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沒了?”熊老師瞪大眼睛。

金夢官被看的很不好意思,尷尬道:“我沒上過蒙學,是長大後開始讀書,可是讀了一百多年,一本三字經到現在都沒學會,也不知道爲什麼,陳大師說,這裏能幫我學習,我纔來的。”

熊老師點點頭,倒也沒有失望。

一百多年前的鬼,能讀書的都不多,這個能學到三字經,已經是不錯了。

“你的情況我知道了,等下我給你安排幾個小測試,看看你到底是哪方面的問題,學習這個東西,主要要找準辦法,對症下藥。”熊老師點頭說道。

金夢官大喜,連忙行禮道:“多謝老師。”

……

H市,一棟別墅內,人不少,不過全部都倒在了地上,一個個痛苦呻吟,站不起來。

在別墅客廳的沙發上,阿冪羅翹起二郎腿,手中拿着一塊殘破的地圖,好奇的把玩。

在阿冪羅旁邊,一個鼻青臉腫,卻手中端着一杯茶的一箇中年男子,眼神滿是畏懼的彎腰伺候着,什麼話都不敢說。

“這就是你說的寶貝?忽我的吧?”阿冪羅看不出什麼門道,一撇嘴,不滿的看向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一哆嗦,手中的熱茶差點沒潑出來。 惡魔術士本紀 急忙開口解釋道:“小姐姐,我真的沒說錯,這就是寶貝啊,是我祖上傳下來的,據說是一個修行界大能的洞府圖。而且你不要錢,也不要金銀珠寶,這是我唯一能拿得出來的東西了,小姐姐,我錯了,我不該打你的主意,求求你放過我吧。”

阿冪羅挑眉看向中年男子,在中年男子額頭都滲出汗水的時候,這纔開口道:“來,幫我打個電話。”

中年男子鬆了一口氣,連忙掏出了手機。

等阿冪羅報出號碼後,他撥打了過去。

阿冪羅一把奪過,電話接通後,她就露出了一個甜甜的微笑:“陳浩道友,我發現一個寶貝。” “阿冪羅!臥槽,你特麼死哪去了?誰讓你離開三水觀的?”

接通電話,聽到那熟悉的聲音,陳浩當場臉都黑了,直接開罵。

電話這頭,阿冪羅的笑容僵住,沒好氣的道:“我怎麼就不能離開了?你是我爹啊!憑什麼管我。”

“呵,還我憑什麼管你,我不管你,你還在冰凍着呢,廢話少扯,我給你個地址,立馬過來。”陳浩直接說道。

阿冪羅哼道:“我不去,外面多好玩。”

陳浩咬牙:“好玩?你別給我說你砍人了?”

阿冪羅瞥了一眼別墅客廳滿地的傷者,道:“沒砍。”

陳浩鬆了一口氣。

“不過踢爆了你們人族那個髒東西應該不會有事吧?”

陳浩:“……”

“阿冪羅,我不想多說,如果你還想在人間混,就給我,立刻,馬上,滾過來。否則不用你惹事了,老子現在就通知道門和有關部門,有一個冥界修羅混進來人間,而且現在還是虛弱狀態。”

阿冪羅氣結:“你敢!”

陳浩冷哼:“你這樣亂來,遲早要出事,還不如現在就把你供出去,免得我人族被你禍禍。”

阿冪羅沒好氣的道:“什麼叫我禍禍,還不是你們人族垃圾,想修煉什麼合歡法,把我抓來,他們不惹我,能踢爆他們嗎?這是活該。”

陳浩無語。

阿冪羅眼珠子一轉,繼續道:“不過要我去找你也行,你要幫我。”

陳浩道:“怎麼?你又想鬧什麼幺蛾子?”

阿冪羅嘿嘿笑道:“我找到一個寶貝。”

陳浩道:“寶貝不是被你踢爆了嗎。”

阿冪羅:“……”

“咳咳,你說寶貝?什麼寶貝?”陳浩說完才反應過來,連忙改口。

阿冪羅道:“我找到一塊地圖,說是一個人族修行界一個大能的洞府,裏面肯定有好東西,你陪我去找。”

陳浩一愣,地圖?還人族修行界大能,臥槽,怎麼感覺有點怪怪的。

“阿冪羅,你這地圖是殘缺的嗎?”陳浩問道。

阿冪羅驚訝道:“你怎麼知道?”

陳浩繼續問道:“那上面是不是有很奇怪的文字?”

阿冪羅道:“是有文字,不過我認識這種文字,這是冥界血妖族的文字,就因爲這個,所以我才叫你啊,裏面說不定有我需要的東西。”

陳浩面色一動,開口道:“好,我答應你,你現在就過來。”

阿冪羅大喜,連忙道:“成,馬上就出發。”

等陳浩說完地址,阿冪羅看向中年男子,咧嘴一笑:“幫個忙唄。”

中年男子下意思的一夾腿,連忙道:“義不容辭。”

……

靈幻街,書店。

陳浩掛斷電話,一揮手,從袖裏乾坤中取出來一個東西,仔細打量。

這是一塊殘破的地圖,上面有線路和古怪文字,陳浩完全看不懂。

難道阿冪羅得到的那一塊和這個是一起的?這也太巧合了吧?

還是等她到了再確認一下。

正琢磨着,書店外傳來哀求聲:“大師,求求你,幫幫我吧,我真的好可憐,我不甘心吶。”

聲音哀如杜鵑,令人心生不忍。

不過陳浩卻是皺起眉頭,有些厭煩。

哀求的是一個鬼,而且還是一個女鬼。在陳浩回來之後,求他幫忙。

本來看它一臉可憐,就問了一下,結果讓陳浩很無語。

女鬼三十多歲,是一個幼師,死因是在帶孩子的時候,因爲小孩子不聽話,哭的煩人,還帶動其他孩子一起哭,它就拿被子捂住了小孩子,阻止他哭泣。結果好嘛,下手太狠,把小孩子捂休克了,送去醫院也晚了。

這種事,孩子家長當然不可能答應,尋求公道,在爭執之中,被孩子家的親人推到,撞在了牆上,而那牆上正好有一節暴露的尖銳鋼片,劃破了她的脖子動脈,然後它也死了。

這件事之後如何,陳浩沒問,而這女鬼卻覺得自己很冤枉,她那屬於意外傷害,不是有心的,但是孩子家長卻是故意殺人,它不甘心,想報復。

這種事陳浩怎麼可能答應,你不會帶孩子,當什麼幼師,當了幼師居然用被子捂孩子,這就是你的教育方式?你以爲小孩子都是大人啊,能頂得住你這麼對待?即便你不是有心的,那也是殘忍。人家父母弄死你都是正常,更別說你這是意外,人家那就不是意外了,要怪你去怪那節暴露的鋼片啊。

對於這種一命換一命的事,陳浩覺得理所當然,其他的,你想怎麼樣可以,但是別找我。

可是這女鬼卻還糾纏上了,不答應還不行,站在店外哭泣,搞得好像自己虧欠它似的。

聽到哀求聲煩人,陳浩沉吟片刻,招呼了黑貓和公雞一聲,然後走出了書店。

一出來,女鬼就可憐兮兮的看向陳浩。

陳浩看也不看它,轉身就走。

女鬼不放棄,跟在後面。

眼看陳浩就要走出靈幻街,女鬼急忙攔住陳浩:“大師,你不能這樣,我是冤枉的,你幫……”

啪!

回答它的是陳浩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把女鬼直接打飛幾米,魂魄都有些渙散。

隨後,陳浩出了靈幻街,駕車離開。

十幾分鍾後,陳浩來到了邕寧第五高中。

走進校園,陳浩四處打量,然後來到了學校一棟樓的二層,推開一間房,陳浩對着房間角落道:“秦牧,出來了。”

在房間陰暗的角落中,一團陰氣擴散,幻化ChéngRén形,正是秦牧。

似乎剛睡醒一樣,秦牧伸展了一個懶腰,然後看向陳浩,咧嘴笑道:“是老闆,你怎麼來了?”

陳浩道:“我那個能幫你穿越的人快過來了,我也打算離開暫時離開邕寧,去辦點事,問問你要不要跟我走,到時候我問問那位朋友,看可不可以幫你去冥界。”

秦牧眼睛一亮,激動的道:“這麼快,太好了,老闆我跟你走。”

陳浩點點頭,揮手就把秦牧收了起來,然後轉身離開。

等到了下午三點多的時候,陳浩的電話響起,接通後是阿冪羅打來。

發了一個定位,陳浩駕車過去,在一條街頭看到了阿冪羅,也看到了她身邊一個如同保鏢一樣,面無表情,雙目無神的中年男子。 “這是!”

陳浩看到中年男子,眉頭一動。

這男子身上有微弱的法力氣息,居然是一個入道修士。

阿冪羅淡定的回答:“我的俘虜。”

俘虜?

止愛於婚 陳浩皺眉:“你這是非要和修行界對着來了嗎?”

阿冪羅哼道:“我說過,不招惹我,就沒事,招惹了我,別想好過。這個人族垃圾,還想把我當鼎爐,也不看看他什麼貨色,既然落在我手裏,肯定要付出代價的。”

陳浩無言以對。

居然主動招惹修羅?那真是作死了。

而且拿女人當鼎爐?邪門歪道啊!被玩死也活該。

陳浩不管男子了,看向阿冪羅道:“你說的那張殘圖給我看看。”

阿冪羅沒有猶豫,拿出圖給了陳浩。

看到圖,陳浩就確認了,的確和自己的一樣,不管是皮紙,還是上面的線路和文字,完全一樣,只是這一張看起來有些新,似乎保養的很好。

陳浩拿出自己的,和阿冪羅的對了一下,發現對不上,看起來這圖被分成了不少份。

“哎,你也有!”阿冪羅驚奇的看着陳浩。

陳浩不答反問道:“這上面的文字是什麼意思?”

阿冪羅道:“好像是一種血妖族咒語,不過血妖族的文字太古怪,需要完整的才能看明白,這字太少了,需要琢磨。”

陳浩道:“那這圖有什麼用,還是殘缺的,找不到確切地方啊。”

阿冪羅笑道:“我知道,在北疆。”

陳浩一愣:“你怎麼知道的?”

阿冪羅對着中年男子一撇頭:“他說的,這圖他祖上得到兩百多年了,據說找了好幾代,走遍了華夏大地,在他爺爺那一代,意外的發現了一處和地圖契合的地方,就在北疆,不過他爺爺當時帶着複製地圖過去,再也沒有回來。”

陳浩恍然,旋即笑道:“正好我要去的地方也是北方,那就一起走。”

阿冪羅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激動的道:“這洞府肯定和我們幽冥有關係,如果能到幽冥的靈物,那我長大就有希望了。”

上了車,陳浩啓動,快速離去。

一邊開車,陳浩一邊對坐在副駕駛座的阿冪羅問道:“我還有件事要問你,你知道如何去幽冥嗎?”

阿冪羅一愣,笑道:“你這是關心我嗎? 乃木阪物語 放心吧,只要我恢復了實力,找到神璽,想要回去簡單的很。”

帝逆洪荒 陳浩道:“我管你回不回去,我問的是我們人族,或者說鬼魂,怎麼去幽冥?”

阿冪羅哼道:“死了投胎啊,六道輪迴接引,不就可以去了。”

陳浩無語。

這回答真是無懈可擊。

“不過被六道輪迴接引,去的是冥界,那是六道輪迴庇護之地,和幽冥不一樣,也無法輕易離開。”阿冪羅又說了一句。

陳浩道:“那有沒有辦法避開六道輪迴,直接進入幽冥?”

阿冪羅看向陳浩:“你想去幽冥嗎?嗯,倒也是,這人間太慘了,以你的天賦,想要修行到先天境界,怕是很難,如果去了幽冥,或許有一線希望。”

陳浩道:“不是我,是一個鬼,我想送它去幽冥。”

阿冪羅錯愕道:“誰呀,這麼厲害,居然能讓你這麼幫忙?”

陳浩道:“你別管誰,就問你能不能吧?”

阿冪羅沉默下來,片刻後認真道:“也不是不行,不過要我幫忙,就需要我的修羅血引,但是這樣一來,它就只能轉生修羅,成爲我族的一員。這可不是開玩笑,成爲修羅之後,就算和其他種族絕緣了,如果不修煉到一定的境界,死後就是魂飛魄散的下場,如果能修煉出修羅魂,那麼死後還能借助血海重生,這也是我族的一大福利,道友如果覺得修行無望,我也可以幫你。”

陳浩沒好氣的道:“聽說男修羅很醜,你覺得我願意嗎?”

阿冪羅無所謂道:“醜有什麼關係,實力強就行了,難道長得好看,遇到對手就不殺你了?”

陳浩瞥了一眼阿冪羅:“那讓你變醜你願不願意?”

阿冪羅果決道:“當然不願意,我是羅剎,是女性修羅,憑什麼變醜。”

陳浩呵呵,隨後開車到了一處樹蔭地,把秦牧放了出來。

“秦牧同學,這位就是我說的那位能幫你的朋友,不過這穿越有點限制,就不知道你願不願意?”陳浩認真的說道。

秦牧早就期待了,聞言傲然道:“什麼限制都無所謂,我是天定主角,什麼限制對我來說,都如同虛設,沒有卵用的。”

陳浩:“……”

阿冪羅也是驚奇的看向秦牧,打量一眼後問道:“誰告訴你說你是天定主角?”

秦牧看向阿冪羅,眼睛一亮,誇讚道:“好漂亮的小妹妹,有沒有興趣跟哥混,等我穿越之後,未來可是能成神的,到時候後宮的位置必定有你一席之地。”

阿冪羅看向陳浩,眼神很明顯。

這就是你要幫的鬼?神經病啊!

陳浩無奈道:“秦牧同學,還是說說穿越的事吧,這可不是開玩笑,你要去的幽冥很危險的,我這位朋友能幫你去,不過去了之後,你只能轉生修羅,這個你能接受嗎?”

“修羅?就是傳說中很醜的那種嗎?”秦牧頓時皺眉了。顯然對於醜也有一些抗拒。

陳浩點頭:“就是那個,你說要不要吧,我能做到的也就是這點,你不願意,那我就沒轍了,你另外再去找其他的有緣人吧。”

秦牧沉吟片刻,一咬牙道:“沒關係,醜怕什麼,只要實力強,什麼漂亮妹子找不到,再說了,等我成就至強神,修羅什麼的,就是個過度,換一個帥氣身體也不過是等閒。”

阿冪羅突然笑了:“就憑實力強這句話,你就比眼前的這傢伙強多了,你去幽冥真的不後悔?”

秦牧目光堅定的點頭。

阿冪羅不說話了,用指甲在手指上一劃,一滴鮮血浮現,然後她念念有詞,鮮血就開始沸騰起來,隨後她手指一彈,鮮血就飛向了秦牧,落在它的眉心,血光一閃,化作一個漩渦,把秦牧吸入了進去。 叮咚:溺死鬼秦牧,一年零三個月陰魂,死願完成,天罡步領悟獎勵發放。

感受着一團靈光涌入腦海,陳浩沒有着急去接受,而是詫異的看向阿冪羅道:“這就完了?”

阿冪羅笑道:“你以爲要多麻煩,我可是修羅皇族,血統高貴,用我的血引把一個小小陰魂送去血海,不過是很簡單的事情。”

陳浩驚奇道:“這可是轉生修羅啊,這麼簡單就能成?那你們修羅族豈不是要人**炸!”

阿冪羅嗤笑:“簡單?你想多了,我只是送它進入血海罷了,想要孕育而出,那要看它有沒有哪個實力,這小陰魂不是說自己是天定主角嘛,如果它能夠從血海孕育,那纔是修羅,而且想要成爲你認知中的強大修羅,也要看它在血海中獲得什麼樣的血靈根。如果是普通的,那它只能老實的當一個普通修羅,爲修羅族站崗放哨吧。”

陳浩嘴角一抽,想了想秦牧好不容易從血海中孕育出來,結果只能當個小雜兵,額,這打擊不知道它能不能承受的起!

牧龍師 不過死願完成,各不相欠,陳浩也懶得多想了。

驅車前行,一路向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