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現在,就是他一舉多得的大計劃實現的時刻!

「沖,本公子對地尊修為的暗影族不感興趣,要的就是暗影族首領的功績。」徐大公子傲然下令,跟隨的那些隊長紛紛恭敬應命。

「公子大度,把地尊修為的暗影族功績都賞給大傢伙了!都加把勁啊——」

他們眼前,黑壓壓的暗影族們已經是唾手可得的功績……

身在暗影族包圍中的那些廝殺已久的人個個心急如焚,團隊歷練珠讓他們知道徐大公子的人已經距離有多近。

「許問峰你到底行不行!」許多急躁的一再催促,實在是連一個暗影族的功績都不願意讓徐大公子的人得到。

就在眾人急不可耐,焦躁不安的時候,許問峰的聲音在歷練珠響起,一貫沉穩透出鋒芒畢露的自信。

「我說過,來晚了就別怪我許問峰吃獨食太霸道。」

置身暗影族包圍的人們都看不到天空一顆顆星驟然劇亮的光——

徐大公子帶領的人興沖沖的本來直盯著即將得到的功績,許問峰的話在歷練珠里叫響時,有人疑惑間看見了漫天繁星劇亮的光芒。

「天上的星星——」

許多人都注意到漫天繁星離奇劇亮的光芒。

不等他們疑問推想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滿天劇亮的繁星突然一起射出光束,彷彿無論距離遠近都在頃刻間穿過了跨越時空的門,突然匯聚在種子星夜空下的同一點,變成了一道巨大的藍色光柱!

徐大公子震驚的瞪大了眼睛,愣愣看著夜空頃刻間迅速發生的異變,作為徐家的人他當然明白這是何等層次的法術!

『星尊級法術絕技?不可能……許問峰不可能已經進入星尊級別修為!絕不可能——』震驚,讓徐大公子臉色慘白,扛著的巨劍下意識的無力垂落,險些脫手。

他處心積慮的盤算……

置身暗影族包圍的人們根本看不到天空的異變,但他們卻清楚感覺到原本天地間激蕩狂暴的能量彷彿突然被一股力量抽的全飛了起來!

還沒等他們明白髮生什麼事情,從天而降的藍色光柱,眨眼劃過天地之間!

他們眼前,只剩下茫茫的藍光……

藍光,照亮了天地。

照亮了許多跪地的種子星人類虔誠又敬畏的臉……

照亮了疾飛空中的恆毅和高月的眼睛……

照亮了徐大公子那張慘白不見血色的臉,還有小霞那些片刻前還滿懷雀躍,此刻卻驚愕愣呆的臉……

藍光照亮天地剎那。

當光芒消失的時候,許問峰身後的南象山四女神們一個個呆若木雞。

她們的心裡湧起屈辱感,但同時還對面前許問峰的背影產生強烈的敬畏!

她們本來以為自己都是許問峰不可或缺的同伴,持續的廝殺許問峰也一直保護著她們,把殺死敵人的事情全交給她們。

可是現在,她們才知道,她們錯的很離譜,許問峰甚至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的幫忙,她們的存在微不足道,因為實力差距太大,大的讓她們簡直不敢相信!

『這就是人類文明第一神才不可思議的實力嗎……』

不知道多少人的心裡,此刻都湧出這樣的震驚感慨。


陳自在緊咬的牙齒因為屈辱和憤怒而不斷打顫。

『混蛋,這個混蛋——他把我們全都當猴耍!這個該死的混蛋!』

藍光照亮天地。

藍光消逝的時候,天地份外乾淨,份外的寧靜。

黑壓壓的暗影族都消逝不見了。

是,都在藍光中頃刻間消失不見了。

「暗影族全死了?」虛空中,恆毅難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但他沒有看錯,那些暗影族真的全消失不見了。

他身後的黑月掛著一絲只有她自己明白的歡喜,一時間所有的心思都集中在許問峰這個名字上面。

「神門有這麼可怕的絕技啊……」恆毅除了感嘆,還是感嘆。這樣的力量簡直強大的不可思議!

黑月從容笑道「天尊境界才是真正的強者,嚴格說天尊二層境界以上才是真正的強者,那時候才能夠真正融匯靈獸的力量發揮天尊修為的真正實力。如果擁有完備的優良法器,強大罕見的靈獸之力,再能學習到天尊二層以上的法術絕技,就能夠有這樣驚人威力。宇宙種族戰爭如果只是地尊程度的殺傷力,一場星系爭奪戰鬥不是就要打上幾百上千年?」

直死魔瞳 ,欽佩道「你懂的真多。」

「入門比你早,當然。」黑月不再多言,跟著恆毅不再急切的飛趕。

徐大公子慘白的臉上幾乎不見血色,他很多年沒有如此丟臉,很多年沒有遭遇過這種沉重的挫折打擊!

他處心積慮的大計,最後在以為成功的時刻變成反過來被許問峰狠狠抽了記響亮的耳光!

「許問峰——你敢耍本公子!」爆發的憤怒和屈辱,讓徐大公子咆哮怒吼。

歷練珠中的聲音讓任何聽見的人都意識到,徐大公子前所未有的憤怒了!

誰都以為許問峰會毫不留情的嘲弄時,卻聽到許問峰從容溫和的聲音道「徐大公子喜歡暗影族首領的頭顱,暗影族的首領帶著剛能飛的一些殘部快到了,徐大公子有本事殺了它,我許問峰絕不插手,絕不搶奪。」

這話讓幾乎所有人都為之一怔,徐大公子也難以置信,一時怒氣盡消,不由自主的急快反問「此話當真?」

「我許問峰言出必行。」許問峰沖南象山四女神微微一笑,示意她們退走。

一路飛走在一個個又敬又畏,又疑惑他為何拱手相讓的那些神門弟子之間時,那些脾氣急躁的這時候也莫名的發不出怒氣,既被他那不可思議的驚人一擊震撼,更被他至今為止說出來的話都實現了的氣勢所震,不由自主的跟著他直飛落到血海中一片陸地島上。

陳自在聽到許問峰的話就已經推測到理由,他雖然也不喜歡徐大公子,但他畢竟是徐家的人,不願意看他傻乎乎的送死,便故意在歷練珠珠問「暗影族的首領如果不是地尊,是天尊修為,除了你誰能殺死?」

「陳自在你算什麼東西!一個私生子還想嚇唬本公子? 夫君有疾,娘子可醫 !」歷練珠中,徐大公子出離激怒的聲音讓很多人都暗暗替陳自在不值,卻也有很多人以為陳自在是想討好徐大公子,暗暗笑他活該馬屁拍在馬腳上,自取其辱。 陳自在冷笑道「你這個自視過高的蠢貨,事到如今還以為誰都怕你三分!被人當猴耍猶自不知,蠢死也不值得可惜了!」

湖白潔微微一怔,神情複雜的盯著陳自在那滿不在乎的神情,越發覺得陳自在神秘不可測,一個私生子哪來這種資本?

「陳自在你活膩了!一個私生子竟然敢對本公子如此說話?」徐大公子臉色難看,出離憤怒,他根本不把陳自在這種私生子放在眼裡,卻又暗地裡嫉妒害怕他比自己更高的天資,早就有心設法剷除,沒想到陳自在竟然如此猖狂,回來才多久?竟然就敢完全不把他放在眼裡!

「像你這種從小到大吃了多少神丹,費了多少高手秘法易經也才勉強在十八歲進入地尊二層的傢伙,我需要把你放在眼裡?」陳自在見徐大公子不知所謂,索性毫不留情的把話說絕。

「陳自在你等著,本公子稍後再收拾你!」徐大公子險些氣炸了肺,但被人揭了老底他自然顏面難堪。

這本是他的秘密,巔峰派里知道的人很少,神丹秘法催長的資質說白了就是二十五歲時就會停滯不前,等於加速了幾年修鍊的進程,天資的提高其實並沒有多少。


懂的人知道了,自然再不會拿他當做真正十八歲進入地尊二層境界的天才看待,對他的聲名打擊何止一點點?

徐大公子此刻甚至不敢看周圍心腹的臉色目光,又羞又憤的猜想著到底是誰把這件事情透露的同時,只盼快點讓自己擺脫難看的境地。

然後,他看見遠空飛過來的一片數量可憐的暗影族,不由大喜過望。「上!」

這次的歷練對他而言非常重要,很多神門弟子根本不知道資質突進的前提條件,以為歷練戰鬥都有機會遇上,因為那種資質突進的實際變化並沒有發生在當場,幾率又低,但其實各大星系的主星系神派都知道這種突進幾乎全發生在擊殺遺傳能力強的種族中發生變異進化的身上。

但找對了目標概率也不是絕對,根據過往的統計,並不會超過一成。

擊殺的人是否幾率更高無從確定,但能肯定的是,距離這種變異體太遠的人就根本沒有機會受到影響!

徐大公子為首的一眾人振奮精神,沖向最後一群數量可憐的暗影去——

海上陸地。

許問峰及那些廝殺多天的人全都聚集一起,恢復休養著傷勢。

王不怕四面張望,不見人影,高喊了聲「誰見到狂天才恆毅了沒?」

歇息的人面面相窺,許多人都不由自主的站起來到處打量,想起廝殺戰鬥中那強的簡直不可思議的身影,許多人在戰鬥的時候都受到過那條突然飛閃過來殺死一群群敵人的身影。

王不怕聞起來,記起的人都不由關心起恆毅的死活。

「沒看到啊。」

「誰看到了吱一聲啊?」

「他出現在我們那殺了一會暗影族就朝南衝殺出去了。」

「什麼時候的事情啊?」

「大概一天前。」

「南面還有誰見過他?」王不怕有些擔心的喊叫追問。

再沒有回答的聲音。

「那小子可能死了吧!」一把滿不在乎的嫉恨聲音叫響,惹得一些無所謂的人一陣鬨笑。

但鬨笑聲沒持續多久,那些笑的人就在周圍許多雙憤怒或冷沉的注視下訕訕收起。

「草!不是他能撐到現在?你真沒人性啊?」一個隊長憤怒的罵咧那個發笑的隊友。

又一些人冷冷運功高喊道「告訴你們!咱們隊靠他幫忙活下來的,誰他嗎的笑他就是跟我們過不去!」

一時間,那些對恆毅無感的人也不敢為此開罪許多人自討麻煩,乖乖的保持了沉默。

「歷練珠里問問吧?」

「沒用,陳自在說他受暗物質黑氣影響太深除了歷練珠的光什麼感知都沒了。」王不怕的拳頭一次次的在胸前擊打左掌,沒有人知道恆毅的情況讓他十分憂慮。東北象山的人最喜歡的漂亮女人,最欣賞的是跟自己一樣強壯的男人,最敬重的是那種能夠殺敵的人!

因為他們在這種戰鬥中用堅強扛起傷害,只有隊友能夠殺死敵人他們承受的傷害才顯得有價值,才能夠得到勝利的成就感。

恆毅殺敵無數自然得到王不怕的敬重。

陳自在這頭一直都在擔心恆毅的情況,他通過歷練珠叫喊道「恆毅,恆毅,聽得到嗎?」

「我很快就到。」

歷練珠里奇迹般的收到回復,讓湖白潔,海珊和海雲天全都大喜過望,七嘴八舌的詢問他的情況,陳自在卻笑著提醒道「歷練珠不能說私話!等他回來了再說。」

海珊滿心歡喜,想起廝殺至今但大家還都活著,如果當初不是陳自在改變決定,她此刻一定會後悔。「隊長真好,這次多虧隊長領導有方。」

陳自在無言搖頭,他本來想說這次是他錯了,否則開始根本不需要救助恆毅,他完全能脫身。但宇宙生存只講結果,歷練的戰鬥終究是免不了跟暗影族決戰,眼前的結果歷練隊伍雖然付出了代價,卻收穫了勝利,結果是對的,那他也不必去否認最初是種錯誤,也就不說什麼了。

陳自在對歷練珠喊了聲「恆毅沒事,快趕回來了。」

「就說他一定沒事!」

「狂天才真強,難怪北象山一打幾十,他來幫我們的時候一大群暗影族眨眼就被他斬成粉碎!我草,那簡直是把惡魔往種族滅絕的地步瘋狂屠戮!」

「……種族滅絕!秒,種族滅絕形容的妙!」

恆毅和黑月飛過來時,謝謝的很多人揮手招呼叫喊道「種族滅絕狂天才恆毅好樣的!」

許多這樣的歡迎聲音喊的恆毅莫名其妙,不知道他的外號里怎麼又多了種族滅絕四個字……

湖白潔遠遠看見,欣喜的飛涌而出,撲了恆毅個滿懷,也不管胸膛擠壓的彷彿要爆裂,只是竭盡全力的把恆毅抱緊。「你嚇死我了!」

陳自在長鬆了口氣,見恆毅本來受暗物質黑氣影響極大的皮膚也恢復常態,雖然驚奇,但更多的是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