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唐影纔不願佩帶手機。

待唐璐走了之後,唐影很快的就把魏東的手機拿到了,畢竟現在魏東是他的小弟,而他是魏東的老大,老大要做事,做小弟的還敢不從?那豈不是找死了。

唐影在拿到了手機的時候,立馬的登上了校園貼吧,在貼吧上面找了很久,才找到有關於林亦秋的資料,唐影點擊進去看了幾分鐘之後,就明白了林亦秋的生活習慣有哪些了,不過,在當他點擊進去的時候,唐影就已經發現了,這個可能不是林亦秋自己寫上去的,肯定是貼吧管理員又或者是別的人寫上去的。

不過,在唐影瞭解到了這些之後,已經是很滿足的了,畢竟他的頭腦裏已經開始有了一些思緒了,心道,沒想到,你和我也是同道中人,那麼,竟然是同道中人,自然也就是有緣人了咯!

“老大,你調查林亦秋的資料幹嘛?”魏東看了手機屏幕上顯示着林亦秋三個字,於是道:“這上面的資料,都是一些瞎編的,別信這些,要想知道他的資料,你最好還是和他打好交道才行,這上面的,都是一些瞎扯淡!”

“嗯,我看寫的也是挺玄乎的,哪有學校裏會有異能人的?這簡直就是可以去寫科幻小說了,你說是不是?”唐影雖然如此地說道,但是,他的心裏真的是這麼想的麼?

答案是否定的。

學校裏出現異能人,這雖然在平常人眼裏很奇怪,也很不可能發生,但是,對於他們這些懂異能的,擁有異能力的人,就不是這麼想的了。

唐影之所以那樣說,是因爲他也不想讓魏東他們懂得太多的事情了,有些事情,他們知道的越多,就是對他們越大的傷害,所以唐影纔會跟着魏東一起那樣說。

中午吃過飯之後,唐影把楊夢穎和唐璐安全的送到了教室裏之後,就以要上廁所爲藉口走出了教室,來到了高三(五)班,這個時候,顯然是到食堂裏吃了飯睡午覺的時候,只是,現在還早,教室裏還沒有幾個人在睡覺,都在玩着自己的手機,這也就是普通班與奧賽班的區別了,在奧賽班,班主任是禁止任何人玩手機的,一旦發現的話,那要麼就是被收了,等到高考完之後再給你手機,要麼就是被當場砸掉。

所以,奧賽班的人,都不是怎麼玩手機,有的人甚至因爲不能玩手機,就把手機放在了家裏,不帶到學校裏來。

“嘿!同學,你們班林亦秋在不在?”唐影看見班上沒有幾個人,所以就很大聲的說道。

“亦秋,外面有人找你!”一個正在玩着手機的同學邊玩邊說道。

此刻的林亦秋,也正是坐在座位上面呼呼大睡着,突然聽見有人叫自己,於是,他趴在桌子上拿起了一塊長木板出來,上面寫着:有錢說事,沒錢滾開,秋神在也,無所不能!

唐影看着木板上的字,頓時有些哭笑不得,什麼叫做秋神在也,無所不能?那他唐影豈不是要比這個更加玄乎了一些。

當然,唐影也只是想想而已,他可沒有林亦秋那樣的異能力,要是真的有那樣的異能力,他也是不會爲了要錢辦事而去幫助別人的。

“擁有着觀察力的異能者,能夠在學校裏待這麼長的時間而不被發現到,恐怕這個世界上也就只有你一個人了吧!林亦秋。”唐影走到了林亦秋的座位邊,觀察了一下,道。

“嗯?來者何人?”林亦秋好像聽見了什麼有興趣的東西,於是昏昏沉沉地擡起頭來,道。

“呵呵,前兩天還把我的事情發在校園貼吧上,怎麼今兒個就翻臉不認人了呢?”唐影其實是不想這麼說的,但是看着林亦秋是這副模樣,實在是覺得有些不想說都不行的衝動,於是道。

“呦!這是……這是……”林亦秋睜開了眼睛看了看,道:“這不是我們的新生唐影麼?能夠以一敵三的唐影唐大神麼?怎麼今天有空來找小弟玩了?哦,不對,怎麼今天有空來找我了?”

“找你是因爲有着重要的事情要麻煩你,快點兒穿好衣服,去操場,有件事情要和你說。”唐影沒有繼續和林亦秋瞎扯下去,爽快地道。

“大神找我有事?我沒有搞錯吧,等等,看看我有沒有睡醒?我怎麼好像覺得我這是在做夢呢?“林亦秋打了自己一巴掌,道:”我去,丫的下手太重了,好痛!“

唐影看着林亦秋的所作所爲,真的是有些哭笑不得,要試探自己有沒有在做夢也沒有必要要打自己一巴掌吧!而且,下手還是一拍驚人,弄得在教室裏的人都是滿臉通紅的看着他。

”看看看,看什麼看,還不快去複習功課,再過幾個月就要高考了,你們難道就沒有一點兒緊迫感麼?“林亦秋髮現班上的同學都在看着自己,於是心情非常的不爽快,責罵道。 烈日的陽光,照射在操場上的各個角落裏,使得操場上的任何人的心情都變得開朗了起來,微風漸漸地從他們身邊飄過,而正坐在草坪上的同學們,心胸也都是非常的開闊舒適。

乒乓球檯邊,同學們歡樂的打着乒乓球,塑膠跑道上同學們你追我趕的嬉鬧着。整個操場上,也就只有一個地方是安安靜靜的,但是,由於唐影和林亦秋的到來,這裏的氣氛也漸漸地活躍了起來。

“說吧,唐影大神初次見面,就要找我談事情,這樣多少也會使得我的面子有些過不去的,你應該在這之前也瞭解到了我的一些習慣了,沒有錢的誘惑,是不可能把我成功的拉下水的!”林亦秋叼着一根牙籤,無所謂地道:“不過,看在我們初次見面的份兒上,這一次,我就免掉那些錢了,怎麼樣?”

“呵呵,就算我不是第一次找你,我也是不需要錢來買通你的你信不信?”唐影苦笑着搖了搖頭,道。

“呦,沒想到大神的口氣還挺大的嘛,不錯不錯,我喜歡。”林亦秋想了想,於是道:“只不過,金錢和你擺在我的面前,我依然還是會選擇金錢,畢竟,我和誰都過不去,但總不能不和錢過不去吧!你說是不是?唐大神。”

“呵呵,根據我的瞭解,在這個學校裏面,有三種人是你要無條件和他們談話的,而恰巧的是,我就是那第三種人,所以,你還就必須得和我說話!”唐影看着林亦秋那副吊兒郎當的模樣,苦笑道。

“哈哈,唐大神,你有沒有搞錯?貼吧上面寫的東西,你也還真的相信?你這也未免太幼稚了一些吧!可是,在我的想象中,唐影你可沒有那麼幼稚的啊!”林亦秋笑了笑,於是道:“在我的想象中,唐大神你應該是一個極其孤傲的人,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說話的時候都還帶着一絲令人覺得可笑至極的畫面。”

“沒錯,我的確是一個性格孤傲的人,但是你也要想清楚了,這裏是在學校,而不是在外面,如果這裏是在那些異能力超羣的地方的話,那麼我想,你還真的是猜中了我的性格是什麼。”唐影點了點頭,不否認地道:“但是,我現在是在學校裏,所以自然而然地,我的那種性格就應該遮蔽起來,畢竟學校裏面,出現異能人的話,那肯定是會被同學們當做怪物來看的,你說是麼?”

“那個我怎麼知道呢?我現在是在和你討論着的是我的做事風格,這一次,我就不收你的錢了,但是下一次,你找我的時候,記得把身上多帶點兒錢。”林亦秋似乎覺得唐影察覺到了一些什麼,於是就轉移了話題,道:“你可要明白,我是一個只認錢做事兒的人!”

“擁有着觀察能力的異能者,不好好的去異能超羣的地方待着,跑到這個平常人所在的學校裏來,並且還一待就是這麼多年,我也真的是很佩服你,他們爲什麼就沒有對你起一點兒雜念呢?”唐影雙手抱胸,淡淡地道:“只不過,說實在的,你的異能力,到了異能超羣的地方去的話,那麼也只能是去送死,還真的沒有一點兒值得那些異能人用得着你的地方。”

“你……你……你說什麼?”林亦秋聽着唐影說出了‘異能’兩個字,頓時道:“你……你到底是誰?怎麼會知道我身上擁有着觀察力的異能?”

“我是唐影,至於我是怎麼知道你也擁有着異能力,那是因爲,我們是同道中人。”唐影淡淡地道。

“同道中人?難道你也擁有着異能力?”林亦秋訝然地道:“可是,我怎麼卻感覺不到一點兒你身上擁有着異能力呢?”

“呵呵,那是因爲,你的異能力沒有我的強大,所以,你是調查不到一絲兒我擁有異能的現象的。”唐影苦笑道:“所以,之前在你教室的時候,我纔會那樣和你說話的,不過,我想我如果不那麼和你說話的話,恐怕你早就想把我趕走了,是麼?”

唐影其實也是知道林亦秋的性格是怎樣的,畢竟在他看見了林亦秋的第一眼起,他的頭腦裏諾亞就已經是通過了資料調查顯示出了林亦秋的一切資料,只是,唐影不能夠理解的是,林亦秋身爲一名異能者,到底是如何做到在校園裏隱藏了那麼久都不會被人發現。

其實,早在很久之前,校園貼吧上面就已經開始寫到了林亦秋擁有着異能力的現象,也就是唐影之前在教室裏所看見的那條信息,只不過那個時候,同學們怎麼可能會相信學校裏面竟然會擁有着異能者?異能者往往不是隻有出現在小說裏面的麼?怎麼可能會出現在他們身邊呢?簡直就是天方夜譚,所以,他們也就沒有太過於相信那些信息了。

雖然中途有人找過林亦秋問起過那件事,但是,以林亦秋的聰明才智,他怎麼可能會編造不出謊言來證明呢?所以,林亦秋就三下五除二的就把那個人搞定了。

林亦秋身上雖然有着異能力,但是,他的異能力相對於其他人來說,一般都發現不到,也不是很看得起,況且,這還是在學校裏,怎麼可能會有同學相信他有異能力,所以,一來林亦秋憑藉着自己的異能力沒有什麼用處,所以也就沒有大聲喧譁了。二來,林亦秋也想過清閒的生活,不想讓其他人來打擾着他,所以也就沒有太張揚的顯示出來了。

他也只是憑藉着自己的異能力,在學校裏幫助一些同學調查一下資料,也隨便給自己賺點兒小錢什麼的,這樣的生活,使得林亦秋不亦樂乎。

此刻的唐影,看着發呆的林亦秋,不禁覺得有一種好笑的感覺,因爲他沒有想到的是,林亦秋竟然也會有話語短缺的時候,之前諾亞告訴自己的是,林亦秋是一個非常難纏的人,可是,唐影看着現在的林亦秋,也就沒有再對林亦秋有什麼防備之心了,他也不過如此。 “呃……大神這說的是哪裏的話呢?我哪敢有那個勇氣去趕大神走呢?”林亦秋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只是,大神,你可以讓我見識見識你的異能力麼?對於這些異能力,我也是在一次巧合中獲得的,只不過這麼多年來,一直都沒有掌握好它,到現在爲止,我也還只能控制住它的爆發性而已。”

“能夠控制住異能力的爆發性,這說明你已經是很不錯的了,每一個擁有着異能力的人,說實話,他們的異能都比較難控制住,而你卻能夠控制住你的異能力爆發性,這已經是與他人要好的許多了,只不過,你的異能力能夠爆發到什麼樣的程度?”唐影若有所思地道:“你的異能力,貌似只有觀察能力吧?”

“呵呵,這還只是它的一面,說實話在我擁有了異能的那個時候,每天我都是關在一個小黑屋裏琢磨,那個時候的我,可以說異能力完全的不受控制,所以,那個時候我也就沒有出門了,畢竟怕傷害到別人,所以,我也就沒有敢出門去。”林亦秋苦笑了一下,歉然地道:“就在我即將要準備放棄了我的一生之時,異能力卻突然地被我給控制住了,只是,我覺得奇怪的是,爲什麼我每一次想要繼續探究別人的資料時,我的異能力都會出現一種要突破的感覺?”

“那個是因爲你的異能要開始升級到另一個狀態去,所以纔會出現那樣的狀況,而我的異能力,就是這樣的,不過,我的異能力也很BT,什麼攻擊效果都沒有,還得要靠我修煉其它的功法纔能有攻擊性。”唐影淡淡地道:“你不是說要看一下我的異能力麼?現在人少,我可以給你看看,怎麼樣?”

“嗯,那你就快點吧,讓我見識見識,你的異能力到底有什麼樣的功能。”林亦秋點頭道。

唐影四目相對的看着林亦秋,林亦秋開始還覺得很意外,爲什麼唐影要這樣看着自己,可是,在過了沒有一會兒的時間裏,林亦秋看見了唐影的眼眸中竟然流露着藍光色的光芒在閃爍着。


當林亦秋看着這一幕時,身子不禁向着後面退了幾步,但是很快的,林亦秋也感覺到了唐影身上所給自己帶來的恐怖,那樣的眼神,那樣的光芒,在林亦秋看了之後,禁不住打了一個寒顫,慢慢地,林亦秋從唐影的眸子中看見了方圓數十里的範圍,有着同學在操場上打鬧,也有着人在教室裏寫着作業玩着手機。

總之,自己看不見的東西,在唐影的眼睛裏都能夠看見,只是,在這個時候,唐影突然有發覺到了一項新的技能,於是心裏默默地讓諾亞往那個方向去,一進去,唐影的腦海中就流露着兩個選擇,一個是繼續前往,一個是自動退出。

而這兩個選擇下面,都還有着提示,繼續往前的提示是,可能會出現異能反噬的現象。而自動退出則是,機會只有一次,去與不去是你自己的選擇。

唐影看完之後,表示非常的無奈,這第二個選擇不是明擺着要讓自己去選擇繼續前往麼,怎麼它的提示還會出現這樣的提示語。不過,唐影可不是那樣貪生怕死的人,異能反噬,這樣的情況在以前的時候自己又不是沒有見過,只是,唐影每一次見的時候,都還是偷偷摸摸地看的,方雲那些人,雖然他們沒有異能力,但是好像他們很懂似的,就是不允許外人偷看,只是,唐影怎麼會想不到法子偷看呢?

在唐影通過了許多次方式和方法之後,終於找到了一個既不被發現又不明顯的方法,只是,在唐影看着那些人被異能反噬的時候,真的覺得要比殺人還恐怖,整個人的身體,就像是不受控制一般的鬼哭狼嚎,也幸好神祕特使局裏的每一個房間裏的避音效果都很好,如果不好的話,那麼很有可能會衝過去一把把那個人打死。


唐影回憶起了以前的事情之後,此刻的心情也是在猶豫着,心裏不斷地念叨着,這到底會不會被異能反噬呢?

“主人,你試一下吧,我覺得這個應該沒喲那麼危險的,頂多是異能力休克而已,不會給你造成什麼傷害的,而只要一旦成功,那麼你將會擁有前所未有的能力。”諾亞解釋道。

唐影在聽了諾亞的話之後,也隨之一想,什麼事請,也都還是要試一試的吧,如果不試一下的話,那豈不是很可惜了,況且他唐影又不是一個怕死的人,如果他怕死,那麼,他早就死了幾百次幾千次了。

選擇了繼續前往之後,唐影的頭腦裏滿是空白,他也試圖呼叫諾亞,但是諾亞毫無反應,就像是突然消失在了他的頭腦裏似的。

而林亦秋此刻看着唐影的眼睛中漸漸的出現了灰白色的顏色,頓時就被嚇了一跳,想要去叫唐影,但是他身爲異能者,也是能夠明白這個時候唐影是在面臨着進階的層次,而在異能者進階的時候,是不允許任何人打擾到的,而如果打擾的話,那麼很有可能就會被異能力給反噬,直至死亡。

所以,這個時候林亦秋也是靜靜地看着唐影的雙眸,時間大約過了一分鐘,唐影的眸子漸漸的恢復了之前的狀態,只不過這一次的眼眸要比之前的明亮了不知道有多少倍,唐影也漸漸地恢復了過來,頭腦裏諾亞系統再一次的出現在了他的眼前,只是這一次的諾亞系統,變得更爲完整了一些,雖然也是白茫茫的一片,但是唐影能夠通過之前的那片現狀,獨立自主的裝飾自己的諾亞空間了。

只是,唐影並沒有着急的裝飾諾亞空間,而是很快的回到了自己的意識當中,畢竟,他的面前還有着林亦秋在場,如果在這個時候還不出現的話,那麼很有可能就會被林亦秋誤認爲自己受到了危險。

“呼,你終於醒了啊!恭喜啊,大神,進階了。”林亦秋看着唐影的眼神漸漸地變爲原來的模樣,於是道。

“呵呵,只是進階了一個等級而已,沒有必要這麼虛張聲勢,怎麼樣?我剛纔的異能力是不是很BT?完全的沒有一點兒攻擊性。”唐影苦笑道。

“比起我的,你的異能要好得多了,但是,竟然我們也都瞭解了彼此的異能力了,那麼,以後的日子裏,我們倆就可以算得上是志同道合的兄弟了,你說是吧,大神!”林亦秋淡淡地道。


“都已經是志同道合的兄弟了,那麼你還叫我大神幹嘛?”唐影苦笑道:“你這樣叫我,我可是會給你很大的壓力的喔!”

“老大,要不我拜你爲師,你教我武功吧!我也知道我的異能力雖然沒有什麼攻擊性,但是,我也是可以和你一樣,通過學習武功來提升對自己的進階,你可不知道,你進階的時候所出現的表情是有着多麼的威武壯觀,所以,爲了讓我也能夠和你一樣強,你就收我爲徒吧!”林亦秋苦苦哀求道:“你看,你我都是異能人,如果身爲異能人都還不能夠保護自己的話,那豈不是很搞笑了,你說是不是?”

“身爲異能人,也有分爲很多類的好吧!你只不過是比其他的異能者弱了一些罷了,自保的話還是沒有問題的。”唐影淡淡地道。

“可是我也想要擁有一個強大的身手啊!所以,大神,你還是收我爲徒吧!”林亦秋繼續地道:“要不這樣,以後你找我辦什麼事情的時候,都不需要錢來換了,好不好?”

唐影也是在猶豫着收了林亦秋爲徒弟的話,到底要讓他訓練什麼樣的功法,玄老雖然也給過一些功法給唐影,但是,那也都是適合唐影這樣體質的人才能夠修煉的,如果讓別人修煉的話,那只有兩個結果。

好則繼續修煉,壞則被功法練壞身子。


唐影雖然敢自己去冒險,但是他卻不敢讓別人跟着自己一起去冒這個險,因爲畢竟人家還有着父母在身邊的,而一旦他出事的話,那麼唐影還真的是不知道要如何去和他的父母解釋這些。

這個時候,操場上,蔣海健正吃了午飯準備去體育館拿衣服,卻看見了唐影和一個男同學正在說着話,於是他就找到了正在操場上面聊着天的鐘帆,問了他幾句話。

“鍾帆同學,你知道那個人叫什麼名字麼?怎麼以前帶你們班的時候從來沒有見過那個人?”

“哦,那是新來的同學,叫做唐影,最近我也是看他很煩,屢次三番的壞我好事,真的很想找個人揍他一頓,只是,唐影的武功好像很強,很難對付。”鍾帆看着遠處的唐影,狠狠地道:“蔣老師你有什麼事情麼?”


“哦,沒事兒沒事兒,我只是看着那個人很面生,所以就問了一下,沒有什麼的,你們繼續你們繼續,我先去體育館了。”蔣海健記住了唐影的名字之後,也就沒有再繼續地和鍾帆他們多說什麼了,畢竟,他帶高三(一)班的時候,鍾帆可是給他添過很多亂子的。 蔣海健回到了體育館之後,並沒有去換衣服,而是站在了籃球場上,看着他的樣子,好像是在等人,只是,這個時候他的表情,都顯得有些恐怖了起來,因爲昨天的事情,到現在爲止,他的心裏都還是不能夠放下來。

不是因爲他是老師就不和學生計較,但是,昨天他想找陳雅婷一起出去吃飯,隨便也要開始準備向陳雅婷再一次的告白的時候,唐影卻壞了他的好事。況且昨天下午的時候辦公室裏也沒有任何人在場,這樣的一個局面看在了蔣海健的心裏就是,機不再失失不再來的啊!

可是那個時候卻偏偏的出現了一個唐影,也就是因爲有唐影的出現,才壞了他的好事,如果唐影那個時候不出現在辦公室裏的話,那麼蔣海健認爲,他自己一定能夠把陳雅婷給搞定的。

所以,直到現在,蔣海健想起那個畫面都還是覺得有一些愧疚、傷感,因爲他也是一名老師,爲什麼他在唐影的面前唐影就沒有和他說過一句話呢?他也曾經還帶過高三(一)班的學生們的啊。

只是,這還不是他最煩惱的,他最煩惱的是,唐影的突然出現,才導致了他設計完美的事情全部泡湯,這樣的結局,蔣海健是最不希望看見的,可是沒有辦法,最後這樣的結局還是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所以這個時候蔣海健是極度的恨唐影的,只是身爲唐影的老師,他這個做教師的還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去對付唐影,唐影畢竟還是個學生,老師打學生雖然很正常,但是,那也只是在課堂上面打一下而已,而現在他們都已經高三了,蔣海健這個體育老師也不再帶他們班了,所以蔣海健此時也是非常的無奈。

至少他現在覺得,他是應該要找回他的面子的,如果不挽回他的面子,那麼以後他在學校還要怎麼混下去?只是,令他煩惱地是,他不知道該如何的去找機會對付唐影。

蔣海健努力的搖了搖頭,使自己不再去想這個問題,反正以後還有的是時間,竟然這一次不行,那麼他就等到下一次,如果下一次還不行的話,那麼,蔣海健還真的有可能會採取一些辦法來對持的了。

“蔣老師,這個時候了,你不是應該在家裏睡午覺的麼?怎麼有這個閒情打電話給我讓我過來陪你打球呢?”一個手裏拿着籃球的中年男子走向了蔣海健,苦笑道:“是不是你又想要讓我虐你一下了?”

說完,那個男子把球扔向了蔣海健那邊。

“沒有你說的那麼嚴重,最起碼的,你還輸給了我兩三次好吧!我們倆之間,也只不過是不分上下而已。”蔣海健接住了球,得意地道:“信不信你這一次絕對沒有我牛?”

“哈哈,蔣老師,雖然你我都是體育老師,但是我對籃球方面的運用,遠遠要高於你,只是,我覺得你現在吹起牛來越來越有進步了!哈哈!”王標南笑道。

王標南,作爲皖江市第四中學的體育老師,曾經在許多次市裏校園籃球賽中,都是作爲總教練的身份出場的,而在他年輕的時候,也同樣是皖江市皖南籃球隊的隊員,所以,在每一次校園籃球競爭賽的時候,他都是被各個領導選爲總教練的職位。

雖然他不是很喜歡跑步幹什麼的,但是之前在籃球隊的那些日子裏,他們每天早上天沒亮就要起來跑步了的時候,蔣海健也漸漸地熱愛上了體育運動,沒有比賽的時候,也會到健身房裏去跑跑步幹啥的。

“不信的話,我們可以來試試,怎麼樣?”蔣海健淡淡地道。

“等會兒等會兒,我剛從家裏跑過來你就要找我打球,我還不得累死啊!現在的我,已經是不如當年了,所以,你年輕你就別欺負我了哈!關愛老年人,有益於身心健康!嘿嘿!”王標南搖了搖手道:“咦,對了,你昨天的事情,怎麼樣了?搞定了麼?”

腹黑娘親爆萌寶:九王,太凶猛 別說了,我現在想着都有些心煩!真的不知道是上輩子做了什麼孽這輩子就是運氣不好!”蔣海健擺了擺手,嘆道:“本來我已經開始和陳雅婷說那件事的時候,突然有一個學生跑了進來,問了陳雅婷幾個問題,陳雅婷就已經開始把我忘得一乾二淨的了,還說什麼最後她要給學生講解題目,所以就不和我吃飯了,現在我想起了就覺得氣!”

“這不明擺着的麼?你被那個學生給耍了。”王標南淡淡地道。

“嗯?爲什麼?”蔣海健問道。

“這個你都想不到,我也是醉了,你想啊,如果不是那個學生出現的話,那麼陳雅婷是不是就沒有辦法擺脫你了呢?還有就是,如果那個學生不問陳雅婷問題的話,那麼陳雅婷老師是不是就會答應你和你一起出去吃飯了呢?”王標南分析地道:“所以說啊,蔣老師,你還太年輕了,不懂得怎麼去思考問題。”

“可是,作爲一名學生,有問題問老師這個是很正常的啊!況且, 魔鬼遊戲 ,學生問老師問題,老師都必須要爲學生解答的。”蔣海健繼續地道。

“這個雖然是一個理由,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不是因爲那一個問題呢?”王標南說道:“陳雅婷作爲一個生物老師,而現在他們那些學生已經高三了,應該每天都會有生物課的,生物課老師講解的時候,他爲什麼就沒有認真聽老師講課,反而是現在這個時候來找老師問問題呢?”

“咦?那按照你這麼來說的話,好像也是哎!他上課的時候爲什麼沒有認真聽講,反而到了晚上要吃飯的時候來找陳雅婷問問題。”蔣海健恍然地道。

“對啊,就是這樣啊!你其實也可以這麼去反駁的,畢竟那個時間段是吃飯的時間,什麼時間問不好,非得要在吃飯的時間去問,這不明擺着就是一個圈套麼?”王標南點頭道:“所以說啊,蔣老師,以後想問題要想清楚了,別再這樣了。來吧,我們來打球了,今天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誰厲害一些!”

蔣海健想了想之後,也就沒有再繼續地想那個問題了,畢竟那些事情已經過去了,既然是過去的事情,那麼就讓它過去好了,只不過,蔣海健會記住這一次被學生耍的事情的。

“好,接球!” 在林亦秋再三的要求之下,唐影也是非常的無奈地收下了林亦秋這個徒弟,畢竟林亦秋也是擁有着異能力的異能者,如果說林亦秋沒有異能力的話,拜唐影爲師,唐影還是能夠答應的。畢竟唐影的能力擺在那裏,而林亦秋如果是非要讓唐影教他武功,唐影也是有着自己的訓練方法來教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