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湘兒手藝那麼好。」

關氏擔憂少了大半,專心包起了包子。

此刻上岸的黎湘已經走出了老遠,不過她並沒有第一時間開始叫賣,而是打聽到幾家大酒樓的位置找了過去。

能去酒樓吃早點的人,根本就不會在乎那幾個銅貝。她就在這條街上叫賣,總能勾過來幾個。

「賣包子嘞!皮兒薄肉鮮的大包子!獨家秘制配方,嘗到就是賺到!」

黎湘的吆喝聲在這條熱鬧的街市上並不是特別起眼,不過她的詞兒新鮮,很快便有兩人在她面前停了下來。

「小姑娘,你剛喊的包子是何物?」

總算來了客人,黎湘立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露出標準笑臉揭開了籃子上的遮布。

「公子您瞧,便是這個。又香又軟的大白包子,吃一口您絕對不後悔。」

乾乾淨淨的手,乾乾淨淨的籃子,再加上那雪白的包子,叫人第一眼便心生好感。

「倒是沒見過這吃食,給我包兩個。」

「公子兩銅貝一個包子,您確定包兩個嗎?」

黎湘話一出口那公子就笑了,不光他笑,他身後的小廝也笑了。

「我家公子別說兩銅貝的包子,就是二十,二百一個,那也吃得起。小丫頭別磨磨蹭蹭的,趕緊包了,別耽誤我家公子會友。」

要的就是這話。

黎湘動作麻利的夾了兩個包子放到樹葉上包好,正要遞過去的時候兒試探的問了一句。

「公子既是去會友,需不需要給朋友也帶一份呢?」

那公子愣了愣,想想還真是,左右不過幾個銅貝,買就買了。

「那就再包兩個,不對,再包四個吧,拿兩個給他。」

公子指了指自家小廝。

「好嘞!」

黎湘十分歡喜的又包了四個,都是分開裝的三片葉子,六個包子收了十二銅貝,開張大喜!

再來幾個這樣的客人那真是要開心死了,真好真好,繼續賣吧。

「賣包子嘞!皮兒薄肉鮮的大包子!獨家秘制配方,嘗到就是賺到!」

※※※※※※※※※※※※※※※※※※※※

啊……肚子餓了,我早上要去買包子吃!

我家附近有個家賣包子的,他家的鹹菜包子超級無敵好吃!!(口水)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jc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圓蔥本蔥10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他將桌上的瓷器盡都掃落在地,怒火滔天。

不行,他現在必須想想,該如何解除眼前的困境。

決不能坐以待斃。

三皇弟不讓他好過,他也不會把那個位子讓給他。

夜文煜的眼眸暗沉,眼裏帶着森寒的光。

……

這一夜的皇宮,註定不安寧。

夜傅言全程都鐵青著一張臉,尤其是今夜的事情如此多人看到,更是讓他的眸中流動着暗涌。

不過,他沒有說話,那些人也不敢議論,全都顫顫的跟隨在後。

「今夜的事情,」夜傅言終於停了下來,轉身望向了身後的眾人,「但凡有人敢多說一句話,死罪!」

如此家醜,若是傳揚出去,他必定顏面掃地。

幸好,夜文騫沒有跟隨前來。

所以他不用擔心此事傳揚出去。

下意識的,夜傅言將目光轉向了楚辭,這當中他管不動的人,也就只有這楚辭。

只是大齊國的聲名掃地,對瑾王府也沒有影響。

何況,楚辭與夜文煜也無深仇大恨,她不會做出這種事情。

此刻的夜傅言絲毫不知,前世的瑾王府之人,全都死在夜文煜的手中,正因為他什麼都不知道,也猜測不到,今夜的事情,便是楚辭一手所為。

楚辭的心情很好。

前世的帳,總算是收回來一些。

但這僅是一個開始罷了。

日後,才是夜文煜的噩夢!

宴會結束之後,本來楚辭是想要與太妃回去,誰知太后卻出現了,任是拉着楚辭與夜小墨的手,希望他們能留下來一夜。

本來楚辭是不打算留下,卻驀然看到太后的臉色不討好。

她的神色有些疲憊,嘴唇有些發黑,就連額角的青筋都隱隱而露。

楚辭的眸光沉了沉,握住了太后的手,問道:「太后,你最近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太后笑了笑:「我近日來總是嗜睡,去怎麼都睡不夠,也不知道怎麼了,可能是年紀大了,精力太弱。」

楚辭的眼裏劃過一道暗芒,她轉身望向太妃:「太妃,我要留下來陪伴太后一夜,今天……你先回去。」

「好。」

太妃看到太后如此喜歡楚辭,也是有些欣慰。

自從那次楚辭醒來之後,如同變了個人似得。

以前的她,脾氣暴躁,千方百計要離開瑾王府,連夜小墨都討不到她的喜歡。

還好,她終究還是想通了。

所以太妃也有些欣慰。

「那墨兒就留下來陪伴你,明日,我會讓王府的人來接你。」

楚辭點了點頭。

等太妃離開之後,她才目光轉向了太后,眸子越發暗沉。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太后是被下了毒。

但是,她必須去一趟她的後宮之中,才知道她是如何中的毒。

這才是她今日選擇留下來的原因。

「瑾王妃,隨哀家去後宮轉轉,如何?」太后微微一笑,問道。

楚辭笑道:「太后不是累了嗎?我先送太后回宮。」

順便看一下,她是怎麼中的毒。

楚辭的心中,隱隱有些猜測,可那些猜測,必須得到證實…… 被她信任的感覺真的很好。

戰博的臉色好了很多。

「若晴,你再陪著我做一會兒復健。」

若晴點頭,然後站起來,又朝他做了一個加油的動作。

看到自家大少爺總算被大少奶奶安撫好,保鏢們鬆了口氣,在戰博休息好后,他們又默默地走開,站得遠遠的,不打擾夫妻倆獨處。

在若晴的支持及鼓勵之下,戰博這一次的復健堅持做了好幾個小時。

「戰爺,很晚了,咱們回屋裡去。」

若晴提醒著這個認真做復健的男人,該回屋裡休息了。

他認真起來的時候,很執著,她勸了他幾次,都無法把他勸回屋裡去。

戰博看看戴著的腕錶,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

以前,這個點對他來說還是很早的,他一般都要深夜十二點才能休息,不過自從他殘了雙腿之後,他晚上鮮少出去,休息的時間便提前了。

「好。」

若晴上前,用紙巾幫他擦去臉上的汗珠。

看著近在咫尺的嬌美人兒,戰博眼神柔和,低下頭,方便她幫他擦汗。

「戰爺,你好高。」

幫他擦了汗后,若晴拍拍他的胸膛,「我的身高在女人當中算高的了,但在你面前,卻顯得我小鳥依人,你的胸肌也結實。」

他什麼都好。

她後退兩步,審視著站立的戰博。

「嗯,玉樹臨風,風度翩翩的。」

戰博意味深長地問她「還滿意嗎?」

若晴故意一手搭放在他的肩膀上,一手輕拍兩下他的胸膛,笑道「看起來還是很滿意的。」

她這話答得高超。

看起來很滿意,用起來不滿意。

戰博「……」

伸手捏了捏她的臉,他也沒有解釋,只淡淡地道「能幫我把輪椅推過來嗎?」

若晴連忙去幫他推來了輪椅。

然後扶他坐在輪椅上,她開始推著他往屋裡而去。

與此同時的中心主屋頂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