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熱衷發長文“告別”角色,用心還是矯情?不妨看看“容嬤嬤”怎麼做

最近,“張彬彬發博告別極限挑戰寶藏行”登上微博熱搜——他以近700字的篇幅告別其參與的綜藝節目《極限挑戰寶藏行》。幾天之前,演員宋祖兒也在微博上發長文“告別”其在電視劇《喬傢的兒女》中飾演的角色“喬四美”。
近年來,每到影視劇收官或是綜藝節目完成錄制,明星“發長文告別”正逐漸成為“標配”,不僅文字越來越長,形式也越來越多樣。而一些粉絲更是根據明星們的“告別長文”,逐字逐句分析其中的“用心”與“真誠”,但在其他觀眾看來,部分“告別長文”未免有些矯情,而且大可不必。
影視劇、綜藝節目結束,明星有沒有必要“發長文告別”?在一些觀眾看來,普通人完成階段性工作也會發微博、朋友圈紀念,明星為什麼不可以?但在另一些人看來,這些“長文”既缺少實質內容也對角色創作無益,“大可不必”。
盡管對這樣的現象觀感不一,但演員李明啟處理其塑造角色“容嬤嬤”的方式,倒是得到瞭大傢的一致認可:她為“容嬤嬤”這一角色撰寫人物小傳,以豐富表演創作的合理性。
明星“告別長文”內卷到啥程度?
在許多用戶尚未習慣微博已取消運行多年的140字限制時,影視明星們已紛紛熟練運用這一“長文”模式。在微博搜索關鍵字“長文”,其搜索結果和關聯提示幾乎全是明星發長文告別角色:“張藝興發長文感謝掃黑風暴”“辣目洋子發長文告別吳月紅”等等。
不光影視劇中的主角演員們紛紛發長文告別,配角也不例外,例如電視劇《司藤》中的配角“顏福瑞”的扮演者張亦馳,就在電視劇收官後發瞭近千字的“告別長文”,被網友戲稱“達到瞭高考作文800字以上的要求”。
為瞭表示“誠意”,不少演員還紛紛選擇“手寫信”的方式來“告別”角色。演員郭曉婷在電視劇《怪你過分美麗》戲份結束後,以自己的名義寫瞭一封信給劇中角色“林湘”,而剛剛結束的《掃黑風暴》中,演員蘇可以劇中角色“大江”的名義,密密麻麻寫滿一頁紙。

演員蘇可的“手寫長文”
如今,“發長文告別”幾乎成瞭影視劇的“標配”,隨著短視頻等多媒體手段的普及,明星們告別角色的方式越來越花樣翻新。演員喬欣在電視劇《平凡的榮耀》大結局後,發佈瞭一個“告別PPT”,暗合其在劇中扮演的角色“蘭芊翊”作為白領日常工作的模式。電視劇《完美先生和差不多小姐》的演員徐若晗手繪漫畫“告別角色”,而同樣的方式演員關曉彤在《我就是這般女子》結束後也曾用來“告別”劇中角色“班嫿”。演員古力娜紮在電視劇《風起霓裳》結束後,發佈瞭一條8分29秒的視頻來“告別角色”。

這一PPT是演員喬欣的“告別小作文”
這樣的“發長文告別”模式甚至“內卷”到綜藝節目。日前,參與《極限挑戰寶藏行》的演員張彬彬、秦昊等人紛紛發文“告別”節目,而《乘風破浪的姐姐》《披荊斬棘的哥哥》每每有人離開舞臺,都會“發長文告別”。
也有一些明星“吐槽”這樣的方式。例如電視劇《贅婿》大結局時,演員郭麒麟發微博稱“有些心裡話要對大傢說”,並配有一張長圖,點開後是碩大的“長文”二字。而這一條微博還以“郭麒麟發長文告別贅婿”登上瞭熱搜。演員陳赫在電視劇《瞄準》結局時也有類似操作:他在微博上稱“工作人員說收官瞭得發一篇長文”,隨後空出十幾行,再寫下“長文”字樣。
誠意?矯情?
在《正青春》裡扮演金小貝的演員章濤在“告別長文”開場就明寫:“按照慣例呢,每一個角色都應該有一篇小作文”——“發長文告別”已成影視劇收官時演員們的“必備品”。一些影視行業從業人士也透露,這種方式一方面能為影視劇再沖一波熱度,另一方面演員也可以強化“敬業”“認真”“感恩”的態度。
影視劇、綜藝節目收官結束,明星有沒有必要“發長文告別”?
在一些觀眾看來這樣的行為有其合理性:“普通人完成一個重要項目也會以一定的方式紀念,而演藝人員的工作更特殊,是短暫地‘進入他人的人生,成為另一個人’,當然需要這樣的‘告別’,提醒自己也是提醒觀眾。”有觀眾以演員楊紫為例,在微博誕生之初,“發長文告別”還非常少見時,她就會在微博上發文紀念自己演過的每一個角色:“這是對自己勞動成果的尊重。”還有些觀眾則認為,演員在影視劇結束時寫長文告別角色,就像是舞臺劇上最後的謝幕:“既是一種儀式感,也是與觀眾的互動。”
還有一些觀眾和業內人士則認為,這是互聯網環境下影視劇新的“服務模式”。“互聯網已經把演員推到觀眾面前瞭,互動性大為增強。”從事影視策劃的胡先生告訴記者,在演員不僅是影視劇的創作者,也是觀眾的服務者。在影視劇播出期間對角色進行補充詮釋、介紹幕後花絮等,都是衍生的“增值內容”:“現在不少影視劇還會請主創直播和觀眾一起看劇,現場回答觀眾提出的疑問,既幫助觀眾‘入戲’,也能講清自己的創作理念。”

部分網友對明星“告別長文”感到反感
但在另一些觀眾看來,如今充斥網絡的“告別長文”則顯得矯情。“你去看看明星們寫的長文,幾百個字一件事兒也說不清,全在抒情。比起他們的抒情,作品質量本身更能說明問題吧!”有觀眾以《暗戀·橘生淮南》為例,豆瓣評分隻有4.6,但某位演員的“告別長文”洋洋灑灑寫瞭近千字。
笑果文化的脫口秀編劇梁海源曾就明星“發長文告別”的現象吐槽:“為什麼經常有‘某明星發長文’這種熱搜標題?因為這些長文,根本就總結不出標題。”也有觀眾坦言,“大部分明星的‘長文’廢話連篇,言之無物,因為缺少對角色的深刻認知和理解,輕慢的創作態度也講不出背後的細節,內容隻能是空泛的抒情和各種感謝。”

賴冠霖引發爭議的“超長告別文”(部分)
演員賴冠霖在電視劇《別想打擾我學習》殺青時發佈瞭一篇長達2000餘字的告別長文,有網友統計其中出現瞭150多個“謝謝”。在粉絲看來,這是他“認真踏實”“懂得感恩”;但在另一些觀眾看來,這篇長文既沒分段也沒有標點,除瞭滿屏感謝和人名之外沒有其他內容:“感謝為什麼不私下面對面、一對一感謝?其中有些人甚至都不是公眾人物,放到微博上感謝的意義何在?”
優秀的明星“小作文”該怎麼寫?
在一些粉絲和觀眾看來,明星們“長文”的長度與創作的誠意成正比。今年年初,張彬彬主演的《暴風眼》和《司藤》兩部電視劇同期播出,他前後腳寫瞭“告別長文”,被部分觀眾從字數、格式、內容等各方面進行對比,認為他對《司藤》“更上心”。同樣的情況還有同時出演《你是我的城池營壘》和《榮耀乒乓》的白敬亭:同期結束的兩部劇,告別前者的是一篇“小作文”,而後者隻有三行字,於是有人聯想到演員對《榮耀乒乓》“熱度不滿”。
“寫不寫‘告別長文’,不能作為演員創作態度的表現。”從事影視行業的沈先生以今年上半年的現象級電視劇《覺醒年代》為例:“演員們幾乎都沒‘發長文告別’,雖然他們可寫的東西太多瞭,但作品本身就說明一切。”
在很多業內人士看來,明星們的“小作文”不是不能寫,但關鍵不在長短,而是“言之有物”。
“寫長文參考富大龍老師”曾登上微博熱搜,起因是富大龍參加央視《國傢寶藏》節目出演秦始皇,恰逢當時播出的《大秦賦》中飾演同一角色的張魯一陷入爭議,不少人將兩者比較。為此富大龍撰寫長文表達自己的態度,其中既有“大秦劇組散組後第一次主創錄制節目,我在後臺見到丁導,丁導上來搶著說大龍,我認為很好!我幾欲落淚”這樣的細節,又有“我不是不一樣的煙火,我是沒有煙火就會餓死的人”這樣的平常心。
演員孫儷也是“小作文”愛好者,甚至會給自己寫“年終小結”。不久前,她在微博上以近800字的篇幅“告別”《理想之城》的角色“蘇筱”,表示“現在朋友們已經不叫我娘娘瞭,管我叫筱筱”。在不少觀眾看來,孫儷的“小作文”之所以讀來可親,關鍵是“娘娘”“筱筱”等一系列成功角色帶來的效應。在觀眾看來,“角色成功、作品過硬,這樣的‘告別長文’才能引發觀眾的共情。沒有角色的口碑基礎,小作文寫得天花亂墜都是矯情。”
“以前很多演員開機前會做功課,跟導演、編劇探討創作思路,他們會動手為人物寫傳記,補齊故事——盡管這些故事壓根就不會拍。這才是真正好的‘長文’。”業內人士以李明啟為例,她出演“容嬤嬤”一角時就寫瞭《容嬤嬤小傳》,將“容嬤嬤”的故事拓展為孩子夭折的普通婦女,偶然成瞭皇後的奶媽,因此對於皇後除瞭“忠”,還有一份近乎母親的愛。當年幼小的觀眾長大再看,才會覺得“容嬤嬤”除瞭“兇狠”,也有一份愚忠和可憐。沈先生坦言,“演員的關鍵是塑造好角色,而不是靠小作文來‘找補’。可惜現在很多人把二者關系搞反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