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雙凌厲的雙眸,宛若冷刀一般,隨時都會將顧醫生凌遲。

顧醫生徹底被震住。

宗政御推開他,轉身,推開了慕安安的房門。

當即,顧醫生一臉絕望的閉上眼。

完了完了。

徹底完了。

他的年輕生命,將會結束在這個平平無奇的夜晚。

連對象都沒有的他,孤單單的連橫著死的資格都沒有。

七爺會怎麼處理?

喂鯊魚?

還是五馬分屍?

還是……

「七爺!」

就在顧醫生內心幻想自己N種慘不忍睹死法時,耳邊便聽到了一句熟悉的聲音。

這聲音,簡直像給了他新生!

顧醫生當即睜開眼,上前一步,朝慕安安房間看去。

房間內。

慕安安還保留剛才離開時候,女扮男裝的裝扮。

一身黑色朋克裝、利索的銀色短髮,非常張揚。

加上那經過特效后的清秀容顏,完全就是一個放蕩不羈小少年。

宗政御狐疑的眯眼,盯着房間內的慕安安,同時目光將房間掃了一圈,尤其是在窗戶的時候,多停留了幾秒。

緊閉的窗戶,並未沒有什麼問題。

慕安安一臉驚喜的跑到宗政御面前,「七爺,你回來了?」

「怎麼這幅裝扮?」宗政御問。

「好玩啊。」

慕安安回的十分坦蕩,一臉笑意,指著後方被駕在手機支架上的手機,屏幕還亮着光,「我在拍小視頻呢。」

說的是很清楚,慕安安心裏還是很緊張的。

緊趕慢趕,總算是回來了。

也慶幸自己心細,跳窗進來的時候,把窗戶給關上,否則宗政御肯定會發現問題。

同時,慕安安又拽著宗政御嘀咕,「我拍了一個晚上視頻,怎麼拍都不對勁,角度怎麼都有問題……」

話此,她突然卡主。

隨後像是發現了一個偉大事情一樣,整個眼睛亮了起來,昂頭看着宗政御,開始比劃自己跟宗政御的身高差。

「七爺,我們差了將近20公分呢。」

「嗯?」與之相對的水上隼人,穿得就更加休閑一些了,灰色的牛津紡襯衫,裡面是白色短袖的內襯,下身是普通的黑色休閑褲與白色休閑鞋。

按理說這樣偏年輕偏「學生」的打扮,與菜菜緒的職場女性成熟風似乎不太搭,但誰叫兩人的顏值足夠高呢,水上隼人又像是天生帶有CP光環,和菜菜緒站在一起不僅很配,更顯得她

《向陽處的日娛》第三百三十八章最喜歡被動態語法的菜菜緒 「轟!」

「轟!」

「……」

那面高達二十米的木製城牆,在經歷了五十架投石機長達半個多小時的不間斷投擲攻擊,終於在發出一聲不堪重負的哀鳴后轟然倒塌。

「停!」

看着城牆倒塌后露出的士兵,蘇葉果斷下達了停止攻擊的命令:「藍染,要塞我已經擊潰,現在是不是算我贏了?」

「蘇葉君喲!」

藍染的聲音依舊不緊不慢,遠遠的從軍營中傳到蘇葉耳中:「要塞中可是還有這麼多士兵呢,只有將他們都殺了,勝利才能算屬於你呢!」

「藍染,你什麼意思!」

聽到這,蘇葉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心中已經有些猜到了藍染的想法。

這是要他屠殺掉面前所有士兵啊!

「呵呵,蘇葉君,不要憤怒!」

輕笑兩聲,藍染依舊是那麼的從容:「如果憤怒可以換來勝利,世界上早就沒有失敗這個詞了!」

「藍染,你的目的是什麼?」

蘇葉冷聲問道,他才不相信藍染讓他屠殺這些士兵,就只是為了讓他獲得勝利。

就連這個沙盤世界都是藍染創造的,如果藍染真的想認輸,完全不用多此一舉。

「蘇葉君,我能有什麼壞心思呢?我只是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啊!」

很是無辜的看着蘇葉,藍染臉上的笑容不變:「如今勝利就擺在你面前,如果你想得到,你就會得到,你所需要付出的,僅僅只是一個命令而已。」

人不狠,站不穩。

他雖然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但如果蘇葉的心性不能得到他的認可,他也不介意繼續在虛夜宮中待下去。

時間,對於他這等存在來說,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是啊,勝利就擺在我面前!」

看着笑容依舊的藍染,蘇葉臉上表情也逐漸恢復平靜:「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

藍染這是小看他了!

在知道這個沙盤世界只是藍染創造出來的虛擬世界后,蘇葉就已經將這當成是一場虛擬遊戲了,所有的士兵在他眼中都不過是系統的NPC而已。

「騎兵轉步兵,搭建浮木橋,全軍出擊!」

看着從身邊呼嘯而過的士兵,蘇葉緩緩轉過身,不去看接下來的那場屠殺!

他決定了,待會和藍染進行武鬥的時候,一定要狠狠揍藍染一頓。

因為藍染讓他非常的不爽!

「你果然是如我所料的男人啊!」

看着已經跨過護城河的士兵,藍染臉上的笑容更甚,顯然對於蘇葉的決定很是滿意:「蘇葉君,這場戰鬥是你勝了!」

下一秒,還不等蘇葉的士兵衝進要塞,那早已埋在整個要塞下的黑火藥瞬間被引爆。

「轟!」

伴隨着一聲驚天動地的爆炸聲響起,藍染的要塞在瞬間化作一片廢墟。

蘇葉猛然回頭,想要看看發生了什麼。

只是等他轉身的剎那,整個沙盤世界開始虛幻,當他回過神來時已經回到了虛夜宮中。

「藍染,你這是什麼意思!」

目光冷冽的看着藍染,蘇葉在從沙盤世界離開的最後一刻,看清了藍染要塞中發生的一切。

蘇葉沒想到藍染會這麼狠,居然在建造要塞的時候,就在要塞的下方埋了大量的黑火藥。

只是蘇葉怎麼也想不通,為什麼藍染會在最後引爆所有黑火藥,這完全就是多此一舉啊!

王座上,藍染臉上的笑容依舊那麼淡然,就彷彿沒有什麼能影響他的心態一般:「蘇葉君喲,成長是漫長的,有些經歷對於現在的你來說,還太早了些。」

正如他所說,蘇葉的心性雖然得到了他的認可,但終究還是有些太年輕了,還需要他好好調教才行。

剛剛在下達全軍出擊的命令后,蘇葉轉身不敢直視那場大屠殺,就是他還太年輕的體現。

若蘇葉真的是以那種方式獲得勝利,那這場勝利無疑會成為他心中的一根刺,在那遙遠的未來,這根刺必將會成長他心靈的弱點!

這可就不是他想看到的。

畢竟他所選擇的召喚師,必然將隨他一起踏上世界之巔。

蘇葉沉默,一時間竟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

回想着剛剛發生的一切,再結合藍染話中的意思,讓他馬上就想明白了藍染這麼做是為了什麼。

可正是明白藍染的想法,這才是讓他最難受的。

「蘇葉君,是否開始第二場武鬥?」

藍染那溫和的聲音打斷了蘇葉的沉默。

緩緩抬起頭看向王座上的藍染,蘇葉也從沉默中回過神來:「藍染,接下來的武鬥我不希望你放水!」

不管藍染有什麼想法,最重要的還是接下來的武鬥。

有什麼事,等武鬥結束再說!

「蘇葉君,還請放心!」

藍染緩緩從王座上站起,臉上的笑容不變,但目光卻比之前多了幾分凌厲:「武鬥啊,我可是不會放水呢!」

隨着藍染的話音落下,他們所在的虛夜宮瞬間開始虛化,片刻后他便與蘇葉一起出現在了一片廣闊無垠的荒蕪地區。

手持幻覺系斬魄刀鏡花水月,藍染身上的長袍無風自動,在這荒野中獵獵作響。

「白鬍子!」

看着已經認真起來的藍染,蘇葉不敢有絲毫大意,第一時間將白鬍子給召喚了出來。

「咕啦啦啦……這次的對手呢?老夫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啊!」

白鬍子那豪邁的笑聲回蕩在荒野上,那股睥睨天下的霸氣橫掃四方,在荒野上捲起道道颶風。

「額……」

看着白鬍子那龐大的身軀,藍染臉上的笑容第一次僵住:「蘇葉君,你這就有些太過分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