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在這之前,他還有更重要的一件事要弄清楚。

這件事,事關他的前途和未來。

夜深人靜。

一個蒙著面的黑衣人,突然闖進了岳龍城的臨時住所。

那黑衣人身手矯健,幾乎是瞬間就跳躍到了陽台,又在眨眼間,悄無聲息出現在了客廳。

岳龍城正坐在客廳里抽著悶煙,看見來人,並不緊張。

那人畢恭畢敬道:「少主,我是來跟您彙報主子那邊最新進展的。」

岳龍城點點頭:「你說。」

黑衣人:「主子的確有一個走失的親兒子,他親兒子跟他失散的時候,才五歲。」

「主子現在動用了自己所有的力量,揚言不管費多少人力物力,都要找到他的親兒子!」

聞言,岳龍城的臉色,頓時變得極度陰沉。

一個是親兒子,一個是義子。

如果親兒子回來了,那他這個義子,還能繼續得寵嗎?

一山不容二虎啊!

岳龍城吸了口氣,繼續詢問:「進度如何?他調查出什麼結果了么?」

黑衣人點點頭:「有一點眉目,主子的親兒子,現在似乎在北境,而且職位不低。」

「不過……消息不是百分之百準確,主子現在也沒確認。」

什麼!

岳龍城猛地站了起來,臉色巨變。

北境!

而且職位不低!

這個親兒子,本來就威脅到他這個義子的地位了。

要是還職位不低,那他這個義子,豈不就更沒價值了么!

砰!

岳龍城一拳砸在桌上,直接把桌子都砸成兩半。

黑衣人膽戰心驚,此時不敢再隨意發言了。

「我到底哪裡不好,他非要去找他的親兒子!」

「我從小到大都聽他的話,去國外歷練,回國甘願當一個普普通通的士兵!」

「難道在他心裡,我還算不上他親兒子嗎!」

岳龍城發瘋似地咆哮,眼神突然變得怨毒起來。

他吃醋了。

這個親兒子,一定不能回來!

至少在認祖歸宗之前,必須得死!

岳龍城死死盯著黑衣人,繼續詢問:「那老東西,對他這親兒子的身份,有沒有更詳細的猜測?」

紫筆文學 為了保險起見,炎曦月服用了一顆匿息丹,屏息凝神朝著靈識樹緩慢走去。

樹上的嗜識蝠依舊安靜的熟睡。

靈識果靜靜的從樹枝上垂著,散發著瑩瑩光亮。

打量了一下眼前這棵樹

其上結著幾百顆果實,有大有小。

黑暗中閃爍著點點熒光。

美麗至極

炎曦月嘗試伸手將離得最近的一顆摘下。

迅速放入空間中。

看了一下旁邊樹上的嗜識蝠,毫無動靜。

她接著向下一顆摘去。

……

「哈哈哈哈,果真是老天不亡我啊!」

安靜的林中突兀的傳出聲響

炎曦月皺眉

不好!

暗自磨牙:

這是哪個蠢蛋這麼大聲音?!!

她看向旁邊開始晃動的嗜識蝠微微咬牙

「哈哈哈哈,老夫我也命不該絕!」

又有一道聲音傳來。

冷月三人躲在暗處著急

主子還沒回來!

「這些人是沒說過話么?」

琥顏氣憤道。

他們這行為肯定給主子添麻煩了。

但她也無可奈何

越來越多的人過來

林中也變得更加嘈雜。

炎曦月看著緩緩蘇醒的嗜識蝠果斷轉身離去。

一個人發現了遠處閃著光芒的樹,興奮的大笑

「靈識果是我的!」

眾人聽到聲音抬頭一看

眼中皆是一片狂熱

終於找到了

又看到已經衝出去一大截的那個人

眾人也抬步趕緊追上。

氣氛變得安靜

在欣喜自己活下來過後

開始各自防備。

畢竟,他們的目的都一樣。

甚至有人暗自醞釀著靈力時刻準備攻擊。

如果有人先到達了

那個人只能是自己!

在大隊伍中的老狼卻是不著急的走在後面。

而本來跟著他的兩人也不見蹤影。

不用說

肯定進了蟲子的肚子里。

琥顏身邊劃過模糊的身影。

下一刻,炎曦月的身形驟現。

三人下意識往旁邊一看

看到她回來了

頓時都鬆了一口氣。

還好回來了。

「出去吧」

這麼多人都在外面,她們也不會太顯眼。

三人和隱匿后的毅執一同悄無聲息的出去。

跟在了人群的最後面。

……

這時的嗜識蝠緩緩睜開眼睛。

那裡面閃爍著嗜血的紅色光芒。

吱吱聲開始響起。

一人忽的凝神

「這是什麼聲音?」

還沒人來得及回答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