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華猛然回過神來,右手猛的用力,銀白色的閃電密密麻麻的噴涌而出!

“雷極”

楓華打向能量彈,和能量彈相撞產生的罡風瞬間就攪碎了楓華的袖子,露出楓華用力到幾乎變形的手臂,手臂已經變成鮮紅色,有的地方已經開始裂開,鮮血從裂口從不斷流出,楓華暴怒嘶吼。

“嘭~”

一個爆炸瞬間讓所有人都用手掌擋在面前,楓華還只是剛剛進入武者中期,能擋住半神獸的一擊已經不可思議了,在爆炸掀起罡風中瞬間就被吹飛了,孟天浩第一個回過神來喊道:“不好!”說着不顧幻雷天狼就追了上去,周玄和慕容濤也意識到了也追了上去,剩下一臉懵的孫苟和幻雷天狼,孫苟看幻雷天狼盯着自己,一下子就嚇暈了過去,幸好幻雷天狼對他沒有興趣,離開了!

楓華衣衫襤褸的趴在地上,意識雖然還在但知覺感覺全無,耳邊也只有耳鳴聲,孟天浩一下子就找到了楓華的位置,正全力的趕過來,但就在近在眼前的時候,楓華突然發現孟天浩停住了,楓華的感覺漸漸恢復,隨着細微的疼痛出現楓華突然發現他的背上被一個重物壓住了,楓華用盡全力轉頭看去一張兇狠的面孔正看着孟天浩,楓華心中大驚道:“嚓,這不是幻雷天狼嘛!”

孟天浩雖然全力趕來,但還是慢了幻雷天狼一步,看着幻雷天狼的前爪放在楓華背上,很顯然是在威脅他,孟天浩頓時不敢動彈,只能咬牙切齒的說道:“畜生!”

但幻雷天狼並沒有進一步的攻擊楓華,但突然楓華感覺到體內的靈氣不受控制的不斷往外涌出,靈氣接觸到空氣的瞬間綻放出密密麻麻的電流,楓華心中大呼道:“可惡,靈氣怎麼不受控制了!”想着不斷想把靈氣拉住。

突然墨小小說道:“不要動放輕鬆,它在逼出你的靈氣,如果你反抗會走火入魔的!”

楓華緊張的說道:“那怎麼辦?如果不反抗我很快就要變成人幹了!”墨小小說道:“你放輕鬆,我儘量幫你保存一些靈氣保證你不會枯竭而死!”


在一邊的孟天浩看到楓華突然發出許多電流以爲楓華在反抗,他正準備找機會攻擊,但突然他想到什麼,大喊一聲:“不好!”說着衝上去,但一切還是太晚了,幻雷天狼一聲呼嘯,瞬間天空中落下一道閃電,擊中了幻雷天狼和楓華,閃電消散後幻雷天狼和楓華都消失了,原地只留下焦黑的地面。

這時周玄和慕容濤來了,疑問的說道:“怎麼了,楓華去哪裏了?你該不會找不到了吧!”孟天浩低着頭低沉的說出原委,說完之後周玄和慕容濤都呆住了,孟天浩一拳砸在樹幹上,怒斥道:“可惡啊!”

楓華一瞬間全身變得**白光覆蓋了整個視野,一會稍稍改善但還在迷迷糊糊時楓華就砰地一聲被摔在了地上,這一摔讓楓華徹底清醒了,楓華回看四周雖然還在森林但已經不是剛纔的森林了,楓華可以感覺到體內匱乏的經脈瞬間就被大量的靈氣充滿了,時不時傳來的獸吼聲讓楓華全身雞皮疙瘩霎起。

楓華急忙問道:“小小,發生什麼事了,這裏是哪?”墨小小沉默一會說道:“剛纔那頭狼通過逼出你雷屬性的靈氣引來閃電,然後撕裂了空間,強行穿越了空間!”楓華不可思議的說道:“這怎麼可能!”

這時楓華聽到身後傳來一陣陣腳步聲,楓華不管三七二十一趕緊爬起來往前跑了一會,楓華轉身看去一個空間漩渦中走出一個身穿灰衣的少年,看樣子比楓華大幾歲,楓華看不是幻雷天狼鬆了口氣,但這時墨小小突然說道:“不要鬆懈,這個人就是幻雷天狼,只不過他化形成人形了!”

楓華驚了一下,說道:“還能變成人的!”墨小小一臉自然的說道:“當然,萬物修煉的一定程度都可以化形,只不過現在人形比較多,所以大部分化形的目標都是人形,幻雷天狼都是半神獸怎麼可能不會化形!”

幻雷天狼出來後看着楓華邪笑道:“剛纔謝謝你了,要不是你引來天雷強行破開空間我還逃不了,不過現在你沒用了該請你好好躺下了,看你幫過我的份上我不會讓你喂野獸的,再見!”說着向楓華撲了過來!

楓華大驚,幻雷天狼身上涌動的氣息讓楓華腿不斷的顫抖,就是死活動不了,眼看幻雷天狼就要打上來了,突然天空中發出一聲吼聲:“雷洛,住手!”

幻雷天狼根本看不上楓華,隨隨便便就收回去了,雷洛往後退了幾步,看着楓華身前落下的少年,說道:“光羽!你怎麼來了?”

這個站在楓華身前的少年,只見他身姿輕輕落地,那一刻散發出溫和的氣息,但頃刻間有着一股暴躁的味道散發出來,但那嚴肅的面孔下,彷彿是一種刀鋒般的寒冷。

少年嚴肅的說道:“你還問,你知不知道私入人界可是大罪,你竟然聽信幻妖的讒言,六位長老還沒知道已經是算你走運了,現在趕緊回去提前認錯懲罰還輕點!”

幻雷天狼雷洛好像對少年說的長老有所估計,略微思考說道:“好,我可以聽你的,但是你讓我殺了他,只要殺了他我的心魔便可以消失!”

光羽義正言辭的說道:“不行,你把一個無辜的人帶進獸靈界就算了,你還想殺害一個無辜的人,想都不用想!”

雷洛一副祈求的表情說道:“擺脫你了,他不過是一階螻蟻罷了,殺了他也不會有事的,況且殺了他我就有機會衝擊神獸了!”

楓華暗笑一聲站起來說道:“螻蟻?!是在你們眼中我們人類真的一文不值,但我告訴你我們人類也是我尊嚴的,我楓華在此向你挑戰!”

雷洛一臉高興的說道:“挑戰?我接受你的挑戰,看在你的尊嚴上我給你半年時間準備,到時候你若能打到我,我便揮袖送你離開,但你還是如此弱小那你準備做我逝去心魔,進階神獸的光榮祭品吧。哈哈哈哈!”說着大笑離去,楓華看着他離去留下的殘影,緊握拳頭! 光羽看雷洛離開,搖了搖頭深深嘆了口氣,轉過頭看着楓華說道:“你不要在意和他的約定的,如果他說了什麼不好的話,我代替他向你道歉!”楓華看着光羽,光羽的表情像極了一位操心的哥哥滿臉寫滿了無奈和疲憊,楓華趕緊說道:“不用不用,沒有這個必要,至於和他的約定我不能不在意,因爲他嘲諷的是整個人類!”光羽聽了着實嘆了口氣說道:“唉,我帶你去找我爺爺!”

光羽說着全身綻放出光芒,光芒散去光羽已然化身成一頭聖潔的白馬,青藍色的雙翼拍打着空氣,頭上頂着一隻金黃色的長角,讓人看了心中萌生出無限希望的感覺,光羽看着楓華說道:“上來吧,我帶你去!”楓華楞了一下說道:“不好吧!”光羽的話語中多了一絲笑意說道:“沒事,上來吧!”

楓華騎了上去,光羽拍動雙翼凌空而起,往一個方向飛去,一開始楓華還適應不了,但後面好點了,楓華騎在光羽身上看着下面的森林,森林中有着不少靈獸,不少靈獸擡頭看到光羽都恭敬的匍匐低下頭,這讓楓華特別好奇,楓華問道:“你叫光羽是嗎?”光羽笑着說道:“對啊!”楓華又問道:“我看下面的靈獸看到你都要跪拜,你是什麼獸啊!”光羽笑着說道:“我啊,我是聖翼白昭獸!”

楓華捏着下巴小聲說道:“聖翼白昭獸?!小小你知道是什麼嗎!”墨小小說道:“不知道,我的知識層面隨着當初那次失憶低了很多!”這時一聲非常小聲的聲音說道:“我知道!”是那個楓華救回來的小女孩,倩倩唯唯諾諾的說道:“聖翼白昭獸是神獸白澤的後代,算是半神獸了,據說看到它的人未來將充滿希望!”楓華聽了微微的點了點頭說道:“是這樣啊,謝謝你啊倩倩,下次我給你買糖吃!”

小女孩嘿嘿的笑了幾聲,墨小小聽到生氣的說道:“我呢,我幫了你那麼多,我的呢?”楓華失笑着說道:“好好好,你也有!”

這時光羽說道:“快到了,前面那裏就是了!”楓華看去驚訝了,那裏是人類居住的地方吧!一座高牆聳立的城市,很難相信獸類會住在那裏,光羽很輕便的降落在城市的不遠處,楓華從光羽身上下來後,光羽很快就變回人形了,光羽笑着說道:“走吧!”

楓華看到城門上刻着三個大字“獸靈城”,楓華輕而易舉就進去了,並沒有任何的檢查,好像是人形就可以進去,楓華進城後再次震驚,不斷的叫賣聲,路邊大口吃肉的大漢,幾個姑娘玲瓏的笑聲,都讓楓華認爲這裏是人類生活的地方,光羽走到楓華身邊說道:“怎麼樣,是不是和你們人類的城市一模一樣!”楓華看着這一幕幕猛的點頭。

光羽笑着說道:“這還要歸述到一千年前啊,那時候就和你們人類想的一樣,獸與獸中間只要無盡的殺戮,直到後來一位少年偶然進入這裏,他便是進入獸靈界的第一位人類,而遇到他的正好是我的爺爺,我爺爺和這位少年一見如故,少年見了獸族太多的殺戮後,便立志要改造這裏,他和我爺爺一起創建獸靈城,建立制度,發展貨幣,幫助更多的靈獸幻化成人,但人類的壽命少之又少,轉眼間那位少年就變成一堆塵土,我爺爺在悲痛之際懷着希望打開了與人界的通道,但換來的是貪婪的人類,他們獵殺靈獸,越高級的靈獸他們殺的越欣喜,最後我爺爺和其他五位長老合力再次關閉了通道,並下令不得在沒有允許的情況下前往人界!”

楓華聽着感嘆道:“人類的貪念太恐怖了!”在光羽講述歷史的時候他們已經來到一座宮殿前,光羽說道:“你先在這裏等着不要亂走,我去稟報一下!”楓華點了點頭,然後便四處張望周圍的環境,還真別說和人類的城市真的一模一樣,這時一位妙齡少女走了過來說道:“這位公子要不要來我玉虛閣坐一坐喝喝茶啊!”楓華看向少女說的玉虛閣,裝修華麗下明顯是風花場所,少女眨着水汪汪的眼睛,這位少女的眼睛很特別耶,是粉紅色的,楓華被這粉紅色的眼睛吸引了,但突然楓華看到少女突然立起來的長耳朵,猛然從吸引中驚醒,這是一隻兔子,楓華瞬間就對少女免疫了!

少女看楓華不爲所動,有點不悅但她突然聞到什麼,她湊到楓華身上仔仔細細的聞了個遍,然後嫵媚的說道:“公子身上的氣味很特別哦,小女子好像從來沒有聞過!”楓華驚奇的擔心道:“糟了,要被識破我是人類的身份了!”正在楓華擔心時光羽出來了,對着楓華說道:“走吧,可以進去了!”

少女看到光羽臉色大變,嫵媚瞬間消失,少女猛的向光羽鞠了個躬趕緊離去,楓華看少女離開的身影長舒一口氣,和光羽進去了,兩人進去後從一個小巷子中探出一對長耳朵,少女震驚的說道:“那個人到底是誰,怎麼會和尊大少在一塊!”

楓華和光羽進去後,光羽說道:“爲了你的安全,你以後儘量不要和剛纔那個女孩有接觸,我們獸靈城有三大魅族分別是城北的白雪魅狐,城東的幽冥魅蛇,和剛纔你遇到的城西的夜月魅兔,如果你和這三族走太近可能分分鐘就被吃的骨頭都不剩!”

楓華想起剛纔那隻兔子粉紅色的眼睛,瞬間全身雞皮疙瘩霎起! 進了王宮,這裏面空間很大,但不僅房屋大道路也大,足足比孟楦涥的王宮大個好幾倍但仔細想想這是靈獸蓋的王宮也正常。

楓華和光羽走在道路上,這時遠處幾個宮女形象的女子迎面走來,在和楓華擦肩而過時,宮女同時對着光羽行禮說道:“尊大少好!”光羽微笑着點了點頭,輕嗯一聲!

這就讓楓華很詫異,他知道光羽的身份很高,但尊大少這個稱呼楓華還是第一次聽,楓華好奇的說道:“欸,我還是第一次聽說尊大少這個稱呼啊,你的身份很高嘛!”

光羽聽了笑着說道:“還好啦,她們叫我尊大少是因爲我爺爺是掌控獸靈界的六大長老中的大長老,將來我可能要繼承他的位子,所以她們才叫我尊大少!”

楓華聽着有點怪怪的,突然問道:“那你父親呢?”楓華剛一說光羽愣住了,笑容漸漸消失,滿臉落寞的說道:“他,幾百年前和其他長老的子孫組成敢死隊將人類的隊伍打出了獸靈界,正是他們長老們纔有就會封印了獸靈界對外界的所有通道!”

楓華聽了一臉自責的說道:“抱歉,提起這件事讓你傷心了!”光羽硬撐着綻開笑容說道”沒事!走吧,長老們該等急了!”

楓華點了點頭和光羽走向中心龐大的宮殿,一進去光羽就笑意滿滿的喊道:“爺爺,我來了!”宮殿盡頭坐着六位老人家,其中四位老者和兩位根本不相關曼妙女子,一位女子向楓華拋了個媚眼,不禁使楓華爲之一顫,這時光羽湊到楓華耳邊小聲說道:“她是五長老,和我爺爺一樣有一千年的歲數了,而且是朵蓮花變來的!”


楓華一聽趕緊嚴肅起來,看都不看那位早已老奶奶級別的女子,那位女子看楓華已經不爲所動了,有點不高興了,但導致這一切的肯定是剛纔和楓華小聲囔囔的光羽,女子的怒氣都衝着光羽飄去,讓光羽只能尷尬的笑着!

一位和藹的老者慈愛說道:“好孫兒你回來啦,這位就是你和我說的朋友吧!”光羽笑着說道:“是的,爺爺!”

這時剛纔向楓華拋媚眼的女子說道:“不知道光羽尊大少的這位朋友是哪個名門世家的,尊大少的名號普通人家可不敢靠近,而尊大少又討厭狗苟蠅營之人,那這位少年不知道是哪個家族,本身是什麼靈獸啊!”

楓華一愣,呆呆看向光羽,光羽點頭示意後,楓華笑着說道:“我不是靈獸,我是人類!”楓華儘量笑的沒有惡意,但除了坐在中間光羽的爺爺依然慈祥的笑着,其他五個長老臉唰的一下就下來了非常警惕的看着楓華,空氣中瞬間充滿嚴肅,坐在光羽爺爺旁邊的一個藍衣老者怒斥道:“小子說你是怎麼進來的,別說你是偶然誤入這裏的,我告訴你這是不可能的事,獸靈界已經被封印的結結實實了!”

瞬間楓華肩上充滿着無盡壓力,楓華也想說話但壓力讓他只能咬牙撐着,那位長老說道:“罷了,不動手你是不會說實話的!”說着一揮手,一團藍色的雷電噴涌而出,這時光羽爺爺特別及時的抓住老者的手,然後另一隻手輕輕一揮散去楓華肩上的壓力,老者疑問的說道:“大哥,你幹嘛?他可是人類,曾經把我們獸靈界攪得烏煙瘴氣的人類啊,況且他現在進入獸靈界的動機我們也不知道!”

光羽爺爺說了雷洛兩個字,瞬間老者愣住了,說道:“什麼……什麼意思?”光羽上前說道:“稟告各位長老事情是這樣的……”光羽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出後,剛纔的老者瞬間閃身而去,光羽的爺爺笑着說道:“光羽,給這位人類小友準備一個庭院,我先去追雷老頭了!”說着也閃身離去。


光羽爺爺和剛纔那位老者離去後,瞬間氣氛好多了,一位胖長老卻像個孩子一樣猛然從懷中掏出一大份食物猛的吃了起來,另一位女子站起來伸了個懶腰後輕輕跺腳,一對熊熊烈焰組成的翅膀已然形成,女子淡然說道:“我要去看看我那小孫女了,你們隨意吧!”說着也飛走了。

楓華看着這些長老真正的樣子其實和人類沒什麼區別,真要說的話它們每種靈獸的性格都清楚分明,不像人類陰險狡詐,一張平平淡淡的臉下是一顆邪惡的內心!

楓華一轉頭,就看見一張俏麗的臉龐靠的近近的,是剛纔向楓華拋媚眼的女子,女子戳了戳的右臂說道:“你們人類還真的很厲害啊,你這右臂都幾乎已經完全碎裂了,那是多大的疼痛啊,你竟然還面不改色的,欸,這些針是什麼東西?”說着伸手要拔下來,楓華一看不好要阻止她,但眼看就能拉住了,可還是慢了一步女子拔下一根針,瞬間疼痛席捲全身,他的手臂是他硬剛雷洛的攻擊導致粉碎,但楓華在疼痛還沒出現的時候用針壓制了疼痛,現在一拔所有的疼痛涌現出來了。

“額!”

楓華瞬間緊咬牙關,盡力不發出聲音,額頭瞬間滲出一粒粒晶瑩的汗珠,楓華只知道銀針封穴可以止痛,但沒想到拔掉後會如此疼痛,或許是楓華從來就沒有受過這麼重的傷!

那個女子看到楓華痛苦萬分,有點自責,急忙說道:“鹿柘,你快來幫幫這個人類小子!”說着女子看向高臺上胖長老旁邊的一個纖瘦的老者,這個老者一臉平淡的看着手中的書籍,絲毫沒有受旁邊胖長老吃東西發出咔呲咔呲聲的影響。

瘦長老平靜的說道:“這是你惹的禍找我幫忙幹嘛?你自己處理啊!”女子有點生氣的說道:“你看這小子都疼成什麼樣了,你還嘲笑我,快點來幫忙!”

那個叫鹿柘的長老嘆了口氣說道:“唉,還浪費我看書的時間!”說着緩緩的收起手中的書,輕飄飄的落到楓華面前,然後深吸一口氣。

“哈~呸!”

一口淡綠色的濃痰啪嘰的打到楓華的右臂上,楓華瞬間感覺有點噁心,剛準備動怒,突然楓華感覺到右臂一陣難以忍受的瘙癢,楓華忍不住去撓,撓開濃痰,發現右臂除了剛纔有點抓紅了,已經不痛了,女子揮手一道力度剛剛好的水流擊打在楓華的右臂上,濃痰被洗掉了,楓華站起來活動活動筋骨,驚呼道:“好了?好神奇!”

女子非常自豪的說道:“當然神奇啦,鹿柘的本體可是青山悠白鹿呢!”這時倩倩說道:“青山悠白鹿也是半神獸,它的體液有療傷的作用,其他器官煉製成丹服用後甚至有延年益壽,返老還童的功效……” 楓華站直身軀,朝着鹿柘抱拳說道:“謝前輩!”鹿柘沒有說話悠悠回到座位上從懷中拿出那本早已破舊的書繼續看了起來,女子尷尬的笑着說道:“你不用謝他啦,他只要看起書就基本不會理人的,反倒你打擾到他的話,他可能會生氣的,走吧走吧,光羽你帶他去住處參觀參觀!”

光羽點了點頭轉身離去,但楓華即使知道鹿柘不會理他,他走前還是恭敬的朝鹿柘鞠了一躬表示敬意,女子看着楓華離去的身影,突然語氣一變變得冷漠說道:“你說他和一千年前的那位賢者有什麼不同?”這時胖長老放下手中的食物,擡頭深沉的看着遠去的身影,說道:“看上去貌似沒什麼區別,只不過內心如何就不得而知了!”女子冷漠的說道:“如果他的內心還是和那些人類一樣骯髒的話,那就只能親手結束了他,不能放這麼大的禍患在獸靈界!”女子轉過頭來看到胖長老突然撲哧一笑,胖長老深沉的面孔中卻帶着食物殘渣,看着非常違和!

夜半楓華躺在牀上,靜靜的看着天花板,想起事情的一起一落還真的是不可思議啊,楓華猛的坐起來,他想到那位叫鹿柘的長老治療了他,他如果沒有任何表示他睡都睡不安穩啊!鹿柘長老喜歡看書,但他看的那本書好像看了好多遍了,楓華決定了寫一本新書送給鹿柘長老,當然楓華還沒有到寫新東西的境界,但他以前背的東西多啊,在經過一系列深思熟慮後,楓華準備送一本《逍遙遊》。

楓華來到書桌前,打開書桌前的窗讓月光透進來,楓華坐下找到紙筆開始寫了起來,自從楓華來到這個世界後,就見了很多優於前世的自然風光,如果楓華停下手中的筆擡頭看看肯定會被這裏的夜色所吸引,月亮是那麼明亮,把大地照得一片雪青,樹木、房屋都像鍍上了一層水銀似的,如果仔細觀望夜空就一定可以發現當柔和的月亮躲進雲層時,啓明星帶着其他大大小小的星辰同時在這深藍色的天幕上閃爍起來了。它們是那麼大,那麼亮,即使沒有了月光,它們的點點星光也可以撐起整片蔚藍色的夜空!

微風鑽進房間,輕輕撫起楓華的青絲,“叮鈴~”一聲聲清脆的風鈴聲也着實非常符合現在的意境,突然楓華停筆了楓華擡起頭,疑惑的想道:“怎麼會有風鈴呢?我記得沒有風鈴的啊!”當叮鈴的聲音再響了一聲時楓華猛的扭頭看向窗外的一棵樹的樹葉叢中,楓華的猛然轉頭好像驚呆了什麼,唰的一下從樹葉叢中竄出一個黑影往外逃而且速度不慢,楓華被嚇的下意識一甩手,幾根銀針在月光下閃着寒意,但沒有什麼動靜,也難怪那個黑影的速度太快了,楓華的攻擊打不中也不是不能接受,楓華用靈氣探查了周圍,保證周圍沒有人後,呼了口氣,準備繼續寫才發現手中的毛筆不見了,楓華擡起頭小聲說道:“不會吧,剛纔和銀針一塊發射出去了!”楓華嘆了口氣只能明天找光羽再要一隻毛筆了!

第二天楓華起牀後光羽就來了,光羽面色凝重給楓華帶來了早餐,楓華疑問的說道:“怎麼了?”光羽說道:“沒有什麼事,你先把早餐吃了然後跟我再去見見六位長老!”楓華看着光羽凝重的表情和他帶來的早餐,說道:“既然六位長老找我,那現在就去吧!”光羽突然疑惑了一下說道:“你們人類不是最講究健康飲食嘛,你不吃點?”楓華苦笑着說道:“不用了,人類是講究健康飲食但人類一般早上不吃烤乳豬,走吧,六位長老該等急了!”光羽只好帶着楓華再次去到昨天的宮殿!

一進去楓華就聽到一個清脆的女聲義正言辭的說道:“長老們,那個人類肯定是人界派來的間諜,爲了才內部破壞封印讓外面的人類進來,所以我們要儘快殺了他!”楓華立即高呼道:“污衊,純屬污衊!”楓華走到污衊他的女孩旁邊,才發現這個女孩和他差不多大,臉龐上蒙着一層面紗,但在那麼近距離下,楓華一眼就看見女孩臉頰上烏黑的墨跡,楓華瞬間噗的笑了出來,在場所有人都在納悶楓華在笑啥,只有那個女孩知道楓華在笑什麼。

“哼~”女孩嬌斥一聲,楓華好不容易平定情緒,光羽的爺爺也就是大長老說道:“好了,小躍啊,你這麼說是不是有什麼原因啊!”女孩理直氣壯的說道:“當然有,我昨天晚上發現他在寫東西,神神祕祕的,他肯定在寫信給人界!”大長老點了點頭看向楓華,和藹的說道:“小子,有這件事嗎?”

楓華說道:“我昨天晚上是有在寫東西啊!”楓華話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所有人都原以爲楓華會反駁,但楓華心中算是自己招了嗎,光羽有點不敢相信,這時昨天向楓華拋媚眼的女子一拍座椅的扶手,瞬間一條帶着兇烈殺氣的水蛇凝聚而出。

楓華這時大喊道:“慢着!”女子看向大長老,大長老點了點頭女子才收手,大長老嚴肅但又不憤怒的說道:“小子,你還有什麼要說的!”楓華伸了個懶腰說道:“別心急嘛,我只不過承認我昨晚有在寫東西,但我又沒承認我是間諜,而且現在我寫的東西就在這裏,我是不是間諜一看便知!”說着楓華從懷中取出一張紙。

大長老一伸手,楓華手中的紙就飛了過去,大長老看了一會楓華紙上寫的東西,他有點看不懂就把他交給鹿柘長老,鹿柘長老看着,邊看邊囔囔道:“看這墨跡的確是昨天晚上寫的,誒…這是!”突然鹿柘長老猛然站起來,所有人都緊張起來,但楓華依舊一臉平靜。

突然鹿柘長老驚喜道:“好東西,好東西啊!”楓華解釋道:“昨天鹿柘長老治好我的右臂,於是我就準備送鹿柘長老一篇文章,只不過中途被打斷了,所以沒有寫完!”氣氛頓時就緩和下來了,鹿柘長老笑着說道:“寫完它,我很期待!”說着把手中的紙還給了楓華。

這時那個女孩有點不服了,說道:“他肯定是提前準備了兩張的,大爺爺你不能被他迷惑了!”楓華一聽繞着女孩笑着說道:“提前準備?是很有道理,但提前準備的前提是我要有筆啊,昨晚我在寫一半時突然發現有鈴鐺聲,當我看向鈴鐺來源的地方時,突然有個黑影逃竄而跑,我下意識下攻擊了那個黑影,只不過因爲是下意識我不小心把手中的毛筆也扔了出去,我相信你就是那個黑影吧!”說着楓華繞到女孩背後輕輕彈了彈她腰間的鈴鐺掛飾。

女孩嬌佘道:“沒錯,那個黑影就是我,但我無緣無故爲何要針對你!”楓華壞笑着說道:“很簡單,你躲過我的銀針卻沒躲過最後的毛筆,所以這就是你爲什麼戴面紗的原因!”說着扯下女孩的面紗,女孩頓時急了大喊道:“還給我!”但她臉上的墨跡已經大白於天下了,頓時大長老笑了起來,女孩嬌弱的說道:“大爺爺!”

楓華轉身說道:“光羽,要笑就笑出來,別憋壞自己了!”楓華這麼一說女孩轉身看向光羽嬌弱的說道:“光羽哥哥,怎麼連你也….”女孩突然看向楓華怒道:“我和你沒完!”說着跑了出去。 看着污衊楓華女孩跑了出去,楓華嘴角上揚,光羽的爺爺平靜表情對着楓華說道:“楓小友,你的事我們已經知道了,對於雷洛把你帶到這裏我們代表他向你道歉,原本我們打算送你回去,但聽說你與雷洛有約定半年後一戰,我們決定給你一樣東西,說吧你要什麼!”

楓華聽到可以要東西,他立即喊道:“我要獨影參!”楓華要提升實力,習得影決是最好的辦法,他非常後悔沒有先拿到獨影參再去追孟天浩。

光羽的爺爺捏了捏下巴說道:“你確定?”楓華點了點頭,光羽的爺爺笑了笑說道:“好,光羽啊!你去拿給楓小友,楓小友你可以回到自己的房間休息了,我們幾個長老還有要事商討!”

楓華抱拳鞠了一躬後轉身和光羽一塊離去,看着楓華的背影,光羽的爺爺笑着說道:“青希長老回去好好哄一下小躍,那孩子可能會生我這個大爺爺的氣咯!”

“好的,大哥我現在就去!”說着那個青希長老釋放出熊熊烈焰的翅膀飛走了,那個向楓華拋媚眼的長老說道:“大哥,我們真的要放過那個人類嘛,雖然現在他沒有嫌疑,但難保他不會生出歹心!”

光羽的爺爺說道:“碧娟長老,我知道你是爲了整個獸靈界好,但我認爲楓小友挺不錯的!”這時鹿柘長老也附和道:“對,我也覺得他不錯,一個乳臭未乾的少年竟然會如此睿智!”

光羽一出門就趕去拿楓華要的東西,楓華就先回去等着,楓華走了一會兒到了庭院門口,楓華站在門前就聽見裏面有動靜,好像是鈴鐺聲,楓華想到了什麼,嘴角微微一笑,推門進去,果真是楓華想到的樣子。

那個誣陷楓華的女孩看到楓華回來了,指着楓華喊道:“你終於回來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說着向楓華衝來,速度很快楓華根本看不見,楓華悠悠的拿出毛筆,瞬間女孩看到毛筆猛的轉向,但被門沿絆到摔了出去,楓華淡然一笑,不管怎麼的女生都怕把臉弄髒。

女孩摔了個四腳着地,這時一個臃腫的身影落到女孩旁邊,胖子說道:“小躍妹妹,你沒事吧!”女孩趕緊爬起來指着楓華說道:“匡武哥哥,你快幫我收拾他,我給你買烤肉吃!”

楓華完全不擔心那個胖子,那個胖子眼中完全沒有一點對女孩有意思的神情,反倒是臉上還殘留着食物的殘渣,這讓楓華想到了六位長老中的胖長老,楓華嘴角一笑說道:“那位兄臺你回去吧,我給你更多好吃的!”胖子一轉頭看着楓華,眼中充滿渴望說道:“真的嗎?”

女孩一看不開心的說道:“匡武哥哥,他說的是假的,他是個人類,怎麼會給你好吃的,你幫我收拾他,我讓我奶奶給你好吃的!”胖子看了看兩個人,最終決定幫女孩,說着向楓華撲來,胖子身上的氣息迎面撲向楓華。

楓華依舊不慌,眼看胖子越來越近,楓華突然喊道:“蒸羊羔!”唰的一下胖子的拳頭停住了,楓華的奸計得逞了笑着繼續說下去:“蒸熊掌,蒸鹿尾兒,燒花鴨,燒雛雞,香腸,什錦蘇盤,燻雞,白肚兒,清蒸八寶豬……”說的胖子口水流了一地。

胖子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說道:“別說了,別說了,我馬上回去!”說着轉身來到女孩面前,呆呆的說道:“小躍妹妹,我們回去吧!”女孩瞬間爆發一記爆扣把胖子打的坐在地上,胖子揉了揉腦殼,說道:“小躍妹妹你真是幹嘛啊?”

楓華笑着說道:“回去吧,我不欺負長得醜的女孩子!”女孩一聽更氣了,怒斥道:“哼!我會讓你後悔的!”說着拖着胖子離開了,胖子邊被拖走一邊呆呆的說道:“記得給我好吃的啊!”

一個嬌弱的女孩竟然可以把胖子拖走,這個有多大力啊,這時光羽飛身落到楓華旁邊,看着遠去的兩個人影,納悶道:“欸?小躍妹妹和匡武,他們怎麼來了!”楓華笑了笑說道:“沒事,認識認識而已!”

光羽從懷裏拿出一個石盒,打開石盒,裏面放着一隻黑色的人蔘,人蔘的表面有着淡綠色的紋路,光羽說道:“吶,你要的獨影參,它現在上面有一道封印,解開封印時一定要注意,一但解開它就會到處逃竄!”

光羽把獨影參交給楓華後就因爲六位長老找他離開了,楓華一想也好,拿着石盒進了房間!

楓華進了房間才發覺自己不知道該怎麼用,楓華有點破潰了,呼了口氣說道:“好嘛,拿到獨影參卻沒問用法!”這時墨小小說道:“真笨,你看獨影參的身上是不是有一圈小字組成的圓環,你用虎口握住圓環,然後張大嘴把獨影參的頭對着嘴,最後只要一用力,獨影參就會把靈力發射出來!”

楓華看着獨影參身上的圓環,半信半疑的說道:“是不是真的啊!”墨小小怒嬌道:“信不信由你,哼!”楓華趕緊賠笑說道:“我信,我信還不行嗎!”說着握着獨影參,張大嘴一用力。

“咻!”

獨影參瞬間從楓華手中彈射而出,楓華還沒反應過來,獨影參就衝進了楓華嘴裏,在高速的作用下,獨影參順着咽喉一路衝進了楓華肚子裏,楓華這纔想起光羽說過獨影參身上有道封印,楓華想到圓環,捂着喉嚨說道:“靠!墨小小你坑我,看完不收拾你……”楓華還沒來得及罵墨小小,肚子就發出一陣絞痛,墨小小玲瓏笑着說道:“別急着找我麻煩,你先解決一下你肚子裏的東西吧,如果你再不想對策,那玩意可能會破肚而出哦!”

楓華咬着牙半天擠出一個字:“靠!”楓華可以清楚感覺到肚子裏的獨影參到處撞,如果再不處理,可能真的會破肚而出,楓華心想道:“罷了,死馬當活馬醫了!”說着原地而坐,運起靈力聚於腹部盡力減緩獨影參的速度,一邊默唸影決的第一層口訣,果然束縛獨影參的靈力竟然開始一點點蠶食獨影參。

楓華一看有效趕緊操控更多的靈氣去蠶食,但這麼一做副作用就來了,一道溫熱的感覺從楓華的鼻腔流了下來,楓華一看不對,獨影參雖然是影決要的東西,但他好歹也是人蔘大補之物,一下子吸收太多身體有點撐不住,看來還是要一點一點來! 楓華一點一點的吞噬着獨影參,原本楓華已經漸入佳境了,突然楓華沉唔一聲,他感覺他的肚子好像燃起一團火,非常熾熱,吞噬的靈氣好像反倒被獨影參煉化了,這時墨小小說道:“你現在已經接觸到獨影參最精純的力量了,撐住加大力度吞噬!”

楓華聽到後深吸一口氣,把吞噬的力度慢慢提升了上去,獨影參也反抗起來,瞬間楓華都好像可以聞到燒焦的味道,但楓華咬咬牙硬撐,楓華的汗水剛冒頭就被楓華超高的體溫蒸發了,剩下幾顆小鹽粒。

終於獨影參弱了下去,一股清流迸發出來,被獨影參折磨後的身體迅速的吸收了獨影參的全部力量,楓華睜開眼睛,開心的跳了起來,各種歡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