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縣往事 ,張七忽然驚醒了過來,是呀,怎麼把它給忘了,這個輪迴才是最適合玄天成的要求,

浪客劍心,

這裡有各種各樣的劍術,而且還有各種劍道的原理,飛天御劍流、神谷活心流、御庭番式、秘劍、天劍……那裡幾乎就是一個劍的世界,不管是在強攻上,還是在防禦上都有著強大的原理支撐,

如果玄天成能將那裡的劍術融入進來,那他的劍術可以說一日千里都不為過,

當張七把這個想法告訴玄天成的時候,後者的眼光更是直接流露出一種強烈的期待,作為一個劍道高手,他比張七更加明白劍理運用的重要性,而浪客劍心也的確是最理想的選擇,

但張七始終卻還是有些不放心,這個浪客劍心居然和他的一樣,也是一個高級的晉級輪迴,甚至要比他的變型金剛更加困難,畢竟變型金剛有人去過,有參考的資料,而浪客浪心壓根就沒人去,裡面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情況他也一無所知,

根據經驗來,如果按照熟悉的那個劇本去做的話,那就是找死,輪迴只是給你一些參考的東西,但實質上裡面的變化卻是極大,有些甚至完全顛覆原先劇情的設計,因為輪迴本來就是一個完整的世界,根本就不在是一個遊戲,或是一個劇本,

雖然張七的心裡對玄天成充滿了信心,如果只是完成任務,他相信以玄天成的實力卻是不難,但他對玄天成的要求卻不僅如此,他也沒要求玄天成去做終極任務,不管從那個角度來講,這個世界的利用率並不高,只適合一次性挖掘完畢,


因此張七給玄天成的目標就是盡量學遍所有的流派劍技,不要怕時間浪費,能學則學,不能學要創造條件學,

當玄天成問張七如何創造條件學的時候,張七隻給了他一句話,

威逼利誘,不服者,殺,

對於這一套,玄天成自然是深有體會,當年在最終幻想里,他就用這招對付於克勞德,而在這浪客劍心的世界里,動不動就撥劍決生死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光這一條,就十分符合玄天成的性格,

從原來最強大的一個,到現在慢慢的被他們追了上來,雖然玄天成嘴上不說,但自尊心極強的他如何受的了這般,當張七給了他浪心劍心的建議后,他就暗暗發誓,不把這個輪迴打穿,打爛,決不回來,

張七也只能根據劇情的一些情況做了好多的推猜,因為沒有真實的東西做參考,也只能把這些做成備用計劃,每一個都詳細的講給玄天成聽,應該說張七的計劃基本上顧全了所有可能的問題,剩下的就只有意外這個因素了,

光這些還不夠,張七還把設施來的大部份紫階藥物全都給了玄天成,反正對他來說,有了白天,自己對藥物的依賴度不高, 看著張七的清澈見底的雙眸,那種兄弟之間的默契根本就無須用言語去表達,玄天成只用了簡單的一句,

「相信我,」

一道白光閃起,玄天成率先進入了浪客劍心的輪迴世界,

第三天,

晴,這是張七最討厭的一種天氣,尤其是當日光照射在他的身上之時,似乎在驅散著他最親切的黑暗,


當他獨自懶洋洋的回到賽場內室之時,那些長老們早已等在那裡,就目前的情況而言,張七就是他們最後的希望,失敗的後果是他們極不願承擔的,出於慎重,這才有了集體出現的一幕,

帶著淡淡的洒脫,在眾人殷切的眼神中,白光一閃,張七進入了輪迴,

叮……進入輪迴成功,正在進行輪迴融合,請查看相關信息,十分鐘后正式開啟,

輪迴:變形金剛(絕跡重生),

模式:晉級考驗,滲入,

獎懲對應:成功:晉級紫階,失敗:罰滅,

輪迴概述:芝加哥終極決戰四年後,汽車人與霸天虎從地球銷聲匿跡,而人類也在斷壁殘垣的廢墟中開始了新生,然而,一群手握大權的商人聯合天才科學家,意欲通過那場入侵打破壁壘,研發出他們實則難以駕馭的全新技術,與此同時,地球也遭受到了一個古老而強大的變形金剛的威脅恫嚇,關乎自由與奴役的正邪史詩決戰一觸即發……

眼前一亮,一家不小的汽車旅館出現了張七的眼裡,由於是滲入狀態進入,現在他的形象就是自己的形象,不過為了以防萬一,以張七的東方人形象在這個西方國家裡還是多少有些不便,

紫階易容葯果然不愧是紫階,和當初的商氏那種容易根本就不是同一個檔次,服藥而下沒多久,他的臉部就出現了一些輕微的騷癢,臉上的皮膚像水銀一樣慢慢的流動,一片片短茬鬍鬚慢慢滲出,一張西方人的臉型慢慢的浮現了出來,

隨著藥物效果的持續發生,甚至連骨骼都有了一些不同程度的變形,原本的身體也被慢慢的撥長,這才短短的幾秒鐘,張七由一個身高170的小個子變成了190以上的西方大漢,

麻利的換了身衣物,一個典型的一個西方大漢嶄新亮相,一個圓亮的大光頭,微隆的肱二頭肌顯的張七十分具有力度,強壯的四肢如鐵鑄一般,倒是有幾分強森的感覺,

揮了揮缽大的拳頭,感受了一下體內的新晉的虛紫力量,一股幾欲噴勃而出來的戰鬥yuwang滿盈了全身,

嗯,不錯,實力沒有被絲毫壓制,識海也一片正常,溝通一下白天,顯然這一切都極為正常,

白天出來的時候也受到了紫階易容葯的照顧,變成了一個身材極好的歐美女白領,幅黑邊的大眼鏡配上一帶副誇張曲線的身體,白天的西方美女形象讓張七也是驚異不已,

滲入的方式有好有壞,好的地方在於自由,不用去回顧和適應原先主人的身份,壞處就是一個……一無所有,

在白天的美人計下,一個小流氓被引了過來,雖然打劫這種事並不怎麼光彩,但卻是目前唯一能快速有點吃飯錢的最佳選擇,骨匕一動,這個流氓就提前見了他的上帝,在這個輪迴的世界里,最好打劫的就是流氓之類的所謂壞人,

首先,只有這種人才喜歡用現金,因此身上多少也有一些現金放著,換成其他西方人一般都習慣了銀行卡,這可不利於打劫,

其次,這類流氓就算消失了一年半載估計也沒人知道,因為這些人大多都沒什麼工作,沒有固定的住處,

不得不說,這流氓還算是比較有錢的那種,光在他的口袋裡掏出了三千多美金,這可絕對是算的上一筆巨款,本來張七估計最多也就幾百美金差不多了,看來此次輪迴倒是來了個開門大吉,

找了一家附近的酒巴,在一片重金屬的音樂聲里,張七倒是的打聽到了不少的信息,順了張地圖后,開始了他的此次輪迴之行,

進晉輪迴算是一種相對完整的輪迴,特別是這種高級的進晉輪迴,這其中的不可確定因素極多,好在他們現在切入的時間點正是開場那會,如果是中途切入,反而會多了一些意外,不利於控制計劃的節奏,

張七目前所在的地方正是德克薩斯,從地圖上看起來,離凱德的家並不太遠,如果按照原劇情模版來,最好的方式應該是去那箇舊倉庫和凱德搶那台廢棄的汽車,也就是受了重創的擎天柱,這樣做的好處很明顯,就是在開始的時候就會有了一個強助,無疑於多了一個作弊器,

而那些穿越者提供的資料里也大多都是在描述了各種各樣的方法來奪取擎天柱,而張七卻是直接忽略了過去,道理很簡單,如果這是一個初級仍至於其他性質的輪迴,這個想法倒也可行,但別忘了,這裡可是紫階的晉階輪迴,要是有這麼一個明顯的漏洞存在,那還叫紫階的進晉輪迴嗎,

這種粗略的推測當然不能成為放棄這個「大好機會」,只是那些人沒有想到的是,退一萬步來說,就算你搶到了擎天柱,那接下呢,

也就是說,後面的一系列追殺行為直接從凱德身上轉嫁到自己身上,凱德的那些冒險行為那可是有很大的幸運在裡面,張七可不認為自己也會有那樣的幸運,別說是完成任務,就算是活下去都成了一種奢侈,

換言之,這就是輪迴給穿越者設的一個局,一個吸引穿越者入轂一個死局,張七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冷笑,暗道:這種「好事」老子不參於了,

不參與「搶奪大計」卻並不代表張七就此撒手,既然這條路走不通,那就換個路走唄,張七可不是個死腦袋,也絕不可能一條道走到黑,一個大膽而且瘋狂的計劃出現在了大腦之中,

「天兒,你現在就去KSI公司,去應騁個職位,不管什麼都行,但最後一定要給我好好的待在哈羅德身邊,懂嗎,」張七最大的一個優勢就是多了一個白天,她可不屬於穿越者之列,但她的實力卻是連張七都有所不如,沒入變形金鋼之前,白天就已經在張七的計劃之內,

白天心知進了輪迴,張七的話就變成了近乎真理的存在,這種生死之間跳舞是他最擅長之事,自己就算現聰明也很難理解張七心中的想法,當下點了點頭,轉頭便走出了房門,

人際方面的事對於白天來說就是一個小兒科,媚惹這個技能可是最好的作弊器,只需隨便弄個人過來,技能一開,一切還不是手到擒來,這些人可都是個普通角色,

先把KSI公司管人事的那個傢伙給搞定,給自己安排了一個重要職位,然後把上層領導一個個弄過來,沒多長時間就能夠做到高層了,這種把戲再簡單不過,這是后話,

比起白天來,張七顯然沒有那麼幸運,他的目標是幕風小隊,在祖修明給的資料當中,這個所謂的幕風小隊表面看似是中情局的一個隊伍,但實際上他裡面的人員卻很複雜,和KSI公司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甚至裡面有很多都有著像張七一樣的強大戰力,藍階高手隨處可見,

很多不明白這點穿越者想以自身強大的實力來掌控這個神秘的隊伍,每下場都是極其悲劇,

更有甚者,這幕風小隊里的人員構成也是由各種各樣的人組成,有政府僱員,也有殺手流氓之類的,只要你有實力,就可以加入,

順著資料的指引,張七很快的來到了幕風小隊的一個常用集合地,

那是一家普通的修車場,裡面有十幾個修車師父,但張七卻知道,這些人真正的身份提幕風小隊成員,在這個社會裡,你要想加入,除非你有一定的實力,打怕他們,打服他們就行了,

一輛破舊的皮卡從遠處駛來,帶起車層一屁股的黑煙,在靠近修車場時,一場尖銳的剎車聲顯的格外的刺耳,就算是個完全不懂車的人也看的出來,這輛車確是破的要命,

「嗨,夥計,過來弄一下,」下了皮卡,皮靴狠狠的踢了一下車門,吹了一個口哨,張七一邊沖著那邊的人大喊,一邊嘴裡罵罵咧咧的嘀咕著,

輕踩著皮靴,張七徑直走向了車房之內,

入眼處一共十二個人,形象和資料上的信息迅速進行了匹對,沒錯,就是這幫傢伙,,幕風小隊成員,

「波文,你去看看怎麼回事,」一個藍色背心的男人向後叫道,

說話的男人叫尼爾,實力相當於藍階的9級,力量型強者,在這夥人里算是個頭,

那個叫波文的男子慢不經心的走了過去,掀開了引擎蓋,一股濃煙冒了出來,波文皺了皺額頭,這還真是一輛「破車」,就算是一個正規的修車行也無法修理,更何況是他們這種挂名的車行,

「嘿……夥計,你那玩意像個老娘們的破衣服,換了吧,」波爾嚼著口香糖,一臉的嘻笑,

「哦,是嗎,那這樣呢,」張七唰的一下拿出了幾張美金大鈔來,狠狠的拍在了桌上,

出手大方的做法有好幾種,一種是真心給錢的,還有一種是挑釁的,很顯然,不管從那個角度來說,張七的這個做法都屬於後者,

在這個時代的西方社會裡,打架那就是個家常便飯,更何況是這群向來廝殺為主的幕風小隊,

踏踏踏……從屋內的迅速圍過十幾個人,這些人看似十分隨意的站著,不過細看起來卻是非常有規律,呈四面包圍狀,隱隱的將張七圍了起來,

「怎麼的,幾位,還想群毆嗎,別以為老子一個就怕了,」張七也是耍了橫,順手就捋起了袖子,鼓漲的肌肉充滿了爆炸力的美感,

「喲,我說兄弟們,都等等,敢情這小子還當我們以多欺少呀,讓我一個人來,」波文呸了一口,吐出了嘴裡的口香糖,話畢一個閃步就沖了過來,巨大的拳頭就這樣直直的擊了過去,招式簡單而有效,從掠起的空氣震蕩來看,這力量也不算弱,

雖然張七完全有把握可以一擊重創,但如果這樣做的話那他的計劃就算是過了頭了,心下一合計,雙手一錯,而是讓過了直拳,

等到波文第二拳擊到的時候,忽然左手一讓,拳頭剛好擊在了腋下空處,上臂一夾,利用身子的旋轉之力,只聽的「咔嚓」一聲,波文發出一場慘叫,捧著手臂蹲在地下,額頭不斷的有汗水冒出,

張七這一招倒是夠狠,直接把波文的手臂給折斷,但卻是因此犯了眾怒,這幫傢伙那裡還記得剛才明明說過不以多欺少,四個人從四個不同的角度沖了過來,拳勢不同,但角度卻是一樣,看這仗勢,還是一套合擊打法,

張七滿臉戲謔,就憑他對身體結構的了解程度,以東方文明的博擊精髓,在同階的情況下,根本就沒人會在他的對手,

雙腿急轉,腳跨太極,每一個動作都極其自然,卻又極其科學,不多一分力,不少一分力,雙拳亂揮,在四人的亂拳之中始終不落下風,甚至還有機會觀察那個尼爾的反應,

隨著自己的拳路越來越快,尼爾的臉上也出現了慎重之色,他看的出來,眼前的這個小子拿的那套拳法根本就不是他們用平時打架的那種拳法,而是一種有著固定招式和搏擊方式的東方拳術,很顯然是個練家子,

而已方這四人看似是有攻擊兇悍,但隨著這個傢伙對四人拳路的越發熟悉,被他打倒那是遲早的事,

張七雖然沒有白天那樣讀人心的本事,不過在尼爾的臉上還多少能猜出他的意思來,就算不完整,但也**不離十了,

當下心中一動,口中卻是喊道,「媽,的,反正沒地方去,老子和你們拚了,」 張七雙拳一轉,仗著強硬的體質,捨棄了防禦,硬是受了對方三人的一拳,卻是全力擊在了另一人的臂上,巨大的力量一下就把那人擊飛了出去,一路上撞到桌椅無數,最後嘩的一下砸破了一張桌子,倒在地上直哼哼,看來是受了不輕的傷,

以張七現在的力量屬性雖然不是專長那麼誇張,但也是到了藍階的極點,力量自然不小,

雖說以他現在的體質而言,這三人的拳頭對他來說那就是撓痒痒的份,但為了迷惑眾人,張七卻是假裝暗自退了一步,給人看上去倒像是受了些內傷,

雙腳后移,張七正準備發起二度進攻的時候,尼爾終於發話了,「住手,」

「這個兄弟,好一套東方拳擊術,不如在下陪你玩玩怎麼樣,」尼爾一邊緩步上前,一邊用手掐著自己的指骨,發出一陣嘩啪之聲,

心中一松,張七不由暗道:嘿嘿……你終於出來了嗎,

張七剛才的話雖然聽似有些粗俗,但卻是十分準確的向他們傳達了一個信息,他張七就是一個無落腳處的流浪漢,再加上他這一副好身手,尼爾自然有了招攬之意,只要自己能打的這尼爾高興,自然就能進入幕風小隊,

在資料顯示,這個尼爾搏擊也是一個好手,但性格上卻是有些小心眼,自己要是真的打倒了他,反而會招致他的不滿,但如果自己打的他高興了,自然就能藉此混入幕風小隊,

雙腳一定,張七的雙眼十分認真的盯著尼爾,尼爾也不急,半快半慢的沖了過去,正在臨過張七之際,忽然轉了一個身,一個反身踢腿直奔張七面門而來,

張七個雙手上舉,硬是架了上去,和尼爾的腿正面對撞了起來,

呯,有點沉悶的聲音發出,兩人各退了三大步,這種以硬碰硬的打法很符合西方人的口味,

「再來,」尼爾也是打出了味道,仗著體質驚人,面對尼爾的瘋狂進攻,張七採取的方式幾乎每一下就是以硬碰硬,絕沒有一招虛招,全是實招,

越是這樣的打法,尼爾卻越是高興,一邊打一邊大笑,口中還不停的高喊:「痛快,痛快,」

張七卻是趁著這個時候退出了戰圈,甩了甩雙手,似乎有點發麻的感覺,口裡卻是鬱悶的喊道,「不打了不打了,你厲害,我打不過,划個道下來吧,反正老子也沒地方可去了,」

「哈哈哈……」尼爾一陣大笑,「這位兄弟,在下這裡倒是有些活可接,只是不知道你敢不敢做,」

看了看張七,尼爾卻是一臉的笑意,

張七那裡不知道他的意思,不過卻裝的一臉不解,「能有錢吃飯喝酒,有錢開車泡妞,老子我什麼都能幹,」


尼爾一聽大喜,過去拍了拍張七肩,大聲笑道:「好,走,跟我來,」

一轉身,自己帶頭走向車行的地下室,張七也是緊隨其後,穿過一條陝小細長的人工通道,在盡頭處緩緩的露出一扇巨大的鐵門,

鐵門色呈乳色,完全不像是平常的金屬顏色,倒是有些類似於混合金屬的合金,微泛著淡淡的白光,手感觸處極是堅硬,

吱……隨著一聲奇怪的金屬聲,大門從中間向兩邊分去,慢慢的露出一個巨大的通道來,地上滿是這種金屬合成,一個充滿強烈未來科技感的大廳呈現在了眼前,

張七也不多問,想來這一切到時自會有答案,自顧的跟著尼爾走去,