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暴狼被劍氣直接刺穿頭顱而亡,這是半步結丹境能做到的事情嗎?奇怪奇怪,難道是這小子還隱藏了什麼手段?」

穿着黑色斗篷的男子蹲伏在風暴狼的屍體旁仔細觀察著傷口,四周觸目驚心的戰鬥痕迹無不證明了風暴狼本牢牢佔據着上風,但是什麼讓一直被動挨打的目標能夠瞬間反殺風暴狼呢?

男子的心中疑惑更重,意識到關於目標的情報似乎錯的離譜。

「血跡在這裏便很快消失了,看來兩人之中至少有一個是具備療傷能力的修士,從始至終只有一個人的足跡,說明另一個已經失去了行動能力,你很小心,不斷的抹去痕迹,但可惜還是經驗不足,有些東西是肉眼看不到的。」

只見腰間掛着煞字令牌的男子從懷中掏出一隻木匣,緩緩打開,一隻暗金色的奇異蟲子拍打着翅膀飛了出來。

尋蹤蟲,稀有的異域昆蟲,能夠通過最細微的氣味追蹤目標,一旦鎖定氣息,無論天涯海角都會窮追不捨,此種昆蟲生性兇猛,飼養馴化難度極大,需要特殊的法門方能被完全掌控。

這尋蹤蟲晃晃悠悠地飛到男子手中的一塊破碎布料上,正是李慕與風暴狼戰鬥時被刺破的衣袍一角,隨着身體一閃一暗,這蟲子終於鎖定了目標的氣息,而後瞬間一射而出,朝着一個方向飛去。

「找到你了,希望不要讓我太失望,好好完成你作為獵物的本分。」

黑龍山脈上空的月亮今日格外圓亮,照出了男子半張臉龐,可怖的傷痕縱橫密佈,此時的他嘴角微微上揚,那笑容讓人膽寒。

「小雨,我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你怎麼樣?」

李慕在運轉了一個大周天的天生訣后,已經將體內原先紊亂的氣息完全理順,實力也已經恢復到了九成。

「慕哥哥,我也沒問題了,還好有你的金烏補氣丹,我已經恢復到巔峰狀態了。」

小雨重新將皮鞭綁在腰間,站起身來拍打了下衣裙,向李慕表示自己可以重新出發了。

「嗯,我們還是快走,先回驛站,我總感覺有些不對勁,按理說風暴狼不應該出現在這山脈的外圍區域,我懷疑我們是被有心之人盯上了。」

李慕多年在網絡遊戲中被培養出的危機意識此時提示着他,風暴狼的襲擊絕對沒有這麼簡單,現在說不定正有一雙眼睛緊緊追逐著自己,他和小雨此時在這密林之中,就像獵物一般,而那獵人正在陰影之中伺機而動。

兩人達成了共識,也不再多言,朝着山脈外驛站的方向全速離開。

大約小半柱香的時間后,一道黑色身影落在了這塊岩石之上,正是那被喚作獸甲的神秘血煞營殺手。

「嗯?往山外的方向去了,是察覺到了嗎?本來還想伏擊一下,看來沒辦法了,必須速戰速決了,到了山外就有點難辦了,要是放跑了這兩個小娃娃,老大說不定會殺了我的,不,是一定會殺了我的。」

這獸甲臉上的表情開始變得猙獰,從袖中拿出一隻黑色的玉瓶,猶豫了一下后,一咬牙將其摔在地上,隨着玉瓶被摔碎,一隻拇指大小的鼠類妖獸出現在他的面前。

渾身赤色短毛,一雙血紅的眼睛讓人不寒而慄,被摔在地上的鼠妖立馬進入了暴怒狀態,直接朝着獸甲伸出的右手撲去。

「吱吱……」

隨着一聲悶哼,獸甲的右手被這隻鼠妖狠狠地咬了一口,而後這隻妖獸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癟了下去,血紅的眼睛也變得黯淡,最終生命耗盡,掉落在了地上。

「啊啊啊啊啊啊!」

而此時的獸甲捂著自己的右手,發出了劇烈的慘叫,一根根青筋自他的右手開始不斷蔓延,直至全身,狂躁的氣息升騰而起。

喘著粗氣的他終於適應了渾身的劇痛,抬起頭來的他此時雙眼竟變得和那隻小老鼠一樣血紅。

「來吧,獵殺時刻到了。」

一步踏出,獸甲以驚人的速度朝着尋蹤蟲的飛去的方向射出,洶湧磅礴的氣勢不再掩飾,濃郁的殺意讓所過之處的草木竭盡爆碎。

而遠處同樣在全力奔跑的李慕也感覺到了這股不加掩飾的氣勢,猛然回頭看向後方。 烏拿的熱情讓林初唐還是有些詫異的,她笑了笑:「謝謝。」

話落,林初唐已經夾起剛才烏拿給她夾上的肉,正準備放入口中。

一直觀察著林初唐的烏拿眼底閃過一絲喜色。

吃下去,趕緊吃下去!

烏拿心中呼喊,十分期盼著林初唐吃下這塊肉。

不過他此時臉上只是掛著淡淡的笑意,表面上根本看不出任何異常。

這時,一隻手忽然抓住林初唐的手臂。

「老婆,等等,先別吃。」

葉一鳴的聲音響起,他將林初唐準備送進口中的肉夾回烏拿的碗里。

「烏拿先生先吃吧。」

烏拿眼皮一跳,有些惱火,明明馬上就要吃進去了,看了眼葉一鳴發現正在淡淡的看著自己。

他心中微微一驚,難道這個葉一鳴發現了什麼?

「姑爺這是何意,難不成還擔心我會下毒,要害大小姐不成?」

烏拿沉著臉。

「大小姐,雖然你我是第一次見面,但是我絕不會背叛你,可沒想到姑爺竟然這般質疑我!」

烏拿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夾起剛才的那塊肉一口吃進肚裡。

當然,都是演給林初唐看的。

他早就吃了解藥,根本不擔心飯菜里的毒。

葉一鳴眯著眼看著烏拿吃下這肉,他其實已經看出這飯菜里有毒,才沒讓林初唐吃,但是他沒想到這個烏拿竟然真的把肉吃下去了。

烏拿吃下肉之後,一臉悲憤的說道:「姑爺,真的沒想到你竟然是如此小人,我現在已經將肉吃下去了,這下你總該相信我沒下毒了吧?」

葉一鳴呵呵一笑,一雙眼睛緊緊盯著烏拿:「下沒下毒你心裡沒點數?」

烏拿眼底閃過異色,但是卻沒表露出任何異常。

林初唐在一旁看著這一幕皺了皺眉,她也覺得葉一鳴有些過分了,烏拿對她如此客氣,怎麼看都不會是想要害她的樣子。

「一鳴,夠了,烏拿他沒有要害我的意思!」

「我知道你是為我好,但是現在烏拿已經把肉吃下去了,你就不要再懷疑他了!」

林初唐有些生氣的呵斥,已經動起筷子就要自己夾起一塊肉,要放進嘴裡吃下去。

她原本也有些顧慮,但是看到烏拿都親自吃了,就打消了所有猜疑,但是葉一鳴還在質疑烏拿,她就覺得有些過了。

烏拿眼底一亮,這大小姐看來是上當。

看了眼葉一鳴,烏拿心底冷哼,待會兒再收拾你!

他沒想到看起來普普通通的葉一鳴會如此謹慎,差點就露餡了。

葉一鳴沒想到林初唐會呵斥他,看來真的被這個烏拿給迷惑了。

「對不起了初唐,我也是為了你好。」

葉一鳴沒辦法,輕聲說著,抬起手,飛快的給林初唐點了穴。

正準備將肉送進嘴裡的手再次停了下來,渾身都無法動彈,只有嘴巴還能說話。

「一鳴你幹什麼,你連我都動手了!」

林初唐徹底生氣了,沒想到葉一鳴為了不讓她吃下這飯菜,會對她出手。

「老婆,我會證明給你看的。」

葉一鳴沒有多說什麼,這也是迫不得已才對林初唐出手,他轉身看向烏拿。

烏拿心中已經吃驚不已,葉一鳴這一手點穴的功夫著實把他驚到了,完全沒想到,這個普普通通的姑爺才是真正的高手。

「姑爺,你這是何意,你就算不放心飯菜也不應該對大小姐動手!」

烏拿表面還在為林初唐說話,心裡卻是在想著對策。

林初唐看到這一幕更加確信,烏拿都是在為她著想,甚至有些感動。

「一鳴,你放開我,我真的要生氣了!」

葉一鳴不理會,而是冷冷的看著烏拿:「我看你能裝到什麼時候!」

話落,身子已經沖向烏拿。

。 「爹,伯父,你們護著何姑娘。」林炎臉上升騰著殺氣,手持長劍,冷聲道:「這麼多次圍殺,真當小爺好欺負?既然那人派你們來送死,那便一起上吧,廢物們!」

上次六大頂尖高手圍殺,林炎都沒有被這樣激怒,雖然在意料之外,但好歹自己一個人,打不過還可以逃。

但今日這陣仗,遠遠超過幾天前的圍殺,甚至堪比三宗六派。

若是今日只有他一人也就罷了,這陣容豪華至極,但以他的修為,要想突圍並不難,但是他身邊卻多了三個人,何明遠父女暫且不說,林天南,林炎絕不會讓他受到任何傷害。

因此,他這一次,真正地動了殺心。

那群一流高手實力的黑衣人被林炎這地圖炮一般的言語攻擊激怒了,紛紛向著林炎衝來,林炎卻是充滿了譏笑。

「地煞劍訣!」林炎心中輕喝,體內真氣瘋狂灌輸入長劍之中,一道道恐怖至極的氣劍疊加在長劍之上,每一道都具備毀滅威勢。

這是一種劍氣疊加之法,將數道劍氣疊加在一起,增幅長劍本身的威力,這長劍乃是凡鐵打造,就算技藝再精,也入不了品階,連下品凡兵都算不上,根本無法承受林炎的真氣,若是不疊加劍氣,這長劍會在瞬間崩斷,更何況林炎要施展的這路上乘武技《地煞劍訣》!

地煞劍訣,上乘武技,共七十二路,其中每十八路都有一式威力極強的殺招,根據這殺招,可劃分為四式,而每一式又可拆分為十八招,每一招都無比精妙,遠超世間所有劍法。

數柄刀劍瘋狂攻擊林炎,但還沒觸碰到林炎,便已然被蹦碎了兵刃,而林炎則是開始舞動劍招,施展的是地煞劍訣第一式的十八路劍訣,每一招每一式渾然天成,毫無破綻。

「好精妙的劍法!」看到這劍法之人,無一不震撼,即便是那八位頂尖高手,也在此刻驚嘆。

能達到頂尖高手層次的,無一不是在武功一道上浸淫了數十年之久,見過的劍法如過江之鯽,數目眾多,但沒有一路劍法可以比擬林炎所施展出來的劍法。

這劍法實在是太完美了,一招一式銜接幾乎毫無破綻,而且每一招每一式都可以隨時從虛招轉化為實招,也就是說,每一招都是殺招,並且在每一招打完,都會有一股勁力積蓄在劍中,融入到下一招中。

十八式打完,長劍中積蓄的力量已經恐怖得可怕。

林炎一劍橫掃,長劍之中攜帶着一股陰煞之力,將眾黑衣人的武器斬斷之時,直接崩碎了他們的經脈,即便是沒有刺中要害,也能將他們盡皆擊殺。

「好武功!但是,今天你已然是必死!」那八人頓時動了,被這套劍法驚嚇住,林炎在他們的心目中的威脅性急劇上升,甚至超越了號稱西南頂尖高手中最強的林天南。

八道身影迅速沖了上來,化為八道殘影,恐怖的真氣蘊含在拳掌之中,分別從八個方位攻向了林炎。

「炎兒!我來助你!」林天南上前,施展林家堡的鐵槍功,手中長槍揮舞,一招一式也頗有宗師風采,纏住了兩道殘影。

「廢物再多也是廢物!」林炎掃了一眼圍着自己的六位頂尖高手冷笑一聲。

這六位頂尖高手皆是當世高手,至少也是雄霸一方的人物,如何被這般輕視過,不由得惱怒,其中一人道:「小子,不要以為從何處學了一些神功的皮毛便以為天下無敵了!」

「將死的豎子,也敢如此囂張!」另有一人大喝一聲,身上衣袍獵獵作響,已經將功法催動到了極致。

林炎眸若閃電,目中含煞,冷笑着揮劍,長劍餘波震退了眾人,後退了三步,而後腳踩玄妙步伐,再度施展地煞劍訣。

另一邊,林天南纏住兩名頂尖高手,家傳槍法虎虎生風,威勢不凡。雖然在林炎眼中,林家的槍法就連一般的下乘武技都比不上,但在這方武林,林家槍法乃是武林中一等一的頂尖武功,林天南即便是以一敵二,短時間內也不落下風。

「落楓神掌,你是中原落葉宗的宗主葉一峰!」鬥了十餘招,林天南也摸清了對方兩人的武功路數,源自中原落葉宗,當即認出了對方的身份。

落葉宗,在中原也有不小的名氣,宗內有三位頂尖高手坐鎮,宗主葉一峰更是頂尖高手中排行前列的大高手。

名氣不咋林天南之下!

其中一名頂尖高手冷笑,道:「林堡主好眼力!」顯然,此人便是葉一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