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新……”

紅衣等人臉上的焦急之色越濃,這柳影真正一出手,便是展露出了作爲靈爵的強悍實力,就如那漫天風刃,師爵強者無論如何也是施展不出來的,這樣強悍的攻擊,她們的心底都有着一個疑問,琉新能不能接下。

如此強悍的攻擊襲來,這也是讓得琉新都感覺到了一些壓力,這種對手果然很棘手。

漫天風刃籠罩而來,每一道風刃,都是鋒利異常,猶如劍氣,風刃肆虐間,令人不敢有絲毫的小睽。

琉新深吸一口氣,雙手相合,只見的一股濃郁的血色紅芒,至他的身上奔涌而出,最後在那一道道奇異的目光下,化爲一層血色薄膜護在琉新的身體之外。

叮叮!

漫天風刃暴射在那血色薄膜之上,竟然是發出類似的金屬碰撞聲,令得那薄膜也是微微顫抖着,並且在其上留下一道道白痕,

不過這血色薄膜乃是由琉新體內最爲精純的血精之力所凝成,那防禦力自然是非同一般,異常的驚人,即便是承受了這種程度的攻擊,竟然依舊沒有崩潰的跡象。

這種情況讓得不少注視着此處戰鬥的強者心頭驚訝,顯然他們也沒料到,琉新竟然能將柳影的諸多攻勢,盡數防禦下來,這種手段莫說是上位師爵,就是普通下位靈爵實力,都無法做到。這個琉新,果然是有着一些獨到之處。

看到這一幕,紅衣等星火盟的人都是鬆了口氣,那目光看向琉新都是有驚喜之色,似乎每一次見到琉新,他總是會有着變化,有着進步。不知不覺中已經將他們都是甩下了不少的距離。

而且,就連奎蛇那目光看向琉新也有些不同,在他的預想中,琉新在柳影剛纔的攻擊下應該就落敗了,卻沒想到後者卻防禦了下來。

柳影的面色,愈發的陰冷,雖然他與琉新並無深仇大恨,也不至於下殺手兩人拼個你死我活,他只想給琉新一些教訓,作爲他重傷殷弘的代價。更是爲了確立他在中級住宿區霸主的地位,因爲最近琉新的名氣實在是增長的快,他必須壓制下來。

可是這三番五次的都無法解決掉琉新,顯然是令得他顏面有些掛不住,縱然是以柳影的心性,也不免動怒了。

地面上,血色紅芒緩緩散去,再度露出琉新的身影,他直視着柳影,黑色的眸子中,也是有着冰冷之色涌出來,他看得出來,柳影對他並無殺意,但其出手卻並不見得有多手下留情,剛纔的那種攻擊,也是他,若是換做旁人恐怕早已重傷。

“光靠一些速度和烏龜般的防禦,這就是你狂傲的資本嗎?如果是這樣恐怕是沒人會認可的。”柳影聲音低沉的道。

琉新冷笑,也不與其廢話,雙手陡然結印,體內魂力在此時毫無保留的的爆發開來,印法變換,只見得在其背後,有着一片幽黑的光幕形成。

而在那光幕出現之時,只見得在那其中,幽黑魂力極速涌動着纏繞着,一朵花的雛形正在緩緩凝成,散發着驚人的魂力波動。

“哦?終於打算展開攻擊了麼?”

柳影眉頭一挑,淡漠的笑道:“不過如果只有這點程度,我勸你就不要丟人現眼了。”

“是嗎?”

琉新一笑,只是那笑容異常的冰寒,雙手再度結出一道玄奧拳影,冷聲道:“那這樣呢?”

“喝!”

琉新冷哼一聲,他的手指輕扶那空間戒指,只見得有着一道金黃色的洪流從中流出,流進那幽黑光幕中。看到這一幕,那圍觀的所有人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神色,好似看到了什麼驚人的事情,因爲剛纔至琉新空間戒指流出的金色洪流,正是回魂丸,而剛纔的那一股,至少也有着五六千之多的回魂丸。

“好大的手筆!”人們都是驚駭不已,平時又有誰能有這般的魄力只是爲了施展一道攻擊就耗費如此多的回魂丸,他們的心中更驚駭的是,琉新究竟要施展什麼樣的魂術,竟然是需要如此多的回魂丸助攻。

就在人們的驚駭中,一股異常驚人的魂力波動從那幽黑光幕處傳來,磅礴的魂力瘋狂的凝聚,然後衆人便是有些震驚的見到,在那幽黑光幕之中,一朵完全由魂力所化的巨大花朵徐徐旋轉,悄然綻放。一種極其恐怖的力量波動從中散發出來。令得不少實力低微之人,都是忍不住身子顫抖。

幽黑妖嬈的巨大花朵徐徐搖曳在幽黑光幕之中,一種驚人的力量波動散發開來,那一幕,極其恐怖,讓得這裏所有的人爲之色變。

周邊的人羣中,奎蛇等人神色也是一凝,眼中掠過一抹濃濃的驚色,琉新這般攻勢,竟然已是讓得他們都感受到了濃濃的威脅。

光幕之前,琉新傲然而立,他的臉色略微有些蒼白,但那眸子中的興奮之色卻難以掩蓋。

他所施展的這道攻擊雖然也是花形卻與在帝都所施展的有着很大的不同,在帝都曾施展的蘊含特殊力量,乃封印之花,曼陀羅。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難以用出,而且威猛莫大。

而現在所施展的,是之前那招的濃縮版,沒有加入封印之力,這朵花完全是由魂力凝成,可是縱然如此,以他如今上位師爵的魂力強度依然很難施展,所以他纔是借用了外力,數目不少的回魂丸。

柳影前來打壓他,消除他的銳氣, 冷淡嬌妻有點皮 ,琉新又何嘗不想,經歷了兩次刺殺,略微見識到了桑家的勢力後,琉新就已經明白,獨身一人這樣永遠是不行,必須要有自己的勢力纔是王道。而現在他所擁有的就是星火盟,雖然現在還小,但潛力卻無窮,他必須要儘可能的發展星火盟,爲其在學院中奪取更好的修煉資源。

因此,他纔會付出如此大的代價,施展這道攻擊,擊敗柳影,爲他日後的發展,奠定基礎。

而在這場中,柳影也是面色陰沉的望着這一幕,這個叫做琉新的小子,還真是難纏,明明只是上位師爵的實力,但那手段卻是層出不窮,到得現在,竟然是連他都有了一些危險的感覺。

而這種感覺,讓得他頗爲無語,這琉新的年齡比他還要小上一些,而且實力也差他一階,而他不但是靈爵強者,而且在這學院中已經有着一定的名氣,更是中級住宿區第一人,若是就這般衆目睽睽之下,被其擊敗,那麼他也只能找個地縫往進鑽了。

想到這裏,柳影的臉上也是浮現出一絲狠色,他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柳影,你接我一招試試!”

地面上,琉新冷喝,身後幽黑光幕之中,那隻數丈大的花朵散發着驚人的波動,旋即他一步跨出, 雙手結拳印,暴喝出聲,“去!”

“唰!”

幽黑光幕之中,那徐徐旋轉的花朵悄然停下,旋即化爲一道幽黑光虹劃過天際,然後帶着無匹聲勢,直接對着柳影籠罩而去,那股強悍無匹的魂力波動,讓得圍觀的衆人面色劇變,都是連退了幾步,遠遠的躲開,生怕受到波及。

分身幻影之花影兒 ,他們可絕對接不下來。

星火盟的人都是驚喜萬分,他們都沒有想到,一個月不見琉新,其回來後,竟然便是掌握了這樣的手段,難怪絲毫不懼柳影,敢直接挑戰這中級住宿區第一的人物。

幽黑光虹從天而降,那種聲勢令得柳影面色也微微變化,將心頭的不安甩去,他森然一笑道:“想要扳倒我,你還嫩了點。”

話音一落,他腳掌猛的一跺,雄厚魂力席捲而出,一道暴喝,也是陡然想徹,:“風神訣:風刃龍捲!” 柳影的暴喝聲響徹,令得所有人都是一驚,看得出來柳影也準備施展強力招術來對抗琉新的攻擊了。而這其中又屬柳青最爲驚訝,當初她跟隨着柳影離開家族,記得臨走之前,從家族中所帶出的就是“風神訣”。

“風神訣”是他們家族內一種極強的魂術,而且修習的難度也極大,那威力自然也是很強,具柳青所知,這可是柳影目前所掌握的最強招術。他竟然是在此刻用出了。

柳青很是疑惑,難道琉新攻擊強的竟然讓她的表哥如此慎重的對待。不過,隨即她便是得意的笑了起來,那看向琉新的目光也是多了些憐憫。不管琉新多厲害,她都對她的表哥有着極大的信心,更何況柳影已經用出了“風神訣”,他相信琉新即使不死,也會重傷的。

“轟!”

而也就在柳青思索時,從柳影身上狂涌出的那雄厚魂力已經在他的上空凝聚,這片魂力瀰漫了他的上空快半片天際,威勢之強也是令人心驚,柳影靈爵的實力展露無疑。

這股極強的壓迫瀰漫開來,令得圍觀的人一退再退,戰鬥快速的升級,兩方都是施展出了極其恐怖的招術,他們都明白,不管今日琉新是勝是敗,他的名號也一定會徹底傳開,因爲值得柳影動用如此招術,他還是第一人。

也就在幾息間,柳影上空的魂力突然是涌動起來,魂力涌動間竟然是緩緩的旋轉起來,只是片刻,這旋轉的魂力便在衆多驚駭的目光下,化爲一道龍捲風。


這股龍捲風跟平常所見的龍捲風有着很大的不同,它完全是由魂力構成,而且若是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在這魂力龍捲風旋轉間,這些魂力竟然是在緩緩變化,變成一道道細密的風刃,這是一股由無數風刃而組合成的龍捲風,風刃龍捲。

風刃本就極其的厲害,更何況是完全由這麼多風刃而組成的龍捲,它的威力更是強了不知多少,這股龍捲並不是很大,它穩穩的停在柳影身前,緩緩旋轉,風聲呼嘯,那周遭的空間似乎都是被那無數道風刃,切割出條條黑線。不消片刻,這風刃龍捲所在的地面就已經被破壞的一片狼藉,一個大坑被卷而出,沙石橫飛。

人們都是嚥了口吐沫,目光驚駭的看着柳影,不傀是中級住宿區第一人,竟然能施展出這樣的恐怖攻擊。然而琉新的攻擊也不弱,他們都是很告訴,這兩方的對碰,究竟是誰能更勝一籌。

唰!

也就在人們目光的注視下,琉新那所凝聚的幽黑色花朵,唰的一聲,沖天而起,旋轉之間,便是與那風刃龍捲,重重相撞。

砰!砰!砰!

震耳欲聾的魂力爆炸,連綿不斷的在那天空之上響徹而起,每當有狂暴的魂力衝擊而來時,那風刃龍捲便會旋轉起來,猶如一個絞肉機,將其盡數的切割抵擋而下,彷彿屏障,任何攻勢,都是無法將其突破。

“哼!我這風刃龍捲能夠切割分解攻擊,憑你也想突破,癡人說夢!”柳影冷笑道。


琉新眼中寒芒一閃,拳印再變,一聲低喝,自其心中響起:“爆!”

轟!

就在心中喝聲剛剛落下,那如幽黑光虹般的巨大花朵,便是爆發起了刺眼的光芒,猶如烈日升騰,轟然炸開,頓時間,狂暴的魂力滾滾傾瀉而開,猶如洪水,鋪天蓋地的衝擊在那旋轉的風刃龍捲之上。

那風刃龍捲瘋狂的轉動着,散發着光芒,試圖切割化解着那種強大沖擊,不過顯然,眼下這種狂暴的魂力已經超出了它所能夠吸收的上限。當即,那風刃龍捲竟然是變的極不穩定起來,那緊密排列的風刃也顯得雜亂無章。

而柳影的面色,則是在此時變得難看。

砰!

當那風刃龍捲亂到極致的時候,只聽得砰的一聲,竟然是直接爆炸開來,化爲漫天青光,灑落天際。

“噗……”

在那風刃龍捲爆炸之時,柳影心神也是受到了牽連,一口鮮血也是噴了出來,臉色變得蒼白,氣息也是有些萎靡。

無數的光點降落而下,遮掩了這片天空,柳影面色異常的陰沉,這該死的小子,竟然連他的“風刃龍捲”都給破了,要知道他這般攻勢,就算是同等級的人遇見了都會有點麻煩不容易破開,但眼下,卻是被琉新破的乾乾淨淨。

“不過我看你究竟能跟我拼幾次!”

柳影眼神陰冷,不管琉新手段再多,畢竟只是上位師爵的實力,而他卻已經是靈爵,直接用魂力的雄厚程度壓也得把他給壓死掉。

嗤!

而就在柳影眼神陰冷間,那前方的漫天光點,陡然被撕裂而開,一道鬼魅身影暴掠而出,雙指並曲,攜帶着森寒勁風,暴刺向其咽喉。

“找死!”柳影見到琉新竟然還敢衝上來,頓時怒笑出聲,一拳便是對着琉新雙指轟去。

不過,就在柳影拳風即將轟中琉新雙指時,他突然感到一層無形的壁障擋住他的拳風,竟然突破不了。

琉新一聲冷笑,他所用來阻攔柳影拳風的正是剛學會不久的精神護盾,果然堅韌又有奇效。

擋住柳影的攻擊,琉新並未停止,雄厚的精神力自眉心處涌動而出,蜃幻結界瞬間發動,將柳影籠罩而上。

當下柳影便感到一陣心神恍惚,心中暗道不好,早就聽說琉新極爲的擅長精神攻擊之法,而他也一直在防備着,卻不想由於剛纔被打破攻擊心神受傷,仍是着了道。

心中的思緒一閃而過,柳影明白不妙,連忙再度調動着體內的魂力準備防禦,然而他卻是慢了一步,當下便是感受到從胸膛處傳來一股大力,而他也不受控制的身體快速向後滑去。

這般滑行出近十米,柳影后腳狠踏地面,纔是穩定住了心神,而他卻再也控制不住的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將其面前的地面染紅。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停了下來,所有人都表現的目瞪口呆,畢竟現在的這番結果已經超出了太多人的預料。

就連柳青也滿臉的難以置信,柳影她的表哥,一直以來在她的心中永遠是那個如風如影的男子,是她一直愛慕的對象,在她的映像中,柳影一直是同齡中的最強者,一直是那般的優秀,而如今卻是被一個新生擊傷,甚至快要落敗,這樣的一幕,實在是令她難以接受。

寂靜過去幾分鐘,直到柳影淡淡的咳嗽聲傳來,人們這纔是回過神來,一瞬間,滿場譁然。

星火盟的人都是歡呼起來,那看向琉新的目光都帶着濃濃的敬意以及崇拜之情,紅衣等人也不例外,這個結果實在超出太多人的預料,他們怎麼也不會想到琉新與柳影的對戰結果會是這樣。

琉新竟然是以一個上位師爵魂師將柳影這個中級住宿區第一人,下位靈爵強者打成這般模樣。


就連花盟這些鶯鶯燕燕的姑娘們驚愕過後,看向琉新也是美眸放光,異彩連連,畢竟琉新模樣不差,英俊清秀,更重要的是他的實力,如此年紀就已經這般厲害,那如果給他時間成長呢?他會達到什麼地步。

而盤蛇部落與柳幫的人都是很有默契的表示沉默,畢竟他們兩方都算是跟琉新有着恩怨,琉新越強對他們也不是好事。

“表哥,你沒事吧!”喧譁聲中柳青急忙的跑向柳影,那美眸一片溼潤,柳影這般的模樣他還是第一次見。

柳影擺擺手,輕推開欲要扶着他的柳青,他的嘴角還掛着絲絲血跡,捂着胸口輕擡起頭,那目光平淡的盯着琉新,相對於他的狀態,琉新卻還是如以前那般淡然,他的衣服上落着一些灰塵,只是他的臉頰有些蒼白。

柳影輕道:“我道是小看你了……咳……”柳影的話還未說完,又是輕咳起來,看的出他確實受了不小的傷。

“琉新,我跟你拼了!”看到柳影這般的柳青美眸不受控制的掉下清淚,她嬌喝着對着琉新奔去,那散發的氣息,竟然也是中位師爵。

琉新沉默不語,低嘆口氣這麼看起來柳青也並不是完全的有多壞,只不過是女孩的虛榮心在作祟,他也沒做什麼動作,他知道柳影一定會攔下她的。

“青兒,回來!”

果然,柳青還未來到他身前,柳影已經輕喊出聲。

“可是,表哥!”柳青滿臉憤怒的看着琉新。如果目光能殺人的話,恐怕琉新早死了不知道幾回。

“回來!”柳影板着臉作故作生氣狀。

“哼!”柳青無奈的跺跺腳,瞥了瞥嘴,又是來到柳影的身邊,只是那能殺人的目光還在琉新身上頓着。

經過了這一會,柳影似乎也恢復了不少,他緩步向着琉新走來,這幾步又是牽動不人的神經,星火盟的人又是走過在琉新的身後。而柳幫的人也立馬的緊隨其後。兩方的首領剛進行了激烈的對戰之後,似乎又一場兩股勢力之間的對碰又要展開。 剛經歷了琉新與柳影間的激烈對戰, 而現在兩人背後的勢力似乎又要來一次火拼,使得原本有些鬆緩下來的氣氛又是變的緊張起來,兩方人馬都在極速的聚集,**味極濃,而琉新與柳影就站在隊伍之前,兩人都是沉默不語。

這般過了幾分鐘後,柳影擡起眼眸,他掃視過琉新極其身後的人,低嘆口氣,凝視着琉新道:“你很了不起。”

“嗯?”琉新滿臉疑惑之色,不明白柳影爲何如此說。

“你來學院的時間並不長,短短的幾個月時間,你能達到現在這步,確實很厲害,”柳影盯着琉新緩緩說道:“以後中級住宿區,將有你的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