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肚子再也盛不下了,郝仁向霍老太太和霍母微笑致意:「奶奶,伯母,我已經吃好了,你們慢用!」

其實這兩個女人包括霍寒山早就吃好了,只不過是客人還在吃,主人不好先行離席罷了。聽了郝仁的話,他們一齊起身。

郝仁又說:「感謝四位的盛情款待,時候也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霍寒山連忙阻攔:「別忙啊,兄弟!你救了我妹妹,就是我家的大恩人,我還沒有感謝你呢!把你的卡號給我!」

郝仁想說:「你不是有我的卡號嗎?」卻看到霍寒山對他一個勁的使眼色,又用手指著自己的小嬸娘,頓有所悟,就不再多說,掏出卡來,交給霍寒山。

霍寒山裝模作樣地用手機銀行轉賬。霍家老太太明白了,對兒媳婦說道:「寒煙媽,你就不準備表示一下嗎?」

霍母這才明白,也從身上取出銀行卡:「小郝啊,這是伯母的一點謝意,你可千萬不要推辭!」

霍寒山轉賬完畢,又從霍母手中接過卡片,遞給郝仁,同時他替郝仁問道:「小嬸娘,密碼是多少?」

「密碼是寒煙的生日,911119。寒煙是91年11月19號生的,去年剛過完21歲生日,就得了這病,差點就……」霍母聲音哽咽,「我在這張卡上存一百萬,誰要能救了寒煙,這一百萬就是他的!」

「媽,我這不是好了嗎,你幹嗎呢?」當媽的一哭,霍寒煙也難受了。

霍寒山也說道:「小嬸娘,你別這樣。妹妹現在好好的,奶奶也正高興,大喜的日子,咱們嘮點開心的!」

說著,他拉著郝仁的胳膊:「兄弟,走,送你回去!」

郝仁和霍家老太太、霍母、霍寒煙分別打了招呼,這才跟著霍寒山走出房間。

「兄弟,我剛才往你的卡上轉了一百萬,你看到了嗎?」霍寒山將車子開出雨佳山房,笑著問道。

「來簡訊提示了,不多不少,正好一百萬!我還祈禱你的手指不聽使喚,給我多點一個零!」郝仁笑道。

「你真貪心,我給你一百萬,小嬸娘也給你一百萬,你現在成了雙料的百萬富翁,還嫌少啊!」

「誰會嫌錢多!你那麼大的集團老總,還想著盈利呢!」郝仁反問。

「那錢是我們家族的,又不屬於我個人的!」霍寒山笑道,「不行,今天晚上我得吃大戶,我們去最貴的酒吧,你請!」

車子出了西山,很快進入市區,在市中區的一個廣場前停了下來。

郝仁從車裡出來,眼前燈火通明,空中閃爍著巨大的霓虹字:「金碧輝煌。」他頓時吸了一口冷氣。

龍城作為江南省的省會,其富庶程度在華夏國的東南部都是數一數二的。這樣的大都會,娛樂場所必不可少,而金碧輝煌就是眾多娛樂場所中的王者。

郝仁雖然沒有進過這裡,卻也聽人說起過。在這裡,一瓶啤酒的起步價,都要一千元。若是換了其它的紅酒或白酒,則不會低於一萬。

「哥哥,你這要是宰我!」郝仁喃喃說道。

「別怕,兄弟,我不會讓你光著身子從這裡出來的,起碼給你留個褲衩!」霍寒山笑道。

一個泊車員眼力不錯,認出了站在車前的霍寒山,立即跑了過來:「霍少,歡迎光臨!」

霍寒山將車鑰匙往他面前一丟:「給我停好!今天晚上不開了,讓阿九開車送我回去!」

那泊車員一把抓住飛來的鑰匙,口中說道:「情好吧,您吶!」

霍寒山帶著郝仁往金碧輝煌的大門裡走,兩邊站著的十來個穿旗袍的迎賓小姐一齊彎腰:「霍少,歡迎光臨!」

郝仁笑道:「哥哥,你是常客啊!」

霍寒山回頭一笑:「這裡有我的股份!」

「好傢夥,你不光喝我的酒,還掙我的錢!真是好人沒好報!」郝仁不幹了。

「兄弟,到這裡來,還會讓你破費嗎?」霍寒山一把攬住郝仁的肩膀,硬把他往電梯裡面拉。

三十三樓,一個頗具歐洲風情的股東私間,郝仁一屁股坐在真皮沙發上,四下打量著房間的裝飾,既新奇,又震撼。

霍寒山取出一瓶金紅色的酒來,上面滿是洋字碼,但是郝仁卻一個也不認得,顯然不是英文。

「兄弟,嘗嘗這個!」霍寒山倒了兩杯,自己拈起一杯,另一個給郝仁。

郝仁看著杯中的酒液,先聞了聞,又小口啜了一下,搖頭說道:「我喝不慣這類洋酒!」

「這是二十年典藏的法國干邑,檔次堪稱上乘。你學著品品!」霍寒山苦口婆心地說,「相信要不了多久,你也是這裡的常客了,別因為不懂紅酒,惹出笑話!」

郝仁苦笑:「我喝紅酒,就是牛嚼牡丹!有那買紅酒的閑錢,還不如把家弄安穩些。別忘了,我還有四個弟弟妹妹需要照顧!」

霍寒山笑道:「你這傢伙就是眼皮子淺!在我看來,以你的本事,掙錢買套大房子安置你的弟弟妹妹,就是分分鐘的事。等你把這些事情做完了,無聊了,想嘗試新鮮事物了,是不是還得嚼一嚼牡丹?」

郝仁正要再調侃幾句,手機突然響了。他拿出來一看,竟然是郝義打來的。這麼晚了,郝義打來電話,九成九沒有好事!

「老大,快來福山小吃街,我們惹禍了!」 「唰!~」林風眼眸亮起。

錚!手中翼龍槍彷彿活了過來似的,龍聲吟動。

槍之氣勁的變幻,引動一條翠綠色騰龍出現,盤旋在翼龍槍之外,金色的眼瞳閃動著耀眼光澤,氣息蓬然。林風心之所動,朝著翼龍眼瞳所視之處,頓感一股凌厲可怕氣息,正是呼嘯而襲。

速度,快至極點!

「不,不對!」林風面色一變。


心之輕震,瞬時又是感覺到兩道氣息,一左,一右,緩緩出現。

與前方這道氣息所不同的是,一左一右兩道氣息並未有深刻的力量,又或者說戰意出現。但前方這道凌厲氣息卻不同,驚人戰意中甚至蘊藏著傲然的殺心,直指自己!

是誰?

為何會對自己帶有殺意?

更在這芎御苑中!

這裡不是北龍守的地盤么?就算人死如燈滅,卻也不是這樣的演算法吧?

林風雙眸灼然,心中有股無名之火莫名竄起。對自己來說,親眼見到北龍守死去已是心痛內疚的無以復加,有心而力不著,眼下北龍守才剛死,便有人動他『財產』的腦筋,更是忍無可忍!

「蓬!」氣焰炸裂,林風雙瞳耀光閃動。

自我狀態!

星蒼瞳和星穹瞳的配合,早已至化臻,如成一體。

眼下自我狀態下,星蒼瞳和星穹瞳比起之前更強大許多,宛如槍招般,越施展越熟練。自我狀態同樣是一種技巧,一種能力,甚至來說,是一種融合的狀態。

火光四射!

殺意。迅速冉起。

「叱!」前方身影,眨眼出現在眼前。

那是如光般的影子,速度之快幾乎看不清身影,如蝶舞般飛馳而過,然可怕的殺意卻在兩道刺芒中爆發。寒光粼粼,隨著驚人氣息的穿梭。兩道半圓形弧圈的寒刃,穿刺而出。

哧!哧!~

既快又狠,完全不留餘地。

「烀!」火光熾熱,重生之火包裹在身體外,林風眼瞳炯然。

面對攻擊,並不作閃避,在自己目光注視下,眼前敵人無所遁形。那是一個身著羽翼,如蟬如人的精靈女子。看似人畜無害,然那雙眼瞳射出的殺意卻是實等實。

攻擊,更非虛的。

「釁火。」林風沉然而喝。

並未立即使用全力,不止因為對眼前這精靈女子實力仍未探透,更因為……

左、右兩側,更有兩個神秘強者。

實力,比之精靈女子更強!

尤其是左側那氣息若影若現的存在,實力比之北龍守更要勝之一籌!

是誰?他們來這裡做什麼?

林風心中暗忖。

然。眼下沒有答案,自己必須先面對這速度快到極致的精靈女子。她的速度之快。不僅僅是飛行速度,轉彎速度的靈敏,更是攻擊的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兩道寒刃直取自己雙臂!

「蓬!」星源力與星源力的交接,火焰觸碰極致爆發。


林風雙眸寒光凜然,火焰變化盡在心隨意動間。雖未能讓兩道寒刃就此消失,但卻剛好抵消它的衝勁。林風身體詭異的一斜,以毫釐之勢避開,兩道寒刃險而又險的划臂而過,然……

卻傷不得半分。

「哼!」耳邊傳來一聲不忿。顯然很是失望。

瞬間——

「雲起!」林風心之平靜,哪怕此刻為本體施展,然槍招的感覺卻是清晰自如。無論分身也好,本體也罷,對槍招『雲起』的掌握早已了熟於心,所不同的是槍法境界不同,槍法層次不同,威力更是不同。

眼下,本體的槍法實力確實不如分身。

但,本體卻是聖王級!

而且,武神比之戰神優勢所在,便是武神獨掌的『本源能量』,以附加形勢出現在兵器之上!

「烀!」火光粼粼,儘管施展槍招雲起,然林風翼龍槍上卻乍現一道驚人火芒。不僅如此,火焰力量彷彿觸動翼龍槍的『魂』,隨著綠光耀眼,原本盤旋在翼龍槍外圍的翼龍頓時嗷嘯而出。


猙獰,震駭!

綠光夾雜金色光芒,翼龍槍威力大展!

「啊!」前方似是傳來嬌喝之聲,正是那精靈女子,完全被林風的反擊打了個措手不及。不止避開她的攻擊,封鎖她的去路,更是在短短瞬間便已找到她破綻所在!

「錚!」精靈女子雙翼一合,前方出現一道光盾。

光盾不大,然精靈女子的身體亦不大。

「蓬!」轟然相撞。

火芒帶著翼龍槍的威勢,夾雜雲起的槍法意境,三重攻擊在一瞬間的來到,層層相疊,直接便將那閃爍著微弱紅光的光盾直接轟碎。林風這一擊之力足有八成之力,沒有半點留手。

對待敵人,自是如此!

儘管這精靈女子看似人畜無害,但她對自己動了殺心卻是貨真價實。

而且,除她外,還有兩個神秘強者存在!

「啊!」慘叫的聲音響徹,精靈女子光盾破碎,剩餘的勁氣儘管不多,卻也足以讓她喝一壺。然這僅僅不過只是小小的『觸碰』,對林風而言,真正的戰鬥,真正的機會才剛開始!

「血鳳!」林風眼眸寒亮。

血光畢露,身體爆發出恐怖的力量,瞬間將火焰增幅。

背後血色的鳳凰高亢啼鳴,星源力夾雜著星座之道,在這一刻不斷升華,提高,力量好似攀登著階梯般扶搖直上。

戰!

無論對手是誰,毫不猶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