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浪溫聲道:“黎老有事相托,但說無妨。”

熊貓也在一邊點了點頭。

黎九命臉上浮現出一絲激動,使勁抓住熊貓用力道:“我想……我想把丐幫託付給你,你是……你是一雄的獨子,我只有把丐幫託付……託付給你才放心……”

“可是,黎老……”熊貓神情一呆,他萬萬沒想到會是這個事情,這件事說什麼他也不能答應的。

“貓兒……好孩子……如果我的身體好好的,那是絕不會給你添負擔,可是……可是現在的我還不知道能不能瞧見道明日的太陽……你忍心麼?”

熊貓瞧着眼前中毒頗深氣喘吁吁的古稀老人,拒絕的話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可是他也不願違心接受。於是硬着頭皮安慰道:“黎老,有錢幫主在,丐幫一定無事,你不用擔心。”

“能不……不擔心麼,如今丐幫是每況愈下。你若不應,是想瞧着丐幫幾百年的基業……冰……冰雪瓦解麼?”

“黎老,少一個熊貓還不至於……”

“孩子……丐幫那也是你父親的心血……你怎能置之不理……咳咳……咳咳……”黎九命一急之下嚥喉發癢,咳了半天才喘息着道:“還是你……你想讓我老人家死不瞑目麼?”

“這……”

熊貓瞧這架勢,似乎是不答應就不罷休的局面。他頗爲爲難地瞧向沈浪,此時的沈浪沉着臉一直爲黎九命續着真氣。

熊貓叫了聲:“沈浪?”

沈浪頭也沒擡道:“責任擔與不擔你自己權衡……我卻幫不了你什麼。”

“可是……”若是責任豈能推卸,而熊貓也不是一個沒有擔當的人,糾結半天,熊貓才道:“黎老,我是願意幫忙的,但我卻有兩個條件?”

黎九命心下一喜道:“說說看!”

熊貓想了想道:“這一,我不做幫主。”

“這……好,應你!”

“這二,我不駐守丐幫。”

“也依你……”

黎九命瞧着熊貓答應,神情很激動,精神似乎也好轉幾分,強拉着熊貓道:“你不做幫主,不留守丐幫……都可以,但你卻要和我一樣,做丐幫的九袋長老。”

“這……黎老……”

“就這麼定了!”

黎九命不給熊貓反悔的機會,強打精神招來了幫主錢公泰,讓其準備祭拜儀式,並催促熊貓去沐浴更衣……

送走了熊貓和錢公泰,黎九命躺在牀榻上喘息了半天才勉強笑着解釋道:“嫣然走了,我已經無心理會丐幫事務,何況這次又中了毒……才順便卸下責任。”

沈浪鬆開黎九命的手腕輕聲道:“黎老的毒已經控制的很好了。”說罷起身倒了杯水,然後從懷裏取出一顆白色的小珠子用手指捏成粉末融進水中。

沈浪端着水杯正色道:“九珠連環的奇效相信黎老也是有所耳聞……這明日的太陽麼,您老還是瞧得見的。”

黎九命尷尬地笑了笑,才接過水杯一飲而盡。喝完了才道:“嫣然的事讓我身心俱疲,我是真的管不了丐幫了……”

沈浪微笑着點了點頭:“沈浪明白!”

黎九命嘆了口氣,苦笑着道:“只怕你未必能明白,五十多年的兜兜轉轉,一個情字根本就無法說清。剛開始的時候我是一心想留在她枕邊,最終,她的枕邊人卻不是我;之後我願意退而求其次留在她的身後,但是天不遂人願,她情場失意自我放逐,而我卻跟不上她的腳步,只能遠遠的撲捉她偶爾出現的身影。這一撲捉就是三十多年近四十年,人生大半也就如此了。還好,老天垂憐,我也最終如願以償。如今她走了,我心中的牽盼也沒了,渾渾噩噩的不知所以,纔會着了風林暖的道……”

沈浪道:“黎老,您去了天涯海閣?”


黎九命沒有回答沈浪的問題,自顧自的道:“雲東來說你在生他的氣,可你知不知道,那個決定我也有參與。對於穆傾城,你只要好好管束她,將來也會成爲你的一大助力。”

“黎老,您是在同情她。”

“同情她還不如說是在同情我自己。同是癡兒,但我比她卻多了份幸運……”

“黎老?”

“呵呵,不說了,我只是想告訴你她爲了救我,已經被風林暖控制。不過你也不用急,我估計一時半會風林暖還不會對她怎樣。既然嫣然這一大威脅已經不存在,那麼留着穆傾城比殺了她更有用。”

不好估摸風林暖的動機,但至少穆傾城活着的價值比死了的大。況且,沈浪相信,就算風林暖要殺穆傾城,也不會偷偷摸摸進行。

稍作思慮,沈浪起身輕扶着黎九命躺好,才嘆了口氣輕聲道:“黎老,您好好休息,晚輩知道怎麼做。”說罷轉身便走,這時候黎九命突然道:“謝謝!”

沈浪身形一頓,笑道:“我也沒做什麼,何來當謝?”

黎九命卻笑道:“你不揭穿老兒就已經很難得了,何須再做什麼!”

沈浪未在做聲,扯出一抹苦笑,徑直走出了屋子。

丐幫的九袋長老授佩儀式簡而又簡,熊貓沐浴更衣之後,在丐幫衆弟子的見證下,熊貓三叩九拜了祖師爺。然後由黎九命親自把象徵身份的長老佩授予熊貓。如此,儀式也就告一段落,而熊貓也從此多了個身份——丐幫的熊長老。

當王憐花帶着朱七七莫言辛迷追來之後,熊貓已經變成了熊長老,這讓朱七七和王憐花着實驚訝又有些幸災樂禍。那邊剛剛推了快活城的那把椅子,這邊卻又被套上了長老的枷鎖。看來想要做個什麼事都不管的逍遙君,那是相當的有難度。 「怎麼樣?」葉毅龍迫不及待地問著從一間建築物里出來的龍魂。

「還是那句『抱歉,客房已滿!』」龍魂捂住額頭,顯得很無力。

「那隻能去下一間了。」

「嗯。」

自從解散之後,他們就一直到處去找客房,誰知每一個旅館都說客滿,他們只能一間一間地去找,除此之外別無他法,難道別人說客滿你衝上去把別人給狠揍一頓?

「話說這帕斯學院也太令人無語了,住處都要我們自己找。」葉毅龍嘟囔。


「對了!啊魂,我們去那家收費最貴的不就行咯,收費貴自然少人!」林軒南突然大叫。

「對啊!走!」葉毅龍一拍腦袋,拉著龍魂就往前走。

「現在也沒辦法了,也只能這樣了……」龍魂舔舔嘴唇,無奈說著。

「請問還有客房嗎?」龍魂進入一家金碧輝煌的旅店,拉住一名小侍問著。

小侍從頭到腳打量了龍魂幾眼,衣物樸實到了極點!多望了幾眼之後便是鄙夷地笑笑。

「笑什麼?」


「切!」小侍一把拍開龍魂抓住他的左手,嘲笑道,「沒錢就不要裝,看你這身打扮,衣物比我的還要垃圾!」

「我的衣物比你還要垃圾,那你的意思是你自己的衣物也垃圾咯!」

小侍比龍魂要矮半個頭,龍魂就這麼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小侍。

「我……」

「小牛,退開!」這時,一個中年人走了過來。

「為什麼不叫小妞呢?」龍魂嘲諷著,這種狗眼看人低的人自己沒必要去給他面子。

「你……」

「我叫你退開!」中年人又是一聲怒罵。

狠瞪了龍魂幾眼,那名小侍悻悻然地走開了。

「請問我能幫到您什麼?」中年人笑容滿面。

「有客房嗎?」龍魂也收回強勢,畢竟伸手不打笑臉人嘛!


「只有兩間了。」

「什麼?可是我們有六個人。」

「您們可以幾個人在一間房的。」中年人提議。

「我們同意!」拓跋千瀟和南宮雪從門外走進,同時開口。

兩大美人同時出現,回頭率瞬間水漲船高,以驚人的速度飆升著!

「好吧,你們兩女一個房間,我們四個男的一個房間。」龍魂自動過濾掉周圍人那些羨慕嫉妒恨的目光。

「多少金幣?」龍魂問。

「不用金幣,因為帕斯學院今天包了我們的旅館,所以只要是帕斯學院的考生住宿一晚都不用錢。」中年人解釋。

看來自己等人真是好運,想起那些不知情而自己掏錢住低級旅店的人龍魂就覺得有點啼笑皆非。

冷情帝少,輕輕親 好吧,那兩間房怎麼去?」

「這裡進去左拐,最後那兩間房就是了。」

「哦,謝謝!」

「不用,大家以後都是一家人了……」中年人擺擺手,混入人群中就不見了。

「一家人?」龍魂撓撓頭。

「走啦!」南宮雪主動挽住龍魂的左臂,拓跋千瀟則輕握著龍魂被紗布包裹的右臂,一齊抹滅了一些想要前來搭訕的男生的心思。

又被當擋箭牌了。除了苦笑龍魂還是苦笑。

進入其中一間客房,發現裡面竟華麗至極!

艷紅色的地毯,由金沙而畫的圖畫掛在牆壁之上,窗戶玻璃完全透明,看上去就像沒有一般,一張大床放於房間中央,金絲鑲在床之邊緣!

「怪不得這家旅館被稱為『金的世界』啊!」葉毅龍感嘆。

「瀟姐,我們出去逛逛。」走廊里回蕩著南宮雪那悅耳的聲音。

「啊魂,去一樓吃點東西吧。」

「不了,我要修鍊,你們去吧。」

「嗯。」

望著葉毅龍等人走遠,龍魂關上門,盤坐於地,緊閉雙眼開始修鍊。

空氣中的天地精華開始涌動,通過龍魂的四肢百骸進入他的丹田,意識漸漸沉於體內,龍魂*控著那股元氣運行於經脈中。


一絲絲雜質被剔除而出,一圈過後,元氣精純了許多,可還能看見一點點灰色,龍魂又開始了第二輪的運轉。

經過上次,龍魂對第二周期運轉的熟練度加強了不少,這次運行也沒上一次那麼艱難,很快,第二周期運轉成功,那股元氣已經精純地化成乳白色了,可是龍魂還是不滿意,要是不突破三周運轉,他就永遠只能在乾坤人階的六級以前徘徊,修為永遠不能提升,所以他要進行最後的拼搏!

把那滴精純的液滴懸浮於小腹之上,龍魂睜開雙眼,眼中閃過一抹凌厲,左手連連揮動,沒辦法,右臂不能動嘛!

左臂速度愈加之快,「呼呼呼」的風聲不斷刮響,虛影之中一個符印漸漸生成,最後,時間彷彿定格,龍魂左臂斜豎在胸前,血紅色的符印生成,烙印在龍魂的左小臂之上,龍魂的肌肉頓時一陣顫抖!

血嗜煉獄體,成!

**強度瞬間增強三倍!

輕輕一笑,龍魂左臂再次揮動,不久,又一個電紋符印憑空而成,印在了血紅符印之下!

雲雷九重決,成!

身體各項機能翻幅三倍!

「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