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敢動手,你們一硬來便違反了城管條約,將會被逐出南火城,我們才不怕你們動手,有種的你就打我試試!」井邊見一胸膛一挺,一臉不屑地道,他矮小的身軀站在高大魁梧的周大魁面前猶如普通人站在巨人身前,似乎一點也不害怕,不過葉問龍卻從他的眼裡看到了虛張聲勢和隱藏的膽怯。

「你……」周天魁指著他,氣得說不出話來,他自然知道無故毆射門衛是違反城管條約的行為,嚴重的會被逐出南火城,有很多城內的獵魔小隊就因為受不了他們的囂張氣焰而打過倭人門衛,有不少人便是因此而受到處罰,被驅逐到城外居住。

「問龍……」趙雪靈眼中看了葉問龍一眼,半言而止,不過葉問龍卻從她的眼中看到了一縷一閃而逝的殺機,施麗嫣的話自然逃不過她的耳朵,這些卑劣的倭族人竟敢把猥.褻的主意打到她們的身上,在她的心裡,這些人都該殺,死有餘辜。


葉問龍自然知道她的意思,聞言輕拍了拍她的肩膀微笑道:「稍安勿躁,我來吧,低調一點的好。」

說罷,葉問龍將周大魁拉開,直面井邊見一,盯著他的眼睛淡淡地道:「你真的很稱職!」

「那是當然,我們偉大的太陽國人事無巨細,每一樣工作我們都會做到最好。」井邊見一傲然道。

「很好,那你們是真的要搜身了?」葉問龍眼中金光一閃,淡淡地道。

「啊?不是的,我們是想要猥.褻這些姑娘……」井邊見一渾身輕顫了一下,整個人變得痴痴獃呆,順著自己的內心說出了真正的想法。

「是嗎?那請你大聲一點,把你內心最真實的想法告訴周圍所有人,你們都利用你們門衛的權利幹了多少齷齪的事。跪下懺悔吧!」葉問龍見到井邊見一身後的幾名門衛正驚慌的想要上前拉他,他目光一掃,這些門衛便立即與井邊見一一樣變得痴獃起來。

「咚咚咚咚……」

隨著葉問龍手一揮,包括井邊見一在內的所有倭族門衛都跪了下去,開始述說自己所行的惡行,一時間,舉場皆驚,舉場皆怒。 南火城有城門數以百計,每一個城門都非常熱鬧,每天進出城門的人數都數以十萬計,此時城門口就聚集了上百人,他們都看到了令人震驚而憤怒的一幕,那幾名倭族門衛咚咚跪了下來,開始述說自己利用職務之便所行的惡事。

「我是太陽安保公司城值軍的士官井邊見一,我有罪,我不該仇恨除了太陽國人以外的所有人,仇恨他們都有屬於自己的領土和家園,我們太陽國人卻要分居二十城;仇恨他們能夠高官厚祿金領白領,而我們大多數人做的是最低賤的守門工作,我們可是最偉大的太陽國人啊……

「我利用職務之便,一共收受過賄賂一百三十四次,受賄金額兩百四十三萬華元,qj婦女四次,猥.褻婦女十三次,猥.褻小女孩五次……」隨著井邊見一的不斷懺悔,一樁樁驚人的罪行被他自暴出來,簡直是令人髮指。

不但是井邊見一,其餘的門衛也在葉問龍的精神催控下自暴自己的罪行,一樁樁一件件無不是令人憤怒無比的罪行,其中有人竟然猥.褻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太太,有人非禮孕婦,有人猥.褻未成年女孩,當他們自暴到一半時,終於有一個中年女人忍受不了,憤怒地沖了上去狠狠地扇了其中一個門衛一巴掌,而中年婦女的舉動就象是點燃了導火索一般,圍觀的人們紛紛沖了上去,對這些倭族門衛拳打腳踢,大喊著「打死這些畜生不如的東西」。

旁邊有八卦人本來只是想要抓拍一下新鮮事兒的人初時拿著手機、光腦探頭拍攝現場,後來他們也憤怒了,有許可權者立即進行了現場直播,把這一段懺悔視頻發上了公眾絡,登時引起了掀然波瀾,怒劍所指,全都是太陽安保公司的倭族人。

葉問龍也是氣憤無比,神識猛地伸展開去,遍及整個南火城上百個城門,凡是在城門外的倭族門衛全都被他以神識控制,於是,在這段視頻之後,百個城門口都出現也這樣的一幕,所有城門口的倭族門衛都跪在地上大聲懺悔,述說著自己和家人犯下的罪行。

當然,也有一些倭族門衛並無惡行,但畢竟是少數,犯有惡行的竟然佔到了百分之八十以上,公眾上不斷的有新的視頻上傳,公諸於眾,太陽安保公司的形象在短短的半個小時內造成了一場絡地震,億萬人口誅筆伐太陽安保公司的惡行,要求華夏區域高層終止與太陽安保公司的合同,重劍出擊,追究所有安保人員瀆職、違法、犯罪的行為,還城門朗朗乾坤,還所有被害人一個公道。

「太陽安保公司安保人員自暴罪行事件」發生之後不到十五分鐘,華夏區的執法部門便已介入,在葉問龍的精神力餘波之下,那些人對瀆職、違法、犯罪事實供認不諱,引起了華夏區高層的高度重視。

層層追查之下,發現了太陽安保公司的大量劣行和麾下安保人員的瀆職、違法、犯罪事實,而且不僅僅是南火城如此,其餘十九座城池也差不了多少,於是十天之後,太陽安保公司與華夏區域合同被強行終止,大量倭族人被捕入獄,大量從事其他行業的倭族人受此事影響而解僱,倭族人迎來了自獸潮戰爭以來的又一次滅頂之災。

而後由於大量民眾的抵制和強烈要求,所有倭族人都被趕出了華夏區二十大城,外面的人同樣不歡迎他們,最後倭族人在走投無路之下,只有自尋棲居之所,有好事人追蹤,稱倭族人最後都遷回了二次國域相鄰的冰川冰雪之中,過著茹毛飲血般的野人生活。

那守門的士官井邊見一自是做夢也想不到,因為他的一次色心作祟,不止是踢對了鐵板,而是踢對了火山,給整個倭族人帶來了滅頂的災難,如果他早知道的話,他寧願自己從來就沒見過葉問龍等人。

據說井邊見一的下場也極為悲慘,他鋃鐺入獄之後,被倭族人在獄中活活割肉剝皮而慘死,最後連骨頭都被拆了,落了個死無全屍的凄慘下場。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略過不表。

葉問龍等人在那中年婦女衝上去之後便攜眾人乘亂離開了,趙雪靈等人自然知道井邊見一等人是被葉問龍動了手腳,周大魁等人則只是懷疑,但是誰也沒有料到葉問龍竟然會玩得那麼大,精神力瞬間延展數千里的南火城圍,同時控制上千名倭族門衛下跪懺悔自暴罪,這些趙雪靈等人一直到晚上在外面吃飯的時候才關注到。

「問龍,有必要鬧那麼大嗎?」湖邊亭台之下,周大魁在這裡宴請葉問龍一行人,離他們不遠另一個亭子里另有一桌,他們所議論的正是葉問龍今天大手筆弄出來的新聞,趙雪靈聽了之後,心中也是震驚不已,不過更多的是苦笑,看著葉問龍,她一時間都不知道說些什麼好。

她震驚的不是這件事情和可能造成的後果,而是葉問龍如此強橫的精神力,環城覆蓋,控制上千人跪地懺悔,這得需要多麼強大的精神力啊,恐怕趙家老祖也不過如此吧?她苦笑,是因為發現自己對葉問龍的能力是越來越看不透了。

葉問龍對她眨了眨眼睛,笑道:「這跟我可沒有什麼關係,不過我也想不到這個太陽安保公司的倭族人素質竟然這麼卑劣,估計對付他們的人是謀划已久了的,不過這樣也好,這樣的民族本就不應該讓他們做這樣的工作,看來後續的後果會很嚴重。」

趙雪靈見他眨眼睛,自是不想讓周大魁等人知道這件事,聞言只是再次苦笑,不過旋即笑道:「或許那才是他們最後的歸宿,華夏古時不是有這麼些話嗎,『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時辰一到,一定要報』,『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我估計最後他們的結局會是遭到世人唾棄,從而躲到某個無人的地方自生自滅。這倒是最好的結果。」

「呵呵,看來雪靈你對華夏古文化倒是頗有研究。」葉問龍笑舉起酒杯道:「好了,不說這些掃興的話,周兄,我敬你一杯!」

「我敬你!」

周大魁舉起酒杯跟他一碰,兩人同時一飲而下。此時已是酒過三巡,菜過五味,葉問龍放下酒杯,這才開門見山地問道:「周兄,不知道你對華夏葉氏這個古老家族有多少了解?」

「華夏葉氏?」周大魁一愣,沉吟了半晌才搖了搖頭道:「這好像只存在於傳說中的吧,據我所知,在如今的華夏區域並沒有關於華夏葉氏的消息,也沒有華夏葉氏的人出現過,是不是真的存在這樣的一個家族還是個未知數。」

「華夏葉氏是擁有千年傳承的龍修家族,關於他們的資料記載最近的都在五百年左右了,追溯的時間是二十世紀三四十年代華夏國抗擊太陽國侵略的時候。」趙雪靈介面道:「當時的太陽國的軍中出現了大量的異修者,大肆殺戮華夏軍隊中的武道強者,華夏葉氏派出了十二名靈龍境強者追殺方太陽國的異修者。

「雙方最後在泰山決戰,那一役,據說葉氏的十二名靈龍境強者只有一人活著離開,而太陽國四十名異修者全軍覆沒。從那以後便沒有關於華夏葉氏的記載。這事是武道界的絕密料,周兄等人不知道並不奇怪。問龍,你想要找華夏葉氏嗎,或許我可以幫一下你,不過能不能找到我卻不敢保證。」

葉問龍大喜道:「雪靈姐你怎麼不早說,害得我憂了這麼久。」

趙雪靈頗是嬌媚地白了他一眼,嗔道:「也不見你問我,你只說想要到處走走,我怎麼知道你想找華夏葉氏?」

葉問龍看得一呆,趙文卓、趙小草以及清芸等人則是震驚的下巴都差點兒掉下來了,天啊,這是真的嗎,隊長竟然會發嗲會拋媚眼?

「咕嚕」

趙小草吞了一記口水,揉了揉眼睛,然後伸出手去用力地捏了趙文卓的大腿一下,趙文卓噌地跳了起來,指著他罵道:「死小草,你幹嘛掐我?」

趙小草撓了撓頭,不好意思地嘿嘿笑道:「對不起三哥,我只是想掐一下大腿看會不會痛,以此來證明剛才所看到所聽到的是雪靈姐發.騷的是事實而不是做夢,不好意思,掐痛三哥你了!」

趙文卓罵道:「你不會掐你自己的腿嗎,幹嘛掐我的?」

「嘿嘿,這叫一掐眾人知,你想啊,如果我掐我自己,那麼痛的只有我自己,你們肯定會懷疑我的驗證結果,但掐你就不同了,掐的是我,痛的是你,知道結果的是大家,你看多省事啊!」趙小草搖頭晃腦地道。

「噗嗤」

除了趙雪靈、軒轅清萱和風青瑤之外,眾人都被他逗樂了,眾女更是噗笑出聲。當然,趙小草迎接的卻是趙雪靈冷若冰霜般的黑臉,本來還想多表演一下的他,突然發現周圍的溫度驟然劇降,一股殺氣將他包.裹而住,他抬起頭來便看到了趙雪靈陰沉得要出水的臉,忙不跌地道:「呵呵雪靈姐,我我我我我……我不是在說你……」

「去死!」

然而他的話還未說完,一道蓮足影便從桌子底下破空而至踹在他的胸口之上,趙小草呼地倒飛而去,撲通一聲摔進了清澈的湖水之中…… 看著如落湯雞一般從湖裡狼狽爬起的趙小草,眾女強忍著不敢笑出來。


幾個月的玄天秘境之旅,彼此之間早就親如兄弟姐妹一般,對於葉問龍,眾女都是發自心底的崇拜、尊敬,如歐陽可蕊、風青瑤、清芸等女對葉問龍都是芳心傾慕,不過誰都知道她們與葉問龍不可能,是以後來的發展,她們都成了葉問龍的忠誠粉絲,那何嘗不是一種樂趣。

而趙雪靈對葉問龍態度的一天天改變,趙文卓、趙小草身為男人神經大條一點看不出來很正常,但作為女人的她們卻看得很清楚明白,這個清冷高傲的趙家天才少女,恐怕是早已對葉問龍芳心暗許,只不過因為身份和葉問龍身邊那些不清不楚的讓她一直以來都對他若即若離,不敢跨越那一步,不敢揭開那一層薄紗面罩。

尤其是葉問龍不但是蘇若語的男友,同時趙雪靈也知道堂妹趙雪柔是深深愛著這個男人的,這才是她內心最大的阻礙,縱然共同經歷幾番生死,她仍然過不了自己心裡那一關。

不過,有些關係在突破了親密度之後,想要再走回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好比她不知道什麼時候把對葉問龍的稱呼由「葉兄」變成了「問龍」,葉問龍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把對她的稱呼由「趙姑娘」變成了「雪靈」或「雪靈姐」一樣,這種稱呼就象是卡在喉嚨的刺,一旦拔出來,想要再放回去太難太難,除非她也象軒轅清萱一樣,修鍊太上忘情道,做一個心中只有道而沒有情感的女人。

不過,趙雪靈心裡究竟是怎麼想的,也唯有她知道。至於葉問龍,縱然能夠感覺到她對自己芳心暗許,他也不可能接受。不否認數月的相處他對趙雪靈的感覺是很不錯的,但如今趙雪柔舊患未除,趙雪靈與趙雪柔又是堂姐妹的關係,他豈可接受她的心意。

趙雪靈對華夏葉氏的事情並沒有說很多,只說如果他需要,她可以帶他前往尋找,而後趙雪靈有意無意的問起了五嶽會「跑」的傳說來。

「這事還是讓小施來說吧,她比較了解,因為這是她親眼目睹的事。」周大魁望向施麗嫣道。

「施姐姐,你親眼看到啦?真是太好了,快說給我們聽!」歐陽可蕊的八卦心立即被勾了起來,忙目光灼灼地盯著施麗嫣催促道。

施麗嫣頗是自豪地道:「此事的確是我的親眼所見,並非傳說,而是事實,因為當時看到了的可不止我一個人,有好幾個獵魔小隊的人都看到了。

「那是大約一個月前的事了,我與天飆獵魔小隊的兩個兄弟及一個姐妹一行四人一起到南嶽衡山偵探三眼金雕的消息,因為有人出重金收購一隻三眼金雕幼仔,我們在山裡轉了兩天卻一無所獲,第三天清晨的時候,我們在衡山不遠處的一座高山上打拳晨練,日出東方時,我們都想要一睹南嶽日出的美景,便都集中到懸崖邊看日出。

「就在這時,詭異的事情發生了,就在紅彤彤的太陽露出小臉蛋的一剎那,衡山周圍突然颳起了猛烈的風暴,衡山上湧出一股磅礴的力量,頃刻間便把山間的雲霧擠出數里之外,森山中百獸嘶吼,倉皇飛逃,到處一片亂象,我們凝目細看,都駭然驚呼起來,你們猜我們看到了什麼?」

歐陽可蕊緊張地道:「不會是衡山真的跳起來跑步吧?」

「是跳起來了,不過不是跑步,而是凌空飛起百丈高,緩緩地向南方挪移而去,直挪出數百米遠,這才重新落下,霎時間風起雲湧,天地變色,南嶽衡山上空,竟然變成了詭異而恐怖的血色,血色凝聚一個小時才散去,當時附近幾峰至少有三個獵魔小隊看到了這個震撼的情景。」施麗嫣肅然道。

聽她所述,眾人無不駭然,一時間都寂靜了下來,只聞眾人清晰的喘氣聲,過得半晌,趙小草打破了沉默:「後來怎麼樣了?」

施麗嫣道:「後來,待一切平靜之後,我們四人和其餘各處的獵魔小隊不約而同地下山查探,以我對衡山位置的熟悉,發現衡山的確是向南橫移了大約有三百多米遠,而且不僅如此,其周圍的地貌也發生了極大的變化,最重要的是……」

看到她欲言又止的樣子,眾人又是緊張又是好奇,蘇婉兒也忍不住問道:「最重要的是什麼,該不會是素有『南嶽獨秀』之稱的衡山變成了惡谷凶峰了吧?」

施麗嫣目光掃了眾人一眼,臉色有些蒼白,深吸了一口氣,這才緩緩地道:「比蘇姑娘說的還要嚴重百倍。」

「發生了什麼事?」眾人盡皆駭然,更想知道結果。

施麗嫣好像沒有聽到他們的話一樣,自顧自說地道:「我們和幾個獵魔小隊在山口匯合一起,估計是發生如此詭異的事,大家都想聯合多一些人手壯膽,不過進山的時候,一行二十多人誰也沒有說話,因為縱然只是站在衡山的入口處,大家都感覺到了無比陰森的寒風。

「我清晰的記得二十多人踏步前行的聲音,初時雜亂無章,到了後來,大家的步伐竟然驚人的一致,可以聽到驚人一致的踏步聲和褲角摩擦的聲音,正是因為這種統一,使得氣氛更加凝重而恐怖,有幾個人都嚇得兩腿發軟,大部分人都冷汗直冒。

「越是深入,陰森恐怖的氣氛越濃烈,我甚至感覺到自己全身的雞皮疙瘩都爬出來了,走到一半的時候,終於有一個女人忍受不了這種壓抑而恐怖的氣氛,尖叫一聲軟癱在地爬不起來,不過她的尖叫反而造成了平衡,打破了恐怖的寂靜。

「那女的不敢往回走,也不敢獨自留在那裡,於是大家便攙扶著她跟大家一起前進。此時山中霧氣雜亂而濃郁,能見度極低,我們經過查探周圍的形之後,發現衡山果然發生了挪移,而且越是靠近衡山主峰,陰森的感覺就越強烈,在距離主峰還有四百米左右時,所有人的牙齒都打起架來,每個人都壓抑得快要瘋了。

「霧氣很大,我們只能看到前方二十米左右的情景以及主峰模糊的影子,以此來判斷距離。片刻之後,我們終於走到了距主峰大約五十米處,我們發現在主峰的方向有一股強大的陰森吸力不斷增強,似乎能夠把我們的魂魄吸走一般。

「我們再也不敢前進了,一個鉤召階後期的青年卻似乎一點也不怕,說了句難道有鬼不成便自告奮通前去探路,片刻后我們突然聽到一聲驚恐的慘叫聲,正是那青年的聲音,眾人雖然害怕,不過顧念同是獵魔局的,自是不能見死不救,三個實力較高的男子同時向慘叫的方向衝去,然而片刻之後,我們只聽到一聲憤吼,之後便再無聲息,我們一邊大聲叫喚卻無回應。

「到了這個時候,眾人再也不敢上前,眾人都知道,先前四人恐怕都已凶多吉少。我們等了大約十多分鐘后都不見他們回來,而衡山周圍的霧氣卻是越來越濃,霧氣也是由灰白轉為灰黑,陰森的氣息越來越強烈,眾人都承受不了,只得退了出來,在外面等候兩個小時也不見先前那四人回來。

蜜寵嬌妻︰傅先生寵妻無度 ,我們據實以告,有一些不信邪的善武者堅持往衡山查探,也有貪婪的善武者認為事出反常必有寶,說不定是寶物出世的徵兆,反正後來是不斷有人進去查探,然而所有敢於走進衡山三十米範圍的都沒有人出來。

「一直到兩天後,龍武學府派出了強者入探,這才發現了那些善武者失蹤之謎。」

眾女都聽得頭皮發麻,不過更想知道衡山那裡究竟出現了什麼東西,歐陽可蕊一跺腳惱道:「施姐姐,你就別吊我們胃口了,快告訴我們,那裡發現了什麼?」

「一個洞。」施麗嫣秋水般的眸子一掃眾人,肅然道:「一個直徑大約十米左右、只有黑色什麼也看不見的黑色的山洞,所有生靈只要接近那個黑色的洞口三十米以內,黃階以下的善武者就會被毫無反抗地吸入黑洞之中;

「接近那黑色洞口中二十米距離時,玄階善武者也會被無情地捲入,這是龍武學府犧牲了一個玄階強者換來的結果。至於二十米以內的距離是怎麼樣的速食麵也不知道。據說龍武學府也派遣個一個地階的強者一探,後來那地階強者雖然出來了,卻未能全身而退,身上竟然生生被撕去了幾斤肉,樣子慘不忍睹,他只留下一句:若非地階初級巔峰以上,不要妄想查探黑洞。」

施麗嫣地道出這段秘辛,眾人無不震撼之極,不過趙文卓等人不但沒有恐懼,反而戰意盎然,反正留在地球至少還有一個月,探探五山的詭異事件正是他們現在最合適做的事。

「我們明天去南嶽衡山一探如何,葉大哥?」歐陽可蕊也不是膽小的女孩,越聽越興奮,施麗嫣剛一說完,她立即徵求起葉問龍的意見來。

葉問龍笑道:「好,那就明天去看看。」 從周大魁等人那裡,葉問龍得到了五嶽「會跑」的詳細信息,東嶽泰山,西嶽華山,北嶽恆山,中嶽嵩山四岳,也是在同一天發生了類似於衡山的詭異事件,只不過並不是同一個時間而已,之間都相隔了大約兩個小時。

「五嶽的事千真萬確,每一岳發生詭異事件時都被獵魔者看到了,而且如同衡山一樣,在山前都出現了一個詭異的黑洞,很多人一接近黑洞就被卷了進去,為此已經有不少人送掉了性命。」周大魁噓唏道。

葉問龍與趙雪靈對望了一眼,均明白了對方的意思,因為葉問龍已經把巫神塞里特和法皇的事情都告訴了大家,兩人都隱隱感覺到,或許這件事與那個神秘的巫神脫不了干係。


「看來我們真的得去看看。」葉問龍苦笑道。他原本的計劃是讓趙雪靈帶自己去尋找華夏葉氏的所在,如今得知五嶽的詭事,又懷疑到很可能與巫神有關,而巫神更關係到變異魔種獸入襲聯邦星域的事,如果不弄清楚報給觀善星那邊來處理,恐怕會後患無窮。

第二天一大早,一行人便在捷登獵魔小隊七人的引領下前往衡山。

南嶽衡山距離南火城並不是很遠,不說葉問龍等人的腳程,就是周大魁等人以正常的速度趕路,也只是一個小時的路程。一路上,他們也看到不少的善武者往衡山方向趕。

「衡山在二十六年前的獸潮戰爭時遭到了變異魔種獸的猛烈攻擊,損壞嚴重,而且裡面到處都瀰漫著變異魔種獸的屍液毒氣,與地球上的大部分山區和森區一樣,都已不適合人類居住,所以這裡也都成了野獸、妖獸和變異魔種獸的樂園。

「也正因為如此,才造就了我們這些善武者的職業:獵魔者。」周天魁等人此時已經知道葉問龍等人屬於星際冒險者,而不是土生土長的地球人,是以說話是包含的信息便多了很多。

「地球上的變異魔種獸現在很多嗎?」葉問龍輕鬆地跟在他們的後面,一邊觀察著來往的武者一邊問道。

「最先發現變異魔種獸的地方是地球,獸潮退後,仍然有大量的變異魔種獸遺留了下來,山區、原始森林區的最多,地球雖然是獵魔者最多的地方,但是那些變異魔種獸彷彿殺之不盡一樣,根本殺不完。

「就拿衡山山脈來說,這裡常年活躍的獵魔小隊多達百支,但是獵殺了二十多年,但在山中還是會隨是會看到遇到變異魔種獸。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是沒有弄清楚,究竟這些變異魔種獸是如何繁殖的。」周大魁搖了搖頭無奈地道。

葉問龍點了點頭,心中也是頗感無奈,二十多年時間,生物科技如此發達的共和聯邦,竟然都研究不出變異魔種獸的繁殖方式,這隻能說明,這種繁殖方式或許是人類從未想到過的。

不過,如今他已確認了一件事,變異魔種獸的入境與巫神的缺空金字塔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只是兩者之間究竟是什麼關係,是合作的關係還是相互利用的關係?依葉問龍對變異魔種獸的了解,它們絕對不會受到巫神的挾制。

南嶽衡山只是一個通稱,其實衡山有七十二峰,逶迤八百里,最高峰便是主峰祝融峰,發生詭異黑洞的地方,便是在祝融峰。

眾人趕到南嶽衡山主峰祝融峰下時,發現山外竟然已經聚集了近兩百人,一問之下,這才知道,今天龍武學府長老會要親探黑洞。

「老大!」

葉問龍正與趙雪靈小聲說話時,突然聽到了一個興奮的驚呼,循聲望去,他一愣之下旋即大喜,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在山邊一角,有十多個年輕人本來在低聲交談著,其中三個女子突然間似是有感應似的的轉臉望了過來,霎時間嬌軀一顫,激動的說不出話來,一個男生看到她們的表情,詫異地順著方向望過來,下一刻便立即興奮地跳了起來便往這邊沖,其他人也齊望過來,一幫人呼啦一下全都飛奔了過來。

「老大!」陳銘池胖乎乎的身軀根本沒有剎車的意思,離葉問龍還有二十米的時候便嗖地躍起撲了過來。

「我酸你的妹,你想用人肉炸彈壓死我啊!」葉問龍笑罵道,也不見他如何動作,陳銘池前撲的速度便突然降了下來,給陳銘池的感覺就象自己變成了鏡頭慢放中的人物,落地之時便站在了葉問龍面前。

「老大!」陳銘池對此卻一點也不奇怪,也不管葉問龍喜不喜歡,直接一個熊抱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