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商璟煜點頭,一臉無奈的說:「中海集團在申城的代表就是楚家,現在楚家也不在低調,還聯合我公司內部的人,我的情況很不妙啊!」

如果他不說話,冷冰冰的我或許還會擔心,可是他現在這個樣子…

我怎麼感覺商璟煜這麼…

「怎麼了?你不是該關心我么?」商璟煜眯著眼睛問。

「商總裁蕙質蘭心,聰明過人,一定有應對的方案了!」我說。

商璟煜的嘴角不可察覺的抽了一下,蕙質蘭心是這麼用的。

矜持老公,別惹我! 我雖然這麼說,可是也知道商璟煜情況不妙,恐怕這次的事情應該很難解決才是。

「我還沒有想好!」商璟煜說。

「我可以幫忙嗎?我知道我很弱,可是我很想幫你!」我真誠的說。

商璟煜眯了眯眼睛:「可以幫,你只要躺著就好,剩下的交給我!」

「?」

我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頓時臉紅了。

無恥,太無恥了!

我別過頭,儘管如此,還是從車窗的玻璃上看到了商璟煜那張得逞的帥臉。



我們沒有回別墅,而是去了DK集團。

掠愛成癮:傅少的小嬌妻 表面上看,集團還是在運行沒有異常,可是我總感覺氣氛怪怪的,大家看到商璟煜還是一如既往的打招呼,我跟著商璟煜到了頂樓。

他打開電腦看了一會兒,才問我:「這個雕像怎麼看?」

「我?」

「這裡還有別人?」商璟煜看傻瓜一樣看著我問。

問懶得和他計較。

「我以為你有應對的法子了!「

「我的法子就是你!」

我不懂。

「我是明面上的,懂嗎?」我想了一下就明白了,商璟煜的確很聰明,他以前那麼低調,最近卻高調的不行,為的應該就是吸引那些人的注意力,而除了我,我想他背後應該還有別的人,比如他所謂的師叔,那個特殊部門的老邢,

還有他那個從未露過面的師父!

「你要我怎麼做?」我問。

「你不是有個朋友是陰陽先生嗎?」商璟煜敲著桌子問。

「嗯,小鍾!」我想了想,小鐘的確是個合適的人選。

「找出做雕像的人,剩下的交給我!」商璟煜說。

我點點頭:「好!」



出來時碰到正要進門的劉管家。我沖劉管家點點頭就出了門。

從DK出來,我看了看頂樓的位置,我知道商璟煜一定站在那看著我。我沖那個窗戶笑了一下,拿出手機撥了小鐘的電話。 劉管家看著落地窗前站著的商璟煜。

他的身形高大,站在那,背總是挺的很直。

他還記得小時候的商璟煜,自從老爺走後,他就像變了個人,不愛笑,裝老誠,後來被老太爺教了幾年後更加冷漠。

印象中見他笑是多久的事來著?

劉管家不記得了,或許,從4歲后,商璟煜真的就很少笑過了,即使笑也只是淺淺的彎下嘴角,轉瞬間就被他掩藏了去。

「少爺!」劉管家叫了一聲。

商璟煜回頭,臉上還掛著未散盡的笑容。

劉管家差點以為自己眼花了。

「楚家在賣崇光那塊地…」

「嗯!」商璟煜眯了眯精明的眼睛。

商璟煜從崇光回來后,之所以沒有露面,一面有自身的原因,二來…

想起楚家高價買的那塊地,商璟煜就覺得心情不錯。

婚從天降:惡魔總裁別亂來 「盯死他們!」商璟煜吩咐。

「是!」劉管家說完沒動。

「還有事?」商璟煜看了看劉管家。

「少爺是讓凌小姐去查李總的事情了嗎?」劉管家問。

「嗯!」

「凌小姐她行嗎?「劉管家有些擔心,從上次崇光精神病院后他一直覺得有些愧疚,可是他不後悔,如果在給他一次機會,他還是會那麼做,畢竟商璟煜對他才是最重要的。

「她太弱了,所以才要成長!」商璟煜淡淡的說。

「可是少爺之前不是打算把她送走嗎?」劉管家不解的問。

商璟煜放下手中的文件,看著窗外,悠悠的說:「我改變主意了!」

劉管家一怔。

「你去吧!」

「是,少爺!」



我和小鍾通了話,才知道他今天要搬家。

鳳儀中宮 「搬到哪?」我問。

「你先回婚介所,我們等你!」

小鍾神神秘秘的說完就掛了電話。

我急急忙忙回去看到小鍾和袁翊兩個人站在門口,小鍾蹲著抽煙,袁翊比他有型多了,站在旁邊像個酷酷的小跟班。

「姐,你回來了!小鍾站起來。

我狐疑的看著他們兩:「你們兩個怎麼灰頭土臉的!」

小鐘下意識抹了一把自己的臉,笑了一下:「我們搬家了!」

「我知道!」

「搬到你家後面了!」

「?」

等我到了小鐘的新屋子才知道小鍾和袁翊住一塊,而且這兩個傢伙果然搬到了念念後面的那個小區。

小區的環境不太好,很老舊,連個防盜門都沒有,樓道里滿是小廣告,樓道燈也不怎麼好使。

好在房子還算大,有90多平,兩室一廳,傢具什麼的小鍾他們買了新的,倒是非常不錯。

「你們怎麼住一起了?」等坐下后我問小鍾。

小鍾指了指旁邊少年老成的袁翊:「還不是他,這小子也不知道發什麼瘋,好好的拆二代,不在家揮霍,非要跟我住一起,再說我之前的房子離市區遠,早就想搬了,正好房租到期了,就一起搬過來了。」

小鍾說完,沖我傻笑了下:「怎麼樣?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挺…驚喜的!」我說完看了看袁翊:「今天不是周末,不用上課嗎?」

袁翊酷酷的吐了兩個字:「不用!」

「他休學了!」小鍾替他回答。

「為什麼?」

小鍾看了袁翊一眼,又看著我說:「在學校跟人打架!」

袁翊沒吭聲。

我看向袁翊:「為什麼跟人打架?」

「不為什麼!」袁翊似乎不願意多說,轉身進了房間。

這個討厭的性格簡直就是個少年版的商璟煜。

見我發愣,小鍾說:「過段時間我勸勸他!」說完他補充:「胡廣志的判決下來了,無期!」

我點頭:「袁翊什麼態度?」

「他…」小鍾搖頭:「這小子心機深沉,一點不像個十五六的孩子!」

我一怔:「十五六?看起來只有十二三的樣子!」

說完我想到了他的身世,這個年紀的孩子,本來該有個美好的人生,可袁翊卻太早的經歷了這一切…

我嘆了口氣想到了商璟煜,忽然有些心疼他,如果不是太早的背負了那麼多,商璟煜又怎麼會變成了那樣子?如今,即使死了,死的也這麼的不安生。

見我愣神,小鍾叫了我兩聲

「怎麼了?」我問。

小鍾笑笑:「你走神了!」

「哦!」

「找我有事?」小鍾問。

我點頭,猶豫了下,最後把這次的事情說了一遍,連帶著那個組織的事情我也說了。

小鍾聽完沒有我想象的驚訝。

「這件事情是我和商璟煜的,如果我說不想把你扯進來就顯得太虛偽了,不過選擇權還是在你,如果你…」

我話還沒說完,小鍾已經抬頭笑道:「商總很有錢吧?」

我已經知道了答案,看著小鍾很嚴肅的說:「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小鍾忽然收起嘻嘻哈哈的神情,嚴肅的說:「我知道,可是這件事早就把我扯進來了!」

他頓了頓:「殯儀館我那些同事…」

小鍾眼底劃過一抹黯然:「他們也都是無辜了,只是普通人,或者說比普通人更難,他們又做錯了什麼!」

我沉默了。

殯儀館那件事在我看來只是一段恐怖的回憶,可是小鐘不同,他在那工作了兩年,那裡有他的朋友,就那麼死了,而且經過那件事後,那家殯儀館也莫名其妙的關門了。

這段時間我一直在忙自己的事情,小鍾也不是個矯情的人,故而我忽略的他的感受。

我有點內疚。

「姐,你不用有心理負擔,我加入,殯儀館的事情,不是你的錯,而且我想多賺錢,商總應該不差錢把!」

小鍾笑嘻嘻的說:「再說,我也想多歷練歷練,將來還要靠這個賺錢呢!」

我嘆了口氣:「既然這樣,我就不說什麼了!」

小鍾給了我一個放心的眼神。

於是我和小鍾說好,第二天就去李總那裡。

晚上,我們三個人在旁邊找了家館子慶祝小鍾他們喬遷,袁翊安靜的一言不發,等我們都吃完了,他忽然叫住了我。

「我也要去!」

我一愣:「什麼?」

「我明天和你們一起去!」袁翊重複了一遍。

「不行,你還是個孩子,而且…」我還沒說完,袁翊已經轉身走了,只留給我一個背影和一句話。

「我是在通知你,不是徵求你的意見!」我「…」 我扯了扯嘴角,怎麼回事?一個兩個都這樣,而且如果不是袁翊的年齡擺在那,我都懷疑他是商璟煜的兒子了。

小鍾拍拍我的肩膀,故作深沉的說:「我勸不住他…」

我「…」

第二天,袁翊早上是跟著來了,不過因為胡廣志的事情被叫走了,我和小鍾都鬆了口氣。

李總的家在本市的一家高檔小區,我們尋著地址去了,卻被保安攔在了門外。

我又給李總打了個電話,李總知道我和商璟煜關係曖昧,很快就親自出來。

他看起來30出頭,一身休閑的穿著,戴眼鏡,眼睛很小,人也瘦,長得很普通,不過人很精明。

「凌小姐!」李總熱情的打了個招呼。

小鍾一看他,就碰了碰我的胳膊。

我會意,他是在說李總的臉,怎麼說呢,一眼看去1就縱慾過度了。

「叫我凌安就好了!」我說。



不知道因為什麼李總不願意我們去他家,而是在小區附近的一個咖啡廳接待了我們。

他敘述的和商璟煜其實差不多,只不過…

「是齊總給你們雕像的嗎?」我問。

李總搖頭:「是他身邊的一個女人!」

「什麼樣的女人?」「二十多歲,個子很小…非常小,不到一米五的1樣子,看起來像個小女孩,我們當時還開玩笑說齊總重口味,這麼做是犯法的,齊總只是笑笑沒說話,後來我聽人他們議論,說那個女孩子就是那麼高,小時

候生病了沒長起來,現在其實有二十五六了。」

李總頓了頓:「孤兒怨你們看過吧?就跟那個我差不多,那女孩子是齊總一年前接回來的!」

「你們每個人的雕像都是一樣的嗎?」我問。

李總喝了口咖啡,許是太苦了,他微微皺了皺眉,這才點頭:「都差不多,我當時打算隨手扔掉的,可是心裡總是不安,就好像有個聲音再告訴我不要扔一樣!」

我和小鍾對視一眼。

小鍾問:「那個女鬼真的天天到你夢裡?」

李總乾笑了一聲看了看我,顯然覺得小鍾這麼問有些不太好,不過他還是回答道:「是,天天來!」

「雕像不是被商璟煜拿走了?她還來?」我不解。

李總猶豫了下,最後點頭,眼睛也不自覺的看向窗外,似乎這件事情對他來說有點難以啟齒。

我和小鍾都明白也沒多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