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是他最後的那些例子,是很好的讓普通人明白了這幅畫作的真正價格所在,是讓他十分的滿意的!

同時他激動的還有終於是有人識貨說出了他的心聲了,要不然這一輩子他都很憋屈到死的!

“什麼?這幅畫是真的?”

“這怎麼可能?竟然是真的?”

面對趙老爺子的反應,所有人都開始不淡定了,在他們看來必假無疑的畫作竟然是真的!這小雞竟然是真的!這簡直是令他們大跌眼鏡!

“這……這怎麼可能?”就連這個時候,李洛也開始懷疑人生了。

但是連趙老爺子都這麼激動了,這能不是真的嗎?

對於這個結果,張夢辰也是驚訝的嘖了嘖嘴脣,看來這藝術他還是看不懂啊!

其實江浩也不懂,只不過他懂得別人的心思罷了,這種感覺在現在看來是賊爽的存在啊!

“好了,今天就到這吧!最後的結果江浩勝出,對於這個結果大家沒有什麼可反對的了吧?”今天江浩的這些言論是讓趙老爺子十分的開心,他從沒有?這麼高興過了!

“沒意見,沒意見。”面對這個結果,大家是表示紛紛的接受。

就連這種畫作都能看出是真的,就證明這江浩是有真材實料的,他們還能爭個啥?

“沒意見……”此時的李家雖然心懷不滿,但是面對這個結果他們也是無話可說的了。

就是對於這項技術,他們多少是有些不甘心的!

“江浩,你真是一個天才啊!”此時的張夢辰對江浩也是刮目相看的了,這傢伙竟然這麼厲害,是她所預料不到的。

她現在都想好好的抱一抱江浩了,不但打壓掉了李家的氣焰,還順手拿了他們最想要的先進技術,她沒有不激動的理由。

不過看到現場這麼多人,她只能作罷了,她老媽可是一直跟她說要矜持來着。

“好,既然大家沒有意見,那這個獎勵就歸江浩所有了!”趙老爺子看大家都沒有異議,就對着衆人宣佈了起來。

“江先生,宴會結束後老爺叫你們過去一趟。”而趙老爺子話音剛落,就有人來通知江浩他們了。

江浩看得出來,這是趙老爺子要安排給他們獎勵呢!

就是不知道這項技術有沒有他們得到的消息那麼神奇,竟然讓李家爲此如此的瘋狂! 宴會結束,所以到場的有頭有臉的人物們開始一一道別離開。

可以說這是一次十分成功和有排面的壽宴的,雖然中間出了一些小插曲,但趙老爺子還是十分的滿意的。

壽宴結束之後,趙老爺子是按照承諾,把江浩和張夢辰帶到了別院後方的一棟建築裏面,江浩看着是要給他們東西的時候。

“江浩和夢辰娃子,你們看看我這房子怎麼樣?”幾人在走廊裏面走着,趙老爺子是問張夢辰和江浩道。

“挺好的,這種氣勢和建築恐怕也只有老爺子能夠駕馭了。”

江浩說的是實話,這小小的一棟別院樓,其建築和構造是絲毫不輸張家的別墅和中式樓閣的。

而且這傢伙是搞古董生意的,所以這短短的一個走廊,其兩邊的架臺上是擺滿了古董作爲裝飾品。

江浩看得出來,這些古董都是真的,而且從造型和新舊程度上看,年代都是十分久遠的,一件物品恐怕價值都不菲。

“我這些古董你們覺得怎麼樣?”趙老爺子說着是指了指走廊兩邊的古董。

“很好!”江浩對此可以說是一竅不通,所以只能回了句很好了。

但是價錢嘛他心裏也是有數的。

“你看你們就挑一件作爲獎勵怎麼樣?”趙老爺子是似笑非笑的看向了他們。

而他此話一出,張夢辰和江浩便感覺大事不妙了,看來這老傢伙是想反悔啊!

而這也絲毫是江浩早就意料到的事情了,因爲從一開始他就準備把這項技術給李家的。


“不是說獎品是一項新技術?難道我聽錯了?”不過江浩可不想就這樣讓他矇混過去了。

畢竟他是知道李家的打算的,如果讓他們得到那項新技術,張家豈不是要完?所以無論如何他都要得到那份新技術,就算是他和李家一人一份也行啊!

而江浩這話一出,一旁的張夢辰是有些緊張的捅了他一下,畢竟這是趙老爺子給他們臺階下呢。

況且這項技術對她家來說的確是聊勝於無的,沒有必要就此得罪趙老爺子。

“你們也知道了?”對於江浩的知根知底趙老爺子是故意問向了他。


其實他早就心知肚明瞭,關於這項新技術在常青市上層社會沒有人不知道的,他故意問一下只是想看看江浩會不會就此罷手而已。

“當然知道了。”江浩也不想做出什麼掩飾了,直接說道:“我估計今天到場的來賓們都知道了吧?”

“也是。”趙老爺子點點頭,繼續走着。

不一會他又說道:“不過這項技術對於你們張家並沒有多大的作用,這是關於玉石邊角料重新回收融合雕琢的技術。”

“你們張家是做金器生意的,就算有邊角料重新拿去高溫融化就可以了,沒有必要非要這項技術不可吧?”

“你們不如拿一件古董回去也好啊,我的古董可都是上品,值不少錢,隨你們挑。”

“我覺得趙老爺子的提議不錯。”張夢辰見他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是不得不給他一個臺階下了。

雖然她心中很是不服氣,但是這個時候最好的做法也只能是這樣了。

“我覺得不行。”對於張夢辰的話江浩是笑着反駁道:“你看這獎勵都是定好的了,大家都已經知道了,如果現在突然讓我們拿着一個古董回去以後大家怎麼想?”

江浩此話一出,趙老爺子的臉色都有些變了,江浩這話一出是將了他一軍啊!

而感受到他這種變化,張夢辰是一臉埋怨的看向江浩,她不知道今天江浩到底堅持個啥,她的父母過來時也沒有囑咐他們非要拿到這項技術不可啊!

“江浩,你怎麼非要這項技術不可呢?”趙老爺子不滿的問向江浩。

此時的江浩也感覺到了他內心的變化:“沒什麼,就是聽說這是國外的技術,我就想看一下他們能先進到何種地步。”

“如果趙老爺子實在不方便的話借我看看也行啊,我不拿走。”

事到如今也只能這樣了。

不過江浩有把握,只要讓他看一遍,他能夠把他們全都寫出來!

“不是我不坑。”江浩這些話讓趙老爺子的內心火氣是消了很多了:“只是這次技術還在外國人手裏,他們是來尋求合作的,那文件就連我看都沒有看過呢!”

“外國人?”聽到這話江浩在心中是笑了:“那我更是要去跟他們談一談了,我從小到大都沒有接觸過外國人,讓我跟他們聊聊也好啊!”

說實話自從林曉的事情之後江浩是最討厭外國人的了!

但是現在他是不得不這麼說了,因爲他要拿到這項技術。

而且是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好啊,他可是會讀心術的,只要跟他們聊一會,江浩就知道他們的那些內心想法,套出技術來不難,這可比看文件來得實在多了!

看到趙老爺子有些猶豫的樣子,江浩又說道:“放心吧老爺子,就給我一些時間我跟他們聊聊就行,至於技術嘛您先留着,你看這總沒問題了吧?古董我也不要了!”

“好吧!”雖然不知道江浩有什麼打算,但是思來想去趙老爺子還是答應了他的要求。

況且這樣一來古董他也不用給了,何樂而不爲呢?他就不相信聊個天江浩就能把技術給套去了不成?

而張夢辰此時也不明白江浩這麼堅持是爲了什麼,因爲在她看來跟老外有什麼好聊的,還不如拿個古董回去實在。

跟這些老外一聊又心煩又浪費時間,在她看來簡直是百弊無一利的!

在張老爺子的安排下江浩他們終於是在一個房間裏面看到了那一夥外國人。

江浩看到他們一個個戴着眼睛而且禿頂的樣子,一看就是滿腦都裝着智慧的人。

“老爺子,這就是你們要給我們介紹的合作伙伴嗎?”江浩他們剛剛坐下,一個老外便是問道。

“不是。”趙老爺子回他們道:“這是江先生,他仰慕你們已久,就想過來和你們聊聊。” “what?”對於趙老爺子的話那幾個外國專家是一臉的不解。

他們團隊大老遠的從國外過來不是找人來聊天,而是找人來合作的。

原本他們還以爲今天趙老爺子就可以給他們介紹合作伙伴,前幾天他也是這樣保證,沒想到今天來的卻是找他們聊天的人。

“合作伙伴的事以後我再跟你們介紹。”對於他們的反應趙老爺子表示很是抱歉:“但是這江先生是張欣盛女兒張小姐的男朋友,我覺得你們有必要聊一聊。”

這次是他舉辦活動理虧,所以不幫江浩說些話的話趙老爺子也是過意不去的。

“趙老爺子,那我們應該聊些什麼?他們家是搞什麼生意的?”


“張家是搞金器生意的。”趙老爺子解釋道。

“那我們就沒什麼好聊的了,我們的技術對金器行業沒有絲毫的幫助,我們要的是玉器行業上的合作伙伴你懂嗎?”那些老外顯然有些不滿。

而江浩看到他們的這種態度心中也是不快的,看來這些老外都是一個樣,在他們的眼裏只有利益,是絲毫沒有感情和友誼的。

自己這張家都亮出來了,沒想到他們卻是一點面子都不給。

“各位我們不聊也行,你們只要坐着就好,給我幾分鐘的時間。”江浩看到他們一個個厭煩的樣子,也懶得跟他們扯什麼犢子了。

江浩問向趙老爺子道:“麻煩老爺子幫我準備一些紙張和筆,我有東西要寫一下。”

“好。”趙老爺子應聲,便吩咐下人準備好紙和筆。

而當紙張和筆拿上來,江浩便是迫不及待的奮筆疾書起來。

他寫的並不是其他東西,而是這些老外內心那些關於這項先進技術的數據。

竟然他們不說,就只能自己寫出來了。

況且張夢辰家的公司不是設有技術部門嗎?裏面那些工作人員都是博士學位的畢業生,估計把資料拿給他們,他們會自行研發出來的。

江浩洋洋灑灑的奮筆疾書,還時不時的望向他們,是讓那些老外一個個的懵逼着,完全不知道他在幹什麼。

而且別說是他們了,就連一旁的張夢辰和趙老爺子也看不出他在寫的是些什麼東西。

他們當然看不出來,江浩倒是略懂一點,怎麼說他都是高校畢業生,對於這些還是知道點的。


而這些知道一點是讓他無比驚訝的,因爲這項技術用到的理論和實際操作,簡直是堪稱完美,是國內乃至全世界範圍能所沒有的,怪不得會被稱爲先進技術。

很快,江浩就大功告成了,他寫得很快,他就怕耽誤下來那些老外會懷疑他。

雖然他們不一定看得懂中文,但是那些阿拉伯數字的數據他們能看懂不是?

“江先生,你寫了些什麼東西?可以給我們看看嗎?”見江浩寫了滿滿的三頁紙,那些老外早就想一睹真容了。

“沒什麼,只不過是一些關於各位外貌的描述而已。”江浩還沒有傻到讓他們過目的地步。

“最近我正在寫一篇關於外國的小說,裏面涉及到對外國人外貌的描述,一直找不到素材,所以就以幾位爲樣本模板描寫一下,還望各位不要介意。”

“哦,原來是這樣,這完全沒有問題!”江浩的解釋令他們深信不疑。

況且也沒有人會相信能有人面對面看着你就能拿走你心中那些重要的東西的。

辦完這些,江浩是滿意的拉着張夢辰離開了趙家別院,他當然怕趙老爺子要拿去找人過目一下的。

“我說你這麼急幹嘛?還沒有跟趙老爺子道個別呢!”對於江浩急促的樣子張夢辰表示有些不解。

坐上了車,江浩懸着的心才放了下來,笑道:“我能不急嘛,你看這是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