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羨慕是不可能的,王宇都能看到這一萬多人中甚至還有人在點頭。

可是王者值卻沒有再得到提升。

就此,王宇也發現了怎麼回事。

原來一件能造成王者值的事件類型,不能重複使用。

現在這樣想一下,還是摸頭殺好用。

自己現在有四個女護衛,摸頭殺還能用好久呢。

不過現在的問題,不是摸頭殺,而是要解決面前的這些人。

王宇擡了擡頭,時間也不早了,天色已經漸漸地進入了深夜。

那麼,該動手了。

“出來吧!我的寶貝們!”

隨着王宇的聲音落下,他的身邊出現了四個大美人。

當然,這就是凱爾、莫甘娜、銳雯、以及艾瑞莉婭!

“去吧!皮卡丘,殺光他們!”王宇大手一揮,帶着四個人就朝着一萬多人殺了過去。

席天和見到王宇的身邊突然出現四個人,他先是驚訝了一番,然後看清是女人之後,以爲這就是王宇所說小仙女,心想女人能有多少戰力,就沒放在心上。

然而當他們衝過來的時候,四個女護衛爆發出的氣勢與速度,讓席天和驚掉了大牙。

臥槽!

這尼瑪突然出現四個元嬰,最低的都是元嬰中期,這叫我怎麼玩啊!

席天和想跑,但是他已經發現後面的防護罩已經關上。

跑是跑不了的。

那麼只能選擇拼了,希望能撐到杜心帶着人衝進來。

凱爾翅膀張開,天使降臨人間,美德雙劍在她的手上成爲了奪命利刃。

金色的髮絲滑過她那堅毅的臉龐,讓衆人看的一陣心曠神怡。

然而,這只是一個美麗的誤會。

因爲凱爾是戰場女武神,奪命儈子手,只是一眨眼,幾十個人就倒在了美德雙劍之下。

莫甘娜給自己套了個盾,她的盾是AP護盾,而修士的法術屬於AP傷害,但是一個元嬰的盾,其實那些金丹都不到的嘍囉們能破開的?

靈魂鐐銬施展開來,幾秒過後,上百人,就這樣直接倒下了。

他們的身上,沒有任何的傷口,但是他們已經死了。

因爲他們的靈魂,已經被莫甘娜崩碎了。

銀髮的銳雯穿着鎧甲,提着符文闊刃,硬生生地撞入了人羣之中。

每一段折翼之舞,都猶如花瓣掉落一般,幾十人就這樣命喪劍下。

最無腦的莫過於刀妹艾瑞莉婭了,她的利刃衝擊飛快地在人羣中穿梭,猶如一道閃電一般,雖然不是羣體傷害,但是殺傷力絲毫不比其他三人弱。

看着自己親愛的四個女護衛們如入無人之境,感受着經驗值的增加,王宇心裏樂開了花。

至於席天和這個最難纏的,王宇準備親自動手。

那個元嬰初期的點蒼門長老,被凱爾和莫甘娜兩姐妹盯上,一起動手,瞬間秒殺了。



席天和看着眼前這一幕屠殺的景象,他後悔了。

他不怨王宇,也不怨王宇的四個女護衛,他只恨聽了陳火華的話,加入了正道聯盟,進攻了青蓮宗,然後給他的點蒼門,帶來了殺身之禍!

“唉……”

席天和長長地嘆了口氣,此時此刻他已經不存在任何的僥倖心理,只有一個字。

殺!

只有殺了面前的這個李雲龍,才能對得起自己點蒼門上萬人的身殞! “你想殺我對嗎?”

王宇盯着面前的席天和,他看出了席天和眼中的殺意。

席天和沒有說話,他渾身的靈力都在運轉着,隨時可能出手,給王宇致命一擊。

當然他現在都不知道王宇的境界,但是他知道能讓四個元嬰中期以上的修士如此聽話,面前這個年輕的男子,很有可能是出竅境界!

雖然他不知道,什麼時候火雀國又多了一個出竅修士。

“你是不是恨我滅了你的點蒼門?”

王宇微笑着說道。

席天和依舊沒有說話。

“如果,我給你一個機會,你現在點蒼門剩下還有8000人,你多猶豫一會兒,可能等等就剩下五千人了,你確定麼?”

王宇看着席天和,他心裏突然有了一個想法。

席天和的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生存還是毀滅,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如果能活着,那肯定沒有人想死,席天和也是如此。

他與陳火華鬥了半輩子,不就是爲了能夠更好地活着?

“咕隆。”席天和吞了一口口水,靜靜地看着王宇問道:“你要我做什麼……”

四女的殺戮還在繼續着,就這麼兩句話的功夫,點蒼門還剩下7000人。

“能讓她們先停手麼?”席天和眼神之中帶着些許哀求,他不想再看到自己門下的弟子死了。

王宇沒有迴應他,只是靜靜地看着他。

席天和咬了咬牙,他知道這是在逼他做選擇。

“我答應,無論是什麼我都答應,只要能讓我和我的點蒼門的弟子們活下去。”席天和大聲喊道,這一句話說出來,彷彿已經用盡了他全身的力氣。

他本事一宗之主,萬人之上,與其他各宗派之主平起平坐,如今卻爲了生存,而選擇了苟且偷生,向王宇屈服。

王宇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只是一招手,四女便化作一道光,飛入了王宇的體內。

這等手段在席天和眼中更是不凡,又爲王宇增加了幾分神祕。

至於王宇爲什麼要留下席天和,是他考慮到自己很快要離開青蓮宗了,他必須給青蓮宗找到一些支持,而眼前的席天和還有他的點蒼門,似乎就很合適。

再加上王宇發現自己勢單力薄,以後要是真的有了什麼事兒,容易吃虧,所以他通過系統找到了一本功法。

拘靈決。

拘靈決是王宇在系統裏找了許久找到的,很久以前他就發現了,只是買不起,不過事到如今,他能買得起了,之前點蒼門衆人羨慕自己得到的王者值,已經足夠買這本拘靈決了。

而這本拘靈決也是王宇買的最昂貴的功法,價格是一百萬王者值。

雖然原本好不容易累積起來的王者值被瞬間揮霍一空,但是王宇這次也不心疼。

因爲這拘靈決實在是太牛逼了。

只要後者願意,拘靈決便能拘對方一部分的靈魂爲己用,同時在他的靈魂上刻上自身的印記,從此他就成了自己的僕人,絕對不會違背自己的命令,當然也不會對被拘靈的人有任何的損傷。


“放開你的神魂。”

王宇說道。

席天和露出不情願的神色。

“你沒得選,否則你和你的點蒼門都會死在這。”

王宇的聲音瞬間變冷,現在他的境界不不夠的,而且拘靈決的熟練度也不夠,等境界夠了,熟練度夠了,他就能無聲無息地控制想要控制的人。

至於現在,只能在席天和願意的情況下,才能這麼做。

聽到王宇的威脅,席天和咬了咬牙,最終做出了選擇。

王宇用拘靈決在拘走了席天和的一部分靈魂,他感覺自己的靈魂得到了充實,與此同時他感覺自己只要一個年頭,就能讓席天和立刻死亡,而且還是不限距離的。

席天和靈魂被拘走一部分之後,雙眼瞬間變得空洞,不過只是一會兒就恢復了,他只感覺自己好像少了什麼,但是又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但是在看向王宇的時候,他的目光之中充滿了尊敬,他靈魂深處似乎有一個聲音不斷地告訴他,絕對不能違背面前這個人的任何命令。

“點蒼門主席天和,參加主人。”席天和雙膝下跪,給王宇磕了個頭。

“起來吧,不要叫我主人,叫我少爺。”王宇說道。

“是,少爺。”

席天和聽話地站起,然後站在王宇的身邊。


點蒼門的衆人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裏,原本敵人,在這時候成爲了自己宗主的主人,哦不,是少爺,這一切是如此的反常。

但是他們卻是無比地慶幸,如果不是自家宗主投靠這個李雲龍,那他們肯定都要死在這。

“參見少爺。”

一個點蒼門眼力見很好的弟子立馬朝着王宇下跪。

衆人見到之後,紛紛效仿,一時之間幾千名點蒼門弟子齊齊跪地,參加王宇這個少爺。

這場面十分壯觀,而王宇也成功得到了一筆因爲參拜而得到的王者值。

數目是:五十萬。

購買拘靈決花了一百萬,這一瞬間,就得到了五十萬,回了一半的本,此時的王宇心情真的是好極了。

“都起來吧,別動不動就下跪,我不喜歡這樣。”王宇說道。

從地球重生的他,確實不喜歡下跪這一套,有點怪怪的。


要說跪,他只喜歡女的跪在他面前。

比如柳茹雨跪着幫他服務的時候。

至於這麼多男人給他下跪,王宇就不是很舒服了,這種感覺很怪。

“少爺,接下來有何吩咐?”

席天和恭敬地說道,從他成爲王宇控制的人開始,他對王宇的態度,都是卑躬屈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