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莫里斯一起陪葬的還有這座島,整座島被莫離一刀分成一大一小兩塊。

劈開這座島的巨大轟鳴聲,響徹雲霄,見證了這一切的人,盡皆被震撼,都雙目無神的跪在地上。

諾德法島的另一邊,正在睡覺的庫贊,被顫抖的大地震醒。

「要地震了嗎?」

「報告庫贊大將,立刻派人查明。」一名海軍急匆匆的敬了個禮,然後跑掉。

「啊啦啦,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庫贊放下眼罩,繼續躺在太陽椅上睡覺。

莫離臉色愁苦,看着腳下被自己劈開的島嶼,刀尖下是深不見底的裂縫,撓撓頭,湊到已經被嚇傻了的齊達魯身邊,神情有些緊張的說道:「阿達,我好像惹禍了,你說,把人家的島劈開了,要陪多少錢啊?」

緩過來的齊達魯,看怪物一樣看着莫離,一刀把島嶼劈開了,呵呵…竟然還關心要賠多少錢,強者的腦迴路就是這麼清奇。

齊達魯列了咧嘴:「不用您賠錢,海軍會搞定。」

「啊,那就好,還有那個八億的傢伙,被我砍死了,死了可能不太值錢,就算是五億吧,阿達,你幫我作證哈。」一聽到不用賠錢,莫離心裏有些美滋滋,你看看,大單位就是好,員工惹事,公司搞定。

莫離緊接着說道:「咱們走吧,完成了工作量的五分之一了,在弄死幾個五億以上的大海賊,咱們就可以回單位休假了。」

再弄死幾個五億以上的海賊,然後打卡下班,齊達魯看着悠閑的莫離,心想沒聽說過,黃猿大將有兒子啊。

莫離溜溜達達的走了,齊達魯看了看自己腳邊躺着的青椒,他說道:「錐之青椒,我勸你,自己起來走,也省得我拖着你了,你也別想着跑,你也看到了莫里斯的下場,老慘了。」

昏迷中的青椒,睜開眼,一言不發的跟再莫離身後,從莫里斯出來,他就醒了,希望莫里斯能拖住這個海軍,自己也好找機會逃跑,可惜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都一個樣,誰也沒抗住他的一刀。

與莫里斯那個倒霉蛋相比,自己還好一些,至少還活着,可以等著花之國與世界ZF交涉,釋放自己。

青椒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年輕人,暗暗心驚,海軍什麼時候出了一個這麼年輕的大劍豪。

…… 柳無邪決不允許閃電豹逃走,第二刀的威力,要比第一刀強橫一倍。

不論閃電豹如何閃避,都無法避開柳無邪的刀罡。

猶如附骨之疽,一直跟在閃電豹身後。

「咔嚓!」

閃電豹一個失誤,直接被刀罡斬中。

身體炸開,化為無數血肉,被柳無邪一刀給劈死了。

一刀之力,斬殺巔峰十階玄獸。

身體迅速跑向小火,蹲下身子,發現它的身體開始發涼,柳無邪拿出大量的丹藥,捏碎之後塗抹在傷口上。

小火的身體一點點縮小,變成幾十公分高左右,身體也虛弱,渾身皮毛早已被鮮血覆蓋。

「小火,你放心吧,我一定會治好你!」

拿出大量的靈藥,塞入小火的口中,利用真氣幫助它修復傷口。

閃電豹爪子伸進小火的身體裏面,對它五臟六腑產生了很嚴重的衝擊。

能堅持到現在,已經是奇迹了,仗着小火的肉身異於其它玄獸。

這要是其他玄獸早就死在閃電豹之手,還能活到現在。

傷口暫時壓抑住了,不再出血,但是五臟六腑的傷勢,需要小火慢慢去調養。

還要面臨隨時惡化的風險。

一旦惡化,就算是大羅金仙,也無力回天。

抱着小火的身體,柳無邪飛速往回趕。

回到洞府後,柳無邪將小火放在乾草上面,小火一臉的痛苦之色。

前面爪子還想比劃,卻被柳無邪摁下來,身體有傷,這時候不能動。

雖然傷口不出血了,小火的氣色越來越差,呼吸也變得很困難,柳無邪是焦急萬分。

急的團團轉,卻沒有任何辦法。

仗着小火是神獸之軀,這要是人,五臟六腑破裂,早就一命嗚呼。

「怎麼辦,怎麼辦……」

第一次柳無邪感覺到手足無措,竟然不知道該怎麼辦。

大腦在飛速的運轉,沒有一種辦法,能讓小火的身體快點好起來。

他是人,不是仙,沒有起死回生的能力。

小火的氣息還在減弱,已經進氣少出氣多,雙眼一點點合上。

「小火,快醒醒,你不能死!」

柳無邪抱着小火的身體,讓它快醒醒,千萬不能死。

他們好不容易建立了友情,怎麼能拋下他一個人。

小火也想睜開眼睛,眼皮就是不聽使喚,身體越來越涼,柳無邪抱在手裏,像是抱着一塊冰。

「還有一滴龍族精血,裏面蘊含極強的生機,一定能治好小火。」

一個大膽的想法在柳無邪腦海之中滋生,小火是神獸,青龍也是神獸,它們身體之中,有共通之處。

「不行,神龍精血太過強橫,小火身體很虛弱,不等它煉化,直接被精血撐爆身體。」

如果小火身體不曾受傷,吞服神龍精血倒有可能。

現在不行,小火身體太虛弱。

直接吞服,不僅不能治好它,還加速小火死亡。

「我的血……我的血一定能救小火!」

柳無邪突然站起來,拿出匕首,劃開自己的手臂。

他剛煉化龍血不久,那些能量還殘存在身體裏面,已經被他中和了很多。

這樣小火吞服下去,不至於傷害到它的身體。

足足放了一大碗,柳無邪感覺一陣暈厥

,勉強站住身體,將鮮血倒入小火的嘴裏。

咕咚咕咚……

足足一大碗血,小火全部喝了進去。

柳無邪靜靜的看着,希望有奇迹發生。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一直到天亮時分,小火的身體時而發冷,時而發熱。

最冷的時候整個山洞猶如冰窖,最熱的時候,猶如一團火焰在燃燒。

小火還是昏迷狀態,但有一點柳無邪可以肯定,他的血液應該是起到了效果。

至於能不能徹底治好小火身體的傷,還要看天意。

「小火,你一定要頑強的活下來。」

剩下的時間交給小火,他也沒有辦法。

接下來考驗小火的意志力,只要熬過危險期,剩下就可以慢慢恢復了。

整整三天,柳無邪一直守在小火身邊,終於從鬼門關給拉了回來。

當小火勉強睜開雙眼的那一刻,柳無邪露出久違的笑容。

暫時安全了,想要徹底痊癒,還需要一兩個月左右。

三天時間,柳無邪採集了一些靈果,放在小火身邊,足夠它食用一些日子。

安排好了小火之後,柳無邪還要繼續投入到修鍊當中去。

祭出天龍印,接下來這些日子,趁著神龍精血還未冷卻,早日將天龍印煉製出來。

最後一滴精血漂浮在空中。

感受到神龍精血,天龍印化為一道血紅色的神龍,張口將神龍精血吞噬進去。

無需柳無邪煉化,天龍印已經能自主修鍊。

蘇醒的血龍,狂暴無比,充斥無盡的暴戾之氣,瀰漫整個山洞。

釋放出的神龍法則,鋪天蓋地,小火趴在地面上,吸.允著神龍法則,對它的身體恢復幫助極大。

血龍模樣忽隱忽現,突看向趴在一旁的小火,欲要將其吞噬。

它感受到小火身體裏面,潛伏一股強橫的能量。

天龍印的所有徵兆,柳無邪感知的一清二楚,雙手開始結印,大量的陣法佈置其中。

缺失的一角,已經修復一小半左右,剩下的一部分,需要更高級的材料才可以。

得到神龍精血,天龍印威力要比之前更加強大。

按照柳無邪的推斷,鎮壓一群真玄巔峰問題不大。

沒有突破化嬰六重之前,柳無邪最多對付三兩名巔峰真玄境。

隨着天龍印的晉陞,面對再多的真玄境,他也絲毫不懼。

加持的陣法越來越多,天龍印的威力也在飛速提升,表層閃爍出無數龍紋,交織在一起,猶如一道道鎖鏈。

血龍回到天龍印深處,裏面已經自成空間,按理說天龍印應該超出元器的範圍,達到真玄境級別。

因為是龍族神器,柳無邪無法判斷,到底天龍印達到什麼層次。

煉製天龍印,要比柳無邪想像的輕鬆很多。

只花費了三天時間,神龍精血跟天龍印徹底融合到了一起。

留下小火一人在山洞,柳無邪離開洞府,進入連綿的山脈。

他要試驗一下天龍印的威力,只能尋找那些強大的玄獸,最好是十階巔峰。

靈獸他暫時不敢招惹,以免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玄獸跟靈獸,看似相差不多,真正戰鬥的時候,區別非常之大,靈獸肉身更加強橫,一般兵器難以將其破開。

柳無邪遭遇的雙頭怪蛇就是很好的例子,險些被它殺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