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看去的時候,視頻中,無天的身影如夢幻般化開,他向唐僧展開了自己的回憶。

回憶中,佛主讓他前往西牛賀洲傳教,他找到了當地的一個大祭司,大祭司答應讓他傳教,但提出了條件,那就是做三件事。

「佛不是說無不可度之人么?既然你是佛,那就讓我看看!」

「第一件:讓惡霸阿刀不再作惡!

「第二件:讓慣偷阿溜不再偷盜!

「第三件:讓ji女阿羞從良!」雲若月冷冷一笑,然後一步步的逼近南宮柔,眼裡閃著慧黠的光芒,「柔側妃,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為。你根本不是現在小產的,你昨夜就小產了,結果居然污衊我推你摔倒,你欺騙了大家,欺騙了王爺!」

「你說什麼?我聽不懂,我明明就是剛才被你推才小產的,你看我流了那麼多的血。王妃,我都被你害成這樣了,你還污衊我,你好狠的心!」南宮柔抱著肚子,眼裡閃過一絲心虛。

雲若月乾脆走過去,一把

《雲若月楚玄辰》第1029章揭穿南宮柔 黃良聽說老虎在樓上的事情,也嚇得腿軟,灰溜溜地跑了。

他以前也是個小混混,當然聽過老虎的名號,他哪敢跟老虎對着干啊。

這件事,黃良也就徹底放棄了。

牽扯到老虎,他可不敢再鬧騰了。

藥材公司在鄧軍的帶領下,迅速收購了大量藥材,給許氏葯業供上材料。

當然,這其中,老虎也立下了很大的功勞。

一些不容易打通的渠道,都是老虎親自出面搞定的。

有些無賴藥材商,遇到老虎之後,全都蔫了。

藥材公司發展無比順利,收購的藥材,不僅供應了許氏葯業,甚至還開始供應其他葯企,成功實現盈利。

公司股東得到消息,紛紛稱讚林漠慧眼識珠,選了這麼一個有能力的人執掌藥材公司。

這些股東的要求其實很簡單,只要能賺錢,其他的都不重要。

林漠接連為公司立下汗馬功勞,第一次討回三個億。

第二次力挽狂瀾,解救公司生死存亡危機。

第三次,又找來鄧軍執掌藥材公司,讓公司新增一個贏利點。

這讓那些股東對林漠頗為滿意,甚至有股東向許半夏進言,要許半夏把林漠請到公司任職。

其實許半夏也很想讓林漠來許氏葯業的,但她最終沒敢這麼做。

她了解父母對林漠的偏見,平時在家裏,有事沒事都要罵林漠一通。

這要是把林漠請到公司,那父母不得鬧翻天了?

而且,現在許建功方慧對林漠更加防備了。

以前晚上,林漠還能和許半夏睡一個房間。

可是,現在方慧每天晚上都要跑來跟許半夏睡,把林漠趕到了書房打地鋪。

林漠對此頗為惆悵,卻也無可奈何。

這一日,林漠照常上班。

晚上快下班的時候,林漠突然接到許半夏的電話。

「晚上一起吃飯,萍萍回來了!」

林漠頓時皺起眉頭。

這個萍萍,是許半夏的閨蜜,屬於標準的綠茶婊。

一直看不起林漠,覺得許半夏應該嫁給廣陽市幾個大少。

而她作為許半夏的閨蜜,也能跟着沾光。

為此,她一直在中間牽線搭橋,想把許半夏介紹給那些富家大少。

後來許半夏嫁給林漠,她比許半夏父母還要失望呢。

以前沒少嘲諷林漠,去年出國了,沒想到這麼快又回來了。

下了班,林漠接到許半夏,直奔一品軒。

許半夏滿臉歉意:「林漠,我知道萍萍說話不好聽。」

「可是,我的朋友不多,你就忍讓她一些,好不好?」

林漠輕輕點了點頭:「放心吧,我不會讓你為難的!」

許半夏不由一笑,挽著林漠的胳膊進了餐廳。

剛走到門口,就看到一個妝束很濃的女孩。

她就是許半夏的閨蜜萍萍,長相還算不錯,以前也屬於院花級別的。

但是,跟許半夏比起來,那就是天壤之別了。

「半夏!」萍萍打招呼。

「萍萍,好久不見!」許半夏笑着跑過去:「哎呀,你還在門口等我們啊?」

萍萍笑道:「沒辦法,這一品軒太高端。」

「不是會員,就進不來。」

「我不在門口等著,這服務員再把你倆攔住,那多不好?」

她語氣當中明顯帶着一些傲慢,有一種高高在上的優越感。

她並不知道,眼前的林漠和許半夏,分別有一張至尊卡和鑽石卡。

這些服務員,怎麼可能會攔他們呢?

許半夏也沒當回事,說笑着跟萍萍進了店。

在裏面一個卡座,正有一個白人男子漫不經心地坐着。

看到許半夏,他眼睛陡然一亮,立馬站起身。

「雪兒,這位美麗的女士是誰?」

白人男子用外語問道,語氣當中帶着得意,彷彿說這種語言,就能體現他的優越感似的。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萍萍笑着用外語回答,同時對許半夏道:「不好意思,彼得剛來華夏,還不太習慣說華語。」

「彼得,你得適應。」

「畢竟,在華夏,不是每個人都受過高等教育!」

彼得滿臉倨傲:「那太遺憾了!」

「我們的語言,是世界通用語言。」

「掌握這門語言,才算是真正融入了世界文明!」

言下之意,不會他們的語言,就不算融入世界文明了。

林漠嗤之以鼻,這彼得,也太自大了吧。

而萍萍則是微微一笑,彷彿很認同彼得的話。

「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

「這個是我未婚夫,彼得。」

「這位,是我最好的朋友,許半夏!」

萍萍笑道,全然沒理會旁邊的林漠。

「美麗的女士,很榮幸見到你!」

彼得伸手去抓許半夏的手,同時彎腰親了過去。

林漠眉頭一皺,立馬擋在許半夏前面,將彼得的手擋開。

彼得皺眉,不屑地看着林漠。

「這位先生,在我們國家,隨便打斷一位紳士的吻手禮,是很不禮貌的事情!」

林漠冷然回道:「在我們國家,不經一位女士的同意,就隨便抓她的手,甚至還想親她,這叫耍流氓!」

萍萍面色一寒,沉聲道:「林漠,你說什麼呢?」

「你知不知道,在彼得的國家,吻手禮,是對一位女士的尊重!」

「你這個齷齪的人,滿腦子齷齪思想。」

「人家那麼紳士的行為,到了你眼裏,就成了耍流氓?」

「我看你自己就是個流氓!」

林漠面色一寒:「在他的國家是不是尊重,我不知道!」

「但是,在我們國家,這樣做,就是對女孩子的不尊重!」

萍萍惱怒:「彼得不是咱們國家的人,難道你不應該尊重一下人家的風俗嗎?」

林漠:「他來了咱們國家,難道他不應該尊重咱們的傳統嗎?」

「你……」

萍萍被懟得啞口無言,只能憤然罵道:「跟你這種沒文化的人,沒法交流!」

「半夏,吃個飯,你帶這麼一個廢物來幹嘛?想讓我倒胃口嗎?」

「你先讓他滾回家,別影響了咱們姐妹的心情!」 「沒錯!」

韓霜無比自信地回答道,他的語氣中充滿了滔天的殺氣,他現在只想把韓塵除掉為二長老和黃多飛報仇。

大長老聞言,看着天空中的龍飛鳳舞說道:「孫兒,我一想起你很快就能把韓塵那個小王八蛋除掉,我心中就特別高興。」

……

天空中驟然出現天地異象,山都城的眾人皆是震驚不已。

他們知道,在山都城內,有一位驚世修鍊奇才,在修鍊時引起了龍飛鳳舞的大吉之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