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計是個助理。

胖瘦組合千百年來都是最搭的。

時禕很快將這個意外拋到身後,低聲勸方陽說。

「所以,為了防止三年前的悲劇再次發生,這次的頂流你可要看好了。」

剩下的話女人是用口型說的。

千萬不要讓他談戀愛。

頂流談戀愛,

死、路、一、條。

沒有僥倖。薛通觸及光門的瞬間,眼前光影四射,模糊不清,當恢復正常,人已傳至一座花園。

高牆碧瓦,假山花叢,院外是一眼望不到頭的重重屋脊。

薛通自不會冒失騰雲,空中灰濛濛不見陽光,更未見一個人影。

「那些人都哪去了?」

薛通環顧四周,一頭棕熊已從樹林后沖了出來。

《仙途煙雲錄》第一百八十章殿前墨獅 稍微冷靜一些。

秦雲又沉吟道:「朕就說十一弟怎麼可能做出那樣的事來。」

司徒凜苦笑:「陛下,恕我直言,有些時候,不得不防。」

秦雲眯眼:「什麼意思?」

這時候,司晴很懂事的退開了。

司徒凜猶豫道:「以老夫的了解,順勛王是一個極重感情的人。」

「他不曾想過大逆不道之事,但同時,也不會眼睜睜看着陛下摧毀門閥的。」

「這些年他已經跟門閥有斬不斷的關係了,單單是著名的燕雲十二將,就有過半是門閥世家的人。」

「試想門閥真的倒台,遭遇清算,王爺他會袖手旁觀嗎?」

秦雲皺眉,緩緩道:「這件事,朕會處理好的,順勛王的故交門生,只要不太過火,朕都能看在他的面子上,從輕處理。」

司徒凜絕對是一方豪傑,有着極其出色的戰略眼光。

「陛下,真的可以嗎?你願意放,可他人未必願意接受。」

聞言,秦雲陷入沉默。

良久之後。

司徒凜微微一嘆:「陛下,不知你想要我替你做什麼?」

秦雲眼神聚焦,緩緩道:「罪證!」

「鐵證如山的那種,朕要一舉打到九大門閥元氣大傷。」

司徒凜深吸一口氣,彷彿下了很大的決心。

緩緩道:「刺殺錢麟的事,是九大門閥的老頭子們合作決定的。」

「出手的刺客,應該是唐氏門閥的門客,一夥實力極強的高手,精通刺殺。」

「您只需要抓住他們,唐氏的罪證就等於到手,唐氏一出事,其他門閥也坐不住。」

「到時候,或許老頭子們會露出馬腳。」

秦雲眉頭一挑:「可朕要怎麼找他們?」

「你有什麼線索?」

司徒凜搖頭:「這個我也不清楚,但有個辦法,可以引蛇出洞。」

秦雲再問:「什麼辦法?」

「陛下丟出合適的誘餌,老頭子們還會行動,譬如江北項家!」

司徒凜又解釋道:「項家的那位小姐,頻繁幫助陛下,破壞了門閥的利益,甚至讓李密死於非命。」

「李氏門閥,可是將她視作眼中釘。」

秦雲沉默,辦法倒是個好辦法。

無論是唐氏,還是李氏出手,自己都能反將一軍,進一步清算。

但讓項勝男來做誘餌,他覺得有些虧欠。

這個女人,不求回報的幫助自己很多次了。

「錢麟,也可以做誘餌吧?」

司徒凜搖頭:「門閥的激進分子,沒那麼傻,帝都他們是不敢進來的。」

「而且陛下,你不能拖時間了。」

「一旦門閥反應過來,就不會再出手。」

秦雲皺眉:「好吧。」

「這件事朕會立刻決策。」

「你還有什麼其他要說的沒有?」

司徒凜想了想:「老夫知道的,估計陛下也猜到了。」

「所以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日後,書信來往吧,若有緊急事件,老夫會讓人秘密通知陛下的。」

秦雲點頭:「好,就這麼說定了。」

「……」

二人交談幾句,而後打算離開。

離開之時,司徒凜找來司晴:「晴兒,舅舅現在不方便帶你回關中,你的身份確實敏感了一些。」

「你……暫時住在皇宮,如何?」

司晴美眸下意識看了一眼秦雲,見他沒有反對,便點了點頭,輕聲道:「大事為重,晴兒明白。」

司徒凜點了點頭,看向秦雲,彎腰一拜:「那就有勞陛下了。」

秦雲微微一笑:「應該的。」

「外面人多眼雜,朕就不送你了。」

司徒凜點頭,而後又對司晴交代了幾句,便戴上斗笠,下樓從側門離開。

一行高手,將他拱衛,顯得極為神秘。

來時無蹤,去時無影,誰都沒有發現。

人走之後。

氣氛略顯尷尬。

司晴就好像是一個被寄宿在秦雲家裏的孩子,站在原地,低頭不語。

秦雲沖她挑眉笑道:「怎麼樣,朕說過你舅舅一定會同意的吧?」

司晴長長的睫毛煽動,道:「陛下乃天命所歸,跟着您,自然比造反者好。」

「你說的話猶如一口甘泉,讓人食之清爽。」秦雲笑道。

司晴莞爾一笑。

氣氛再度陷入沉默。

幾次尷尬的事發生,她是越發不知道如何面對秦雲了。

這時候。

秦雲忽然道:「來人,送她回皇宮吧。」

司晴抬頭,美眸看來,疑惑道:「陛下您,還不回宮嗎?」

問完,她頓時後悔!

這不是自己該問的問題。

可秦雲卻不在意的回答了。

「朕打算去一趟三大書院,和英雄閣,晚些再回皇宮。」

「有空會去看你的。」

聞言她臉蛋微微發紅,總覺得這句話怪怪的。

「那我先告退了,陛下。」

秦雲點點頭,示意錦衣衛護送她回宮。

等人走後。

他立刻讓人拿來筆墨。

在桌子上寫了一封長長的信。

是給項勝男的,為了引蛇出洞的事。

寫完之後,他看着信,自言自語:「也許你就是朕命中的福星吧,什麼事都要靠你助力一把。」

而後吩咐錦衣衛:「此信送到勝男手裏,她會知道怎麼做的。」

「豐老,一會你找人故意放出消息。」

「就說朕意欲讓江北項家,進帝都,執掌重要職位,專門負責追查鐵器走私,糧食囤積等案子。」

「然後朕等會就大搖大擺,親自去給項家挑選官署之地。」

「高傲的門閥們得知消息,不會容忍的。」

「到時候,就是朕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