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幾名宮女進去,將一臉紅潤的嫣兒接走,才算恢復平常。

豐老等了一會,才進去。

秦雲剛穿好龍袍,手裡還攥著嫣兒不小心遺留的肚兜,他趕緊一藏。

「豐老,何事?」

豐老低著頭,目不斜視,道:「陛下,四海酒樓的探子來信了,說是慕容姑娘找您。」

說著,他呈上一封信。

「慕容舜華?」秦雲微微詫異,好幾天沒見到這女人了,一想起,還真有點想她。

全天下的女人都對他百依百順,但唯獨這個慕容舜華不感冒他,還想殺他。

這讓秦雲有一種面對女神的感覺。

他打開信封一看。

字簡短,柔氣與銳氣兼具。

「籬笆小院一會,你一人前來。」

秦雲看著信,嘖嘖稱奇,這女人惜字如金,硬是怕多說了一個字。

「豐老,安排一下,朕要出宮一趟。」

「另外,不要帶禁軍了。」

聞言豐老皺眉:「陛下,謀反之事剛過不久,逆黨黨羽未完全清除,這樣不妥。」

「沒事,你帶著影衛暗中保護朕就可以。」

「朕去找慕容舜華,還有一個她,什麼刺客能近朕的身?」

豐老瞟了信一眼,渾濁雙眼狐疑,皺眉道:「陛下,為何這慕容姑娘要求您一個人去籬笆小院?有些古怪啊!」

「是不是要防備一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蕭贊一愣,但很快便說道:「確定!」

說實話,田小暖是林姍姍的閨蜜,蕭贊之前和田小暖也接觸過,知道田小暖是個很不錯的女孩兒,不過之前他將所有心思都用在了林姍姍身上,再加上田小暖是校花級別的女神,他根本沒有過任何非分之想。

甚至今天要不是為了激活系統,他也想不起來和田小暖求婚。

本來他都已經做好被田小暖拒絕的準備了,誰知田小暖沒有直接拒絕,這倒有些意外。

果然。

田小暖很快便露出燦爛的微笑,「好,那我答應你。」

嘩……

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巴,誰能想到田小暖居然會同意嫁給蕭贊!

新娘一家讓新郎結婚的當天再補20萬彩禮,新郎反手向伴娘求婚,伴娘很爽快的答應了!

這特么……

莫名感覺有些爽啊!

蕭贊也沒想到田小暖會答應他的求婚。

是自己身上散發的魅力早就吸引了田小暖,還是系統發功了?

嗯……

似乎都有可能!

這樣更好,既激活了系統,也成功啪啪啪打臉了。

此刻,隨著蕭贊和田小暖牽手成功,所有人都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第一個反應過來的是林姍姍,「蕭贊,你明明愛的是我,怎麼可以娶小暖!」

林傑也很快從懵圈中情形,「草尼馬的蕭贊,快給老子放手,小暖是我的,信不信我弄死你!」

吳秀蘭也炸毛了,「姓蕭的,你有沒有良心,今天可是你和我家姍姍大喜的日子,你在她的婚房向她的閨蜜伴娘求婚,你、你這是敗壞道德!」

「敗壞道德?」

蕭贊笑了,「是你們非要讓我再補20萬彩禮的,補不出來就不讓我娶你女兒,現在好了,我不補那20萬,這婚就不用結了!對了,你們不是還嫌我窮嗎,不是要給你女兒找個有錢的嗎,去吧。」

這話,彷彿有無數耳光,狠狠抽在了吳秀蘭臉上。

本來今天吳秀蘭想著趁結婚當天再讓蕭贊補20萬,蕭贊說什麼也會補的,就算一時拒絕,但只要一激就行了。

包括林姍姍也是,她堅信蕭贊很愛的她,離不開她,所以讓蕭贊補20萬根本沒什麼。

然而,這一切彷彿跟他們想的不一樣!

「窮光蛋子,你拽什麼拽,真以為我給我家姍姍找不到更好的嗎?我告訴你,追求我家姍姍的高富帥一拉一大把,反倒是你,剛才說要給田小暖50萬彩禮,我呸,你拿得出來才怪!」

吳秀蘭唾沫星子又飛濺起來,甚至還對田小暖嘲諷道:「田小暖啊田小暖,看你和我家姍姍是這麼多年好朋友的份上,阿姨提醒你一句,這蕭贊窮的叮噹響,你現在後悔可還來得及。」

「就是啊小暖,回頭我肯定能給你50萬,但這姓蕭的肯定拿不出來,你千萬別相信他!」林傑急聲道。

其他人也都有的搖頭,覺得田小暖答應和蕭贊結婚,的確有些唐突,是個錯誤的選擇,回頭肯定後悔。

然而……

「小暖,你手機呢?」蕭贊向田小暖問道。

田小暖不明所以,下意識從包里掏出了手機。

蕭贊說道:「打開收款碼。」

「啊?」田小暖愣住了。

「我讓你打開收款碼。」蕭贊補充道。

田小暖只好打開收款碼。

蕭贊拿出自己的手機,在田小暖的收款碼上掃了掃,直接給田小暖轉了100萬過去。

就在眾人不知道蕭贊玩的哪一出時,下一秒……

「支戶寶到賬100萬元!」

這聲語音提醒,讓現場立刻寂靜無聲,落針可聞。

天吶!

他們看到了什麼?

蕭贊剛才給田小暖掃碼轉了100萬?

假的吧?

田小暖漂亮的大眼睛眨了又眨,最後看向自己的手機,果然到賬了100萬!

「蕭、蕭贊,你怎麼給我轉了100萬啊?」

田小暖有些難以置信,「你不是沒錢嗎?」

「有一個詞,叫扮豬吃虎。」

蕭贊笑了笑,然後從口袋裡掏出了那枚星耀鑽戒,「來,戴上。」

田小暖下意識伸手玉手,任由蕭贊將鑽戒戴在了她蔥蔥玉指上。

剛戴上,田小暖就發現這枚鑽戒上的鑽很大,也很特別,格外的閃亮。

「天、天吶,這是星耀鑽戒。」

「不可能吧,星耀鑽戒少說也值好幾千萬,之前聽說有人在拍賣會上用一個億拍下了星耀鑽戒。」

「肯定是真的,星耀鑽戒所用的材料是從太空中落下來的一塊隕石,當時只打造了1314枚,根本仿造不出來!」

全場都瘋了。

尤其是林姍姍和吳秀蘭,包括那些伴娘,緊緊盯著星耀鑽戒,眼睛都冒光了。

這可是能拍出上億元的鑽戒啊!

田小暖震撼了。

所有人都感覺有些缺氧。

林姍姍一家更是腦子裡不斷轟鳴。

蕭贊是隱藏的豪門大少?

這些年一直在扮豬吃虎?

「蕭贊,你明明有錢,為什麼要騙我啊!」

林姍姍急的一把抓住蕭贊的手,「那鑽戒原本是屬於我的對不對,蕭贊,你給我戴上好不好,我們去結婚。」

「不好意思,晚了。」

蕭贊牽著田小暖的手,就往外走。

卻被吳秀蘭叫住,「姓蕭的,你站住,這婚你說不結就不結,你當我們家姍姍是什麼人?現在,立刻把那100萬轉給我家姍姍,再給我家姍姍戴上那鑽戒,然後去跟我家姍姍結婚,聽到沒!」這話,賊踏馬蠻橫不講理!

「沒錯,姓蕭的,你只能跟我姐結婚,快放開小暖,放開!」林傑急的都快哭了。

「呵,剛才逼著我補20萬彩禮,現在又逼著我結婚?」

蕭贊冷笑道:「我告訴你們,曾經我在你們身上浪費了太多精力和感情,錢,我不在乎,無論是之前給你們花的錢還是那18萬彩禮,我都不會要,你們也肯定沒有!但我不要,不代表不會讓你們付出代價!」

林姍姍卻是擋在蕭贊跟前,哭求道:「蕭贊,你不要娶田小暖,不要離開我,我知道錯了,我向你道歉好不好。那些彩禮我不要了,我們這就去結婚,這就去結。」

只是,蕭贊一臉漠然,「麻煩讓讓。」

當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徹底失望時,那麼放棄,只需那一秒! ,

第458章

「嗯,我看行!」

宋夫人板着臉,點點頭,說完就掩嘴笑。

全場,開懷大笑。

新年第一天,依舊充滿生機、歡愉

當然,宋家夫妻這乾兒子、乾女兒一收,大家庭的關係更親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