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清辭回了家后就把自己關在房間內,許久都沒有出來。她埋頭寫着計劃書,這是她都一個習慣,一切都必須在自己掌握之中。

今天她離開茶樓的時候就發現有人跟着自己,不過發現這些人並沒有惡意,腦子一轉就知道了這是什麼情況。

顧澤鑫都已經派了人來監視她,那有些事情肯定是瞞不住的,既然如此,那送上來的資源可不能就這麼白白浪費了。

另一邊,林一豐受傷之後,姜怡嬌就以照顧他為借口在林一豐的公寓呆了一整天。

早上,林一豐就接到了經理的電話,慰問他受傷的事情,也因為受傷,它的稿子可以不用交了。這個結果林一豐相當滿意,不過還是裝模作樣的講了幾句,表示自己的遺憾,等傷好了一定會繼續努力的。

因着姜怡嬌的「幫忙」,今天的林一豐看她也格外順眼,也更加「溫柔」。雖然姜怡嬌說是來照顧他,其實就是陪他聊天而已。午餐晚餐都是去外面吃的,早餐是早上從姜家帶來的,保姆熬的粥。

。 怪物尖銳鋒利的牙齒緊貼著葉天腳底合上,就差那麼零點幾秒,稍微慢上一點便會被攔腰咬斷。

幾乎在同時,葉天低頭咬住懷中的一個小瓷瓶,用舌頭掀開蓋子將其中的藥丸一股腦吞入腹中。

藥丸入口即化,化作龐大,暴躁,雜亂的真氣充斥全身。

葉天想都不想,用身體保護住兩女,周身爆發出紫黑色真氣罩,來保護自己的身體,不被怪物腹中肌肉碾壓成肉泥。

咔~咔~

體外真氣罩,被擠壓出一道道裂紋,體內真氣源源不斷的填補,如果不是之前吞服了副作用極大,只能在緊要關頭使用的『回氣丹』,此時這層保護自身的真氣罩已經破碎。

沒過多大一會,葉天便進入了怪物胃中,這一次肉壁擠壓力道更加強勁,加上帶有極強腐蝕性的胃液,真氣輸出已經達到剛剛的五倍。

「不行,最多兩分鐘我體內真氣便會枯竭耗盡,到時必死無疑!」

葉天心中暗道,取出一根手指長短的灸針針刀,艱難的刺入怪物胃壁。

「你媽,這胃壁太韌了,我的針刀能輕鬆刺入花崗岩,但刺入這胃壁卻如此麻煩。」

葉天用拼盡全力的在怪物胃壁上劃出一條十公分長的口子,絲絲鮮血流淌而出。

然而這點傷口對龐大的怪物來說根本就不疼不癢,毫無感覺。

咔擦~咔擦~

胃液的腐蝕,加上胃壁的擠壓,保護葉天周身的真氣罩已經出現遍佈裂紋,眼看就要破碎。

葉天知道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了,掏出兩個小瓶子將裏面的黑色粉末倒進胃壁劃出來的傷口中。

粉末接觸傷口發出道道白煙,肉眼可見傷口發黑,被腐蝕掉一大塊肉。

這一次,葉天可以感受因為疼痛,怪物的胃部開始劇烈痙攣起來。

「這點毒對這大傢伙根本沒用!」

葉天此時是真的沒轍了,腦海中浮現徐昭盈,柳佩茹,眾兄弟……洛傾城……

「等等?洛傾城?」

葉天回憶停留着大胸老師洛傾城身上,忽然想起從她身上吸收的火毒。

「這傢伙生活在水裏,應該會怕火,死馬當活馬醫。」

想到這葉天運轉真氣,找到在丹田中壓制住的火毒,由真氣包裹輸入胃壁的傷口處。

火毒順着傷口傳遍怪物全身,在水下的怪物,疼的劇烈翻滾起來,胃部痙攣力勁成十倍的上漲。

咔擦~

滿身裂紋的真氣罩再也堅持不住破碎,葉天摟住二女,渾身骨骼被胃壁擠壓的咯咯作響,疼的葉天冷汗直冒,緊咬牙關,發出痛苦的呻吟。

咔擦~

葉天手臂,肋骨被威逼擠壓斷裂,連連口吐鮮血。

「你不過是一條孽龍,而我是真龍,怎麼可能死在你的腹中!」

葉天怒吼一聲:「聖龍道!」

嗷~

高亢威嚴的龍吟響起。

三花聚頂,五氣朝元,葉天發揮出全部潛力,化作一條宛如實質,通體燃燒火焰的黑色神龍,揮舞利爪不停掙扎對抗胃壁的擠壓。

三花代表精氣神,五氣代表心肝脾肺腎,乃正統的武聖之相。

可以說現在的葉天是完全拚命,但單憑肉身,葉天根本無法與怪物相比,但他身上的金色火焰卻不同,但凡胃壁觸碰,瞬間表面那一層皮肉燃燒成焦炭。

忽然葉天感覺自己的身體快速上升,隨即景象一變,被怪物吐了出來。

呼~

重見天日的葉天坐在地上,將二女放在地上,重重喘著粗氣。

舉目觀瞧,發現這裏竟是一處地下岩洞,沒有出入口,只有一側地面不停流動的河水。

岩洞的一側,堆積無數屍骨,有人,也有動物的,但更多的則是魚骨,不用想也知道,這岩洞應該就是怪物的老巢。

就在這時,葉天身後傳來一陣腥風,猛地回頭,只見那條十多米長,似龍似鰻的怪物正張著血盆大口看着自己。

雖然在它的消化道溜達一圈,但之前還沒注意看它的外表,如今在陸地上,葉天看得真切,不得不說這怪物長得是真他大爺地嚇人……

怪物一雙燈籠大的眼睛死死盯着葉天,可以看出它眼中充滿了貪婪的慾望,但卻知道眼前這長腿長手的小東西並不好惹,又摻雜着些許忌憚。

敵不動我不動,同樣的,葉天如今渾身十多處骨折,左邊更是整條腿都不聽使喚,體內真氣所剩無幾,此時與怪物搏鬥起來,葉天也沒有幾分勝算。

就這樣,怪物有些忌憚葉天,同時葉天也沒有十足把握降服怪物,兩邊好似麻桿打狼,兩頭怕。

這裏看不到天,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擁有修為,體質超過常人的梁慕橙率先醒過來。

「這裏是哪?好臭啊……」

「別說話,我們現在處境十分危險。」

「葉天?你在哪?我們又在哪?」

因為這裏不見天日,四周漆黑如墨,伸手不見五指,梁慕橙修為也不算太高,沒有夜視如晝的能力,自然看不清四周的景象。

「我們在一個怪物的老巢中,它在與我對視,隨時可能動手,你先把左手邊的萊韻救醒,然後一點點往右後方移動,記住不管這邊發生什麼動靜,你都不可以過來。」

「哦。」

梁慕橙聽話的點點頭,開始掐昏厥的萊韻人中,按壓胸口做心肺復甦。

噗~

萊韻吐出一口潭水后緩緩睜開眼睛。

「好黑啊,這是哪?是地獄嗎?我死了嗎?」

「沒有,葉天說我們在一個怪物的老巢……」

隨着梁慕橙對萊韻大致講述一遍后,按照葉天的指揮躲在岩洞的角落。

不再考慮兩女安危后,葉天戰意暴漲,身形微微蠕動,渾身斷裂的骨骼,除了腳掌粉碎性骨折以外,全部重新接上。

連續吞下幾大瓶療傷,恢復真氣的藥丸后,葉天全神貫注的看着怪物,在他想來能拖一秒算一秒,多拖一秒自己傷勢和修為就會少一分,勝算也就多一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怪物終於忍不住,張開血盆大口朝向葉天咬去。

「在水裏我不是你對手,現在是地上,我會怕你這條畜生!」。 有人湊到高珉耳邊嘀咕了句,「穆慧妍和郭美詩來了。」

高珉笑道,「喬小姐,那就一會見真招吧,我還有點事,你們先熟悉下場地。」說完悄悄溜去了後面的一間休息室。

穆慧妍是和郭美詩一起來的,穿着長風衣,頭上戴着帽子,臉上戴着口罩,從側門進來的。

「穆總來了?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合作愉快!」高珉伸出手要跟穆慧妍握手。

穆慧妍冷眼看着他,沒理會,「我是來看熱鬧的。」

「看熱鬧也好,」高珉讓人送了兩杯果汁進來,「先喝點果汁,還有一會才開始,你們先休息。」

郭美詩警惕的看着那兩杯果汁,「我們自己帶了喝的,不需要這麼殷勤。」從袋子中拿出一瓶水遞給穆慧妍,「慧妍姐,喝這個吧。」

穆慧妍掃了眼那瓶水,接過拿在手中,但沒喝,現在她都不知道誰才能信得過了,她是裝瘋這事只有郭美詩知道,郭美詩剛走沒多久高珉就來了……

「慧妍姐,不喝點嗎?」郭美詩還特意為她擰開,「喝點吧,早上到現在還沒喝水呢。」

「我不渴。」穆慧妍多了個心眼,「你喝吧,你也沒喝水。」

「我也不渴。」郭美詩把水放下。

穆慧妍更加疑心,「高珉,你出去吧,我們想休息會。」

高珉先走了,走時還說了句,「這果汁是鮮榨的,不喝可惜了。」

「美詩,你跟他們到底是什麼關係?」等高珉走後,穆慧妍終於忍不住問了句。

郭美詩忙解釋,「我和他們?我和他們怎麼會有什麼關係?慧妍姐,你怎麼了?怎麼會問這種問題?」

穆慧妍盯着那瓶水,「你喝幾口。」

郭美詩還真打開喝了幾口,「慧妍姐,你不會是在懷疑我吧?」

「難道我不應該懷疑你嗎?美詩,你是我最信任的人,可如果連你也出賣我,我會……我會生不如死,你懂嗎?」

郭美詩嚇了一跳,「慧妍姐,你怎麼突然說這種話?我怎麼可能出賣你?難道是高珉?他在挑撥離間?」

穆慧妍嘆了口氣,「那天你前腳剛走高珉後腳就來了,說我是裝的,除了你,沒有任何人知道這事。」

郭美詩就差跪下了,眼眶全是淚,「慧妍姐,你對我有恩,我不可能出賣你的!一定是高珉在挑撥離間!」

見她這麼誠懇,穆慧妍相信了,「高珉讓我來找喬安夏報仇,等會我們必須小心點。」

郭美詩說道,「其實,真正害死若冰的是高珉他們才是。」

「你說的對,」穆慧妍眼底藏着幾縷銳氣,「哼,等會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另外一名身穿黑色長衣的男子也走到了秦沉的身旁,以目示意道:「老沉,No.1正注視着我們,我們與他多年未見,如今他突然出現,會不會…………」

這名男子的半張臉被遮蓋在了漆黑如墨的長發之下,身上的黑衣襤褸不堪,一條漆黑的圍巾纏繞在其脖間,將他的嘴巴蒙得絲紋不露,而那垂靠其背的多餘巾條似一根靈活的枝條般張搖起拂,飄逸之感蕩然入眼。

在他呈現出的半張臉上,一個烏黑的鴉字刻在了他的眼角之下。那幽黑的眼眸也格外與眾不同,因為眼瞳之內浮現出一圈又一圈的藍輪,看久后便能讓人產生強烈的眩暈福還有那鬼魅的黑色眼影,盡情彰顯着他的神秘莫測。

此人名為無影,不知何方人士,與秦沉和黑白無極一樣,對外從不提及自己的過往,且修為已至古神。

秦沉雙眸一眯,若有所思道:「我知道你想什麼,但他始終凌駕於我們之上。以前發生的事情任誰也無法左右,而且那件事既然已經發生了,那我們的宿命也就到此結束,他依舊是我們的大哥。待到下台後,我們去找他好好談談。」

無隱的雙眼中閃過一道暗淡之色,隨後也贊同的點零頭道:「確實如此,他是我們無法超越的存在,畢竟比我們早誕生,是最接近於元老級別的人物。」

「組織中的五名魂滅之王,也是時候和他們重新會面了。」黑白無極的俊臉上展露一絲嚮往之色,內心尤有一種難以壓抑的期待福

傳中有一群來歷不明、身手非凡的人物,他們在世間突然脫穎而出,與修仙者和玄法者有着壤之別。

他們本身擁有特殊的能力,而且還具有拔山抗鼎的神之力。這群人擁有特殊的稱號,分別稱為No.1,No.2……,最後一直到No.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