車剎車好像壞了,他娘的!」尚卿文罵著,他已經把剎車踩到底了,可這車的速度還是沒有明顯的下降。

「什麼,那怎麼辦?」路明非一下慌了神,這剎車不靈可要出大事啊!

「兩個方法,一個等車內的油徹底燒完,一個只能外力剎車了。」尚卿文努力的扳動著方向盤,用力不讓他們失控。「不過第一個方法好像有點不管用了!前面就是懸崖和大海,我們這個速度衝下去,應該沒什麼活路!」

「所以外力剎車到底是什麼啊?」路明非每次乘坐尚卿文的車都在擔心會發生事故,但現在這份擔心終於成為了現實。

「只有靠撞車了!」尚卿文話音一落,就猛的將方向盤一打,輪胎在地上摩擦出讓人牙酸的聲音,隨後卡宴飛速地撞向一邊的椰子樹。

言靈·無塵之地!作用:對這一切有生命和沒有生命的物質下達了命令,逼迫那些他排斥的東西急速遠離釋放者。

此刻尚卿文像是君主一樣對周圍空氣下令,讓周邊的氣體迅速往後散開,與原本的空氣碰撞,形成了一塊屏障,卸去了大部分的衝擊力。

砰!儘管如此,卡宴還是發出了驚人的碰撞聲!

那棵被撞的椰樹緩緩倒下,所幸是受到了無塵之地的影響,那棵椰樹倒向了其他的方向。不然那顆椰樹砸下來就能把這車砸的稀巴爛。

不過車,好歹算是停下了。

「我的天啊,我剛才差點是不是感覺要見閻王爺了!」路明非回憶起剛才那恐怖的碰撞還有些緩不過神來。

「嘿嘿,這點小事故,還勞煩不了閻王爺來收你。」尚卿文回過頭咧著嘴沖路明非笑著。

「喂,老唐,你沒事吧?怎麼一直不說話?」路明非回過頭看著那一臉恍惚的老唐。

「你們有沒有聽見一個聲音。」老唐一副心悸的樣子。

「什麼聲音?」尚卿文連忙問著。

「有個聲音,一直叫,哥哥,哥哥。」老唐回頭向一個地方望去。

「看吧,你把老唐都嚇出幻覺了!」路明非埋怨著尚卿文。

尚卿文卻變了臉色,往老唐望著的那個方向直線走二十公里,便是卡塞爾學院。

他特意在地圖上留意過這裡與卡塞爾學院的位置。

「下車休息一會兒吧。」尚卿文一腳踹開了車門,下了車。

老唐和路明非見著尚卿文下了車,也立馬動了身,離開了車身。

「老唐,你好點沒有,是不是還有幻聽?」路明非攙扶著老唐,關切的問著。

「煩死了!我不是你哥哥!」老唐突然憤怒的大罵著,隨後猛的回過神,「對不起,我腦子裡那個聲音一直在喊。」

「沒…沒事。」路明非被老唐突然起來的發怒給嚇了一跳。

而尚卿文撿起了地上的一個椰子,一掌劈開堅硬的椰克,將它遞給了老唐,「喝點椰汁吧,冷靜一下,或許,天亮了就好了,這周圍像是很久沒人來過了,等天亮了我們在離開這裡。」

「嗯。」老唐接過了椰子,坐在地上瘋狂的吮吸著。nocontent。 就在袁天寶一臉驚恐莫名的時候,一道身影落在了自己的身邊,一股淡淡的殺意籠罩了他的周身。

突如其來的殺氣瞬間驚醒了袁天寶,當他抬頭看向來人的時候,發現正是前去追殺無面的那位神境強者,當即眼神中閃過驚恐之色。

他……他想幹嗎?

「大人,小的袁天寶,拜見大人!」袁天寶大驚失色,眼神中變幻莫測,心中不斷的揣測對方的想法。

「說,你剛剛想說的,沒說完的繼續說!」來人淡淡的道。

聞言,袁天寶渾身一顫,當即認為對方要殺人滅口,驚恐的道,「大人,我什麼都沒有說,我都是胡說八道的,請大人明察,放過我!」

看著驚恐無比的袁天寶,對方微微皺起了眉頭,「我讓你繼續說!」

「大人,我什麼也不知道啊,真的,我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不信的話大人您搜我魂,我可以保證我說的話句句屬實,如有半句謊言,神魂俱滅!」

此刻,袁天寶的內心害怕極了,生怕和自己有染的那位神境就是面前這位,如果真是這樣,那他要殺我也是情理之中,畢竟我剛剛的話已經是將他給出賣了。

但是,他不想死,所以只能求饒,在神境的面前,特別是當他見識了神境的實力后,心中僅存的僥倖也煙消雲散了。

他知道,在神境的面前,自己的一切想法和招數都是虛妄的,不可能從對方的手中全身而退,只能求對方給自己一條活路。

「大人放心,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就算我知道點什麼,我現在也不知道了,真的,我什麼都不知道……大人,您不能殺我,殺了我您也麻煩,還玷污了您的手,您放心,我以後就是一個啞巴,我什麼都不會說的,絕對不會讓人查到您的……」

「你的這些話,最好想清楚再說,我已經通知了袁碩,你要是不想說我不為難你,但是我聽說……你們袁家對於刑訊這一塊還是很有心得的,希望你到時候的嘴還能這麼硬!」

話落,那位神境瞬間消失在原地。

而袁天寶頓時傻眼了,臉色一變再變,喃喃道,「家主……知道了?不,我不能被抓回去,我死也不能被抓回去,我沒錯……錯的是那位,是他唆使我做的!」

袁天寶急得滿頭大汗,然而此時渾身骨骼斷裂,想要短時間復原是不可能的,但是性命攸關卻是顧不得這些傷勢,強行調動靈力接骨,起身朝著遠處奔襲而去。

途中,他取出了一枚製作十分精緻的傳音玉簡,咽了咽口水,最終是沒下定決心聯繫對方,想了想還是繼續起身遁逃,不敢給抓回去。

「爹!孩兒不孝,以後不能在您的跟前盡孝了!」袁天寶急忙傳訊給自己的父親。

很快,傳音玉簡內傳出了他父親,也是當代袁家的大長老,袁榕的手中,袁榕急切的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袁天寶,是他為數不多的三位兒子之中最有出息的,雖然天資平平,但是卻依仗努力一步步的成長為了半神境的強者,這是他最自豪的地方。

如今,聽見袁天寶傳來這樣的消息,怎麼能不叫他緊張。

「一言難盡,家主現在想必已經帶人來緝拿我了,但是我都是被冤枉的,都是那幽冥族,他們接了暗殺我的懸賞花紅,被我發現了,我請求了支援,但是最終還是不敵,為了求饒,我就隨便編了一個謊言,沒想到冒犯了人族神境,結果附近還真的有神境強者潛伏,現在懷疑我,我現在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袁天寶哀嚎道。

聞言,袁榕的心都快碎了,急忙問道,「沒事,只要你沒做過,沒有人能冤枉你,你現在怎麼樣了!」

「我還好,只是重傷,但是不致命,不過……這事情不說清楚,我死定了啊,剛剛那位神境已經通知族長來緝拿我了,我這些年父親您是知道的啊,我為了咱們袁家那是賣命的,現在到頭來換了這麼一個下場,我無法接受……」

「混蛋,幽冥族,這群陰暗處的臭蟲,竟然還敢出現,還誣陷我兒,天寶,你放心,你先暫避風頭,一切有我,咱們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會找家主交涉的,放心吧!」袁榕沉聲道。

魂族那邊,魂皇等人也是受到了消息,眾人紛紛變色,焚天王迅速起身朝外走去。

「去哪?」魂皇淡淡出聲。

「去找到那個混蛋,刑訊,這個我在行,我就不信不能從他的嘴裡逼出我想要的東西來!」焚天王身上殺意盎然。

「你去抓他?證據是什麼?」魂皇淡淡的道。

「這不明擺著嘛,雷鳴都到場了,他還敢嘴硬,讓他在原地等候處置,他倒好,逃了,這不是畏罪潛逃?而且……你就不想知道,那個人究竟是誰?這麼多年來,這是距離真相最近的一次!」焚天沉聲道。

「急什麼,難道你就不覺得很奇怪?這麼多年來,那位和我們鬥智斗勇,比耐心,比隱忍,什麼時候出過這麼大的紕漏?」魂皇笑道。

「什麼意思?」焚天皺眉看著魂皇。

「沒什麼意思,我只是覺得這一切太容易了,真相一定是這樣?萬一是他誤導我們內訌呢?賊喊捉賊這種把戲不用我和你解釋吧?」魂皇問道。

焚天聞言,牙關緊咬,雙拳捏的嘎吱作響,衣袍無風自動,身上湧現出強大的靈氣氣場。

「行了,別生悶氣了,他隱藏的很深,想要弄出他,沒這麼簡單,光憑藉一個袁天寶,能證明什麼?就算你從袁天寶的嘴裡得到了一些什麼消息,難道我們就真的去懷疑?」

焚天知道魂皇說的在理,只是這種憋屈感,讓他想要發狂。

「那我們就什麼都不做?」焚天不甘心的問道。

「等……這麼多年都等過來了,現在沉不住氣了?」魂皇說道。

「這不是沉不沉的住氣,實在是……太憋屈了!」焚天吼道。

「呵呵……行了,你一個半神巔峰境的傢伙激動成這樣幹什麼,就算你確定了對方的身份,說的好像你是對手一樣,你小子不會已經證道了,在這給我扮豬吃虎吧?」魂皇笑道。

焚天王冷哼一聲,徑直朝外走去,「胡說什麼,我就是一個半身巔峰,而且是毀了魂塔的渣渣,你以後安排對手看著點,照顧點,別坑死我!」

說罷,焚天身影瞬間消失在了原地,魂皇也是輕笑不語。

「赤血,最近東元城的布置差不多了,你有沒有興趣過去看看?順便看看幽冥族究竟還有多少人潛伏在四周!」魂皇開口問道。

話落,屏風後走出一人,正是一臉威嚴的赤血王。

「沒問題,我也想看看雷鳴這次強了多少,當初他和我都有望承載生命之力,現在也正好看看,當初我的退讓是不是值得!」

而就在此時,人族,幽冥族的一處臨時駐地中。

無面虛弱的朝著角落盤坐下去,開始運氣療傷。

「怎麼回事?」幾位長老紛紛上前問道。

無面不語,此刻,幾人的面具內也相繼傳來了天九和林天成的求援消息。

「求援,遭遇不明數量人族強者圍殺,請求長老出面援救!」

「求援……」

「這是……無面,究竟發生了什麼?」幾位長老再次聚集在無面的身邊問道。

此時,無面的氣息也算平復了些許,有些陰沉道,「任務失敗,人族有神境潛伏,死了不少部眾,天九,玄一逃脫,其他人都死了,那個袁天寶,和人族的神境叛徒有關……但是沒來得及說出身份,就被人族神境殺出來攪亂了!」

什麼?

在場的幾位長老紛紛震驚,人族神境叛徒?

這麼勁爆的消息竟然沒有弄到手?

相比這個消息,死些人算什麼?

而且,他們死是因為實力不如人,天九和玄一不就沒事嗎?

「確定一下他們兩個人的位置,想辦法將他們收回!」天部長老沉吟后說道。

當即幾位部眾開始一臉凝重的聯繫林天成和天九。

而就在林天成和天九二人求援的時候,人族的強者也在迅速的朝著二人逃亡的方向布下天羅地網,力求將二人擊殺。

林天成看著身邊鍥而不捨的天九心中怒罵不休,混蛋,一直跟著我幹什麼!

而天九此時也是嚇壞了,人族的神境出手了,而且殺伐果斷,一出手就將他們差點一網打盡,他也是急中生智,在大難臨頭的時候選擇了跟隨林天成突圍這才僥倖撿回了一條小命。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那位神境強者明明有機會對他們出手,卻停止了,但是現在險死還生,哪還有心思考慮這些,當然是玩了命的跟在林天身後瘋狂遁逃了。

而且說來也怪,林天成也是真的有本事,不管人族如何圍追堵截,他都能帶著自己衝出包圍。

漸漸的,天九也認清楚了一件事實,那就是想要活命,那就只有跟著林天成,不管天塌下來也絕對不離開林天成身邊!

轟!

就在天九感慨自己聰明的時候,又一夥蹲守已久的人族強者跳出虛空,隔空一擊殺向了天九和林天成。

林天成也是內心怒罵不已,這已經算不清是第幾批圍殺自己的人族強者了。

若不是自己念在本是同根生的份上,真的想一不做二不休,殺他們個片甲不留。

但是現在……他只能夾著尾巴做人,帶著天九轉身繼續遁逃。

倒也不是他故意帶著天九,實在是這個傢伙很煩人,自己往哪走他就往哪走,而且現在不方便拿掉面具,這個傢伙總能跟著面具的提示追上自己。

這就很要命,自己逃了,屁股後面帶著個小尾巴,自己還能逃的掉?

為了不被順藤摸瓜,林天成被破無奈帶上了天九。

然而,漸漸的,林天成也厭煩了這個不爭氣的天九,主動留下暴吼一聲,一拳轟出,逼的身後的那些人族強者紛紛避讓!

…… 邱靈雙手捂住嘴,拚命忍住沒有發出半點聲音。

她的眼淚好似決堤一般不斷的往下掉落。

……西西,媽媽的西西。

……我的孩子,媽媽一定會為你報仇的!

第二天,邱靈就通過黑市搞到了一些劇毒的化學藥品。

她將這些含有劇毒的化學藥品裝進了小玻璃瓶里,她要把這些東西下進凌家人的飲食之中。

害死了她的兒子,那她就讓凌家所有人為她的兒子陪葬。

邱靈很慶幸自己學的是化學專業,這個專業讓她知道哪些東西能夠輕易的毒死一個人。

既然她的西西已經死了,那麼這些害死西西的人渣,也沒有必要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