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我們繼續吧。」傑西卡不著痕迹的看了一眼放雜物的桌子,那裏擺着林藝卯的手機,思維活絡起來。

……

……

一個小時后。

傑西卡不光沒找到機會,反而把她累得夠嗆。

雖然有些不錯的舞蹈實力,但是也不代表會教。

她會的,僅僅就是不斷的示範,不斷的帶着林藝卯跳。

而不像金孝淵和權俞利,能夠在口頭上指正林藝卯動作上的錯誤和不足。

……

「呼~休息一下吧。」傑西卡輕輕喘氣道。

體能再好也經不起一直折騰。

林藝卯點了點頭。

「啊~好熱啊。我去把空調溫度開低一點吧。」傑西卡裝模作樣擦著額頭上根本不存在的汗,往雜物桌那邊走去。

「要找空調遙控器的話,在這裏…」

傑西卡腳步一頓,轉身看向林藝卯。

只見他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一個白色的遙控器正對着空調調試着。

感受着空調帶來的冷氣,林藝卯看向傑西卡:「這個溫度怎麼樣?」

傑西卡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

【沒關係,還有機會!】

……

一小時后……

傑西卡這次是真的出汗了,細密的汗珠滲出,扶著纖細的腰肢輕輕喘著氣。

看着傑西卡盡心的樣子,林藝卯也覺得有些累了:「我去弄點喝的吧。」

【機會來了!】

傑西卡竊喜!

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我要純凈水。」

「好。」

傑西卡見林藝卯走出練習室之後,立刻向雜物桌跑去。

然而,讓跑到一半,練習室的門突然被打開。

「那個,我忘了帶錢了。」林藝卯撓了撓頭。

僵硬。

傑西卡無奈的轉身,在牆角的包包里摸出一張紙幣遞給林藝卯。

「謝啦~」

「砰!」

門被關上。

傑西卡安撫了一下受驚的心臟,確認林藝卯的腳步走遠之後才向雜物桌移去。

這一來一回的太嚇人了。

拿着手機,果然還有最後一道難關——鍵盤鎖!

這種鍵盤鎖五次錯誤便會自動鎖定。

【只有四次機會,必須要小心謹慎才行!】

咬着紅唇,傑西卡開始了第一次嘗試。

然而,她第一個輸入的,便是自己的生日……

看着上面提示錯誤的字體后,傑西卡愣了愣,然後不滿的輕哼一聲。

手法逐漸暴躁!

林藝卯的生日、小賢的生日、崔秀英的生日……

傻丫頭開始完全不動腦子,接着又連續嘗試了四個……

愣愣的看着手機,上面提示的還有一次的機會讓她清醒了過來。

重重的把手機丟在桌子上,傑西卡氣得直撓頭髮!

……

「咦,西卡,你在幹嘛?」

身後傳來林藝卯的聲音。

「沒…沒幹嘛,頭皮有一點癢……」

林藝卯看着傑西卡雙手在金色的頭髮上撓著,有些警惕道:「不會是頭髮上長虱子了吧?」

傑西卡怒氣值:MAX

「你才長虱子了!你全身都長虱子了!」傑西卡又羞又怒,怎麼可以這麼說女孩子!

「那你……」

傑西卡也豁出去了,拿着林藝卯的手機怒氣沖沖的走向他:「密碼!」

林藝卯恍然……

這丫頭原來是想要手機里的照片啊!

怪不得今天的行為有些奇怪!

「密碼誰的生日?!」傑西卡氣呼呼道。

林藝卯:……

【你的關注點在密碼上了嗎?】

接過手機,林藝卯無奈道:「正經人誰用生日當手機的密碼啊。」

說着,當着傑西卡的面按下了123456六個數字。

鎖屏解開。

傑西卡:……

原來小丑竟然是我自己?

看着屏幕上的高山綠水,氣急敗壞的她抱起林藝卯的大手「啊姆」一口咬了下去……

「呀!你這隻金毛,住口!」

……

…… 趙熠的心聲,讓嬴政幾乎難受得快要吐血!

逆子,朕慫?你哪隻眼睛看出朕慫了,朕給你摳出來好好瞧瞧清楚!

嬴政真的很想跟趙熠好好理論一番,被自己兒子看成慫貨,這絕對不能忍。

可轉念一想,不能忍也得忍了,否則自己最大的秘密就曝光了。

要證明自己不是慫貨,有很多辦法,嬴政在內心裡暗暗發誓,接下來一定要一箭雙鵰,讓趙熠好好看看,什麼是帝王風範!

而就在這時候,御書房外的小徑上,宗正兼典客嬴弘,與左相李斯,御史大夫馮劫,中車府令趙高正形色匆匆趕來。

「內侍說了,東胡人的事情,陛下動怒了,怕是接下來不好處置。」

趙高壓低著聲音說道:「陛下已經召見了咸陽令,想必咸陽令已經把事情原委都說了。」

李斯緊蹙眉頭,「此事也不能完全怪典客,原本陛下之前確實也說了,對外族人不能太過嚴苛。」

「之前一直都好好地,如今突然變得嚴苛起來,這陛下的心思,越來越難揣測了。」

嬴弘仰天長嘆,「可不就是,當初是陛下金口玉言,不要對與我大秦親厚的外族人太過嚴苛,不要用大秦律例過於束縛他們,所以我等才會對這些外族人寬容。」

「可如今我等寬容了,但陛下又不答應了,這還讓我等接下來如何做事?」

看到嬴弘一臉無辜的表情,馮劫卻是面無表情,「幾位大人還是趕緊進去吧,陛下的性子都是知道的,讓陛下等的時間越久,事情恐怕會越發難以收拾!」

眾人聞言,頓然心悸,趕緊走進御書房內,迎面就看到,還跪在地上,滿臉鮮血的咸陽令范東。

看到這一幕,嬴弘頓然倒抽一口涼氣,他本以為嬴政只是動怒,卻沒想到竟然會這麼嚴重,看范東這樣子,怕是嬴政親自動手了。

「嬴弘,你乾的好事!」這邊嬴政見嬴弘等人進來,頓然暴喝出聲。

嬴弘這時候哪裡還敢擺出自己老秦人,老資格的譜,趕緊躬身拜倒在地,「陛下,臣有罪,懇請陛下責罰!」

嬴弘這一跪,主動認錯,算是以退為進,先給嬴政將一軍,反正已經這樣了,你愛咋地咋地,總不能把我給殺了吧!

「哼,民心都給你攪得一團糟,你當然有罪!」嬴政眯縫著眼睛,「朕現在要的是解決之法,現在給你機會。」

「那林氏夫婦該如何安撫,那三名東胡人如何處置,你給朕現在說個章程出來!」

嬴政把皮球踢回給嬴弘,嬴弘身為宗正兼典客,主持皇室內務和對外外交,東胡人之事,本就是他職權範圍,他沒做好的事情,當然要得重做一遍。

「陛下!」嬴弘到底是老薑,很快就想到了應對之法,「微臣以為,店主人林某已故,林氏受辱,當令東胡使團賠償林氏一千金,同時臣即刻安排下吏前往使團處訓斥……」

李斯和趙高聞言,都紛紛點頭,表示贊同,馮劫不發一言,卻也沒表述反對意見,趙熠卻是連連冷笑著,看向嬴政。

嬴政眯縫著眼睛盯向嬴弘,並沒有馬上給出結論。

而嬴弘沒有得到嬴政的首肯,隨著時間一點點過去,內心不免變得緊張起來,忍不住又多加了一句話。

「至於那三個東胡武士,微臣以為,應當立刻由咸陽令收押,依照大秦律例,將他們關押五年時間,然後再逐出大秦國境……」

【哈哈哈……簡直搞笑,還真是越來越糊塗,大秦律例什麼時候有這樣的條例,你特么給爺翻出來看看,老子現在把它給吃了!】

【殺了人,關押五年逐出境外,那老子把你現在剁了,也把我關五年,逐出大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