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子,十六夜感覺自己的孩子似乎,真的長大了,一臉的欣慰。

不過這小兩口吵架,看犬夜叉這笨頭笨腦的樣子,看來還沒有處理這樣的事情的經驗,沒辦法為了不久之後的孫兒,十六夜決定親自上場,教導一些犬夜叉的哄老婆的技巧。

只見十六夜板起臉來,對著犬夜叉質問道:

「犬夜叉,還不給這位姑娘道歉么?」

「啊?哦,好。對不起,剛剛很抱歉,我出手太用力了。」犬夜叉聽到十六夜叫他對阿毘姬公主道歉,還下意識的以為,是因為之前揍了她一段的緣故。畢竟母上大人,曾經囑咐過自己,不!應該說是從小教育到現在,十六夜都告訴他不能欺負女孩子。

而他卻是在剛剛狠狠的碾壓猛揍了她一頓。自然會讓母親生氣。

「嗯,犬夜叉,道歉就完事了?我教你的道理都忘光了么?」十六夜看著在那鞠躬的犬夜叉氣打不一處來,這可真是榆木腦袋,沒見到她都瘋狂的暗示了么?

「嗯?哦。哦。公主殿下,這是我的賠禮,還請您收下。還望您原諒我這一次。」犬夜叉這下從懷中掏出了一顆妖皇的妖丹送給了阿毘姬公主。

『「嗯!!?這、這是妖皇的妖丹么?太貴重了。我不能要,你收其來吧!我原諒你了便是。」』阿毘姬公主看見這犬夜叉拿出了一顆散發著妖皇氣息的妖丹,雖然很是眼饞,但是媽媽教育過她,像是這樣珍貴的禮物,是不能收的,要不然就太沒禮貌了。

而十六夜看著這阿毘姬公主居然拒絕了犬夜叉的賠禮,當下也不由得點了點頭。看啊,這是哦一個多麼乖巧的好孩子啊?

一定會是成為一個好兒媳婦的!見到了最疼愛自己的兄長大人,又見到了自己未來的兒媳。兩件快樂的事情疊加在一起,十六夜自是變的更加開心了起來。

十六夜打量起御鳥公主越看越是滿意,而後點了點頭看著犬夜叉。

「不錯兒子,這個兒媳婦,你媽我很滿意。做的不錯。」

原本犬夜叉就奇怪,為什麼他的母上大人聽見他欺

《吾等財神勢下》第一百九十六章 恍恍惚惚間,古休彷彿聽到無垠遠處傳來渺渺之音:「……真非真,假非假,真作假時假亦真,無為有處有還無……人有眼、耳、鼻、舌、身、意六根,六根染色、聲、香、味、觸、法六塵,而生視、聽、嗅、味、觸、腦六識,六根不閉,則染六塵,六塵既染,則六識俱存,六識俱存,則不得清凈,不得清凈,又何以分真假,辯有無,故幻意之精妙,在於閉六根,得清凈,而後悟真如實相。」

閉六根,得清凈,悟真如實相!

古休若有所悟,默默催動密武心法。

啪!

眼前一黑,古休雖然睜著眼睛,卻看不到任何景象。

啪!

四周清凈,耳根關閉。


啪!啪!啪!啪!

六根一一關閉,古休再看不到、聽不到、嗅不到、嘗不到、觸不到、意識不到,思維處在一個空空冥冥的所在,不知時間,不知何處。

世界終於清凈。

一尊影像從心底腦海某處浮起,逐漸清晰。

它身穿一副鎖子黃金甲,頭戴一頂鳳翅紫金冠,足踏一雙藕絲步雲履,手持一根通天金箍棒,腳踏騰雲駕霧筋斗雲,眼是火眼金睛,身是金剛之軀,除了沒有滿身猴毛,沒有尖嘴猴腮,沒有七十二變,活脫脫就是一個孫悟空。

這本不該出現的影像,令古休的心靈一陣波動,真如實相頓時如風消散,清凈世界也轟然崩潰,六根重新開啟,世界不再清凈。

古休心中疑惑叢生:「這不是我遊戲里的角色——斗戰武神嗎?它怎麼成了我的真如實相?」

當年古休很崇拜孫悟空那種斗天戰地的風姿,特意將自己的形象設定成他的樣子,甚至連身上的裝備、武器,自己使用的招式,都特意模仿孫悟空,就連名字都是斗戰武神,當初不知受了多少人的嘲笑,不過等古休強大起來以後,又引起一陣跟風熱潮,其中不止有孫悟空,還有如來佛祖、三清道祖之類的形象。

「難道真如實相就是按照自己記憶中最深刻的一個形象來構造?」

搖搖頭,古休重新關閉六根,感悟真如實相。

斗戰武神的影像再度從腦海浮出。

奇妙的事情發生了,斗戰武神彷彿成了另一個自己,代替自己看到、聽到、嗅到、品嘗到、觸摸到、意識到外界的一切,無有紕漏。

洞窟中,所有景物都恢復如常,石頭仍是石頭,洞口仍是洞口,風聲仍是風聲,味道仍是味道,往前踏步,腳掌仍能踩中地面,彎腰伸手,手掌仍能碰到石頭,一切都那麼真實。

那縷幻意,終於無法影響到自己。

噗。

不知不覺間,那縷幻意連同心火消失的無影無蹤,而古休只覺得自己的精神,猛的躥升,幾乎有種脫體而出的感覺。

而古休的真如實相,也變得愈加清晰、靈動,四周天地亦更加生動。

古休查看能量寶戒中的精神值,發現它驟然增長到30點,眨眼之間,就增長了將近一倍!

就算普通罡氣境武師,精神也不過如此,畢竟下三境的修鍊,主要是**,很少淬鍊精神,大部分武者的精神修為增長的都不算快。

古休自信,現在再讓他碰到那群三眼毒蛛,他絕對不會被對方的幻術干擾。

食髓知味,古休正準備從儲物空間中再調出一縷幻意,磨礪自己的真如實相,沒想到真如實相碰觸到幻意的瞬間,腦海猛然一震。

轟隆!

真如實相對外界的感知,如潮水般消退,同時洞窟中的景象緩緩隱去,視野中變作一片蒼茫大地,四周密林重重,藤曼纏繞。

嬰兒啼哭的聲音,從重重藤蔓中響起。

一隻受傷的妖狼,聽到嬰兒啼哭聲,從藤蔓中叼起嬰兒,帶著他一瘸一拐的走入密林。

場景一換,變成妖狼以妖獸氣血餵養嬰兒的場景。

場景再換,嬰兒慢慢長大,開始生食妖獸血肉,在妖狼的教導下,與野獸搏鬥廝殺。

不知多少年過去,嬰兒已經變成十歲少年,此時妖狼死去,少年得到妖狼的妖丹傳承,激發血氣,繼續與山野野獸甚至妖獸搏殺、逃亡。

少年一年年長大,所遇到的妖獸越來越強,歷經數次生死,少年將妖狼傳承的狂風妖丹完全融合,練出狂風血氣,后又從狂風血氣中,悟出飄風身法,繼而領悟出隨影身法,練成隨影罡氣。

看著少年那熟悉的模樣,古休心中明悟,這些場景,竟是中年男子從小到大的歷程!

寵欲 ?亦或是一場幻境?

古休分不清。

幻境仍在繼續。


驀地,古休感覺到自己的雙臂一陣劇痛,彷彿被人折斷了,接著雙腿也一陣劇痛。

這也是幻境?古休不確定的想,不過這幻境實在太真實了!

受到劇痛的刺激,真如實相啪的破碎,幻境如潮水散去,古休眼前的景象,重新變成洞窟之內。

入目所見,是兩個面色兇惡的武者,從兩人身上的波動氣息來看,他們都是罡氣境武師,其中一人身材高大,臉龐狹長,面貌有些熟悉,另外一人高高瘦瘦,皮膚黝黑,手掌骨節寬大,隱隱泛著青色,似乎是修鍊某種掌法所致。

「這兩人怎麼出現在這裡的?」古休心中一驚,隨即四肢上的劇痛,猛的湧入大腦,令他臉色煞白,頭冒冷汗。

直到這個時候,古休才發現,自己的雙臂和雙腿,真的被人折斷了!

剛才那感覺,不是幻境!


「我竟然沉浸在幻境中,沒有察覺到這兩人到來,該死!」古休暗罵一聲,隨即屏息凝神,盯著眼前兩人,大腦急速運轉。

「嘿嘿,小子,你認不認得老子?」面貌有些熟悉的那名武師一臉冷笑。

他一說話,古休立刻就記起此人,同時也明白這兩人的身份和目的。

「火雲大盜?」鋼手的基因晶元中,就有火雲大盜的相貌。

「看樣子鋼手確實是被你殺的了。」火雲大盜粗濃的眉毛擰起,笑容猙獰:「那你應該明白我的來意了?要不要我再提醒一下,嗯?!」

咔嚓!

火雲大盜手掌猛一用力,古休的左臂被捏的寸寸斷裂,熾熱的罡氣湧入,將手臂肌肉灼燒的滋滋作響,眨眼變成焦黑模樣。 ps:大家元宵節快樂!

……

火雲大盜貓戲老鼠一般,特意控制著熾熱的罡氣,一絲絲的灼燒著古休的神經,那種鑽心刺骨的痛楚,令古休痛不欲生,差點昏迷過去。

古休猛的關閉六根,心中浮起真如實相,外界觸感一一湧現,但那刻骨銘心的痛苦,卻似遠在天邊,不再清晰。

在真如實相的映照下,古休的心神前所未有的清澈,心念電轉,已經有了主意。

古休臉上露出猙獰痛苦的表情:「你們想要的是鋼手搶來的貨物吧?你們放心,我不會給你們的,死也不給。」

「嗯?小子,還挺硬氣!你要搞清楚狀況,貨物再值錢也只是身外之物,而小命就只有一條,不要為了一堆貨物,丟了自己小命!」火雲大盜冷喝道。

古休冷笑:「就算給了你們貨物,我就可以不用死了嗎?」

另外一個高高瘦瘦的武師立刻嘿嘿冷笑:「你死不死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只要你把貨物里的那柄大砍刀給我,我就可以離開,剩下的都是你們兩個的事情,要死要活都隨你們,這筆交易怎麼樣?」

「大砍刀?」古休一愣,還沒來得及說話,就看到火雲大盜勃然大怒。



「良哥,做人不要太過分,老子給你的報酬,只是讓你參悟一下傳承功法,幾時說要給你大砍刀了?再說了,今天請你來,是為了鉗制這小子的師兄,現在你一次手都沒有出,讓你參悟一下傳承功法已經算是很對得起你,現在居然還想額外加碼,我告訴你,那不可能!」

「沒有遇到這小子的師兄,那是你預計錯誤,跟我有什麼關係?再說了,如果沒有我的五毒蠱帶路,憑你的量子追蹤器,我們能追到這個地方?只怕現在還在地面上打轉吧?反正今天我來了,就等於出手了,這報酬我拿的心安理得。」被稱作良哥的高瘦武師不屑笑著。

「另外,你也別說的那麼好聽,給我參悟一下傳承功法,對你來說又不會少掉一根汗毛,而且我修鍊的又不是烈陽罡氣,參悟傳承功法也沒有太大效果,拿這樣的東西做報酬,你不覺得太寒磣嗎?」

「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這批貨物里,除了傳承功法,最值錢的就是那柄大砍刀,那可是由珍貴的變形體材料製成,是用來製作仙器的上好材料,用來製作三階甚至四階仙器都不算落伍,對你我這種沒有二階仙器的武師來說,它甚至比傳承功法還重要,你居然想獨吞,過分的應該是你才對吧?」

「現在我的要求不過分,傳承功法我照樣要看,令外變形體材料我也要分一半,不然的話,我就跟這位小兄弟合作了,我相信他是很有興趣的,到時候哪怕雞飛蛋打,最傷心的可不是我。嘿嘿。」

火雲大盜臉上的怒色一閃,不過很快平靜下來:「既然良哥如此說,那小弟我只好從命,都是自家兄弟,總不能為了一點外物,大打出手。」

兩人達成協議,轉過身來,對古休逼問刑訊。

古休越是咬牙不說,兩人逼問的就越兇狠,最後古休的全身骨骼幾乎沒一塊完好的,四肢更是寸寸斷裂,幾不成樣。

到了最後, 南城 ,狠狠道:「我可以把貨物交給你們,只求速死。」

兩人眸中均閃過一絲狂喜,忙不迭點頭:「我們可以給你一個痛快。貨物在哪兒?」。

古休道:「貨物我沒有帶在身上,為了避免被人發現,我把它們藏在文瀾河的河底。」

文瀾河就是宛明市附近最大的一條河流,它繞著宛明市而過,流入荒野深處,河道寬闊,水流平靜。

「走,你指路,我們帶你去。」火雲大盜迫不及待的抓起古休,飛速離開洞窟。

一出洞窟,兩人帶著古休登上怪鳥,飛入天空。

躺在怪鳥寬闊的背上,感受著怪鳥快速飛行所帶起的呼嘯風聲,古休心中凜然。

古休能夠感受到這怪鳥體內澎湃的血氣,雖然血氣品級較低,只是一階中品,但以怪鳥如此龐大的體型,血氣數量卻堪比特級武者,單純的實力絕對不遜於血氣境頂級武者,更不用說它還會飛。

比起飛車這種工具,怪鳥還擁有強大的攻擊能力和一定的靈智,要優秀許多,而飛盜團既然以「飛」命名,那肯定是團中人人一隻怪鳥坐騎。

「難怪飛盜團擁有如此大的名頭,只憑這種怪鳥,就足以令他們的實力提升一成之多,對於單個人來說還不算太明顯,但對於飛盜團整體來說,卻是極大的提升。」

怪鳥體型雖大,速度卻絲毫不慢于飛車,不片刻飛到文瀾河上空。

古休指點著兩人,在文瀾河的某處岸邊落下。

「貨物在哪裡,你可以說了。」火雲大盜迫切道。

「貨物就在……」古休的語調微微一頓,火雲大盜與良哥不由自主的扭頭看向古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