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70

趙婷婷感覺到自己現在已經是機械式的敲着鍵盤,有點麻木了。

對於價格的猛然上漲,盤面的反應突然激烈起來。

其他人的買單也涌了進來。

買賣比已經明顯的倒掛,買單很多,而拋單卻很少。

張元一就這麼一點點地把價位推了上去。

盤面上偶爾出現的一些大一點的拋單,張元一都讓趙婷婷一下就把它們給吃掉。

“多頭主力太厲害了!”

旁邊散戶廳又發出了驚呼聲。

“我剛賣空啊”有人捶胸頓足。

張元一的兇悍 買法,顯然又讓市場躁動起來,棉花產品一下子吸引了很多人的關注。

黃天一坐在貴賓室的沙發上,感覺手腳一陣發涼。

“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終於他對這句話有了深刻的理解,剛纔,黃起凡已經建議反手做多,但他還是一意孤行,結果,父親黃雲海剛調度過來的資金又出現了虧損,雖然不大,但足以打擊他的信心了,他本以爲,今天收盤肯定在28200左右。

但這個市場上哪有那麼多肯定的事情。

收盤的時候,9月收在28700。

黃起凡雖然覺得黃天一應該留一些資金以備不時之需,黃天一沒聽,讓他很生氣,但他這個時候也不覺得黃天一犯了多大的錯,在他心裏,他認爲9月合約,必將走弱!只是,這時候如果9月繼續上漲,他們已經沒有還手之力了。

看着28700點的收盤,張元一併不認爲黃天一以及其他對手會就此認輸。

“天量!”

看着棉花9月合約,沙霆鋒心裏一陣不是滋味。

當初張元一讓他調查誰在跟單的時候,他就知道張元一在做棉花期貨。

在這過程中,他也想着偷偷跟隨張元一的步伐,但看如此年輕的張元一,始終覺得不太老誠,就這麼看着棉花9月從20000漲到了29000.

沙霆鋒有點沮喪,有點後悔,有點蛋疼。

“要不做空?”

剛想着做空,9月突然直線拉起,這是張元一的單子嗎?

每每要問趙婷婷一些具體的情況,又不好意思開口,畢竟“要保守客戶的祕密”是他反覆像趙婷婷叮囑過的。

張元一看着今天的天量。

他覺得好多人都會笑!


交易所會笑,營業部會笑,畢竟這麼大的成交量,稅收都是一大筆!而且說明市場開始活躍,這是他們樂見的。

散戶,會笑嗎?也許那些今天平掉倉位的人會笑吧,畢竟從盤面上看,多頭開始平倉了。

雖然收在28700,但相比昨天29000,足足少了300點,而且把昨天的陽線給吞掉了,顯然多頭平倉的可能是極大的。

會的,那些平倉的散戶肯定會笑的,畢竟在經歷了這些日子的折磨,在付出這麼大精力之後賺的錢面前,誰都會笑,也許睡着了都會笑醒!

這應該是一個正常人的表現吧。

因爲有生活的擔子壓在他們身上。即使明天9月繼續上漲,但能因此恥笑他們今天的開心嗎?不能,因爲生活,更多的時候是爲了生存。

對手會笑嗎?張元一忽然想到了黃天一以及那位老者。

也許會。

因爲今天的收盤在大多數空頭看來,是下跌的起點,起碼從技術面來看,是這樣的。

雖然比昨天只下跌了300點,但畢竟打破了最近連續上漲的節奏,300點,也不錯啊!。

不過,也許也不會。 因爲從盤面看,他們已經沒有多少錢拋空了。

即使還有錢,還敢嗎?

自己的風格,他們目前還不能掌控。

他們能猜到明天價格怎麼走嗎?肯定不能。

wωω⊕ тTk ān⊕ CO

張元一想到這裏,沒來由地嘆了口氣。

“一哥,你嘆什麼氣嗎?”趙婷婷看回過神來的張元一嘆了口氣,有點不解,他不是應該笑的嗎?

“你覺得我應該笑,是嗎?”張元一看着趙婷婷精緻的臉蛋,就像猜中了她的心思,淡淡地反問道。

“不,不會的,因爲我要清場了”張元一的語氣忽然變得嚴肅起來,自問自答道。

“清場不是意味着勝利嗎?爲什麼不笑呢?”趙婷婷還是不解。

“清場,你知道意味着什麼嗎?”張元一貌似喃喃自語。

“一個軍隊在佔領一塊陣地的時候會清場,而放棄一塊陣地的時候則會被清場。清場……意味着消滅。”

“期貨市場,如同戰場,而在9月合約上,清場將由我執行,你覺得我會笑得出來嗎?”

本來趙婷婷對清場的理解遠沒這麼深刻,但經張元一的一番解讀之後,卻多了幾分血色。


她忽然覺得這個接觸了一個多月的年輕人,有點陌生,這番認識不該是一個年輕人能有的,但這番話的的確確又是從張元一的嘴巴里說出來的。


不知道什麼時候,窗外下起了小雨。


張元一的心,沉甸甸的。

張元一又復了一會盤。

從今天的盤面看,還是有很多之前拋空的散戶不願出來,甚至有的散戶還在繼續拋。

在這個市場裏,有些人錯了之後,給他一點提示、一次機會他就知道改正了。儘管從犯錯到認識到自己犯錯再到改正自己的錯誤需要一個過程。

但,這個市場裏更多的人,對錯誤有着一種執着,總是一錯再錯,給他一萬次提示,一萬次機會他也不會改正。

還有20天,棉花9月就要交割。

清場已經開始,行情即將結束。

而對手也會被終結,不管他是他還是她,一切都將結束,他們的資本終將灰飛煙滅。

張元一想盡量讓清場的動作溫柔些。

在接下來的幾天裏,給趙婷婷的感覺是:他象一個細緻的繡花匠一樣做着行情。

每天的價格都被控制在預定的範圍內,然後張元一就站在電腦前,靜靜的看着盤面,觀察着它。

29500,這個位置,黃天一們應該非常想在這個位置拋空吧?張元一心裏想着,但他們沒能拋空在這個位置。

這幾天盤面都在這個位置上下窄幅波動着,有點磨人。

到底上還是下呢?很多人都在猜測着。

張元一偶爾的時候還會稍稍掛一些單子,但成交的很少。

盤面上的拋單非常零散,張元一知道他的主要對手已經不能再做什麼了,無論這個對手是黃天一還是他人。

“一哥,他們在等着價格跌下去嗎?”趙婷婷這幾天也覺得有點無聊,前段時間手都停不下來,這幾天突然做單少了,反而覺得缺了點什麼。

“你說呢?”張元一看着趙婷婷的一雙美目,淡淡地笑了笑。

趙婷婷感覺張元一帶着笑意的臉,一臉的帥氣。

這麼樣的一個帥氣的年輕人,走在大街上,更多的會被認爲只是小鮮肉,何曾想到他掌控了一隻產品的走勢,在這個產品的走勢中,他,掌控着最後的殺伐!

在她看來,張元一就象是一個收藏者,在仔細把玩着他的藏品。

但她也清楚:這個收藏品最終又會被他親手打碎。

三天的交易就這麼過去了。

黃天一在貴賓室裏已經沒有之前的平靜,看着平靜的盤面,他總有一股上前砸掉電腦的衝動!他多麼希望9月跌下去!

“特麼的,當初不都說9月是最弱的嗎?現在怎麼都不這麼說了?”

“別擔心,盤久必跌!”黃起凡只好安慰道,他的內心也是忐忑,但又有什麼辦法了,子彈已經打光了。


市場在猶豫和平靜中等待着。

張元一走出貴賓室,站在散戶廳外,他想聽聽他們的聲音,在決戰之前。

“你們聽說沒有?聽說主力要接貨啊,那樣的話就要逼倉!”

另一個說:

“不可能吧!主力接那麼多貨做什麼?馬上就要交割了,又不能拋在明年的合約上。”

“對,現在接,肯定賠錢!”

“不過看目前的盤面,主力又不象要逼倉……”

又有人說道。

沒有人注意到這個站在他們身邊的年輕人,就是他們猜測的那個“主力”,在他們看來,這個年輕人還是個學生吧,可能只是跟着家人來公司見見世面。

永遠不要輕視你身邊的人,哪怕他很年輕!

張元一不喜歡聽到“逼倉”這個字眼。尤其是“逼”這個字眼。

他不想“逼”誰,無論是現在,還是將來。

“29570買進”

“29570賣出”

開盤了!

昨天的收盤是29580。

今天的開盤價是29570。

趙婷婷並沒有問張元一爲什麼以這個點位開盤。

張元一不知道有沒有人明白他爲什麼要以這個數字來開盤。

有沒有人明白他昨天爲什麼又以29080 收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