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苒把袖子給他看,眉眼輕佻的道。

顧西遲確實沒注意秦苒的衣服,此時秦苒一提醒,他湊過來看了一眼。

看清楚之後,他「艹」了一句,「牛逼。」

「還行,」秦苒雙手環胸,一雙眼睛看著程雋在忙,忽然間又想起了什麼,「你這麼有實驗葯嗎?」

「什麼類型的?」顧西遲有些服氣的看著在忙著的程雋。

他不缺錢,但他現在有些仇富。

秦苒想了想,把沐楠跟她描述的說了一下。

顧西遲是個天才,聽到幾個專業名詞,就大概了解了,「細胞衰老,這東西我這邊確實有,你等等。」

他去左邊的櫥櫃里翻找,一堆瓶子哐當直響,好半晌他翻出來一個藥瓶,「治不好,但這個,早晚一粒,能延緩衰老期,老頭那只有兩瓶,我偷……啊,我拿了一瓶過來。」

顧西遲本來是想拿來研究的。

裴少,乖乖就擒 但實在可惜,他在這方面沒有老頭那群人敏銳,沒研究出來什麼,就在這裡擱淺了將近一年。

沐楠到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

顧西遲知道沐楠是秦苒的表弟,十分熱情的讓他留宿。

晚飯間。

秦苒就把藥瓶遞給了沐楠,翹著二郎腿,隨意的開口:「給沐老的回禮,大保健葯,早晚一粒,強身健體。」

沐楠看了那葯一眼,估摸著跟顧西遲有關係。

他看了眼秦苒,剛要開口,顧西遲把飯吃完,並打斷了他,「小孩,拿著吧,不是什麼好東西,在我這積一年的灰了,不過這沐老是什麼人?」

「按照血緣關係……我爺爺吧。」沐楠開口。

顧西遲多問了兩句。

秦苒今天沒吃多少,她抬了眉眼,瞥了下沐楠,兩個字:「拿好。」

沐楠光速把藥瓶放在了自己的兜里。

沐楠沒敢再煩她,怕惹她鬱氣,秦苒現在很特殊,沐楠不會惹她不暢快。

他今天晚上不僅沒有把程雋送的車鑰匙還回去,還又收了秦苒的一瓶大保健。

程木端著碗坐在一邊看沐楠,搖頭,「年輕。」

沐楠:「……」

秦苒這才拿著手機,靠在椅背上玩著,低著的眉眼精緻,但莫名有一股不好惹的氣息。

手機上有一條消息,依舊是那位柳編輯發過來的——

【給我一張你的高清照,下個月安排你的推薦。】

秦苒只回了兩個字——

【沒有。】

回完之後,她才擰眉,點開沈編輯的頭像,發過去一句——

【你沒事吧?】

沈編輯一如既往的跟她發了語音,笑說著沒事。

秦苒想了想,點開了之前加的莫問蒼穹,詢問這件事。

不朽狂神 手機那頭,一直沒找到借口找神燈的莫問蒼穹發現神燈竟然先找他了。

莫問蒼穹有些驚訝。

他自然知道神燈有些孤冷,整個極限漫端她只跟沈編輯有聯繫。

莫問蒼穹是莫之淮的事情不是秘密,秦苒禮貌的詢問了他沈編輯的事。

聽她一說,莫之淮倒是有些意外,他頓了一下,才回——

【我幫你看看。】

**

翌日。

上午沐楠在魔都查事情,下午他才找到機會把大保健給沐老爺子送過去。

顧西遲從家裡找了個裝水果的白色塑料袋給他。

沐楠就把藥瓶裝進去。

他到沐家的時候,沐家已經準備好了加長車,帶沐老爺子去醫院。

「小楠少爺?」沐管家第一個看到沐楠,詫異的開口,「你怎麼來了?」

「我表姐有東西要給你,」沐楠把手裡簡單的塑料袋遞給沐老爺子,並解釋,「她說這是回禮。」

塑料袋裝的回禮。

沐宗西不由嗤笑一聲。

身側的助理也不由搖頭。

倒是沐老爺子並不嫌棄,他這輩子收的禮物不少,此時收的只是一份心意。

他甚至還有點驚喜。

那沐楠的表姐是不是認可他了?

「我很喜歡。」他看著沐楠,向來挺嚴肅的臉上看得出來高興。

沐楠也鬆了口氣。

「這是什麼?」沐管家看著這塑料袋,覺得沐楠這表姐不拘小節。

沐楠遲疑了一下,才開口:「……大保健。」

沐管家:「……」

沐楠很快離開,沐管家還有沐宗西陪沐老爺子去醫院。

郝院長剛抽了空。

給沐老爺子做系統性排查,這些儀器都是郝院長從醫學組織帶回來的,彌足珍貴。

極品奇葩遇總裁 老爺子做檢查,沐管家就隨手拎著白色的塑料袋。

他已經從外形看出來這裡面是一瓶葯,對這葯不太好奇。

倒是沐宗西,看著沐管家還拿著那個廉價的塑料袋,心底無語。

沐老爺子做了最後一項排查出來,整個人臉色一白,身形一晃差點摔倒。

沐管家連忙去扶,整個檢查室亂作一團。

慌亂間,沐管家手裡的袋子掉了,白色的藥瓶滾落出來。

郝院長剛拿出列印出來的結果,一轉身,無意間看到了白色藥瓶,他目光淡淡略過。

十秒后,他想起了什麼。

又僵硬的轉回了頭,把差點兒被護士踩到的藥瓶撿起來,確認了上面的印記,他有些獃滯,好半晌,他嚴肅開口,「沐先生,這葯你們哪裡來的?」

「孫少爺的表姐給老爺的大……」沐管家頓了頓,才幽幽開口,「大保健,孫少爺說,他表姐那邊積灰了。」

沐宗西也回過神,他沒注意到郝院長的表情,只擰眉,「誰讓你把亂七八糟的東西帶到郝院長面前的……」

他還沒說完,就聽到郝院長幽幽開口,「醫學組織第一實驗室的實驗用藥……積灰?」

他仔細看了下,白色的瓶身上,確實有些淡淡的灰塵…… “找到你們了!”

天空中的靈月心中微微一喜,小心地控制小兵一號將枯枝頭部稍稍伸出一些,以便能夠更加仔細地查看。

這時,她突然感覺一陣天旋地轉。

“啊!”

慌亂地手舞足蹈,靈月頓時從念力控制中退了出來。

“怎麼呢?神祭司大人?”

“啊!沒,沒什麼啊,哈哈。”

尷尬地笑了笑,難道要她告訴自己的屬下,自己一時控制的小人沒抓穩,掉洞裏去了麼。那麼丟臉的事,靈月纔不會做了。

(希望沒有被發現吧。)

看了看四周,此時此刻,衆人都是依靠着上升氣流在飛行,所以盤旋了這麼久也沒有多少勞累的感覺,想了想,靈月還是讓衆人繼續提升一點高度。

她總感覺這次情況不對,飛的更高點也可以保險。

小半會兒之後,在半山坡上,小兵二號登場。

但當視覺共享時,靈月卻頓時被驚住了。

短短一小會兒,在這塊小小的山凹處,整個市五百多人就全部出現在了這裏,不過所有人都是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

而在其中,還是四十多名遁甲族人。

同時,通道中正陸陸續續有一種不明生物出現,他們身披幽黑甲殼,體型略顯人形,但背後卻伸出兩道鋒利的如同鐮刀一般的肢體。

“這是什麼東西?”

小心地控制着小兵二號,躲避着人羣向這羣混合人羣中央的、那越來越多的未知生物處接近。

以靈月的眼力,顯然能夠清晰地看出,現在這些朋人和遁甲族人都是被控制了,而罪魁禍首,應該就是中間那一羣未知生物。

嘿咻

小體型帶來更好的隱蔽能力的同時,也讓行動變得困難。

小心地繞過兩塊拳頭大小的石頭,然後跳過幾分米寬的裂縫,一不注意腳下一滑,小兵二號杯具地被卡在了裂縫之中,掙扎着無法出來。

“囧,真是的,以前沒怎麼練習,現在突然用出來就……”

無奈地放棄對小兵二號的控制,雖然用念力將小兵二號拉出來也不是不行,但這時候如果過多的使用念力讓小兵二號飛出來,能夠控制那麼多朋人和遁甲族人,那以這些離得只有百米左右的未知生物,絕對能夠發現這裏的異常。

又是一小會兒過去了,另一個方向的半坡上,由幾塊石頭組成的小兵三號啓動。

“石頭,在山凹的岩石圈中的隱蔽性,顯然更高些吧。”古怪地揉了揉下巴,也就是兩塊石頭摩擦而已,小兵三號邁着小碎步,在岩石圈中那些泥土上踏步跳躍着。

如果暗血在這兒,顯然能夠認出,小兵三號此時居然使用出了基礎步法……

選擇泥地移動,是爲了減弱石頭碰撞時產生聲響的機率。

雖然在場有六七百的人形生物,卻只有中間那一百多未知生物在活動。

他們似乎在討論着什麼,或許是在開會吧,但他們卻依然沒有發出任何聲音,而是在使用着精神力。

這一點,身爲幽神級的靈月能夠感知到,但對於這些生物的講話內容,她就不得而知了。

“不好!”

立刻斷開與小兵三號的精神連接,剛剛躍到幾分米高度的小兵三號頓時散開,跌落地面,除了上面沾着的泥土之外,和周圍的石頭毫無二致。

而在小兵三號陣亡的同時,一道精神力掃過小兵三號殘骸的所在地,但看起來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所以很快又收縮了回去。

然後,未知生物羣的邊緣,一個個體晃了晃乾淨的腦袋,將頭轉了回去。

“這生物還真是奇怪啊。”

高空中的靈月揉了揉下巴,困惑地皺起眉頭。

天神訣 這次小兵三號接近到了二十米的距離,以念力小兵被極度弱化的視覺,也能看清這些未知生物的樣貌了,但這結果卻讓靈月更加疑惑。

因爲,樣貌是看清了,卻也可以說是沒有看清。

整個腦袋有身體五分之一大小,但臉上卻除了一根疑似嘴的吸管外,空無一物,無論是眼睛、鼻子、耳朵都沒有看見。

“搞什麼嘛,雙月星連這種怪異生物都有,8051知道了肯定會哭的吧。”

不去理會躺着也中槍的8051,當小兵四號,在越來越熟練的靈月控制之下,以石塊和泥土成形之後,踏着泥土腳墊的它,隱蔽地從半坡上跳了下去,然後步步爲營,終於接近了未知生物羣十米處。

然後,小兵四號果斷地停下了腳步,依靠着泥土的粘性,帶着整個身體攀爬着來到了一塊岩石的上方。

(這些傢伙的精神力一定很強,居然能控制朋人,而且做得神不知鬼不覺。)至於那幾十名遁甲族人,完全被靈月無視了。

遁甲族祭司的精神力控制能力的確很強,但卻無法掩飾對方精神力在量上的缺乏,這是無法逾越的鴻溝,是出身的時候就決定了的。

這就是種族差異。

但當小兵四號,終於爬上比他身體還大三四倍的大岩石(還不到一個朋人高度=。=)之時,那些未知生物似乎已經討論完了,此刻正一個個站起身來。

然後,他們舉起雙手(四手?),周圍空間中精神力一頓混亂。

(難道是在歡呼或者鼓動?)

所幸靈月的能力不差,而或許是未知生物太多,所以對於控制小兵四號那一點弱小的精神力,被這些沒察覺到危險的未知生物們給完全地無視了。

“要幹什麼呢?”

伴隨着靈月這一句話,一百多未知生物開始分散開來。

其中十幾個走到了遁甲族羣中,隨着他們的精神力變化,遁甲族人立刻如同提線木偶般晃動着身體,晃晃悠悠地開始沿着山道走了出去。

而剩下的生物則每人控制幾名朋人,以同樣簡陋的姿態跟上了遁甲族人,或許是因爲不會使用翅膀,其中幾名杯具的翼人也只能手、翅膀並用在地上爬形。

(完全不知道翼人原來可以這麼走路啊。)在不遠處偷看的小兵四號滿頭黑線地想到。

這時,從那個洞穴通道中又走出了十幾頭陀獸,這些未知生物,似乎對陀獸很看重,都圍在了陀獸周圍。

而在一頭陀獸經過的同時,小兵四號藉機攀爬在了陀獸背上的藤框之中。

對此,周圍的生物並沒有產生什麼反應。

而因爲小兵四號暫時不需要大的動作,在維持住自己與小兵四號的聯繫之後,靈月睜開了雙眼。

“來人,立刻向省城東部神殿報告,說我們找到目標,同時還發現117名精神力專精的生物,初步分析對方擅長【生體控制】,並有一定的肉搏能力,此刻正有501名朋人和47名遁甲族被控制着,向臨近的雲米市移動。”

在一名隊員向省城飛去的同時,一旁的另一名翼人上前詢問道:“我們現在要去救下大家麼?”

“不,她們的安全暫時沒問題。” 我要謀國 靈月搖了搖頭。

朋人人數少了十幾人,可能是犧牲了,也可能在其他地方,現在要找出來,關鍵就在下面這些未知生物上。

而最主要的是,自己對這些未知生物的瞭解還太少,需要更多的情報。

此時這些未知生物控制的朋人軍團(遁甲族繼續被無視=。=),移動方向是旁邊的雲米市,顯然是要向另一個市進發。

“這是對朋族的攻擊,等着接受懲罰吧。”冷哼一聲,靈月帶頭在高空,跟上了下方無法發現5000米高空中靈月等人的敵人。

【生體控制】是祭司學校研究出的一種精神力運用技巧,需要至少三級的精神力控制等級,以及不少於3W的精神量才能施展,這在朋族看來,就是隻有靈魂級以上才行。

同時,控制者還要比被控制者的精神高出50%以上,纔有可能控制對方。

但這種能力極易遭受反噬,而且被人們所不喜,所以流傳範圍不廣。

這時候看到一個幾乎人人會生體控制的生物羣,最主要的是,這117人中,雖然靈魂級也有二十多人,但離祭司學校做出的決定顯然有差別,這時候雖然滿臉平靜,但靈月的內心卻並不如臉上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