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逸天說著便走開了,走開了一定的距離之後他才對著電話一字一頓的說道:「秦勇,你竟敢派人把林淺雪給劫持了?我告訴你,如果林淺雪有任何一丁點的傷害損失,我會親手宰了你!你的家人,還有那個狗屁九爺我也不會放過!」

「嘿嘿,語氣不要太狂妄了,你放心,你應該猜得出來我劫持林小姐目的是為了對付你。我當然不會對林小姐怎麼樣,怎麼說九爺跟林小姐的父親認識,九爺還一直把林淺雪當做侄女看待呢。不過,要想林小姐能夠安然無恙的釋放你必須答應我這邊的一個條件!」秦勇冷冷說道。

方逸天目光一沉,冷冷問道:「什麼條件?」

「接下來的條件還是由你跟吳力聊聊吧。」秦勇說著似乎是把手機交給了另外一個人。

「姓方的,你還記得我嗎?上次在皇冠大酒店,你打斷了我弟弟的雙腿,這一次,我向你下戰書,公平的跟你決一死戰!」電話里一個低沉凌厲的聲音傳來。

方逸天眉頭皺了皺,立即想起了當天在皇冠大酒店,與那個打黑拳的高手短暫的兩次交手的情景。

那麼,難不成九爺那邊劫持了林淺雪就是要逼他跟這個黑拳高手決一死戰?

「如果我願意接受你的挑戰那麼林淺雪就會安然釋放?」方逸天語氣一沉,冷冷問道。

「不錯,只要你敢與我站在黑拳擂台之上,無論你是死是活,那個姓林的女人都沒什麼事。」吳力冷冷說道。

「黑拳擂台?嘿嘿,這麼說你是要跟我打一場黑拳?」方逸天冷笑了聲,他此刻總算是確定了自己的猜測沒有出錯,對方果真是打黑拳的高手。

「不錯!我要在黑拳擂台上將你擊斃!」吳力森寒的說道。

方逸天冷笑了聲,說道:「好,好,你的戰書我接我!你們的九爺在場嗎?我有話要問他!」

「方逸天,你有什麼話就跟我說吧,你還沒資格跟九爺通話。」秦勇接過來手機,說道。

「秦勇,我接受你們的條件,不過你們也要履行你們的承諾,如果林淺雪有任何的閃失,我不會放過你們!」方逸天雙眼中隱約泛起一絲血色的光芒,冷冷說道。

電話那邊的秦勇不知怎麼的,聽到方逸天如此森冷的語氣之後只感覺到內心很不舒服,他深吸口氣,說道:「放心吧,九爺也是個說到做到的人物!」

「行,那麼挑戰的時間地點說清楚。」方逸天問道。

「時間就在今晚的十點鐘,地點嘛,你先開車到中環大廈,那裡會有人接應你。」秦勇說道。

「等等,還有個問題,我跟吳力的挑戰我這邊總該有見證人吧?不然到時候你們耍賴呢?因此我要帶上幾個人一塊過去!」方逸天冷冷說道。

「這個問題……你等等,我問問九爺!」秦勇說著便沒聲了,估計是問九爺問題去了。

「九爺說了,你最多可以帶五個人跟你一起過來,我想你不會幹報警這種傻事吧?」秦勇冷冷的問道。

「報警?哼,我既然答應你們的挑戰了還報什麼警?我只可以帶五個人過去?哼,在你們的地盤你們隨時可以把上百人叫過來,怎麼,不用這麼害怕謹慎吧?」方逸天嘲諷的說道。

「方逸天,現在是林小姐在我們手中,你不聽我們的話也得聽!今晚10點鐘,希望你能準時出現!拜拜!」秦勇說著便掛掉了電話。

方逸天看著手機,眼中寒光暴漲,今晚10點,中環大廈,決戰那個黑拳高手,救出林淺雪!

他著實沒有想到九爺劫持林淺雪目的就是為了逼他現身與這個黑拳高手一決高下,如在這場決鬥中他戰敗了那麼唯一的結果就是被這個黑拳高手殺死擊斃。

「黑拳擂台?哼,那麼就算是我殺了你你也是死有餘辜!」方逸天暗暗想著,便轉身朝著林家別墅裡面走去。

走近之後看著蕭姨以及吳媽她們臉上那股著急焦慮的神色,他卻是輕鬆之極的笑道:「蕭姨,吳媽,你們別擔心了,我有小雪的消息了,剛才一個人打電話給我說發現了她。」

「啊?是誰打電話給你?」蕭姨連忙問道。

「蕭姨你不認識他,這樣吧,我去把小雪接回來。都怪我,今天可能把小雪給氣著了,因此她自己就賭氣開車出去了,解鈴還須繫鈴人,還是我去把她哄回來吧。」方逸天煞有介事的說著,語氣認真之極。

蕭姨臉色一怔,而後眼中閃過一絲欣喜之色,說道:「這麼說小雪她沒事?」

「沒事,放心吧,我會把她給接回來!」方逸天說著便走上了車,又說道,「小刀,上車!」

小刀坐上車之後方逸天便開車呼嘯著離開了林家別墅。 聽了他這句話之後,司念的臉色立馬就變得難看起來了,就像是當眾被人打了一耳光似的,更是有些羞愧不已。

江映寒越是這樣對待她,她就越是恨顧可彧,更是想忍不住衝上來對著顧可彧打罵。

看著她這個樣子,江映寒的臉色立馬就變得鐵青,轉過頭對著司念就冰冷的說了一句:「滾!」

恐怕是因為司念從來沒有被江映寒這樣吼叫,過一時間都被嚇呆在原地了,睜著自己的大眼睛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然後她瞬間也反應過來,臉色也脹成了豬肝紅,眼眶立馬也變得通紅起來了,隨後眼淚就像開了閘的水似的,嘩啦啦的流了下來。

她就像是受了什麼天大的委屈似的,惡狠狠的瞪了顧可彧一眼,然後推開自己身後的那個小跟班,大步的跑離了原地。

「司念!」

她那幾個小跟班轉過頭來都瞪了顧可彧一眼,隨後又朝著司念喊去,連忙也追了上去。

終於整日跟著他們的那幾個煩人精終於都消失了,顧可彧長出了一口氣之後,轉過頭來看著江映寒,就是有些無奈的說道:「好煩呀,經過這麼一出,我心情變得就更糟糕了,這一下可真的就是回天乏術了。」

「該死!總有沒長眼睛的人出來壞事!」

江映寒低聲咒罵了一句之後又拉著顧可彧往前走去,「沒關係的,咱們繼續散步。」

「不了,走了這麼久,我腳都有些疼了,我現在只想回家睡覺。」

顧可彧掙扎著逃離了他的束縛,轉過頭來看著江映寒那張俊秀的臉龐,就是有些抱歉的說:「實在是不好意思呀,今天辜負你的好意了。」

江映寒的臉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轉過頭又對著顧可彧有些俏皮的說道:「你如果真的覺得辜負了,那就抱抱我,給我一個安慰吧。」

話說完之後,他就張開了自己的雙手,眼睛一閉就想要把顧可彧攬入自己的懷中。

顧可彧對著他就是沒好氣的翻了一個白眼兒,這下可長了記性,對著江映寒的胳膊就狠狠的擰了下去:「滾。」

經過這幾天在劇組裡邊的接觸之後,顧可彧感覺江映寒又好像恢復到了往日的那種模樣,說起話來也時不時的逗自己開心,就連動作也不像之前那麼冷漠了,他們兩個人也可以放寬心的在一旁說笑打鬧了。

「你現在可真沒意思呀。」

江映寒惆悵的嘆了一口氣之後就拉著顧可彧往前走去,「算了,我先送你回家吧。」

劇組大門外離護城河邊也沒有多遠,黎林他們還是按著原路返回,走了好一會兒之後才終於走到了劇組去。

本來打算江映寒開車送顧可彧回去的,他們走到后卻發現車子旁邊有一個鬼鬼祟祟的人。

下工都好一會兒了,柳絮竟然還沒有離開劇組,她拿著自己那個相機,更是像做賊一樣,不斷的在江映寒那一輛路虎旁邊打著圈兒。

抱著自己的相機,也不知道是在偷拍些什麼東西。

「你現在在幹什麼?」江映寒沒有繼續往前走去,他站住了腳步,看著柳絮的背影就是對她冷冷的說道。

本來還在拍照的柳絮動作立馬就僵住了,轉過頭來看著江映寒就是訕訕的笑了兩下:「原來你們還沒走呀!」

顧可彧他們對於柳絮的存在已經見怪不怪了,只是時刻想要提防著她,免得她又傳出去什麼亂七八糟的新聞。

他們兩個一前一後的走到了那輛車子旁邊,柳絮更是大著膽子拿出自己的相機對著江映寒就是一陣猛拍。

本來之前江映寒就已經警告過了柳絮,當然是她卻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自己的底線。

江映寒眉頭一皺,轉過頭去就緊緊握住了柳絮拿著相機的手腕,對著她冷冷的說道:「你真的是個煩人精!」

柳絮抱著相機獃獃的看著江映寒放大的臉龐,就像是被嚇住了一樣,什麼話都說不出來,慢慢的他的臉色也漲成了豬肝紅,眼眶裡邊也漸漸蓄起了淚水。

「行了,你就別嚇唬她了,咱們趕緊走吧。」顧可彧轉過身去拉下了江映寒的胳膊,又是對著他有些無奈的說道。

江映寒冷哼了一聲之後,就甩開了柳絮的手腕,轉過頭又面無表情的打量著她。

「我現在警告你,你最好把你拍到的所有照片全部刪除了,不然我絕對會讓你後悔自己今天的舉動!」

江映寒對著柳絮警告完了之後,就打開自己駕駛座的車門坐了上去,柳絮現在嚇的都有些渾身發抖了,抱著相機低垂下頭去,眼淚也嘩啦啦的掉在了地上。

等著江映寒把車門關上了之後,她現在就像崩潰了一樣,終於忍不住一下子就摔坐在了青石板地上,抱著頭就委屈的大哭起來了,之前那個相機也放在地上根本就沒有再揣在懷裡了。

顧可彧沒有跟著江映寒上車去,她轉過頭看了車子裡面的人一眼之後,又瞥了瞥蹲在地上哭的渾身顫抖的柳絮,就是有些忍不住按壓了一下自己的太陽穴,今天怎麼這麼多煩心事兒呀?

她慢慢的走上前去,將那個摔在地上的相機撿了起來,又拍了拍上邊沾染的那些灰塵,然後就半蹲在柳絮的身邊,對著她慢慢說道:「你趕緊別哭了,這裡這麼多人,小心笑話你呢,趕緊起來吧。」

顧可彧話說完之後,就想要攙扶著柳絮把她從地上拉起來,但是不管她使了多大的勁兒,柳絮就像是存心要跟她作對一樣,死死的坐在地上怎麼也拉不起來,顧可彧越是勸說她反而哭的就越發大聲了。

就算換做耐心極其好的顧可彧現在也有些無可奈何了,這傢伙怎麼一會兒老道的像個狐狸,一會兒又委屈巴巴的像個幼兒園的孩子一樣?

都這麼大一個人了竟然坐在青石板地上嚎啕大哭,鼻涕眼淚糊了一臉,根本就沒有顧及自己的任何形象。

顧可彧本來想要一走了之的,但是她看著柳絮哭得這麼委屈,又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她自己向來不會在別人面前這樣失態,而且這劇組大門外還有好些人路過,看著就有些丟人。 方逸天一坐上車之後原本面向蕭姨時那張滿是笑意的輕鬆臉色立即沉了下去,隱隱透著一絲血腥可怖的殺機!

小刀坐在副駕駛座上,獨自點上一根煙,深吸了一口,眼中寒芒爆射,低沉的問道:「哥,出什麼事了?」

方逸天心知,他表面的若無其事可以瞞得過蕭姨與吳媽,但是萬萬不能瞞得過自己的這位生死兄弟小刀,是以他在小刀面前也毫無忌諱的收斂自身身上的深沉殺機。

「九爺向我宣戰了!」方逸天冷冷說了聲,又說道,「他派人劫走了林淺雪,目的就是要逼我現身出戰!」

「出戰?戰誰?哥,我來吧!」小刀冷笑了聲,說道。

「對方是一個打黑拳的高手,我曾跟他對過兩招,此人有點底子,不過也就僅此而已!我的目標不是這個黑拳高手,而是九爺!」方逸天沉聲說道。

「黑拳高手?這麼說如果跟他交戰那就是生死之戰?哼,大哥,我給豹子頭打個電話吧,讓他把幾個兄弟放出來,我們一起干!」小刀目光凌厲如刀,森然說道。

「算了吧,這事用不著豹子頭出面!況且時間緊迫,豹子頭那邊就算是來人了也趕不及了,我給張老闆打個電話吧。」方逸天淡淡說道。

「張老闆?」小刀語氣有點疑惑。

「對,張老闆,就是早些年的『軍火大王』張雷!」方逸天淡淡說著,拿起手機,撥打了張老闆的電話。

「喂,方老弟,晚上接到你電話我就知道沒啥好事,說吧,啥事?」張老闆豪爽的聲音在電話中響起,問道。

「今晚有好戲,不知張老闆你這個大忙人有沒有空參加。」方逸天笑了笑,說道。

「好戲?哈哈,什麼好戲?最好能夠鐵血一點的才過癮啊!」張老闆大笑著問道。

「九爺向我下挑戰書了,逼我跟他手底下的一個黑拳高手決戰,我這邊需要幾個陪我前往觀戰。張老闆不是一直都想看我最強的實力嗎,今晚就是最好的機會。」方逸天笑了笑,說道。

「哦?竟有這事?行,我立即過去,你說,需要準備些什麼?」張老闆語氣有點激動的說道。

「帶上傢伙,把侯軍也叫上吧,這樣你加上侯軍還有我一個兄弟,再加上我,足夠了。」方逸天說道。

「行,沒問題,我一小時后就趕到天海市,你小子等我啊,可別到時候把我給撇下了,不然我可饒不了你。」張老闆說道。

「放心吧,說了帶上你就帶上你!你要是來了直接開車來到天海市雲港大排檔路口前匯合吧,我過去先接侯軍。」方逸天說道。

張老闆應了聲,便掛掉了電話。

……

雲港大排檔路口前。

方逸天與小刀已經走下車,他們的旁邊還站著一個短小精悍但卻給人一種野獸般感覺的男子,他正是張老闆派來協助方逸天的人侯軍。

「阿軍,這一天來大排檔周邊都沒什麼可疑的人吧?」方逸天遞了根煙給侯軍,問道。

「方哥,我們五個兄弟24小時盯梢著,沒發現什麼可疑的人物。」侯軍說著,目光看向了方逸天旁邊的小刀,憑著他的目光以及感知,能夠看的出來眼前這個熊腰虎背的大漢絕對是一個比下山猛虎還要可怕恐怖的角色,於是目光中也帶著一份的敬意。

「哦,介紹一下,這位是小刀,我的兄弟。小刀,他就是張老闆派過來的人侯軍。」方逸天分別介紹說道。

「阿軍是吧,叫我小刀就成。」小刀咧嘴一笑,伸手跟侯軍握了起來。

「我一看刀哥的身板就知道是個狠人。」侯軍也是一笑,說道。

方逸天看著前面客流如雲燈火通明的雲港大排檔,淡淡說道:「小刀,阿明就在裡面,近在咫尺,不過等我們解決了今晚的事情之後再來跟他相聚吧。」

小刀目光也看向了前面的雲港大排檔,眼中的目光有點急切以及熱忱,他沉聲說道:「沒事,反正阿明在這裡他也跑不掉,早一會晚一會也就是少喝幾杯酒而已。」

閑聊中,一輛銀灰色的轎車飛馳而來,方逸天目光一瞥,看到這輛銀灰色的轎車之後將手中的煙頭扔在地下,說道:「張老闆來了!」

方逸天迎面走了上去,銀灰色的轎車在他面前戛然而止,接著車門打開,一身休閑打扮,臉上帶著墨鏡的張老闆走下來。

「張老闆,動作夠快的啊,不到一個小時就趕過來了。」方逸天呵呵一笑,說道。

「你方老弟親口的指示我豈能怠慢。」張老闆大笑一聲,說道。

「張老大!」侯軍上前語氣恭敬的說道。

「嗯,聽說你小子這些年幹了幾筆大買賣,越來越滋潤了啊。」張老闆拍了拍侯軍的肩頭,說道。

「要不是以前有張老大帶著也沒有我侯軍的今天啊,侯軍這條命可是張老大給的。」侯軍說道。

「你娘的,一見面凈會說這些狗屁話!」張老闆笑罵了聲。

而後方逸天給張老闆與小刀之間做了相互介紹。

「既然是方老弟的兄弟那麼也就是我張雷的兄弟,我年紀比你大,叫你一聲刀老弟不介意吧?」張老闆朝著小刀笑道。

「既然是兄弟了當然不介意,我也隨大哥叫你一聲張老闆吧。」小刀笑了笑,說道。

張老闆隨後對方逸天說道:「事不宜遲,出發吧,對了,我帶了幾挺傢伙過來,你看看。」

張老闆說著走到車子的後座上打開車門,拿出一個黑色袋子,提到方逸天的面前,拉鏈稍稍打開。

小刀目光一瞥,眼中精光暴射,驚訝而又低沉的說道:「05式微沖?好傢夥,張老闆果然手眼通天,這樣的傢伙都能弄到。」

「時間緊迫,我也只能把這些存著的幾把傢伙拿來,如果再給我一天的時間,我他媽的直接弄幾挺機槍過來,九爺那老傢伙還不在我面前顫抖?」張老闆冷笑了聲,說道。

「『軍火大王』的名頭可不是浪得虛名的!張老闆當年的金戈鐵馬可是鐵血之極啊!」方逸天笑了笑,說道。

「張老大的名頭在國內可能沒啥名氣,可是在金三角、泰國、緬甸、寮國這些地方,張老大的名頭可是如雷貫耳!」侯軍想起了當年跟張老闆闖蕩的歲月,不由感慨說道。

「哈哈,張老闆也僅僅是在這些境內進行軍火交易,不涉及華國境內,這也是我跟他能夠相交莫逆的原因!」方逸天微微笑著,說道。

「誒,以前的事就別提了,廢話少說,行動吧,地點在哪兒?」張老闆說道。

「中環大廈!對方說我們直接到中環大廈,會有人過來接應!」方逸天說道。

「中環大廈?對了,我派出的人剛查出來,中環大廈私底下就是九爺的產業。」張老闆冷冷說道。

「哦?難怪對方選擇的地點就在中環大廈呢!也罷,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行動吧!」方逸天目光一沉,說道。

而後方逸天與小刀坐一輛車,張老闆與侯軍坐一輛車,紛紛朝著中環大廈的方向飛馳而去。 夜色之下,兩輛轎車朝著中環大廈的方向飛馳而去。

車內方逸天臉色已經沒有了往常的弔兒郎當,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冷峻之極的森冷沉著,他雙眼中的目光依然是平靜如水,不過,這如水般平靜的目光之下蘊含著的卻是一座活火山!

一經爆發便勢不可擋殺機凜然的活火山!

小刀坐在副駕駛座上,沒有說話,不過雙眼中卻是閃動著一股按耐不住的躍躍欲試,他倒是想試試九爺那邊的人手的實力如何,能在他手底下過幾招。

很快,兩輛車子便行駛到了中環大廈。

中環大廈是一棟商業大廈,在天海市深受中低消費者的喜愛,倒也是很出名。

停下車後方逸天用手機撥打了秦勇打他電話時的那個手機號。

「喂,你到了嗎?」秦勇接了電話,問道。

「到了,你們接應的人呢?」 農門春暖:我家娘子是村霸 方逸天冷冷問道。

「別急,已經有人朝你走去了,回見吧,哈哈。」秦勇恣意狂妄的大笑一聲,便掛掉了電話。

方逸天收起手機,便看到了兩個身穿黑色西裝的大漢朝著他們走了過來,走近之後其中一名大漢看向方逸天他們,瓮聲瓮氣的問道:「誰是方逸天?」

「我是,你們是秦勇派來接我們的吧?前面帶路吧。」方逸天淡淡說道。

兩名大漢的目光從方逸天的臉上掃過,又轉眼看向了張老闆、小刀與侯軍,最後,他們的目光落在了張老闆手中提著的一個黑色袋子上,開口問道:「他們三個就是你要帶進去的人?」

「你們的九爺同意我可以帶五個人前往,我只帶了三個,不違反規矩吧?」方逸天冷冷說道。

「按照九爺的指令,我們需要對你們搜身檢查一下。」其中一個大漢說道。

「搜身?只怕你們還沒資格對我們說這兩個字!」方逸天冷冷笑了聲,說道。

其中一個大漢目光一冷,冷冷說道:「你們最好配合我們的工作,否則……」

「拿下!」可惜,那名大漢後面的話還沒說出口方逸天猛然一聲喝令!

當即,小刀與侯軍兩人猶如兩頭獵豹般的迅速出擊,猝不及防的攻向了這兩個大漢。

兩個大漢反應過來的時候小刀與侯軍的攻勢已經近在眼前,小刀低沉的怒吼一聲,一拳重重的砸下,那名大漢不及閃躲便伸手擋架,只是小刀驟然爆發之下的力量豈是他能夠抵擋得住的?

「砰!」的一聲那名大漢節節後退,而這時小刀已經欺身而上,粗大的手臂直接橫掃而下,重重的砸在了這名大漢的肩頭之上,這名大漢悶哼一聲,整個身體便倒在了地上。

小刀揪起這名大漢的衣領,拖到了方逸天的跟前。

侯軍那邊,此人猛如獵豹,靈動如猿猴,他一個側身,驟然出擊的右拳擊在了另一名大漢的左臉之上,接著一腳直接把這名大漢擊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