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奉冬這幾年在學院寒靈湖底修煉可是常常去的,鬥氣中攜帶的寒氣怕是不少,這黑衣小子看樣子應該是新學員定然沒去寒靈湖底修煉過,以他普通的水屬性鬥氣怕是要吃虧了。”

這寒靈湖底的修煉益處,方大同也有知曉,見到奉冬涌出的鬥氣方大同更是一急,此時方大同的鬥氣就是普通的水屬性鬥氣,而像之前紀容戰鬥是展露出的鬥氣就攜帶大量的冰寒氣息,這等威力可比普通水屬性鬥氣強多了!

感覺周圍略微降低的溫度,葉影臉上反而露出微微笑容,這奉冬用出的寒冰斗氣倒還算不錯了,葉影不免撇了撇嘴。

只見葉影原本淡藍色的鬥氣中極度冰寒的氣息猛然散發而出!開玩笑?他們這等借外界之力的冰寒氣息怎麼能和葉影純粹的變異鬥氣相比?葉影的變異屬性可是寒冰之意!水屬性有兩大變異屬性一種是包容之意,一種便是寒冰之意。此時葉影的寒冰之意一出,周圍的寒氣如同臣子見到君王一般,竟被遠遠逼出了葉影的身旁!


葉影攜帶着大量寒冰之意的的銀雪劍重重向着那鏈刃劈了過去,葉影的精神力和寒毒一同順着鏈刃向着奉冬攻擊了過去!

淡藍色的寒毒肉眼可見的從鏈刃末端蔓延至奉冬的右手!

“這是?”

奉冬眉頭大皺,此時他的腦海竟陷入短暫的眩暈之中,而寒毒更是侵入他的體內!

奉冬可是高階念魂,而且停留在這一境界也是有一段時間了,雖然葉影修煉鍛神篇精神力比之同級要強的多,但以葉影僅僅中階念魂的境界精神力與奉冬也是相差不了多少。這一精神攻擊,奉冬只眩暈了一瞬間便清醒了過來。

葉影趁着奉冬停滯這麼短暫的一瞬急忙震開鏈刃向着奉冬暴射而來!

奉冬剛剛擺脫精神力的攻擊,才發現最麻煩的還是這侵入體內的寒毒!按理說以他水屬性鬥氣再加上經常在寒靈湖底修煉對於寒毒抵抗應該極高纔對,但這寒毒卻如跗骨一般,雖然在奉冬鬥氣的壓制下暫時控制住了,但要完全去除也需要一點時間,而此時葉影已經要衝到其身前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奉冬葉影銀雪劍一握正要狠狠斬去,見就奉冬目光直直盯了過來,那一雙濛濛的眼睛盯向葉影,葉影瞬間只感周圍景物忽然發生了變化一般,葉影腦子中便只剩下了這一雙矇矇黑瞳!

此時的葉影竟然忘記了攻擊,一時間處於呆滯之中!


“糟糕!”

等葉影反應過來時,奉冬早已遠遠的與葉影拉開了距離。

“這是什麼精神念技?這奉冬精神力應該與我相差不多,我竟然被他控制了這麼久?”葉影急速思考着。

此時奉冬也將那寒毒完全去除,葉影與奉冬就這樣對望着,一時間沒人先行動手。

葉影此時對奉冬的精神念技是忌憚不已,這等精神念技實在太可怕了,廝殺中若是停頓一下便可能讓你命喪於此,而剛剛葉影卻是被控制了好久!

其實葉影此時的精神力不管是強度還是精神力量都不差於這奉冬的,但葉影卻沒有利害些的精神念技,既沒有利害的攻擊念技也沒有利害的防禦念技,這導致葉影在虛無精神力這一方面有些欠缺。


相比葉影的忌憚,奉冬此時可以說是驚恐了,剛剛他祛除那侵入體內的寒毒時簡直是費盡周章!

一般來說他與寒靈島其他學員戰鬥,若是寒氣入體,這就是要比誰的鬥氣攜帶的寒氣多了,畢竟他們這寒冰氣息都是來源與寒靈湖的,隸屬同源葉影的寒毒,若是多的一方甚至可以將入體的寒氣同化,但剛剛他身體裏的寒冰氣息簡直就是被剋制一般!

他用寒冰斗氣將葉影侵入他體內的寒毒包圍時,發現這寒毒竟然將他的寒冰斗氣給吞噬了!最後還是他義無反顧的用大量攜帶寒冰氣息的鬥氣讓那一團寒毒給吞噬的撐死了,纔將其祛除的! 這一僵持沒過了多久,葉影便率先出手,猛地一蹬地向着奉冬暴射而去!

之前奉冬用出精神念技,想必再次使用必然要間隔一段時間,現在葉影便是要速戰速決!

葉影剛剛靠近他五米時,那宛如靈蛇一般的鏈刃又纏了上來,一時間葉影也無法突近。

鏈刃這等遠距離攻擊兵器就是難以對付,若是被纏住根本無法靠近對方,而這樣僵持下去等奉冬精神恢復,葉影就不妙了。

“該死,拼了!”

若是這樣僵持下去怕是打到猴年馬月了,葉影咬了咬牙不管鏈刃的攻擊,直直衝了過去!

之前這鏈刃的攻擊力可是足以將能抗住宗級的這堅硬的地板砸出裂縫!在還是鏈部的攻擊力,若是那鐮刀刃攻擊到的話絕對可以切碎這地板!

此時奉冬看到葉影竟然不顧防禦直直衝來也是一愣,雖然他要與葉影決鬥,但也沒想過要他命,他只是想教訓教訓葉影,讓他對楊媚死心罷了,雖然這只是他的誤會。

“這黑衣小子,想幹嘛?找死?”

“剛剛我還感覺勝負難分,但現在這黑衣小子顯然瘋了,我看下一秒奉冬就將將他重傷打下場!”

周圍對此時葉影的舉動都詫異非常。

此時的葉影倒是淡定許多,葉影對自己的身體強度還是有信心的雖然定然無法完全擋住這鏈刃的攻擊,但最多受些輕傷罷了,但如此葉影便可衝到奉冬身前將其擊敗!此時的葉影也是極想快速打敗奉冬,否則若是等他精神恢復再次使用精神念技,誰輸誰贏還真難說了。

奉冬控制鏈刃向着葉影腰部割去,在他看來將葉影打傷下場,這件事也就這麼算了,畢竟他和葉影也沒有什麼深仇大恨,其實奉冬這人本來就心性不壞,只不過對楊媚太過迷戀,甚至極端的愛慕,導致了誤會葉影,要與葉影決鬥。

鏈刃末端鐮刀刃割向葉影腹部,葉影鬥氣噴涌而出凝聚成一塊寒冰保護在葉影腹部前方,同時一劍斬向鏈刃中端,前面的鏈刃頓時被葉影掃蕩開來,不過尖端的鐮刀刃卻直直的割向葉影的腹部!

鐮刀刃碰到葉影鬥氣凝聚的寒冰,寒冰護甲僅僅抵擋了片刻便破碎開來。鐮刀刃勢如破竹般割向葉影腹部,當鐮刀觸碰葉影皮膚時卻如同碰到堅硬金屬一般,竟僅僅割破了葉影表層皮膚!

奉冬露出難以相信的表情,這一擊其實是他大意的,他怕重傷葉影,所以並沒有用上全力,畢竟若是用上全力,在他看來憑魂級實力的血肉之軀怕是直接要被攔腰斬斷,奉冬又沒想將葉影擊殺當然沒用全力,誰想葉影最強的就是魔獸一般的身體!

此時奉冬急忙想回轉鏈刃回防,但鏈刃早就被葉影一劍震到了一邊,哪裏還來的及!

轉眼之間葉影如同一陣風一般便衝到了奉冬身前,葉影的銀雪劍在奉冬胸前堪堪停留了下來。

周圍人頓時熱鬧了起來,剛剛那一擊竟然只刺破葉影的表層皮膚!

“奉冬一定留手了,他怕傷了那黑衣小子,故意沒用全力!”

“我就說嘛,那黑衣小子怎麼可能用身體擋住這一擊,就是有護體武技也不可能啊。”

周圍議論聲傳到了葉影的耳朵了,葉影倒是沒有太大反應,怎麼想隨他們,留點底牌也好。

“我輸了!”

奉冬看着葉影沉聲道。

說完奉冬拿出他的龍晶卡就要轉過龍晶點給葉影。

奉冬倒是直爽之人,而且顯然說一不二,剛剛若不是他最後一擊收了力葉影想贏他自己怕也要受傷。

“龍晶點我就不收了,剛剛若不是你沒用上全力,勝負也難分。不打不相識,我們兩人也算是朋友了,這龍晶點我就不要了,還有,那楊媚我真不喜歡她!”葉影撇了撇嘴。

“那你還說她有意思,我還以爲你對她有意思呢!”奉冬一拍葉影的肩膀。

葉影嘆了一口氣,不語。

“哈哈,下回請你喝酒!”奉冬拍了拍自己胸脯,和葉影走下了場。

此時的葉影與奉冬談笑着,不知道的還以爲是兩好兄弟呢,這奉冬真是自來熟,在明確葉影不喜歡楊媚後,轉瞬間便和葉影成了朋友。

“你們兩這是?”方大同看着葉影與奉冬兩人一臉不解。

葉影聳了聳肩說道:“打着打着就成朋友了啊。”

正當葉影他們既然考慮要不要離開競技場之時,一人慢慢走了過來,而看他目標正是葉影!

葉影看着眼前之人一皺眉,說道:“有事?”

葉影此時眼前這人黑衣尖臉,特別顯眼的就是他深凹的眼睛,給人一種陰暗的感覺。


“呵呵,我只是想和你都賭鬥一場,怎麼樣?”這男子淡笑道。

還沒等葉影說話,就見奉冬開了口大喊道:“葉影不要和他賭戰!他叫角都,現在已經是低階念宗的實力,你和他賭戰,根本就是送錢!”

聽到奉冬的話,這角都皺了皺眉頭,之前奉冬還和葉影勢如水火的樣子,怎麼現在又來勸葉影了。

“呵呵,奉冬,我和這位小兄弟賭戰好像不關你事吧?而且你剛剛可是輸給他的,我和他誰會贏,不打上一場,現在可不知道呢。”角都依然微笑着說道。

“不好意思,今天我沒興趣再打了,先行一步。”葉影微笑回道。

這角都可是低階念宗實力,更何況來龍騰學院的誰沒有幾把刷子?之前葉影和奉冬一戰都極爲艱辛,這角都以現在葉影的實力怕不是對手,葉影可不想沒事給別人送錢。

“哦?沒關係,告辭。”

這角都轉身走去,臉上卻浮現出一絲冷笑。

正當葉影他們幾人轉身準備離開時,一聲暴喝聲傳來,

“你小子給我站住!”

葉影隨聲看去,一個膀闊腰圓的藍衣男子走了出來,此人一眼看去就給人一種極爲強壯的感覺,而葉影還從周圍人眼中看出,他們竟對此人有一種懼怕之色!

此時這壯碩青年手指的正是剛剛要與葉影賭戰的角都!

這角都看到這壯碩青年指着他,竟不敢生出一絲怒意,一拱手說道:“暴熊,你找我?”

這被叫做暴熊的壯漢理也不理那回話的角都,擡動了腳步,看他走的方向正是葉影這邊!

“哈哈,小兄弟,你可是葉影?我看過武雷特學院給我的畫像”這壯碩男子一拍葉影的肩膀問道。 葉影看了看這一臉和善的壯碩男子,說道:“我正是葉影,不知你是?”

“哈哈,王坤,說起來我也比你先進了這龍騰學院幾年罷了。”王坤大笑道。

“原來是王坤學長!我聽呂正導師說過你,而且他給我的本子上我也見到過你的名字呢。”葉影爽朗一笑,沒想到來龍騰學院的第一天就能碰到這學長王坤。

此時葉影對這寒靈湖人生地不熟的,若有個人照應倒是好事。

“都是兄弟,別學長學長的了,我比你長几歲,若是不嫌棄就叫我一聲大哥就行。”王坤此時見到葉影也是極爲高興的,本來在這寒靈湖武雷特學院的學院就不多,這次看到葉影當然高興。

“王坤大哥!”葉影也是忙着應口。

與葉影談笑着的王坤面色忽然一變,指了指一旁的角都鄭然道:“這小子剛剛好像在你身上動了手腳,我看八成是那追蹤熒光粉,這東西在我們寒靈湖經常被用作陰人的東西,我怕他對你不利!”

角都一聽王坤的話頓時眉頭一皺,他沒想到葉影竟然還和王坤有關係,急忙擠出笑容辯解道:“暴熊,我可絕對沒有做這種事,我剛剛只是想和這位小兄弟切磋一番罷了。”

這追蹤熒光粉葉影之前就在那交易鋪買過兩包,這追蹤熒光粉撒在人身上時便會融進皮肉中,若是實力不達到絕級基本無法發覺,唯有等待七天讓你自動散失。

而這暴熊王坤雖然實力強橫無比,但他也僅僅高階武宗,若是高階念宗憑藉精神力的敏銳也許還能發現,但王坤在這方面卻是差了些,此時王坤也只是猜測,無法證實。

“追蹤熒光粉?”葉影眉頭一皺,這玩意要是到了自己身上葉影還真無法發覺。

不過葉影此番與角都才第一次見面,他爲何要如此做?葉影疑惑不解,捏了捏下巴。

轉瞬間,葉影心中忽然如同電擊一般,難道是自己剛剛使用銀雪劍是被他盯上了!這銀雪劍乃八星兵器,這角都說不定倒真能發現銀雪劍的不凡!

葉影眼神轉向一旁的角都,這角都乃低階念宗級高手,但在王坤的存在下,他連屁都不敢放一個。這龍騰學院怕是不會像葉影想象的那般和平,反而競爭更加激烈,強者受人尊敬,弱者便只能受冷眼。

“你小子再說一遍!你有沒有幹這事!”

暴熊王坤這綽號可不是瞎來的,這王坤的脾氣顯然也極爲暴躁,指着角都就大喊了起來。

看了看前方這壯碩男子,角都可知道這王坤實力有多強,雖然他境界僅僅高階武宗,但他的真實實力絕對可以媲美一般的低階絕級強者!

咬了咬牙,角都沉聲說道:“暴熊,你的實力確實讓人欽佩,但若是你硬要以勢壓人,我也無話可說。”

剛剛角都確實在葉影身上撒了追蹤熒光粉,他也是盯上了葉影手裏的寶劍才如此之做,但他沒想到竟會弄成這樣的局面。不過雖然暴熊王坤讓角都極爲忌憚,但只要在這寒靈島角都就是安全的,只要在野外不要碰到暴熊王坤便可,此時角都也是死咬着不鬆口。

“你!”

王坤臉上怒意橫生,眼看着就要動手!

這王坤要是動手還得了?這地方都怕要被他拆了!

葉影一看王坤情況不對,急忙攔在王坤身前,說道:“王坤大哥,算了,不管他有沒有動過手腳,儘管來,我還會怕他不成!”

王坤看了看葉影,轉而一笑,

“好小子!你這性格我喜歡!”王坤轉怒爲笑,一拍葉影的肩膀。

沒有證據葉影他們也不好將角都怎麼樣,只能任其離開,而且這等事情,即使角都真的動了手腳葉影也不怕。這角都的事情自然由自己解決,若是靠着王坤那就不是葉影的個性了。

轉而葉影他們便離開了競技場,那奉冬是有事先行離開了,而葉影他們正邊走邊聊。

“雖然我不確定,但你這幾天還是不要處着寒靈島爲好,若是被那人偷襲,你怕是危險了。”王坤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