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

召聖、蘇菲破水而出,有兩條不要命的人魚竟然緊跟在兩人後面,被蘇菲一個回手,兩道閃電,燒成焦炭。

召聖和蘇菲出水後,立刻運動真力在身體周圍形成了一層保護罩,防止魔霧的侵襲。

兩人漂浮在空中,在巨大的樹魔面前就如兩個渺小的飛蟲,擡頭望去,此時樹魔的全貌展現在了兩人面前。

巨大的身體足足有千米之高,身體被無數的巨木橫七豎八的堆砌而成,數條巨大的手臂,手掌是樹木的根鬚,看不出什麼頭部,只有兩個紅色發光的圓洞是它的眼睛。

“擦,這麼大,我們要發揚愚公移山的精神了,一塊塊解決”,召聖嘆道。

“我覺得這個方法遜透了,任何事物都有弱電,我覺得這樹魔的弱電就在它的頭部,那兩個發光的眼睛”,蘇菲分析道。

“嗯,厲害,一下子就找到關鍵所在,好,我們就想辦法攻擊它的頭部”,召聖點頭說道。

“你吸引它的注意力,我想辦法靠近它的頭部”,蘇菲說道。

“Yes.Madam”

召聖超蘇菲打了個敬禮,惹得蘇菲笑噴了。

“開,幻影術”

召聖真力一動,空中出現數十個召聖,四散開來,向樹魔攻擊而去。

樹魔看到無數的物體攻擊而來,揮動巨大的手臂,空中四處亂抓。

樹魔畢竟是植物,思維意識簡單,主要就是憑藉巨大的身體不怕攻擊。

召聖東竄西躲,吸引樹魔的攻擊,蘇菲卻早已悄無聲息的靠近了樹魔的頭部,找準機會,一躍而上。

等樹魔發覺蘇菲,已經爲時已晚,無數的大手向頭部的蘇菲攻擊而去。

但是蘇菲哪裏會給它機會,意識一動,雷牙杖在手,雙手一舉。

“天雷之擊”

天空之中靈雲滾滾,無數閃電匯集成一道強烈的光束,直直而下,正中樹魔的頭部。

“砰~~~”

數模的頭部出現一個巨大的黑洞,所有的手臂在空中停止了一動,垂落下來,失去了生命的氣息。

“誰說見過樹魔的人都死了,這麼簡單就搞定了”,召聖冷冷一笑,自豪的說道。

此時,東方若和本名玄已經解決了水底的美人魚,鑽出了水面,來到召聖身邊。 “你們兩人大義滅親啦?”,召聖笑道。

“聖兄不要再冷嘲熱諷了,你如果羨慕還可以去摸兩下,它們在水底還沒死透呢”,本名玄說道。

“我纔沒有你們那低級趣味呢”,召聖笑道,一個瞬移飛向蘇菲,東方若和本名玄也跟了上去。

四人站在樹魔頭部,大有一覽衆山小的感覺。

“我們是不是太厲害了,你剛纔還吹噓樹魔如何厲害,現在還不是已經被我們幹掉了”,召聖對蘇菲說道。

“轟隆~~”

樹魔頭部一動,全部塌陷下去。

召聖等四人一驚,剛想向上飛躍,卻被一股莫名的引力拽住,快速向下方滾落下來。

整個下落過程猶如坐在滑梯上一般,重力勢能很大,下落速度非常快。

爲了防止四人走散,四人本能的緊緊抱在一起,蘇菲在最裏面,召聖緊緊的抱着,最外面是東方若和本名玄。

召聖緊緊的抱着蘇菲,感覺到自己的胸前被兩團綿軟之物抵住,心跳加快,呼吸急促。


“我怎麼感覺不對啊,爲什麼他們兩個抱在一起,我們兩個在歲外邊呢,東方兄”,本名玄邪邪笑道。

“就你事多”,召聖一腳踹在本名玄的身上,笑道:“送你一程”。

被召聖一腳踹到,本名玄失去平衡,本能的抓住東方若。

東方若是個聰明人,自然知道召聖和蘇菲正在關鍵時候,不希望自己的存在,被本名玄一拽,假裝身體失去了平衡,和本名玄一起快速的下落下去。

蘇菲看到兩人的離去,擡眼望着召聖,嬌羞的說道:“你把他們兩人支開,我們孤男寡女的,你想幹什麼壞事”。

“你說呢?孤男寡女的能幹些什麼?”,召聖壞壞的笑道。

蘇菲從小便以閣主的身份存在,幾乎沒有男人和她近距離接觸,她也從來沒有對任何男人動過情,知道召聖的出現才改變她,讓他情竇初開,但對於男女之事她從來沒有接觸過,所以還是有點緊張,懷裏像揣了一隻小兔子,心跳個不停。

她感覺到召聖俯身探了下來 鼻息暖暖得噴到了她的臉上,便不由自主的閉上了雙眼。

然後感覺到兩片薄薄而細軟的脣,

清泌 清涼

蘇菲似乎進入了夢境一般,飄飄欲仙,渾身**。

蘇菲本能的閉緊嘴巴,然而當一個滑滑的,軟軟的物體碰觸她的牙齒的時候,她卻毫無抵抗力張開雙嘴。

舌尖碰觸,召聖貪婪地攫取着屬於蘇菲的氣息,用力地探索着蘇菲身體每一個角落。

蘇菲情不自禁地顫了一下,眼裏霧濛濛水潤潤的,臉上泛了紅潮,鼻尖滲出細小的汗珠,嘴脣微微張着,清純夾雜着嫵媚,那惹人憐愛的樣子讓召聖情難自禁、無法自拔。

就這樣,好像很久,好像又一瞬,象是雪花飄落在冰面上剎那間的凝結。

“砰~砰~~”

兩聲落地的聲音讓召聖和蘇菲回到了現實,那是東方若和本名玄落地的聲音。

召聖真力一動,一道勁氣從手掌噴出,緩解了落地的衝撞,召聖和蘇菲緩緩落地。

蘇菲睜開雙眼,鬆開緊緊摟着的召聖的脖子,含情脈脈的看着召聖。

召聖一臉壞笑,捏了一下蘇菲嬌嫩的小臉蛋,一臉得意。

“哎,可惜啦”,本名玄嘆口氣,搖搖頭說道。

“可惜什麼啊?”,本名玄疑惑的問道。

“可惜下落的時間太短啊,俗話說春宵一刻值千金”,本名玄壞壞的朝召聖和蘇菲笑道。

蘇菲臉紅不語,低頭含羞,召聖望了本名玄一眼,說道:“別貧了,趕緊查一下,我們究竟是掉到哪裏來了”。

召聖一語,大家才緩過神來,現在都不知道掉到什麼地方了,本來是回來找白榮的,這下倒好,白榮沒找到,弄得自己都下落不明瞭。

放眼望去,四人多站的地方是一個幾百個平方的空地,這裏身居地下不知道多深,光線十分暗,就算是四人有超強的夜市能力,眼前還是黑濛濛的一片,勉強能看清彼此的容貌。

“咯吱”

東方若不小心,不知道踩到什麼東西,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本來聲音不大,但是在這出奇安靜的狹小空間裏,還是很能挑動大家的聽覺神經的。

“媽的,什麼鬼東西”,本名玄罵道,意識一動,將靈光燈打開。

在靈光等的照耀下,四人環顧四周,不覺一驚,周圍竟是皚皚白骨,有人的,也有妖獸的。

“TMD,這是個葬場嗎?這麼白骨”,本名玄驚倒。

“難道這是樹魔的胃?但是那貨已經死了,我們不用怕了”,召聖說道。

“歡迎各位光臨,不過你們來的也太慢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傳出,正是白榮。

“原來你小子還沒死?”,東方若笑道。

“我有那麼好死嗎?就算死也要死在那個狗日的聖月青玄後面”,白榮冷冷說道。

“你有什麼發現嗎?白榮”,蘇菲問道。

“那邊有個通道,但是有一扇門是封住的,打不開”,白榮說道。

“有門?那就好,有門就有路,從來還沒有困住爺的門,我們看看去”,本名玄興奮的說道。

四人跟着白榮來到一個狹窄的通道,不多時間一個古樸木門出現在大家面前,渾然天成,給人一種厚重的感覺。

“就這破木門”,本名玄意識一動,天殘劍在手,一劍劈下。

“砰!!”

天殘劍一道勁氣劈出,反被木門反彈回,木門紅光一閃,魔煙四散,黑漆漆的木門上無數火紅的雙眼頓然睜開,祕密麻麻,黑暗之中十分瘮人。

“退後!”,召聖喊出的同時,真力一動,一道天雲火幕在五人面前結成。

“砰~~”

“砰~~”


“砰~~”

一連串的撞擊之聲響起,無數的紅眼火蟻、紅眼蠍子、紅眼火蠅蜂擁而出,猶如飛蛾撲火一般的撞向火幕。

“讓我來!”,蘇菲雙手在空中一劃,形成了一張巨大的電網。

召聖收功,蘇菲電網緩緩推進。

“噼裏啪啦~~”

猶如電蚊拍拍打蚊蠅一般,所有紅眼火蟻、紅眼蠍子、紅眼火蠅都被電死,落到了地面之上。

“我們四人聯手攻擊木門”,召聖說道,東方若、本名玄、白榮共同結印,雙手揮出,四道白光相會朝木門攻擊而去。

“轟隆~~”

木門倒塌,一條超長的通道展現在衆人面前,但還是黑乎乎的,昏暗無比,不知道通向何處。

“我們接下來怎麼辦?”,本名玄問道。

“我們只有往前看看,我被樹魔吞噬後,本來想順着墜落的地方向上飛,但只要向上飛起,便有無數罡風攻擊,同時還被強大的地心吸引力吸住,根本上不去”,白榮解釋道。

“繼續往前吧,不深入虎穴焉得虎子,進去看看再說”,召聖淡淡的說道。

五人順着通道急速前行,不知道走了多久,眼前豁然開朗,出現大片空間,空間內是一座古老的城堡,殘垣斷壁,但卻依舊掩蓋不住昔日的輝煌。


古堡荒蕪已久,屋頂草木叢生,似乎受不了這樣的重壓而彎下來。牆壁雖然是無數晶石甚至有的地方用魔晶石堆砌而成,然而依舊出現了無數裂縫,無數的黑藤倒掛在上面,是古堡呈現出一種蒼涼的感覺。

古堡牆體上鑲嵌這不少的洞窟,這些洞窟都是被強大的爆炸爆開,能在晶石之上留下如此多而大的創傷,說明這裏曾經的戰鬥非常的激烈,並且活力很猛。


滿目瘡痍,雜草叢生,加上幽暗的環境,遠遠望去,整個古堡象一個龐大的鬼怪。

“這裏怎麼還有古堡?難道整個古堡都被樹魔吞下不成”,東方若倍感奇怪,不解的問道。

“我想不是的,只是樹魔和這古堡想通而已”,蘇菲說道。

“走!我們進去看看,這裏肯定有很多寶貝,我想我們發了”,召聖興奮的說道。

“你怎麼知道有很多寶貝?”,本名玄興沖沖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