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啟年行了一個法師禮,若娜也行了一個裙禮。

「很高興認識你,尊貴的精靈公主,歡迎您的到來。」王啟年說。


「很高興認識你,教授閣下。」若娜說道。

王啟年和傑西卡簡單說了幾句,王啟年便告辭,他還有一個人要接,不知道吸血鬼會來哪一位。

他們在校門口等了不長時間,吸血鬼的代表來了,卻是一位伯爵,威廉伯爵,看起來一個彬彬有禮的貴族,穿著西裝,微笑中讓人感到一種溫馨,但眼底卻又拒人千里之外,王啟年跟他寒喧了一下,便將他引入賓館之中。

霍林橋頓為客人的住宿很用心,直接將客人分成幾處,吸血鬼、暗黑精靈和德魯伊放在一處賓館,而將教會、精靈等放在一起,還有世俗的政權又放在一處,他們之間並不容易相互遇到一起,防止衝突。

但還是發生了一件事,涉及到暗黑精靈和教庭,教庭來了一位紅衣主教道格拉斯.凱尼恩,他的隨行人員中有一位騎士萊恩.卡斯滕,卡斯滕騎士在凱尼恩主教安置好之後,便下樓在學校內漫步,凱尼恩主教實際上是支持隨從人員這麼做,看看霍林橋頓的實力。

偏不巧遇到了暗黑精靈拉格洛芙的手下辛西婭,兩人一見,便對上了眼,辛西婭是假意,而卡斯滕卻是真情,大概教會之中壓抑太久,便一發不可收拾。

辛西婭跟他若接若離,卡斯滕這個可憐的熊孩子便墜入情網,這件事情最初誰也不知道,他回到了凱尼恩身邊,頗有點神不守舍的感覺,凱尼恩雖有點奇怪,也沒有當回事,就這樣,十月一日來臨。

那一天在大禮堂,眾位佳賓濟濟一堂,不過佳賓之中氣氛可不怎麼好,幸虧敵對的幾方被霍林橋頓分開了座位,才不致於擦出火花。

奧特蘭多在大會上致發言詞,先感謝各位來賓,說了一大番客套話,才切入正題,下面的來賓卻竊竊私語。

凱尼恩主教在與身邊騎士說:「事情安排好了嗎?」

「放心,一切安排妥當,只等天空之城一升空,便會失去控制,然後墜落下來。」

「沒有用我們的人嗎?」

「沒有,是在異端榜上排名四十二位的托尼.舒爾曼,我們的人跟他聯繫過,條件是我們不再通緝他。」

凱尼恩主教點點頭,重新坐正,開始一本正經的聽講,嘴角露出了微笑,來賓當中,王啟年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大概沒有一家希望霍林橋頓能夠成功,即使精靈也不例外,大概把這看種一種威脅,一種打破平衡的威脅。

王啟年在想,其中會不會有人搞破壞,當然,王啟年能想到的,奧特蘭多也能想到,據王啟年知道,從開始準備建造天空之城起,防衛力量就在一直增強,到目前為止,可謂一隻蒼蠅也飛不進來者,只要不是內部人破壞,應該外部人不可能進入,何況天空之城內部的魔法探測器幾乎將每一塊石頭都能探測到。

會開得並不長,眾人出了大禮堂,外面已經是飛空艇在等候,奧特蘭多這個傢伙早就計劃好了,本來準備開闢一個專用魔法傳送陣,但王啟年他們的飛空艇讓他眼前一亮,於是大力建造,此時大禮堂外數十艘飛空艇在候著,不論是外表,而是裡面,都裝飾得非常豪華。

在開會期間,二三十搜飛空艇悄無聲息來到,等眾人一出,的確嚇了一跳,奧特蘭多做了個請,眾人各自登船,船體均為橡木所制,外表根本看不出來,眾人各自登上飛空艇,一艘艇上可以載十人,內部很豪華,皮質座椅,還有茶几等物。

王啟年陪同拉格洛芙登上飛空艇,請拉格洛芙坐下,那幾個侍女嘰嘰喳喳,打笑著亂成一團,拉格洛芙也不管管,王啟年心中抱怨,但面子上還畢恭畢敬的。

「拉格洛芙殿下,可滿意?」王啟年說道。

「很好,霍林橋頓這兩來來新玩意兒不少,這艘船不錯,是否能賣給我。」拉格洛芙說道。

「你等一下,我來問問。」王啟年微笑著說,便打開了通話設備,他很熟悉操縱著這一切,這些不過是他的圖紙所生產,雖然外貌作了裝修,但總的結構並沒有變。

王啟年聯繫上奧特蘭多,將事情一說,奧特蘭多哈哈大笑,說:「就賣出一艘,王,這是首筆生意,想不到由你做成。」說完,便報了一個價。

王啟年回過頭,拉格洛芙笑笑,說:「行,就按你說的辦,等結果后,你派人來,同時教會我的侍女如何駕駛。」

「恭喜您,拉格洛芙殿下,這艘飛空艇已是殿下物品,開船,讓殿下體味一下。」王啟年高聲說,駕駛艙的魔法師得到指令,船剎那間鼓起風帆,這艘船實際上並不需要風帆,但人們印象中的船就是這個樣子,所以還是有風帆的,在風帆上,魔法陣平穩運行著,風自風帆上而生,推動船向前開去。

旁邊的船一艘艘離開發地面,船上舷窗很大,玻璃罩著,芭芭拉倒上了咖啡,船運行得非常穩,飛得並不高,離地有二百多肘。

拉格洛芙看著窗外,喝著咖啡:「不錯,這種技術並不算高,卻讓霍林橋頓搶了先機。」

而幾個侍女嘰嘰喳喳趴在舷窗前,在議論著。

王啟年一笑:「拉格洛芙殿下,這種飛空艇的技術並不高,但它不僅要魔法師才能驅動,更重要的是,它需要魔核或者魔法晶石,沒有它們,光靠魔法師,魔法師也吃不消,而魔法晶石或者魔核,卻是稀罕物,要不是霍林橋頓發現魔法晶石的礦藏,飛空艇也不能成為現實。」

拉格洛芙看看王啟年,說:「我知道了,你想賣晶石,好在我並不缺錢,還養得起飛空艇。」

兩個人笑了起來。(未完待續。。) 「殿下英明,做在飛空艇中,看著外面的大地青山,也是一件樂事。」王啟年奉承了一句。

「飛空艇最高能飛到多高?」拉格洛芙問道。

「飛空艇的升限是5000肘,它本身是為天空之城配套而開發,最初是為天空之城出了問題時作逃生所用。」王啟年說。

「天空之城上面不是魔法師嗎?」拉格洛芙問道。

「不全是,上面還有一條街道,是為魔法商人準備的,魔法商人難免會有一些夥計之類的,他們水平很差,或者根本不會魔法,加上又要運一些貨物,或者運送一些人物上天空之城,這才開發了這款東西。」王啟年笑著解釋,小雙卻在王啟年左肩上無聊的坐著,她對暗黑精靈不感興趣。

暗黑精靈侍女雖對她感興趣,不過她們卻是有眼色的人,也不打擾小雙。

一百多里路很快就到了,看見一座倒三角的巨大構造物,氣勢恢宏,倒立在六百多根的石柱上,已經靈光霍霍,很顯然,它正在做最後的檢查,一陣陣靈光透出,按著一種玄妙方式在運行。

他們下了船,一個個不禁為這個龐然大物而驚嘆,凱尼恩主教望著這個龐然大物,心中也在驚嘆,但想到它對教會來說,卻是一個挑戰,要有天空之城,也只能由教會有,可惜教會卻沒有這個技術實力,雖然教會的高端力量壓過霍林橋頓,但在方面。卻不擅長,這完全是魔法工程的奇迹,可惜,它在升空之時,就是它墜毀之時,想到這,他不禁興奮了發抖。

他向四周看看,四周高山林立,他也不知道托尼.舒爾曼會怎樣混入其中,用常規手段。根本不能摧毀它。只有在內部破壞它。

他不知道在周圍的峰上,一個個魔法探測器不停掃描著,霍林橋頓為了這座天空之城耗費巨大,他們不是沒有想到有人破壞。不過他們有這個自信。在方圓十里內。每一寸土地都在他們的監視之下,就連一隻蒼蠅要飛入,也是不允許。

魔狐托尼.舒爾曼正在範圍之外。他和他的團隊論證了多種方法,甚至收買了一個學生,將一件小的東西帶入其內,在戒備森嚴下,能做到如此本身就不簡單。

但僅僅是一件定位物,沒有其他功用,如果是其他東西,很容易引起對方注意,而且只能收買了學生,想收買高一級的人員,幾乎不可能,他很垂涎這座天空之城,根本沒有想讓它墜毀,不過是想借教會力量獨佔這座天空之城。

可笑教會居然派一個騎士來找他,不知道教會是怎麼想的,居然給他以這麼好的機會,機會來了不抓住,那就不是他托尼.舒爾曼,教會經為他在異端榜上排名四十二是虛話么,他在一座山峰上,眼睛根本看不到那座天空之城,可是他已經打聽明白,知道它在什麼時間啟動,在它啟動的一瞬間,強大魔法波動將造成一瞬間的探測器空白,而在那時,騎士身上暗手就會以作,現場將會亂成一遍。

那將是一個好機會,定位器會在那一瞬間被激活,要是過早激活,早就被霍林橋頓發現,在那一刻,他會傳送到天空之城上,當然還有他的兄弟們,他們會快速控制核心室,即使傳奇法師,也拿他們沒有辦法,除非他們不要天空之城,只要要天空這之城,那就乖乖地退走。


他已經打聽清楚,在核心室,根本沒有傳奇法師,只要進入核心室,那天空之城就是他們的了,至於以後會怎麼樣,擁有天空之城的他們,大陸還不任他們巡遊,再不行,將天空之城移到靠近蠻洲。

他號稱魔狐,可謂機關算盡,教庭那幫人還以為他會聽他們的話,他一個魔導士加上大騎士,要不是出身貧寒,早就成為傳奇法師,他也隱隱聽說,霍林橋頓有一種方法,能讓魔導士進入傳奇法師,他開始不相信,但轉眼四十年過去了,他就停在魔導士的巔峰,在魔法上沒有絲毫進步,開始相信那些大的機構可能有一種特殊方法,讓魔導士進階傳奇。

如果有可能,不是不可以做交易,霍林橋頓要天空之城,行,拿進階傳奇的秘密來換,好像叫傳奇之門,或者叫傳奇之路,他想著,他能有今天成就,就是靠得大膽,別人不敢做的事,他敢做,他想著,身後十二個人,有著高級法師資格或者騎士的資格,他回過頭,說:「做好準備,我們的魔法傳送陣就要運行,他將把你們傳送到天空之城上。」

在天空之城面前,各位佳賓還有眾多學生教工正在觀看天空之城的升空,天空之城的升空在之前已經試驗過,在天空之城的五座魔法塔上,五位傳奇法師正在調度著數據,一切都正常,本來並不需要傳奇法師來坐鎮,但是今天是天空之城正式出現在世人面前,所以各座法師塔一位傳奇法師坐鎮。

「一切正常。」中央坐鎮的是海瑟微,各種情況都正常,周圍的各種系統數據正常,方圓十里內一切正常,各種巡邏分隊都未發現異常現象,霍林橋頓可謂如臨大敵,對於十支巡邏分隊的工作,她還是比較滿意。

天空之城上人並不多,由於是升空,天空之城上各個部門都撤空了,只留下了寥寥數人,天空之城本來就是一個自動化程度極高的魔法之城,這些人已經足夠。

「開始升空,進入倒記時,10,9,8,7,6,5,4,3,2,1」隨著倒記數的進行,觀禮的人群剎那間全部靜了下來,只有魔法擴音在機械倒數著,隨著「1」的聲音響起,天空之城靈光大作,巨大的魔力潮汐開始出現,天空之城緩緩地向上升起。


就在這時,凱尼恩主教身邊的一個騎士陡然身體一怔,身上一圈光華驟然出現向四周激蕩而出,他的身影無聲無息向四周擴展,不好,凱尼恩主教身上隨即亮起聖光,這種光華卻不傷人,但那名騎士已經無影無蹤,眾人甚至感到時間一滯,一股強大的波動驟然與天空之城的靈光一衝,剎那間,天空之城內部一個極小的部件發出強勁的定位訊號,似乎透過一切阻礙,衝天而起。

不好,海瑟微正在監控天空之城的升空,定位信號極其強烈,有人要傳送到天空之城上,她顧不上彙報,意念一動,天空之城上五座魔法塔開始工作,護罩開始形成。

下面眾人一怔,王啟年對天空之城很熟悉,畢竟他最初參加了設計,在天空之城下面那位教庭騎士消失的一瞬間,就明白了有人打天空之城的主意,他想都沒有想,短距瞬移發動,一下子傳送到天空之城上面。

但同時,空間擾動起,先後有十幾人傳送到天空之城的那個定位點,緊接著天空之城的空間罩打開,隔絕了內外傳送,可惜遲了一步,如果再早些,說不定能阻止托尼.舒爾曼他們的傳送。

地面上,王啟年傳送走的一瞬間,拉格洛芙拳一握,想出手,隨即放下了手,臉上露出了微笑,她想,反應挺迅速,不知什麼人想打天空之城的主意,她決定在一旁看一場好戲。

地面上,霍林橋頓的一支戰隊由戴米爾教授所帶領,已經圍上教庭一幫人,教庭一幫人也沒有反抗,凱尼恩主教約束著手下,對戴米爾教授說:「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們之中一個人不知怎麼的,忽然放出光華,就此消失,我想他應該中了暗算,你們霍林橋頓的防衛太差了,我保持抗議的權力。」

倒是卡斯滕沒有慌張,眼睛在尋找辛西婭,他看到了辛西婭,辛西婭也看到了他,她微微一笑,卡斯滕心中頓時放下心來,能看到美人向他微笑,他感到無比幸福,不知道辛西婭早就把他的事告訴了拉格洛芙,拉格洛芙十分感興趣,能誘.惑一個教庭的騎士,對她來說,是一件很榮耀的事,雖然由她的侍女完成。

與此同時,卜尼法帶領的巡邏隊發回信息,在他們圈子外發現傳送陣,剛才有巨大的魔法波動,估計十數人傳送出去。

其他各路佳賓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臉同情的樣子,心中卻樂開了花,他們心中巴不得有事,卻在臉上不好表露出來。

奧特蘭多臉色很不好看,在場的傳奇法師也紛紛浮空而起,卻不能進入天空之城中,天空之城外面徹底封閉,巨大的能量罩不僅把空間傳送封閉了,而且把現實空間也封閉了,一時只能看著裡面。

魔狐托尼.舒爾曼傳送到一間石室內,石室比較大,那個定位器就放在石室的一組魔法物品之後,一出現,他的手下根本沒有等他說話,便迅速向核心室跑去。

圖紙他們早就弄清楚,而在核心室,由於屬於極其重要的地方,即使在正常情況下,連空間都被鎖定,他的手下立刻安裝魔法高能環,又叫托勒密行星環,魔法高能環是一種煉金產品,一旦爆發,方圓數十肘之內,化成一片虛無,安裝好了之後,他臉上露出了笑容。(未完待續。。) 隨著匆忙的腳步,海瑟微以及一眾魔法師來到。「站住,我們接管了這裡,你們看看,這是魔法高能環。又叫托勒密行星環,只要我一死亡,它就會爆發,方圓幾十肘之內,都化為一片虛無。」魔狐托尼.舒爾曼說到。

海瑟微臉色一變:「你們要幹什麼?」魔法高能環是一種環狀物體,很難煉製,而且成本極高,又叫托勒密行星環,是大煉金家托勒密根據星相之力煉製而成,最初是為了模仿行星運行,後來發現它能不斷積累星力,在特殊方法之下,能將周圍化為虛空一片。成本極高,托勒密只煉製了八個,傳說他發現能做為武器,便銷毀了他當時手上的五個行星環,並將配方銷毀,想不到他手上居然有兩個。

「不幹什麼,這座天空之城很好,我想要它。」魔狐托尼.舒爾曼說道。



「不可能,天空之城不可能落到你們手上。」海瑟微說。

「那麼,它只有毀滅一條路,我想閣下也不想它毀滅吧,多好的一座天空之城,我想你們還是後退一些,想一想,不然核心一毀,這座天空之城便會墜落下去。」魔狐托尼.舒爾曼淡淡微笑,好像一切都胸有成竹,他向前逼了一步。

魔法師不由自主往後退了一步。

「你很膽大!」海瑟微咬牙切齒道。

「我魔狐就這一點優點。」托尼.舒爾曼說道。

海瑟微看著他,他也看著海瑟微。過了一會兒。海瑟微一擺手:「我們退出這裡!」

天空之城剛離開支架。上升了沒有三百肘,在空中停了下來,地面和空中的人們在看著它,一時間,人們處於膠著狀態之中。

王啟年瞬移到剛才波動明顯的地方,他是在上方,處於城鎮中央魔法塔不遠的地方。他感覺到了魔狐的所作所為,這不是他的功力,而是共享了小雙的視覺和聽力,他沒想到小雙的感知又上了一個台階。居然能感知他們的聲音。

看來神力讓小雙的能力進步不少。當聽到托勒密行星環時,王啟年的臉色也變了,他在《失傳的魔法物品名錄》中看過托勒密行星環的介紹,本來他以為世間已沒有這東西。誰知竟然出現了兩隻。

他想起了行星環的介紹。這東西吸收了充足的星力。已有二千多年的歷史,如果爆發,核心真的毀了。

它又與托尼.舒爾曼的靈魂的生命相連。這該怎麼辦?

一時間,王啟年陷入兩難之中,難道真的答應他的要求。

「小雙,你能不能用神力隔絕他的感應?」王啟年問小雙。

「我能,但行星環是與他的氣息相關聯,如果隔絕了他的氣息,恐怕他會爆發。」小雙說道。

「我們不了解行星環的機理,要是在他的身邊就好了,能不能想辦法進入他的身邊?」王啟年說道。

「不好辦,我擅長隱藏,可是他是一個魔導士,沒有把握隱形到他的身邊。」小雙說道。

「那我們還是去見海瑟微閣下,看看他們有沒有好的方法。」王啟年說道。

小雙點點頭,他們來到了中央魔法塔,海瑟微與四位傳奇法師正在商量,看到王啟年來了,問道:「你怎麼來了?」

「我在事發的一瞬間瞬移到這裡,我藉助小雙的能力,已基本了解情況,你們有什麼辦法?」王啟年顧不上客氣,說道。

「小雙能感受到裡面的情況,,我們目前都不知道裡面的情況,他們將裡面的魔法感測器全部屏蔽了。」海瑟微說道。

「不錯,小雙能感應到,你們有沒有辦法對付託勒密行星環?」王啟年問道。

「小雙,你說說裡面的情況?」海瑟微說道。

小雙直接手中出現魔杖,一指之下,空中出現一副圖像,而且是活動的畫面,連他們說話都聽得一清二楚。

「頭,我們就這樣僵住?」一個托尼的手下說道。

「他們會答應的,這是一個死結,如果我們一死,那天空之城就會墜毀,霍林橋頓的面子就會全部喪失。」托尼.舒爾曼面帶邪笑說道,看起來他很自信。

「頭,我們這麼做,不是違背了教會的意願?」

「教會,他們以為自己是什麼,我不過是利用了他們。」托尼懷疑看了看這名手下。

這名手下連忙說:「我只是問問。」

「教會不是好東西,要是我知道誰與教會私通,不要怪我不客氣。」托尼冷冷的說道。

而這一切都清楚顯示在海瑟微等人面前,原來教會也參與其中,王啟年和海瑟微互相學習看了一眼。

「我們決不會妥協。」馬蘭特爾吼道。

「不錯,我們寧可墜毀,也不會與他們妥協。」海瑟微也堅決說道,「要是那樣,誰都可以欺負霍林橋頓。」

「對於恐怖分子,決不能手軟,能不能對教庭進行打擊?」王啟年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