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夏高策心跳已經加劇到了極點。

一行幾人走進夏家,直奔大廳。

大廳的燈光明亮,夏望江聽見腳步聲音,抬起頭來,神色變幻,猛地站起來。

夏家其餘幾人也看見了大步流星走進來的皇甫和玉,心頭紛紛一沉。

「皇甫盟主。」夏望江很快便調整了心緒,邁步走出去迎接。

「夏老弟。」皇甫和玉還在十米開外就笑着喊了一聲,大步走上來,並且還主動地伸出手來。

夏望江一下子愕然。

他跟皇甫和玉見過幾次面,雙方不算很熟悉,之前皇甫和玉都是喊他夏先生,可這會直接一句夏老弟,親熱得讓夏望江有點慌。

夏望江跟皇甫和玉握手過後,還有種做夢的感覺,然而,對於夏望江來說,這個夢似乎才剛剛開始,緊接着,皇甫和玉讓皇甫寂走到夏望江面前道了一個歉,然後還主動提及要給夏北賠禮道歉……

一陣熱情交談之後,皇甫和玉也沒有過多待留,帶着皇甫寂離開了夏家。

夏明策一直站在大廳門口,在風中凌亂。

皇甫和玉竟然不是來興師問罪,相反,而是送夏北回家,還帶上皇甫寂賠禮道歉。

這份誠心,令人難以置信。

夏望江也在發獃。

這是在做夢吧!

其餘幾個夏家的叔父們也一個個面面相覷,目瞪口呆。

夏北站在大廳中央,小心翼翼地喊了一聲,「爸,我回來了。」

夏望江回過神,看着夏北,「小北,這是怎麼回事?皇甫盟主怎麼跟你一塊回來了?還……還道歉?」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皇甫盟主為什麼會道歉。」夏北說道,「塵哥打電話讓他過去,然後,他就道歉了。」

夏北自己也是一頭霧水。 貝爾摩德點頭答應之後,又說:「不過,我們去哪裡玩呢?」

「這一點交給我好了。」

明智惠理溫婉的一笑。

「嗯。」

貝爾摩德笑著點頭。

飯後,李子禮結過賬之後,便攜著兩美回到了家裡。

貝爾摩德在這裡坐了一會兒,便回自己的房間去了,等她走後,明智惠理便找出一份日本的地圖,拿著一支筆和一個本子,開始認真的規劃明天出去遊玩的計劃。

像她這種小說家,都有一個習慣,那就是做什麼事情都喜歡提前做好計劃。

然後,把計劃寫在小本本上。

明智惠理一邊在地圖上找地方,一邊隨口說道:「弘一,你說我們明天去哪裡玩?」

「去哪裡都無所謂,重要的是我們三個在一起。」

李子禮笑了笑說。

「那我們去四國吧。」

明智惠理考慮了片刻,說:「聽說明天那裡有一場四國金昆羅歌舞伎大戲誒,而且那地方的風景應該也挺不錯的,我以前一直想去那裡看看來著。」

「這次有機會,我們就去那裡好不好?」

「聽你的。」

李子禮隨口說道,去哪裡都無所謂,他也不挑。

「那好,我們明天就去四國,讓我看看我們先去哪裡…」

明智惠理從地圖上圈出了四國的地理位置,隨後開始認真的做明天的旅遊計劃。

在此期間,李子禮數次走到明智惠理身後,看了看她做的計劃,隨後拿了杯咖啡放在她身邊。

全部搞定之後,咖啡也被明智惠理喝的差不多了,她放下了筆,伸了個懶腰,說道:「終於做完了。」

說完之後,她又有些擔憂的說:「不知道貝姐會不會喜歡這個地方?」

「放心吧。」

李子禮笑道:「既然她同意你來做這件事情,那就說明,不管你選擇去哪裡玩,她都不會有意見的。」

「說的也是。」

想到這裡,明智惠理開心的笑了。

晚上睡覺的時候,李子禮和明智惠理相擁而眠。

一夜無語。

第二天睡醒之後,洗漱、吃飯、李子禮跟明智惠理都換上了衣服褲子。

因為要出去,明智惠理打扮的時間有點長,李子禮在客廳等了一會兒,才看到她從卧室里走出來。

不過別說,打扮過後的明智惠理更加漂亮了,連李子禮看了也忍不住眼前一亮。

「怎麼樣,我這身打扮可以吧?」

明智惠理在他面前攤開雙手,笑著問道。

「當然啦,我的老婆,不管怎麼打扮都好看,哪怕是不打扮也好看。」

李子禮笑著點頭。

「就知道嘴甜。」

明智惠理翻了個白眼,不過她更加開心了,隨後她望了望門口,說:「貝姐還沒有來嗎?不知道她怎麼樣了。」

「估計還沒有好吧。」

李子禮說:「我們再等會吧。」

這一等,就是半個小時,終於貝爾摩德推門進來了。

當看到她的那一刻,李子禮跟明智惠理都有些發愣,倒不是貝爾摩德打扮的多麼漂亮,實際上是光這麼看,很難認出她就是貝爾摩德。

只見她戴著深帽,還有墨鏡,肩膀上圍著圍巾,還戴著口罩,把自己捂的很嚴實。

如果不是李子禮兩個跟她已經非常熟悉了,恐怕還不認不出她來。

李子禮笑著說:「貝姐,你不是去做特務,不過是出門玩而已,怎麼打扮的這麼誇張?」

「你懂什麼。」

貝爾摩德翻了個白眼,但有明智惠理在這裡,她也不好說什麼。

其實,她這麼打扮有兩個原因,第一,她是黑暗組織的人,擔心出去玩的時候被黑暗組織的人看到。

第二,她是個公眾人物,並不想被別人認出來。

「我覺得這樣打扮挺好的。」

貝爾摩德一本正經的說。

「你喜歡就好。」

李子禮也沒再說什麼。

明智惠理也沒有說什麼,她笑著說:「那我們出發吧。」

….

四國,全名四國島,有比較發達的旅遊業。

平日里就有不少人去哪裡旅遊,這次加上金昆羅歌舞伎大戲,去那裡的旅客更多了。

當李子禮三人趕到這裡時,風正好,陽光也明媚。

來往的旅客時常就能看見。

按照明智惠理做出的旅遊計劃,大家先往別的景點玩,然後再趕往金昆羅歌舞伎大戲的現場,因為它要中午才開始。

三人遊山玩水,一路上非常高興,當然了,自然也不少了拍照什麼的。

終於,他們來到了金昆羅歌舞伎大戲的地方。

這裡有座很秀麗的上,山頂上有一座古老的神廟,香火旺盛,而通往神廟的山腳下有一條古街,街道兩邊有各種很有特色的店面。

並且,街道兩邊還豎立著一排排旗幟,上面是金昆羅歌舞伎大戲的廣告。

這條街人來人往,遊客眾多,非常的熱鬧。

「弘一,等會我們去神廟看看好不好?」

明智惠理高興的說。

「好啊,不過在去神廟之前,我們先把肚子填飽,不然連爬上的力氣也沒有。」

李子禮抬頭望了望山頂上的神廟。

這座山不算矮,神廟矗立在山頂上,李子禮嚴重懷疑,要是沒吃飽的話,明智惠理可能爬不上去。

倒是他和貝爾摩德無所謂,這樣的山自然難不倒他們。

「好吧,那我們先去吃東西。」

明智惠理笑著說:「聽說這裡有家烏龍麵店挺出名的,我們就去那裡吧。」

李子禮聳聳肩,表示沒意見。

貝爾摩德也是點頭,於是大家來到了那家有名的烏龍麵店。

可能是還沒有到飯點,店裡的客人並不多,只要零星的幾座,李子禮三人挑了個靠牆的座位坐下來。

這店裡還是非常乾淨的,老闆也非常熱情好客,立刻給他們倒了一杯茶,問他們要吃什麼。

三人便點了一碗烏龍麵。

當烏龍麵被端到他們面前時,明智惠理嘗了一口,笑道:「很好吃哦。」

貝爾摩德也拿下口罩,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隨後,她點點頭,隨口評價道:「還行,不過還比不上弘一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