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果斷地搖頭,說道:“沒什麼好考慮的。”

“你不也才確定關係麼,再考慮考慮我閨蜜唄,我給你說,她特好……”

我不等西西繼續說下去,打斷了她的話,說道:“我們的確才確定關係,只不過我們認識很久了,所以,謝謝你的好意。”

“這樣啊……那,好吧!”西西好像還挺失望的。

“那你看怎麼解釋?”

西西想了想,說道:“我去解釋吧!”

我雙手合十,用一種感謝的語氣說道:“真是挺不好意思的,你也該提前告訴我,也不至於弄得那麼尷尬呀!”

西西白了我一眼,道:“你又沒說過你有女朋友。”

“好好好,是我的錯啦!拜託拜託啦!”

西西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什麼也沒再說便走了進去,我長呼一口氣也走了進去,但接下來的時間裏我們都以唱歌爲主,我相信西西能解決好。

其實我挺抱歉的,我知道西西是好心,可真是太不湊巧了,也許就前幾天說不定我可能就答應了。

怎麼說,這也是一種錯過,而這種錯過對我和米小艾來說就是一種緣分吧!

———-

今天是農曆九月初九,祝大家重陽節快樂! 自從和米小艾確定了關係後我的生活也因此而發生了巨大的改變,儘管我們相隔幾千公里每天只能靠電話的聯繫,奢侈一點就是視頻聊天,可總有一種感覺,感覺對方就在彼此身邊。

改變的不僅是生活,還有工作,至於公司方面發生的一些改變,我推出新的方略後大家都全力搶救動漫產業,至於很多重要一點的策劃我都是親自完成,因爲害怕上次陷害我的人還潛伏在公司。

最近就有一個新的策劃案,這個策劃案關係到我們的動漫產業的最終走向。

我已經坐在電腦面前發呆已經超過兩個小時,嘗試寫了好幾遍開頭,但是每一個都找不到感覺就放棄了,於是我的整個思緒變成一片空白。

我承認我這段時間絲毫不在狀態,也許是因爲戀愛的關係吧!所以把更多的精力都放在了戀愛中,以至於現在我根本無法寫出什麼更有創意的方案。

索性什麼也不寫了,我想給大腦放幾天假,好好休息一下,而我的放鬆方式就是玩遊戲。

最近有一款很火的網遊,剛開服的那天上線人數就已經超過500萬人同時在線,對於我這種曾經的遊戲迷來說當然不會錯過機會體驗一把。

於是就在官網建了賬號,便開始了江湖之旅,這種劇情版網遊對於我來說就是一個江湖。現實中我們被許多條條框框束縛着,遊戲便給了我們第二次重生的機會,在這個江湖裏我們肆無忌憚,只要有能力想殺誰就殺誰,即便死了還可以復活。

這真是一種不錯的放鬆選擇,不過我好像在其中找到了一絲靈感,或許我可以發展成遊戲公司,雖然這想法太天馬行空,但總算有了一點靈感。

玩得正嗨的時候,米小艾打來了電話,我接通後開啓了免提。

“大叔,你吃飯了嗎?”米小艾的聲音很甜。

“還沒。”我依舊專注玩遊戲,對米小艾的問候沒怎麼在意。

“你還沒下班嗎?”

“嗯。”

“別太累了,先去吃飯吧!”

“嗯。”

我感覺這對話才反應過來,看了看時間,臥槽!已經十二點過了,於是拿起手機連忙解釋道:“最近正在寫策劃方案,一直沒想到好的方案,所以剛纔玩了會兒遊戲。”

“啊……我不會打擾你吧!”

“不會,因爲我玩遊戲就是爲了找靈感,我現在腦袋很閉塞,想不出好的方案。”

“玩遊戲還能找靈感呀!”米小艾的聲音有一種魔力,這種魔力能讓我忘記眼前的煩惱。

我笑了笑,說道:“這是我的獨門祕訣。”

電話那頭也傳來了米小艾輕盈的笑聲,說道:“那把你的獨門祕訣傳授給我唄。”

“這個……這個嘛……”我記得有一句話,叫自己挖坑自己埋。

“好啦,你快去吃飯吧!”還是米小艾理解我。

“嗯,那拜拜。”

心裏何嘗不是美滋滋呢,以往誰來關心我吃沒吃飯,更別說遠在千里的她了。


我曾經寫過無數套策劃案,最值得驕傲的就是策劃coco的外賣店,但是現在的我竟然一點頭緒都沒有。

已經好幾天了,動漫設計組的那羣小子也已經催了我好幾天了,其實我大可以把這個工作交給策劃部的去做,但是這次策劃不同於以往,它將決定公司未來的走向,所以我不放心交給別人做。

人總會有心煩意亂的時候,特別是我這種多愁善感的人,一到晚上就完全麻木了,老孃也是離開了快半個月了,這段時間的夜晚我幾乎都是靠着和米小艾的通話來度過。

我從來不會講自己工作中的煩惱和米小艾分享,她也從來不會和我說她工作中的事,我們之間的聊天完全是戀人之間的純粹。

總裁**歸來 ,然後就像着了魔一樣,不管是白天還是黑夜,有時候甚至連飯都忘記吃。

這個時候我才發現,以往我做的那些策劃案相對於現在的來說,簡直太微不足道了,我必須得審視自己的能力了。我也開始明白要想在這個行業站穩腳跟,光憑一肚子勇氣是不可能的,作爲公司的領導者不僅要在商界中有精明的頭腦,還要有絕對的專業知識。

而我,好像總是差那麼一點,就那麼一點。

……

“老大,醒醒……”

由於這幾天晚上都沒睡好覺,白天到公司都是渾渾噩噩的,最奇葩的是好幾次開會,開到一半就趴着睡着了,然後那羣小子又會把我叫醒,這次在辦公室叫醒我的是公司一個大學剛畢業不久的實習生。

“呃……?”我揉了揉眼擡起頭來。


“這是我做的策劃方案,你看看?”


“什麼策劃方案?”我一時還沒反應過來,又揉了揉眼睛。

“你先看看吧!”他遞了上來。

“這是你寫的?”我翻開策劃方案的第一頁就被震驚了,倒不是說第一頁就能看出什麼,但這種標註清晰的策劃文我很難相信是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寫的。

“是的,我聽說老大最近正在策劃公司影視作品的主題,我大學正是學網絡營銷的,也許能幫上忙。”

“哦,你這是邀功嗎?”我笑了笑,翻開策劃案看了起來。

“不是不是,我就是看能不能幫上忙。”不愧是才畢業的大學生,居然不知道我這是玩笑話。

我笑了笑沒再說話了,繼續看了起來,實話說這是一份很不錯的營銷方案,但我想要的不僅是營銷方面的,主要是能夠給公司定型的主題方案。 看完後我把資料放在辦公桌上,沉吟片刻後,問道:“文案上說的APP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我們可以自己研發一款網絡播放器的軟件,這樣既能增加穩定的觀衆羣體又能很好的宣傳我們公司主導的動漫題材的影片。”

聽完他的這些想法,我突然有些心動,心說現在的市場上不就流行網絡化嗎,只是現在網絡上的播放器APP太多太雜了,已經沒什麼亮點了。

我還是點了點頭,對他說道:“雖然這這個想法很好,但是現如今不僅是電腦還是手機類似這樣的客戶端太多了,如果沒什麼亮點的話很難發展的。”

他看上去好像很自信,又把策劃案打開翻開了其中一頁,說道:“老大你看,我是這麼想的,我們可以在客戶端上設計一個後臺程序,這個程序專爲客戶設計,客戶們只要在我們平臺上註冊賬號就可以免費設計動漫人物,我們每週或者每月都可以篩選一部分出色的動漫人物形象然後製作成影片,這樣子應該很受歡迎。”

我有些意外的看向他,半響問道:“你確定這個方案可以實施?”

他愣了一下,笑着回道:“老大,我這是給一個參考,決定權還是在您。”

我仔細想了一下,如果這個方案能夠成功完成定會將以往的尤美廣告公司完成全方位的轉型,並且這樣的構思真的很新穎,現在的市面上還沒有類似的APP。

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我終於點頭說道:“行,就按你這個方案去設施,只是,只是研發這樣一款APP好像很困難吧!畢竟我們公司現在的員工都沒有這方面的經驗。”

“如果,如果老大信得過我,我可以來完成。”他的身上真的有一種自信的銳氣。

“你?”我不解的看着他,問道:“你大學不是學網絡營銷的嗎?”

他自信的笑了笑,說道:“我大學的確是學網絡營銷的,不過我還是軟件社的社長。”

我再一次驚訝的看着他,不,應該是打量着他,最後說道:“我可以交給你來負責,可是你得具體寫一份詳細的方案給我,這方案看着模糊了,另外在新的方案上加上你所需要的資金。”


得到我的肯定後,他很高興的點了點頭,說道:“那行,對了老大,還有一件事我想拜託你。”

“什麼事?你說。”

“我有幾個很好的的朋友他們都是玩電腦寫程序的好手,我可不可以把他們也請進公司來?”

我幾乎連想也沒想就點頭道:“可以啊,這個項目我就交給你負責了,別讓我失望就行了。”

“保證不會!”小夥子真有我當年那種熱血。

“好,你先去寫方案吧,完了給我就可以開始了。”

“好,謝謝老大。”

我還真得服“長江後浪推前浪”這句話,雖然前浪不一定死在沙灘上,但時代總是在變化,那麼引領時代的總會是新一代的年輕人們。這話不是承認自己老了,而是承認自己的能力的確有限。

我們每個人都得承認自己不是一個完美的人,再說,作爲一個公司的領導者,必須得細聽一個員工的建議,哪怕他只是一個應屆畢業生。 [綜]她是禿頭披風俠

小夥子離開後助理又來辦公室了,自從那件事件過後我對助理小於總是抱着懷疑的態度,但又沒真正的把柄所以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李總,這是我們取消合作的公司的合同書你籤一下字。”

我看都沒看一眼,指了指辦公桌,說道:“放着吧!對了,剛剛出去那年輕人你知道叫什麼名字嗎?”

助理把一疊合同書放下後,想了想說說道:“好像叫杜剛,是一個應屆畢業生,怎麼了李總?”

“哦,沒事,就隨便問問。”我現在當然不會把真相告訴他,畢竟這個方案還沒開始實施,我不想纔看到希望又再一次被破滅。

……

現在的天是越來越冷了,而我幾乎每天也都來往於家與公司之間,唯一讓人感到溫暖的就是每天能和米小艾說一會話。

生活好像也就慢慢穩定下來了,沒有了當初的熱情卻有了另一種安定的感覺,或許這就是所謂的成長吧!

公司也在時間的流逝下開始走入了正軌,以往的那些流言蜚語也漸漸被其它花邊新聞所代替。

老孃去小姨那也快一個月了,其實我很早就想帶老孃出去旅旅遊,但不是沒時間就是各種原因,這次小姨還幫了我一個大忙。

又是一天的忙碌之後,今天我打算早些下班回家親手爲自己做一頓豐盛的晚餐,因爲好久都沒補充營養了,身體也是越來越不行了。

可就在回家的路途中我的車子被一輛風風火火闖紅燈的電瓶摩托車把引擎蓋撞出很大一個塊凹痕,不是我來不及踩剎車,而是我已經將車完全停住了他才撞上來的。

好在騎車的人沒什麼大礙,這是這車估計得大修了,還有我的車幸好也在保險期內。

本來也沒想要和他理論什麼,可他卻從地上站起來後一瘸一拐的走到我駕駛室旁,有些焦急的說道:“大哥,真是不好意思,我妻子在醫院馬上要生了,你看你能不能先記一個我的電話,你放心我不會逃的。”

我打開車門下車看了看撞出的傷痕,好在可以修復,於是便說:“沒事,我車還在保險期內,只是你有沒有事?”

情陸蔓蔓,總裁大叔好難追 沒事,沒事,我沒事的。”看來他真挺着急的。

我又看了一眼他的電動摩托車,說道:“只是你這車估計現在也不能騎了,如果你很着急我可以送你去醫院。”

“這……”

“沒事的,你把你車推到馬路邊上,我送你去吧!”

“那,謝謝大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