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東方白一行人走完後,禮堂裏空氣的凝重感頓時減少了幾分,變得輕鬆起來。

衆同學紛紛問楊紫欣:“紫欣同學,你男朋友家裏做什麼的,感覺好厲害的樣子……”

“能介紹給我認識一下不,我最敬仰這樣的男人了……”

……

楊紫欣臉上帶着爲葉辰驕傲的笑意:“我男朋友,可是世上最厲害,最厲害的人了!”

轟隆!

摔倒一片,這說了簡直跟沒說一樣。

……

月色如水,兩道身影順着斑駁樹影而行。

快到女生宿舍前面時,楊紫欣忽然停下腳步,轉身望着葉辰。


“葉辰。”她溫柔地叫了一聲。

“嗯。”葉辰點了點頭,等着她的下文。

“謝謝你今晚上能來,也謝謝你陪我走這麼遠。”

葉辰笑笑道:“我不是說過嘛,今晚上,我是你男朋友,雖然是假扮的。”

楊紫欣心裏嘆了口氣,如果,能把“假扮”兩字去掉該有多好。不過,能和他這麼近距離接觸,自己已經很開心了,人,不能太貪心了,不是嗎?相信以後,他一定會了解自己的心意的。

“你閉一下眼睛。”楊紫欣輕輕說道。

葉辰愣了一下,怎麼感覺這個詞好耳熟呢?好像以前在哪裏聽過似的,對了,想起來了,以前蘇蕾跟自己說過,然後,自己就被她吻了。

“你……不會想吻我吧?”葉辰怔怔地問。

可惡!大笨蛋!猜到了爲什麼說出來,羞死人了!

楊紫欣一張臉,頓時變得通紅通紅,兩個臉頰滾燙滾燙,幸好有月色的遮掩,纔沒讓葉辰看出異狀。

她氣鼓鼓地說道:“誰說要吻你了,我只是……想擁抱你一下而已。”

看來,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葉辰摸了摸鼻子,苦笑了笑。

“來吧!”

葉辰張開雙臂,能摟着這麼青春的身子,尤其是能再回味一下那對36E,這樣的福利,不要是傻子啊。 “哼,誰要抱你了?走了,晚安。”

看着葉辰帶着壞壞笑意的眼神,楊紫欣內心莫明地閃過一抹慌亂。

她匆匆往前跑兩步,偷偷回望了一下葉辰,見他臉色似乎有些愕然,又一下子衝回來,摟着住他,踮起腳,如蜻蜓點水般在他臉上親了一下,然後,旋風般衝進女生宿舍區。

什麼嘛?

葉辰摸了摸臉上被脣吻過的地方,除了點涼涼溼溼地感覺,別的什麼都沒有,跟自己摟着36E的極品想法,差得很遠,白高興一場了。

看着楊紫欣遠去的背影,葉辰愣了一會,搖了搖頭,轉身朝校外走去。

女生宿舍區。

楊紫欣跟做了賊一樣,蹲坐在走廊角落裏,雙手捧着滾燙滾燙的臉頰,傻呼呼地笑着。

我吻他了耶!


好刺激啊,心跳得好快。

不知道,他會不會被我的舉動給嚇到了呢?

呵呵!

不過,人家的初吻就這麼沒了耶!

好奇怪噢!跟書上描寫的完全不一樣嘛!

書上說的,接個吻都那麼神奇,什麼神魂顛倒,什麼四肢發軟,可我覺得除了刺激,其它什麼都沒感覺到啊。

想着,想着,楊紫欣不禁有些癡了。

……

車輛在夜色中快速地行駛着。

東方白望身旁微微垂頭的東方青,淡淡問道:“五弟,生大哥的氣了?”

“沒有!”東方青頭一偏,頭望向窗外,臉上幾乎用筆寫着四個大字:我很生氣!

東方白不禁笑了笑,對於這個五弟,他還是蠻喜歡的,除了旗幟鮮明地支持自己以外,更難得的是,常常在自己面前露出真性情……在東方集團這個上洗手間,都要帶着面具的大家庭裏,這一點,尤其難得。

“五弟,你應該感謝大哥又幫了你一次。”東方白望着東方青不解的眼神,認真問道:“你對那姓葉的小子瞭解多少?”

“不就個破保鏢的身份嗎?有什麼了不起的?”很顯然,東方青在對付葉辰之前,曾對他做過簡單瞭解。

說到這裏,東方青就來氣:“我們堂堂東方集團,居然被迫向一個這樣的傢伙低頭道歉,而且,大哥,你居然爲了一個這樣的傢伙扇我耳光,你讓我以後,如何在沿河大學裏立足?”

“不錯!有進步。”東方白點頭讚道:“知道在動別人之前,先去調查一下他的身份,不過,你調查的這些資料,都是明面上,用來掩飾他的真實身份的。”

東方青神色微微一動:“難道,小子背地裏的身份,是哪位世家,或哪位財團的少爺不成?”只有這樣,才能解釋得通,東方白的舉動。

“不!”東方白搖搖頭:“他身份倒沒有這麼高貴,只是,他的實力卻足以威脅到這樣的人,比如你我。”

“大哥,你就別賣關子了,直接告訴我答案吧。”東方青的胃口被高高吊了起來。

“國安局。”東方白沉默了一下,淡淡地吐出三個字。

“國安局?”東方青愣了一下,接着驟然提高聲音:“你說那葉姓小子是國安局的特勤人員?”

“沒錯。”東方白肯定地點了點頭:“跟你一樣,我最先聽到這個消息時,也難以置信。不過,經過一系列調查,我最終確信,他是國安局特勤無誤。”

當然,東方白不會提“黑色邀請函”的事,更不會提,他被葉辰嚇得躲到國外去避難。

望着東方青驚愕的眼神,東方白臉一肅,說道:“今天如果不是我及時制止你的舉動,只怕,你現在已經躺在醫院裏了。”

他頓了頓:“所以,以後沒什麼事,千萬別去惹他。雖然,我們東方集團不怕他,但,沒人能保證,他發起瘋來,不會順手拉我們一起上路。爲了一個這樣的人,置自己生命於險境,不值。”還有一句,他沒說出來:這是他花了5000萬買來的慘痛教訓。

“知道了,大哥。”東方青低低地應了一聲,臉上震驚的神情,直到此刻也沒有完全消失。

……

葉辰回到東湖別墅17C後,發現蘇蕾還在看電視。

最近幾乎形成了一種習慣,只要葉辰沒回家,蘇蕾就絕對不會回房睡覺,哪怕等到深夜12點。

蘇蕾穿着一聲性~感睡衣坐在沙發上,看着電視裏的肥皂劇,笑得花枝亂顫,兩條雪白的大~腿,就這麼明晃晃地暴露在葉辰的視線下,她也沒發覺,或都說,她根本就沒在意。

“回來啦!”聽到門響,蘇蕾回頭打了聲招呼,然後又繼續看她的電視。

站在蘇蕾身後,望着她那對酥~胸半露的人間胸器,葉辰很想提醒她,是不是該遮掩一下,畢竟,對於自己這樣一個血氣方剛的年青人來說,殺傷力太大了一點。

萬一,自己一個把持不住,把她按沙發上XXOO了,這玩意就傷腦筋了。

終究,她提出的要求,自己沒法滿足,同時,自己也不是一個爽完後,系起褲子拍拍屁~股就閃人的男人。

當然,如果沒有那個條件限制的話,葉辰倒很想跟她做點愛情動作。

畢竟,一位成熟美豔的御姐的魅力,遠遠不是那些青澀妹子能比的,哪怕是樑珊珊,在誘~惑力上,也比蘇蕾要低上一個級別。

嚥了口口水,葉辰把目光從那對半球型的雪峯上收回,然後整理好衣服,去浴~室洗澡。

等他離開之後,沙發上的蘇蕾,嘴角微微一翹,彎出一抹迷人的弧度。

……

接下來的兩天,過得很平靜。

葉辰每天早晨6點鐘準時起牀,用院裏激發潛能的法門,在陽臺上鍛鍊半個小時,直到全身流出一身大汗,並排除身體裏少量雜質之後,他纔去痛痛快快衝個澡。

單腳踏入潛能四層的力量,已逐步穩定,第一階段覺醒“初解”,持續時間延長到六分鐘,第二階段覺醒“弒魂”,狀態保持約8秒左右。

但離正式進入潛能四層,卻還是有些摸不着頭緒。

彷彿明明知道門就在眼前,卻總覺得中間隔着點東西,用比較通俗一點的說法是,缺少臨門一腳的感悟,或是缺少一個契機。 兩人快速走近植被叢。

說實話,樑珊珊心頭對那事的渴望,遠沒有葉辰來得強,畢竟那種撕裂身體的痛感,讓她現在回想起來,還心有餘悸,當然,痛過以後,那種幸福感也讓她十分迷戀。

所以,她心裏,既想與對方再續前緣,但又有點害怕,這也是她不停挑逗葉辰的原因之一。

“這裏,居然有個攝像頭。”樑珊珊略帶遺憾地說道。

植被叢旁邊的牆壁上,一個攝像頭在靜靜而立。在它360度的照耀下,葉辰與樑珊珊的一舉一動,都會出現在校園監控中心的錄像裏。如果,他們不想出個什麼“門”的話,最好是立馬轉身走人。

“沒事,沒事。”

葉辰眼珠一轉,頓時有注意了。他從地上撿起一顆石頭,手一甩,石頭如閃電般擊在攝像頭上,頓時,攝像頭護罩,連裏面的儀器,都被砸了個粉碎。

“來吧,我們抓緊時間辦事,從校園監控中心發現異常,到過來檢測,估計要十多分鐘。”葉辰搓搓手,嘿嘿地笑道。

樑珊珊臉上飛起一團紅雲,她回頭白了葉辰一眼,腰彎了下去,豐潤的圓~臀,儘量向後翹~起。

見此場景,葉辰嚥了一大口口水,熟練地圈起樑珊珊的校裙,將襪褲往下一扒,挺了上去。

“唔……”

重合的的那一剎那,兩人都發出一聲愉悅的哼聲。

眼下的狀況,不可謂不刺激。

前面操場上,無數學生在揮撒着汗水,聲音不時傳入耳朵裏。“跑位,跑位”“攔截,攔截”“傳球,傳球”……

而旁邊的攝像頭,也被葉辰一石頭砸了個粉碎,巡邏校園的保安,隨時有可能出現。

偏偏在這種高度緊張的環境裏,葉辰和樑珊珊都非常有感覺,兩人配合的非十默契,如咬合精密的儀器,快速地運作着。

尤其是樑珊珊,感覺一波接一波,如果不是葉辰死死捂住她的嘴,只怕她那嘹亮的叫聲,早就噴喉而出。


十多分鐘後,兩人身子同時一顫,達到巔峯。

葉辰吹着愉快的口哨,收拾好現場,和樑珊珊走出植被叢,這時,校園巡邏保安剛好出現在視野裏。

雙方交錯的一瞬間,巡邏保安奇怪地望了這一男一女兩眼,然後趕緊上前去檢查壞掉的攝像頭。

“兩位同學,請等一下。”保安勘察完現場後,忙叫住葉辰和樑珊珊。

要是一般同學,這個時候被保安叫住,只怕心肝都會嚇得蹦出來。

光天化日之下,在校園圍牆旁邊剛乾完那事,就被保安看到了,尼瑪,這簡直要人命啊!保安問起來該怎麼回答?這事傳出去後會有什麼影響?……想想都讓人頭皮發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