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金,我們必須迅速離開青龍城,一刻都不能停留!”街道上,一人一狼急速的奔行!

“知道,這趙家勢大,我們現在不能敵對!”小金靈魂傳音道。

城門前。

“怎麼回事?爲何不讓我們出去,我今天有急事,還請老哥通融通融。”城門前一羣人流聚集在了這裏,其中一男子急切說道。

“上面剛剛傳來急令!今天一個人都不能出城,違者,斬!”護衛說的斬釘截鐵!

這男子一聽無奈從袖口拿出一物,暗自遞向那護衛隊長,同時低聲道:“老哥,今天我正有急事,必須出城,還望老哥………”

這男子還沒說完,就見這護衛隊長一把推開男子,同時抽出長劍指着男子咽喉怒聲道:“莫要廢話!今天一個都不能出城,再唧唧歪歪,現在便宰了你!”

這男子下來個半死,剛纔這護衛隊長拿劍指着自己脖子之時,那透露的殺氣絲毫不假!這男子絕對相信剛剛自己再多言一句,那劍定會毫不猶豫的刺下!

這護衛隊長乃一名高階宗級強者!其威勢顯然威懾到了衆人,周圍人見無法出城,漸漸便有人無奈離去,不一會兒,人羣便散開。

“怎麼回事?今天怎麼忽然鎖城了,該死的!我今天有要事要辦啊,完了,完了!”周圍衆人皆是憤怒的議論開來。

“今天不準出城!”城門前護衛板着臉鄭重道。

此時一白衣青年被護衛攔了下來,這白衣青年身前還跟着一隻白毛狗。

“小子,愣着幹什麼,今天不準出城,趕緊給我回去!”護衛見這青年默不作聲,怒然道。

“啾!”

一道白芒閃動,那護衛便不再言語,此時他頸部鮮血慢慢流出,好半會兒才癱倒在地,頭顱滾落!

這白衣青年卻早已如同幻影一般向着城門衝去!

“攔住他,殺了他!但有硬闖者格殺勿論!”護衛隊長大怒道,離開抽出兵器攔了上去!

這一聲呼喊立刻引來了城門前所有的護衛,足有近三十名護衛向着葉影殺來!

這護衛最低的都是高階魂級實力,其中近十名更是宗級實力!

白衣青年眼中閃過冷芒,手中長劍揮舞開來,長劍立刻迸發出驚人的鬥氣,一道淡藍色巨劍劍影向着前往橫掃了過去!

“啊!” “啊!”

悽慘的叫聲響起,藍色巨劍掃過,前方衆護衛紛紛被掃中!屍體七零八落,其中一人握着斷劍被巨劍之力撞飛在了城牆上!這一劍只有他一人活了下來,但他也是重傷!胸口被撕裂出一道大口子,這人正是那護衛隊長!

一劍掃空前方阻礙,這白衣青年此時臉色也略微發白,顯然是力量消耗的太多了。這白衣青年卻絲毫不停留,同身後白毛狗急速衝出了青龍城! “有人闖出城了!”周圍人大驚出聲。

此時城門邊只剩下那護衛隊長,這護衛隊長用手捂住胸口,胸口不斷有鮮血流出,這護衛隊長只能不再動彈,專心治療傷勢。

遍地的屍體躺倒在城門邊,雖然此時闖出城也沒有人能阻攔,但周圍人都不敢出城,這青龍城是趙家的青龍城,有趙家的威勢在,何人敢違背?

不久,幾道身影急速衝來,這幾人皆是氣勢不凡,顯然是趙家的高手!

“趙嶽長老!剛纔有人闖出城去,在下實力低微,無力阻攔。”護衛隊長半跪在地咬牙道。

“廢物!”

看了看這遍地的屍體,趙嶽怒罵了一聲便不再停留,同身旁幾人急速衝出城,追了出去!

……………

“小金,我們往北走,現在便去那血浴平原!”此時葉影他們正奮力奔逃,逃離青龍城越遠越好!

“大哥,你現在消耗的力量太多,跳到我背上,這樣更快些!”小金催促道。

葉影臉色微微發白,之前用上龍角擊殺那趙天龍之時幾乎耗空了自己所有的寒冰之意與鬥氣,現在體內極爲空乏,連奔跑速度都降低了不少。

小金說完便變成了巨狼狀態,顯然是想讓葉影跳上它背。

跳上小金的背葉影立馬開始恢復鬥氣了起來,葉影估摸這趙家的人估計很快便會追來,那但沒有想到趙家的動作竟然如此之快,立馬便封鎖了城,看來這趙天龍確實極收趙家重視,這次葉影算是惹怒了趙家了!

“小金,若是一直想前走是平原,我們繞道經過末日山脈在前往血浴平原,我想那趙家之人定然不會善罷甘休,若是我們走平原怕是會被後面追擊之人發現。”葉影思慮了一會兒說道。

“好。”小金一聽便改變了方向,向着東北部奔去。


青龍城往北是平原地帶,名爲墜龍平原,墜龍平原與血浴平原之間被一座巍峨山脈隔斷,這座山脈被稱作斷嶺,斷嶺同樣屬於末日山脈的一部分。據說在很久之前並不存在血浴平原,或者說血浴平原本來便是末日山脈較爲平緩的一部分,可後來接連的戰鬥,兩大大陸板塊之間的爭鬥將末日山脈摧殘的千瘡百孔,戰鬥的衝擊力將這山脈都抹平成平原地帶!

當然這只是傳說,是否真實就不得而知了,不過若要造就如此大的血浴平原那得是多麼慘烈的廝殺?恐怕即使尊級強者之間的戰鬥都很難做到!

不得不說葉影的決定極爲正確,若是葉影決定貪圖近路走墜龍平原的話,怕此時已經被趙家高手追上了!

“呦!”

空中迴盪着高昂的鳥鳴聲,一隻龍翼鳥般的鳥類魔獸在空中迴旋,唯一與龍翼鳥不同的便是這魔獸的體型,足足有龍翼鳥的五六倍!

這隻魔獸是龍翼鳥中的王,突破到了絕級境界的龍翼鳥,或者可以稱作龍翼王鳥!

“呦!”

龍翼王鳥不斷的在平原上飛行,似乎在尋找着什麼。

若是細細觀察會發現這龍翼王鳥背上正站立着四名男子,其中站在龍翼王鳥頸部的是一名黑袍中年人,此時這黑袍中年人滿臉陰沉,眼睛深陷,可以感覺到這黑袍中年人的肚子中中隱藏着濃厚的殺氣!只不過一時間沒有爆發出來而已。

“怎麼會發現不了人!那護衛不是說那兇手是從城門這個方向逃走的嗎!爲什麼會沒人!”黑袍中年人怒聲道。

“該死的傢伙,以龍翼王鳥的速度,即使他是高階絕級強者也是不可能逃走的!看來他根本不是從這個方向逃走的!”龍翼王鳥背上另一男子說道。

“那傢伙竟敢殺了天龍,若是讓我逮到定然要將他千刀萬剮!”另一人憤怒的說道。

“族長他也已經從另一個方向追擊,那傢伙定然逃不了,這次天龍的死,族長怕是要發狂了!”男子嘆氣道。

“我也要瘋了!天龍是我看着長大的,天龍孩子從小便天賦異稟,假以時日定然將是一方強者,可惜竟然……….”黑袍中年人死咬着牙,怒火都要從雙眼中噴出,看着下方的目光中透露濃濃殺意,說道,“我一定會殺了他!親手殺了他!天龍我會爲你報仇!折磨他到死!”

“走,去末日山脈,那傢伙怕是進入末日山脈了!他就算躲到末日山脈也逃不了!黑袍中年人冷聲道。

“嶽哥!他若是躲進末日山脈我們如何找的到?而且末日山脈絕級魔獸繁多…….”其他幾人急忙出聲說道。

“不用多言!我說過會給天龍報仇就一定會做到!他若是逃到末日山脈就定然會碰到魔獸,只要聽到打鬥聲我們便可追尋靠近!以此追上他!”黑袍中年人說道。

“嶽哥,可是如此我們也陷入危險之中,他若是聽到我們與魔獸的打鬥聲同樣可以早早避開,這樣怕是……..”另一人皺着眉頭出聲道。

“你們若是不去自可離開,我繼續追擊!這傢伙我必會親手宰了他!”那男子還沒說完,黑袍中年人便將至打斷。

“嶽哥這話是什麼意思,我等豈是如此膽小之人?天龍的死我同樣憤怒之極,我們豈會就這樣離開?”其他幾人皆是憤憤道。

“天龍有老族長贈與的玉符護身,如此竟然還是被那傢伙擊殺,這樣說來,那傢伙應該有着高階絕級的戰力!我們最好小心應對,若是冒然闖入末日山脈一個不好怕是要陰溝裏翻船!”另一人沉聲說道,這人是趙家的客卿,事實上趙天龍的死他是沒有半點傷痛之感,更不想爲趙天龍報仇,可惜拿錢做事,身爲趙家客卿,這時候他自然逃不了。

“連客卿,你前些日子不是晉入高階絕級境界了,在加上我們三人豈會怕那傢伙,難道連客卿是不想繼續追擊了?”黑袍中年人冷聲道。

“嶽兄這是什麼話?我不過是提醒一下罷了,既然成爲了趙家的客卿,這時候我定然不會後退半步!”這連客卿急忙乾笑道。

“哼,如此最好!”黑袍中年人出聲。

“嶽哥,連客卿,你們倒是不要太過高估那兇手的實力,雖然他擊殺了擁有玉符的天龍,但我想他恐怕也是用出了全力,剛剛他闖出青龍城時甚至都沒有殺死那護衛隊長,這顯然不是他故意不殺,而是力量不夠了。 重生民國:戰少,我有喜了 !”一藍袍男子說道。

“有道理。”連客卿點了點頭,隨即說道,“我們還是趕緊追擊爲好,若是等他深入了末日山脈想找都找不到了。”

一會兒,龍翼王鳥便載着四人向着東北部的末日山脈飛去! 末日山脈,混亂之領最爲著名的山脈,覆蓋了東南板塊與東北板塊的大部分交界區域。而血浴平原便位居於末日山脈之西。

據傳很久之前東南板塊與東北板塊因爲末日山脈的存在兩方來往極爲稀少,但之後不知什麼原因是兩大板塊成爲了死仇,兩大板塊的首領人物一致決定開戰! 金主蜜約:總裁的小辣妻

“這地方距離血浴平原應該還有五六天的行程,若是運氣好的話,我們應該能在五天內到達,前提是不要碰到太多的魔獸阻攔。”葉影對着小金說道。

此時葉影臉色不再像之前那般蒼白,臉上略顯紅潤,顯然恢復了大半。

“想必那趙家人應該不會再追來了,進入末日山脈後他們想找我們也找不到。”葉影微微笑道。


葉影同小金一路向着北方行去,儘量的躲避魔獸,以最快的速度行進。

另一處。

“嶽哥,這裏有戰鬥的痕跡,看着樣子應該發生的時間還不久。”灰衣男子說道。

“嗯,這顯然不是魔獸之間的廝殺造成的,這殘留的寒氣,是那傢伙!追!”黑袍中年人冷聲道,說完四道人影便迅速向着前方衝去!

“天龍,我一定會爲你報仇!”黑袍中年人目光陰冷!

“若是直走,就要深入末日山脈了,我們還是沿着山脈外圍行進更安全些。”葉影看了看地圖淡淡道。

小金自然沒有任何意見,葉影怎麼走他跟着便是。

末日山脈中,兩道人影在前方奔行,而在後方則是有着四人急速追尋着。

“嶽哥,都這麼久了竟然沒有再次發現打鬥的痕跡,難道那傢伙發現我們了不成?”灰衣男子略顯疑惑。

“不可能,即使他發現我們也不應該隱藏掉打鬥的痕跡。”黑袍中年人皺眉。

“我看那傢伙說不定是沿着山脈外圍繞行,如此碰到山脈外圍的魔獸便可輕易擊殺,這樣便不會發出太大的聲響讓我們發覺。”連客卿緩緩說道。

“看來我們跟錯方向了!這傢伙,果然狡詐的很!心機更是歹毒!怕是早已謀劃好了暗殺天龍的計劃!該死!到底是誰幹的!我一定會逮住他!”黑袍中年人目光冰冷。


說完四人便改變的追擊的方向。

“殘留的寒氣!是那傢伙留下的!哼哼,你跑不了了!”黑袍中年人冷笑道。

………….

“大哥,我們後方似乎時常有輕微的打鬥聲,不過離我們很遠,一開始我還認爲是魔獸之間的廝殺,但這打鬥聲正慢慢靠近,恐怕是有人在追擊我們!”小金提醒道。

葉影臉上涌現出驚色,喃喃道:“難不成趙家之人追來了?竟然跟着我們進了末日山脈!該死,看來那傢伙在趙家的地位很高,怕不是普通的少爺!竟然如此受重視!”

“我們快走!”葉影滿臉鄭重!

說完葉影他們速度又加快了幾分!

“大哥,打鬥聲越來越近,他們一直在靠近,不過應該還沒有發現我們,他們行進的方向離我們有些偏差。”小金靈魂傳音道。

“應該是依靠我們的與魔獸間的打鬥痕跡追蹤而來!”葉影凝聲道。

“走,我離開末日山脈,從平原行進!”葉影急速奔跑同時沉聲說道。

………..

“怎麼回事?竟然又失去了蹤跡!這傢伙看來絕對是發現我們的追蹤!?黑袍中年人滿臉陰沉。

“那傢伙怕是闖入山脈深處了,定然是想借着魔獸甩掉我們!”灰衣男子說道。

“好傢伙,以爲闖到山脈深處就找不到你了嗎?愚蠢!山脈深處絕級魔獸衆多,如是被絕級魔獸纏上,定然會發出巨大的戰鬥聲響,這樣我們便可發現並輕易追上!”黑袍中年人浮起冷笑,說道,“走,我們追!”

不一會兒,葉影他們並衝出了末日山脈,平原平緩,行進的速度遠遠高於山脈,但缺點也很明顯,沒有山林的阻擋,將清楚的將自己的身形暴露給他人,在平原感知力及精神力幅散範圍都將提高許多,所以在平原中逃跑其實並不理智。

但葉影卻硬是要反其道而行之,想必趙家那幾人應該不傻,定然認爲葉影不會從平原逃跑。如此葉影便能安然逃離,但這也是個賭注,若是他們真從平原追擊,那葉影就完了!

“後面沒有人追擊,他們定然是往山脈深處追去了!”葉影露出笑容說道,“過會兒我們便再進入末日山脈,然後沿山脈外圍到達血浴平原,這樣他們休想在尋到我!”

“怎麼回事!混蛋!爲何一直沒有打鬥的聲響及痕跡!那傢伙躲哪裏去了!”黑袍中年人忍不住破口大罵!

“糟糕!他傢伙之前定然是往墜龍平原奔去了!去了平原,我們自然無法再發現他的蹤跡!我們走錯方向了!”連客卿皺眉出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