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露,我有東西要給你。」戴華斌突然道。

看著朱露有些疑惑的神色,戴華斌笑道:「今天是你的生日,別的都可以不要,但是蛋糕和蠟燭,禮物可是不能少的。」

朱露輕輕搖了搖頭,臉色微紅道:「不用那些了,這就是最好的禮物。」

戴華斌看著朱露——唉,這丫頭,怎麼這麼容易滿足啊,看來之前的那個戴華斌確實是對她不咋樣。

想想原著那段乾坤問情谷的情節,戴華斌當著朱露的面說自己最喜歡的是王秋兒——

唉,造孽啊——

雖然這不完全怪他,畢竟人家後來也負責了,還為了朱露毀了半張臉和一條手臂。

戴華斌將買好的蠟燭和蛋糕從系統空間取出。

搖曳的燭光把朱露的臉照得有些微紅,朱露怔怔地看著蛋糕和蠟燭,一滴眼淚突然從臉頰上劃過。

朱露將蠟燭吹滅,然後許了個願。戴華斌隨口問了一句朱露許的是啥,朱露對他輕輕一笑:「秘密。」

吹完蠟燭后,戴華斌拿出了給朱露的生日禮物,他的第一個魂導器——就是那盞魂導燈。

戴華斌認為,這盞魂導燈是十分有紀念意義的。

朱露將魂導燈捧在手心中,注入魂力,柔和的光芒散發出來,照在少女的臉上,也同樣照在她的心裡。

朱露永遠都不會忘記今天的夜晚,那是她人生中最珍貴的記憶之一。

戴華斌告訴朱露,他還有一份禮物要送給她,只是至少要等朱露修鍊到魂帝級別。

戴華斌的另一個禮物,就是上次星斗大森林那裡,帝天友情贈送的三塊魂骨之一。

但是,那是十萬年魂骨,戴華斌怕朱露現在吸收會發生反噬,原著中蕭蕭吸收暗金恐爪熊的事故戴華斌可不敢忘記。

還有一點就是,朱露如果暴露了這塊魂骨,可能會遭來殺身之禍。

戴華斌決定,等到朱露修為夠了之後,再讓她一次吸收掉。

至於戴華斌為什麼上次就可以吸收十萬年級別的魂骨,一是由於形勢所迫,他要降低吸收魂環的風險,二是因為魂王級別的身體素質,並不算弱,

三是有窮奇血脈的壓制,這才是最關鍵的一點,也是戴華斌敢於吸收十萬年魂骨的底氣所在!

戴華斌當時可以賭,可以基於自己的實力去有限度地冒險,但是,他不能讓朱露冒險!

朱露也沒有問戴華斌第二件禮物是什麼,她現在也不在乎。

「華斌,你有什麼夢想呢?」朱露忽然抬起頭來,看著戴華斌說道。

剛才戴華斌問她許的願是什麼,朱露沒有回答——她不願意騙戴華斌,可要是說了實話,就羞死了!

朱露其實也就是問問,她其實沒有什麼過強的掌控欲,想要知道戴華斌的一切。

該問的她會問,但是不會去刨根究底。

戴華斌想讓她知道的自然會告訴她,如果死纏爛打,那隻會降低戴華斌對她的印象。

「我啊,我想要重塑這個世界,不只是這個大陸哦。」戴華斌眼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

而後,他看著朱露:「怎麼樣,是不是聽上去很自不量力?」

朱露搖了搖頭,認真道:「不,我相信你可以的。不管你做什麼,我都會在背後支持你!」

朱露的話語里蘊含著強大的決心,她相信自己未婚夫的志向。

儘管聽起來很荒唐,朱露卻依舊相信戴華斌可以實現!

無論戴華斌想要幹什麼,她都會傾盡全力去支持!

她要求其實的並不多,她和戴華斌的相處中就有一種感覺,她無法獨佔這個男人!

戴華斌是一隻蟄伏的雄鷹,當起飛時,他不會被任何事物所束縛!

當代白虎公爵戴浩就不止有一個女人,連星羅帝國的公主都無法獨佔,更何況是一個家族用來投資的女孩。

朱露希望以後能幫助戴華斌,而不是成為拖累他的累贅,她只要在戴華斌旁邊佔據一個位置,在戴華斌的內心留有一席之地就好。

……

錢多多的辦公室外,

趙平的內心有些複雜。

他知道自己的行為違背了諾言,但是他依舊決定去試試。

他不會告訴其他人,但是無法對自己的最高上司隱瞞。

「進來吧。」錢多多的聲音從裡面傳出,趙平深吸一口氣,走了進去。

「錢院長,我有一件大事要想您稟報,我發現了一個魂導天才,只用了大約不到六個月的時間,就成了一級魂導師!」

「什麼!」錢多多立刻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表情非常激動:「你說的是真的!」

「沒錯!」趙平堅定道。

「好,好,好!現在就帶我去見那個少年!他值得我們重點培養!多少年了!終於,有天才被我魂導系撈到了!」錢多多心情非常暢快!

「額,可是有一個,哦不,是很多問題。」趙平道。

「什麼問題?」錢多多眉毛一挑,有種不好的預感。

「那位少年叫戴華斌,武魂系核心弟子,而且您現在不能去見他,因為杜主任對他有要求……」

一聽到武魂系核心弟子這幾個字,錢多多感覺他一顆火熱的內心直接就被一盆涼水澆滅了,又重新坐下了。

他特么好不甘心啊,啊啊啊啊啊——言少哲,為什麼好事都被你給碰上了!

錢多多很清楚,他不可能把挖走武魂系的核心弟子,上次和言少哲的賭注他還記得清清楚楚呢,他親自出面都沒用!

不用言少哲出馬,杜維倫就可以把他給頂回去!

而且一旦親自出面,估計就完全涼涼了。

可是,還是好不甘心啊!

錢多多很快又冷靜下來了,他想要試著從其他方面找突破口,比如那個孩子要是自願加入魂導系呢?

不是他不識時務,而是找到一個天才魂導師真特么不容易,而且對方還是妖孽級別的天賦。

那麼好的魂導器天賦,直接就浪費掉了,他真的好不甘心啊!

「那個戴華斌,有沒有學習魂導器的志向?」錢多多道。

戴華斌這個孩子他是有印象的,沒辦法,上次新生考核打賭付出的慘痛代價他一直都記著呢。

而且,他同樣很欣賞戴華斌那小子的心性。

但是,最棘手的一點也是在這裡,他欣賞,言少哲也特么欣賞啊!

「有的,但是他親口對我說,他修鍊的重點在武魂上。」

又是一桶冷水把錢多多的心淋得冰涼冰涼的。

「算了,不過,那個戴華斌你要多關注關注,還可以稍稍試探一下。

「但是,趙平,你要知道,那個少年,我們挖過來的幾率很小,幾乎就是不可能的!雖然如此,我還是希望,你能儘力,至少,留下他兼修的機會!」

錢多多還是非常不甘心,沒辦法,那小子的天賦太恐怖了,可是人家的重心不在魂導器上面啊,只能儘力而為了!

而且,他不能做得太過火,要是被發現了,那就不好了!

上次他和言少哲打賭,結果賭輸了,雖然言少哲依然表示可以讓他挑選一個少年到魂導系,但是那個霍雨浩能不能挖過來,錢多多還沒把握呢!

那個戴華斌,雖然十分可惜,但是來日方長,誰知道對方以後會不會回心轉意,就先再看看吧,至少要讓他兼修下去!

一想到那種六個月不到就成為一級魂導師的天賦,錢多多就非常不甘心,簡直心都疼啊!

可是,沒辦法,他們魂導系,真的是——

一言難盡啊!

自己能做的,就只是在通過趙平在暗中試探和拉攏,如果成功了,他會出面一試,失敗了,那也沒什麼辦法。

現在,先不要節外生枝,把帆羽上次推薦的那個叫霍雨浩的小傢伙挖過來再說,聽帆羽說這小子的天賦同樣極佳!「假的,都是假的。」

一開始,大家都還以為幻術很快就會消失,所以大家都還算老實,依舊『正常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但是隨着時間的流逝,幻術不僅僅沒有消除,反而還變得越來越詭異了。

那是野一郎一家入住村子的第五天,大家都很無聊,地里種不了糧食,樹木也都開始枯萎,這時

《從木葉開始造副本》第九十六章——獵戶(一) 昆吾迥諾的目光在這兩人之間流轉一圈,又垂眸看著自己手中的白色玉扇,唇角微微上揚,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顯然是聽懂了信蒼曲的話中之話,看來華雲山已被紀衝風收入麾下了。

「呵呵……」信蒼曲輕笑了兩聲,又意味深長的道:「本上倒是很想去華雲山拜訪一下那位清漫美人呢,只是……就怕除了沖王殿下,清漫美人誰的賬也不會買。」

「豈會,如今這天下,還有哪個不識趣的,會駁了蒼上的面子?」紀衝風黑眸之中閃過一抹精亮的光芒,暗沉的聲音透著幾分幽冷,讓人聽在耳中,畏在心裡。

「那過幾日,本上便去華雲山試一試,但若是吃了閉門羹,沖王殿下你……可要負責任啊。」相較於紀衝風,信蒼曲那妖異的聲音則是盡透著入骨的魅惑,讓人心神懼顫的同時,卻又情難自製。

這一次倒是出奇,面對他這般不正經的要求,紀衝風竟很配合的應了聲好。

這時,門外忽有腳步聲傳來,很快,又響起了「咚咚」的敲門聲。

「客官,您的飯菜好了。」

丁闊看了看紀衝風,得了他的授意,正欲去開門。

「啰嗦。」信蒼曲不耐的吐出兩個字,玉扇猛然一揮,那門便打開了。

老遠就已經聞到菜香了,許久未進食的他哪裡還經得起美酒佳肴的誘惑。

昆吾迥諾比他也好不到哪裡去,此刻看著幾名夥計端上來的那些美食,更覺餓得厲害。

幾人同桌共餐大吃一頓后,已是下午了,紀衝風擔心會因這一對妖邪而誤了大事,本還打算著尋個理由甩下他們三人,然而未待他開口,昆吾迥諾便已積極的張羅著要繼續趕路了。

昆吾迥諾的心思信蒼曲怎會不知,不過他倒也沒說什麼,心中亦盤算著:且先留他一命吧,畢竟信元川早已布好了天羅地網,等著本上自投羅網呢,或許日後還有用得上的地方。

信蒼曲沒有反對,蘇九自然也不會有意見,於是乎,這一行人又繼續趕路了。

幾人翻江越嶺,繞過了山路十八彎,於五日後,總算是到了宣城腳下。

這一路上倒甚是平靜,幾人最專註做的一件事便是趕路,故約莫再有三、四日,便能抵達天隅城了。

天光不動晚雲垂,芳草初長襯馬蹄。

新月已生飛鳥外,落霞更在夕陽西。

此時已至傍晚時分,仰頭看著「宣城」那兩個大字,馬背上的信蒼曲玉扇一搖,似是如釋重負般勾唇一笑,似嘆非嘆的道:「總算到宣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