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天,王安俊急急忙忙的找到雲崢。

「雲崢,再過幾天。就是都靈郡郡主換屆,四大家族又會聯合起來對付郡主府。這一次,我們可能贏不了了。」

「哦?」雲崢疑惑問道:「都靈郡主之位,還能更換?」

「當然要更換!」王安俊說道,「三年換一次。都要是最強的勢力,才能做郡主。」

「怎麼比對實力?」

王安俊道:「比武!年輕一輩比武,代表潛力。頂尖高手比武,代表實力。這一次的換屆,我本來想讓王彥參加的,結果他被你殺了。」

「而頂尖的實力,我比他們四家都厲害。可是我現在真氣中毒,無法恢復,不能長時間戰鬥。而我也不能一口氣打敗他們,真氣耗盡之後,就會輸!」

雲崢似笑非笑的看著他,道:「這事簡單的很。讓我和太爺爺上場。所謂黃孫李洪四大家族,不過是土雞瓦狗!」

「這個……」王安俊為難,說道:「他們恐怕不會同意吧!」

「這就是你的事情了,我幫你保住郡主的位置。其他的事情你去辦!」

「你……」王安俊身體顫抖,雙眼中滿是怒火。

「嗯?!」雲崢眯著眼睛看他。

王安俊立刻泄氣了,無力說道:「好,我去安排!」隨後頹廢的離開。

雲崢知道,王安俊是想讓雲崢幫他解毒。可惜,沒有可以絕對碾壓王安俊的實力之前,雲崢是不會解毒的。


都靈郡三年一度的盛會,就要開始了。就像當初黑石城的武比賭鬥一樣,不過卻比武比賭鬥更加盛大和熱鬧。換屆比武那天,一個擂台搭建的很高,受到萬眾矚目。就在這種情況下,雲崢等人來到高台之上。

郡主府和黃孫李洪四家之間,相互諷刺貶低,打擊挖苦,就不用多說了。雲崢和雲狂風二人,一直閉目養神,不言不語。

直達年輕一代的比武開始,雲崢才忽然睜開眼,一躍跳到高台之上。

「好!好身法!」

台下的觀眾,紛紛為雲崢的身法叫好。

黃孫李洪四大家族看到,臉色立刻變得有些不好看。光看身法,就知道這少年比他們的後輩強太多。

洪家家主,諷刺說道:「郡主大人,聽說你征討一個小家族不利,手下還被人殺了不少,甚至連兒子都死在那些人手中。不過,郡主大人倒是能忍辱負重。沒有報仇,反而和仇人合作起來。真是……嘖嘖,能忍受胯下之辱啊!」

「哦!還有這樣的事?敢殺郡主大人的兒子的狂徒,是何許人也?」黃家家族立刻幫腔說道。

「呶,不就是台上那人嗎?」

「郡主大人真是……哈哈……」

黃孫李洪四家的人,都哈哈大笑起來。王安俊如同一具石雕,綳著臉,目不斜視,充耳不聞。彷彿什麼都沒聽見,又像是沒心的人。那些人見諷刺無用,悻悻的不再說話。

而高台上的雲崢,睥睨黃孫李洪四家之人,不屑說道:「你們一起上吧,一個一個的太麻煩了!」

「狂妄!」四家人怒罵,台下眾人紛紛叫好。

「郡主大人,這也是你的意思嗎?」

王安俊面無表情道:「他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你們聽他的就行!」

「既然如此,那就都上吧!如果這少年輸了,就代表郡主府輸了!」

轟然之間,四個年輕人也跳上了擂台。他們是黃孫李洪四家的選手,都是二十歲,凝氣後期境界。


「狂妄的小子,下去吧!」四個年輕武者,立刻聯手攻上來。

「哼!」雲崢忽然一聲冷哼,四個年輕人身形一滯,全都臉色大變。那一聲冷哼,像是砸在他們心中。

「滾!」

緊接著,雲崢一聲暴喝。他這一聲,用上了真氣。以雲崢現在的實力,強氣境界都沒有敵手。四個年輕人只是凝氣,如何能抵抗雲崢的氣勢。

他們一個個臉色慘白,不由自主的後退不停。他們感覺,似乎有一座大山壓在他們身上,如果不後退,就會被壓的跪下。然而,已經後退到擂台的邊緣,壓力依然還在,他們還是頂不住。

可是,不能後退了。再後退就是輸了!

雲崢忽然動手了,他只是揮了揮衣袖。

「下去吧!」

立刻,一陣狂風颳起,四個年輕武者,身體彷彿是紙做的,直接被雲崢衣袖帶出的風,吹下擂台。

擂台周圍,不管是下面的觀眾,還是黃孫李洪四家高手,全都瞪大著雙眼,張開嘴巴,看著擂台上的雲崢。很多的人,使勁的揉眼睛,懷疑自己真的看錯了。

這也太扯了吧!本來,還以為是場龍爭虎鬥。能夠看到一場大戰!結果,揮一揮衣袖,就把人扇飛了!無外乎他們親眼看見,也不能相信。

「噓……」

看台下的觀眾,紛紛發出噓聲。他們以為,是郡主府等人搞的內幕,內定勝利,做做樣子而已。然而實際上,沒有任何內幕。雲崢的實力就是這麼強。

四個年輕武者,狼狽的爬回自己家族,他們臉色灰敗,如喪考妣。此刻,他們的內心的世界都要崩塌了。 醉挽長歌 ,可是一個看上去,比他們還年輕的少年,揮揮手就把他們打敗了。他們感覺整個世界,都要顛覆了,信心受到嚴重的打擊。

雲崢贏了,王安俊卻一點也不開心,還是那石雕一樣的模樣。

下一場,就是頂尖力量戰鬥,雲狂風一躍來到擂台之上。

「你們,也一起上吧!」 紅豆生南國 囂張!」

「該死!」

「動手!」

「打他!」


黃孫李洪四大家族的家主,立刻跳上擂台。

都靈郡最強的罡氣武者,是郡主王安俊。這次王安俊不上場,而是一個老頭,還想以一敵四。他們自然求之不得,口中罵著雲狂風,人卻直接出手了。

一時間,擂台之上飛沙走石,大理石的擂台產生一條又一條深深的溝壑。

「土雞瓦狗!下去吧!」雲狂風直接迎上一人,一拳打出。那是黃家家主,敵不過雲狂風的一拳,直接被打飛,越過擂台,摔在地上,口中噴出一口鮮血。

「什麼?」

孫李洪三家家主,驚得瞠目結舌。這種場面,太過不可思議了吧。和他們實力相當的黃家家主,竟然被一拳打得吐血。

「是個高手,一起上,圍攻他!」

三家的家主,聯合在一起,發動攻擊。可惜,他們依然不是雲狂風的對手,雲狂風一拳一個,身法揮灑自如,只用了三拳,就將三個家主全部打下擂台。

全場嘩然,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難以置信。這樣的結果,太過震撼了。雲崢剛才也輕易的贏了,甚至都沒動手,過程很夢幻。可是那根本比不上,雲狂風現在造成的震撼。

因為,被雲狂風打敗的人,是都靈郡久負盛名的高手。是黃孫李洪四大家族的族長,是都靈郡最強大的人。就這樣,一拳一個的被打下擂台,甚至受傷吐血。 冷王悍妃 ,該有多強大啊!他難道是超越罡氣的兵氣高手!

無數的人,在深深的震撼中。黃孫李洪四大家族,忽然生出一種巨大的無力感。有這種高手在郡主府,他們三家永遠別想取而代之。

但是,郡主府的人,好像並不怎麼高興,興緻並不高,全程下來,都是板著一張臉,像一群死人一樣。

贏了之後,郡主也沒有發表什麼言論,直接走了。

三年一度的都靈郡盛會,就這麼匆匆的結束了。時間雖短,給人們的震撼卻無與倫比。所有的人,茶餘飯後,都在討論那場戰鬥。現在,都靈郡公認的最強,不再是郡主王安俊,而是雲狂風。

王安俊的聲望,一跌再跌。郡城中最有威望的,成為雲狂風。若是雲狂風現在接任郡主之位,都靈郡的人反對的,不會很多。

王安俊心急如焚,再這樣下去,他就真的連傀儡的價值都沒了。到時候,雲家絕對會殺了他。可是,他現在也沒有辦法克制丹田內的毒,還要依靠雲崢。王安俊只能祈禱,青京城閻王殿,快點帶來解藥。

比武三天之後,這天正午時分,忽然有一個人影從都靈郡上空劃過。

整個都靈郡,彷彿沸騰了起來。所有的人,都從屋裡跑出來,仰頭看那在空中飛行的人。

御空飛行!不是絕世高手,無法做到。一個超級高手,來到都靈郡城,這絕對是一個爆炸性的新聞。

在所有人的矚目中,御空飛行的人影,快速的飛往郡主府。那位高手的目標,好像就是郡主府。

雲崢等人也發現飛行高手,全都來到郡主府前,等待那高手降臨。

「翼氣境界!」雲狂風在雲崢身後,小聲的說。


雲狂風說的是那高手的境界,武者七重,翼氣境界。可以真氣化翼,御空飛行。雲崢心懷踹踹,翼氣可是大高手啊。都靈郡連兵氣境界都沒有,今天怎麼忽然有翼氣高手前來?

雲崢看了王安俊一眼,雖然他表現的很平靜,可是雲崢還是發現,王安俊眼神中有一絲興奮與期待。

他在期待那高手的降臨嗎?

那人終於臨近了,他來到都靈郡郡主府之前,懸空立在三丈的高空中,眼神冷漠的俯視眾人。

「見過大人!」所有人低頭,行禮,高呼大人。

十國之中,強者為尊,遇到比自己強的人,都要行禮,叫大人。

「嗯!」那人冷淡的應了一聲。雲崢抬頭,看了他一眼。只見那人年到中年,臉色紫紅,面容方正,相貌堂堂,儀錶不凡。他身材高大,身著簡樸衣衫,卻掩飾不住高高在上,頤指氣使的氣質。

雲崢看到,這個翼氣高手背後,延展出兩條一丈多長,非常寬廣的真氣羽翼。那真氣羽翼肉眼都能看到,散發出濃烈的氣息,壓迫的眾人無法抬頭。那羽翼正在緩慢的扇動,這也是翼氣高手能夠懸停空中的原因。

「最近,你們有沒有看到一個老頭,帶著一個少女從這裡經過?那老頭是翼氣境界武者,也能御空飛行。」翼氣武者語氣淡淡的問道。他語氣隨意,但卻有一種不容抗拒的威勢,令人不得不回答,更不敢說謊欺騙他。

「回大人,並沒有看到!」王安俊恭敬的回答,神態之中,卻顯得失望無比。這翼氣高手一開口,他就知道不是他要等的人。

「噢!」

翼氣高手沒有再問。如果一個翼氣高手經過,這裡的郡主不可能不知道。

「你們誰是郡主?」翼氣高手問道。

王安俊上前一步,道:「大人,小人添為郡主。」

「好,你給我去拿一份本郡的地圖,要最詳細的。快去!」

「是!」

王安俊立刻火速的返回郡主府,取出一份地圖。王安俊剛走出郡主府,他手中的地圖,就自動飛起來,然後飛到翼氣高手身邊,落入他的手中。

翼氣高手打開地圖看了一眼,真氣羽翼猛的一扇,騰空而起,就要破空而去。

王安俊神色變得焦急無比,不甘心的追上去,口中大呼道:「大人,且慢……」

「嗯!」那翼氣高手,回頭看了王安俊一眼。

王安俊突然一個趔趄,差點摔倒。他如遭重擊,捂著胸口連連後退,臉色變得慘白一片,神色驚恐無比。

「哼!」

翼氣高手冷哼一聲,直接破空而去。三五個呼吸,就變成一個小黑點,消失在眾人視野內。

王安俊像是受到什麼沉重的打擊,一屁股坐在地上,獃獃的望著翼氣武者消失的地方。孫軍等幾個罡氣武者,也是如喪考妣,臉色難看的要死。

「郡主大人!」雲崢走上前,似笑非笑的說,「坐在地上,成何體統,有失風度啊!」 翼氣高手在的時候,雲崢全程都沒有說話,此時翼氣高手離開,他才開口。

王安俊嚇得一個哆嗦,立刻站起來,努力表現的正常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