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想當然的,自身就美貌無雙的軒轅禮,怎麼可能去注意一個已經和叫花子差不多的女人!

而且,秦素素果然是個潑辣狠毒的,經過她一手炮製,衛蓮蓮本來有幾分姿色的臉蛋,現在已經乾枯得跟老太婆差不多了。

才不到二十歲的衛秋容,整個人和快四十歲的婦人一般衰朽。

中間又經過了生子的折磨。


奇怪的是:一直沒人理會的衛秋容,在生孩子的時候,意外地得到了宮人的掩護。

這讓衛秋容十分感動啊。若是新生嬰兒的啼哭聲被人聽見,她這條命算時交代了!

按衛秋容本人的計劃,孩子一落地,她就打算把這個小生命給悶死。

她確實就這麼做了。

在身邊照顧她剩下孩子的,是一個她不認識的老宮女。這老宮女都快四十歲了,而且姿色平平,顯然是那種在宮裡蹉跎了青春的可憐女人。

宮女抱起了衛秋容和南宮布衣的孩子,放到衛秋容的懷裡,讓孩子吮奶。

當這位宮女看到衛秋容不顧生產的疲勞和滿身的血跡,忙乎著去掐孩子的脖子時,在宮裡見過各種BT的老宮人,也徹底驚呆了!

重生蜜寵之王爺,我們不熟 。老宮女一個耳光,把衛秋容給劈翻在稻草堆上。

見過賤的,沒見過這麼賤的。

老宮女自然不會是白救衛秋容的命的。她是個可憐人,十三歲入宮,李靖三代帝王,卻從來沒見過皇帝一面。

在她絕望的時候,有人給了她大筆銀子,並告訴她,如果辦成這件事,就可以幫她打點放出宮去,返回家鄉,安靜自在地度過一生,甚至,她還可以趁著還不算太老,找個男人嫁掉。

條件是:必須保住衛秋容的孩子,並想辦法把孩子送出宮!

這條件對貧寒孤苦的老宮女來說,簡直是二次新生,沒道理不答應。

若是衛秋容這傻逼把孩子給掐死了,老宮女未來的生路,可也就斷了! 若是衛秋容這傻逼把孩子給掐死了,老宮女未來的生路,可也就斷了!

衛秋容生下孩子後身體虛弱,老宮女一個嘴巴把她打暈了。

然後,等她再蘇醒,老宮女和新生的男嬰,都消失了,而且再也沒出現過!

沒了老宮女時時刻刻在旁照顧,衛秋容那日子,不是苦逼可以形容的。

那是地獄。

託了墨五小姐的福,玉妃當然不會對「衛蓮蓮」有好臉色。

何況玉妃這個人,心思狠毒狹隘。一方面拿衛蓮蓮做人質,一方面,還對這個人質各種折磨,以發泄對墨五小姐的憤恨!在玉妃看來,折磨墨五小姐的閨蜜,就是折磨墨五小姐本人。這是玉妃的邏輯啊。

每天只准「衛蓮蓮」一頓飯,基本還是餿的。

關在小黑屋不準見太陽。

剃掉一半頭髮。

每天必須像驢子一樣推磨磨米面,不夠數了就是一頓毒打

……

可想而知,如果說,秦素素秦大千金給了衛秋容吃苦頭的話,那麼跟蘭月玉一比起來,艾瑪,秦國公府的生活就是天堂了。

蘭月玉把虐殺發展成一種黑色幽默。

可是,在自己嚴密監視之下,這個「衛蓮蓮」居然還能生下一個孩子,蘭月玉炸毛了。

倒不是她恨這「兒媳婦」給軒轅禮戴綠帽子。對於蘭月玉來說,綠帽子沒什麼。她不就讓當今皇帝,做了二十多年的綠烏龜嗎。

而是,她認為自己的掌控能力再次收到了挑戰!

當然,挑戰她的是「衛蓮蓮」,但蘭月玉就是認為這是仙木媛背後挑唆的。

「衛蓮蓮,你膽子不小。」玉妃的臉鐵青著,卻露出了瘮人的笑意,「在本宮的地盤,你敢養雜種。」

「衛蓮蓮」黑紫的嘴唇蠕動著,不知在說什麼。

其實她想說的是:我不是衛蓮蓮啊,我是……

可是受了這麼久的折磨,衛大小姐已經不記得自己是誰了。

玉妃厭惡地捂了捂鼻子。「衛蓮蓮」遲鈍的反應,讓她感到鞥為煩躁和惱怒。

「這野種是哪個男人的?」玉妃輕聲問道。


「衛蓮蓮」痴獃地露出笑意:「當然是王爺的啊。那是我和王爺生的孩子啊。」

「住口!」這一次,是理王軒轅禮蹦了起來,「本王怎麼可能會看上你這種渣滓!」

連多看這叫花子一眼,理王都感到要嘔吐了!

正喧鬧間,一個太監匆匆而來。這熱鬧非凡的場面,讓太監嚇了一跳。

玉妃反應很快,立刻問道:」吉祥,有什麼事要說的?「

太監立刻跪下:「回娘娘的話,秦國公小姐和另幾位閨秀,都來探望理王殿下了。」

玉妃擰了一下眉毛。

真是太過分了。

這群兒媳婦,各個都不是省心的啊。這還沒進門呢,已經鬥成一團了。

更過分的是,居然在自己眼皮底下養出野孩子了!

真是五花八門無所不有。


想到此,玉妃險些吧手裡的絲帕給撕成幾條。

這歸根結底,全是仙木媛給軒轅禮,尋的好王妃啊!

更氣人的是,這群大小姐,各個都有著深厚的背景。哪個都不是玉妃現在輕易能動的! 更氣人的是,這群大小姐,各個都有著深厚的背景。哪個都不是玉妃現在輕易能動的!

越想心裡就越添堵。

理王軒轅禮,也徹底驚呆了。

五位千金,猶如五頭母大蟲,張牙舞爪,圍著理王。

想想今後的日子,理王想一頭碰死。


墨兮媛!

軒轅禮氣得要吐血。


他的婚事,一直不順遂啊。最初,軒轅禮看中的,是美麗絕倫,才貌和家世背景都無可挑剔的蘇羽葭。

可是母親非叫他迎娶丑的入鬼的墨家五小姐!

無論是背景,才華,還是美貌,墨五小姐,連進宮做丫鬟的資格,都沒有。

但現在軒轅禮不得不佩服母親的眼光。母妃是如何看出來,仙木是才華橫溢的絕世美人?

有這種才華,不需要這種美貌,仙木依舊是出眾的。

有這份美貌,不需要才華,依舊有無數男人願意為仙木奉獻她想要的一切。

相比之下,雄厚的家世,對於仙木,反而不是那麼重要的因素。不提也罷。

軒轅禮的心都糾結做一團。

如果不是仙木,這五頭母老虎外加這個生了野種卻莫名其妙的白痴,就不會進了自己的家門!

現在是牛皮糖一樣,扔都扔不出去啊。

「母妃,讓她們走。」軒轅禮搖搖欲墜地嘶吼,「兒子受不了這種侮辱!」

堂堂理王,當了便宜爹。是個男人,都會氣到噴血。

蘭月玉反而冷靜,輕輕看了兒子一眼。

「禮兒,不要生氣。娘只有你一個孩子,你是娘的寶貝,娘是絕不會讓任何人,給你委屈受的。「玉妃說著,眼神集中到一臉白痴相的「衛蓮蓮」身上。「既然那幾個女人來了,母妃正好,給她們上一課,教育她們一次。」

五位未來的理王側妃,正在蘭月宮外等得不耐煩,彼此是冷眼惡語,好不熱鬧。

「秦素素,那位衛小姐在你府中學禮儀,想來已經調教得不錯了?「歐陽絲絲柔聲說道,卻不盡諷刺,誰都知道,」衛蓮蓮「被玉妃帶進宮了。

幾位準王妃,各種羨慕妒忌恨。她們想進宮見理王一面而難得,這位衛小姐到底使用了什麼狐媚手段,居然搶先一步就進了宮?這要讓她在宮裡先站穩了腳跟,這出身卑賤的下人,豈不是要踩在她們這些名門閨秀的頭頂?

「是啊,秦小姐,」洛佩佩也笑嘻嘻地說道,「秦小姐貴為國公之女,自幼深受禮教。可是玉妃娘娘怎麼帶走了一個妾侍,卻把秦小姐,給留在國公府了?」

秦素素氣得俏臉生寒。「衛蓮蓮」在她府里的時候,她也幾次想把衛蓮蓮治死。

但秦國公夫人卻比女兒能沉住氣,堅決制止女兒做傻事。

為了一個賤妾,賠上一個未來王妃的聲譽,太不值得了。

可是沒想到,玉妃居然對這個賤妾,這麼看重!

幾位準王妃正說得熱鬧,一位公公走出來,向幾位準王妃行了禮,說道:「娘娘請幾位姑娘進去。理王殿下正等著幾位姑娘呢。」 幾位準王妃正說得熱鬧,一位公公走出來,向幾位準王妃行了禮,說道:「娘娘請幾位姑娘進去。理王殿下正等著幾位姑娘呢。」

幾位準王妃互相挑釁的看了一眼,這才低著頭,隨在那公公身後,走進宮去。

一直待到後面的花園,這才發現,滿噹噹的,站滿了人。

最出奇的是,還有幾個膀大腰圓的太監,一看就是宮裡行刑的那種。

幾位準王妃嚇了一跳。發熱的大腦,開始清醒了一點。

地上還堆著一堆散發著惡臭的爛布。幾位衣著光鮮,渾身都熏過香料的閨秀,一時都倒退了幾步,被驚得差點就忘記行禮了。

還是秦素素,畢竟跟「衛蓮蓮」相處時間久,第一時間認出來:「天哪,這不是那個小妾嗎?」

她這麼一提,剩下四位才醒悟過來,但誰也不敢多說什麼。

她們都不笨,進來一看這陣勢,就知道玉妃在發怒。

玉妃娘娘素來以傾國之色著稱,就算是偶爾生氣,也是嬌嗔的。

可是現在,幾位千金才發現,娘娘真的發怒的時候,還沒她們的樣子好看呢。簡直就是一夜叉。

五位千金都識相地低下頭噤聲了。

秦素素在五位千金里,地位最高,又出身武將世家,膽子比較大點,問道:「娘娘,這衛氏做下什麼冒犯娘娘鳳威的事了?」

玉妃冷冷地說道:「秦小姐,本宮正要問你。」

秦素素心裡咯噔一下,心想我草,問我什麼?難道恨我折磨這個賤人?可是不像啊。

玉妃斜睨著秦小姐:「秦小姐,這****,竟然在本宮的蘭月宮,產下一個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